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八十四章 心有飞剑起 来去身自如
    这一道剑光飞来,生出了有如长空贯日一般的气势,竟令在场诸人产生了些微的恍惚。

    待武寰辰回过神来时,却是又惊又惧,他未曾想到张衍也来争抢这枚符诏。若是早知如此,他还不如另寻机会。只是眼下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再想退缩也绝无可能了。

    他一指那剑光过来方向,大喊道:“两位道友,速去阻他一阻,为兄去拿符诏。”

    两名无当灵殿的副殿主对视一眼,齐驾罡风,左右一分,朝着那道剑光迎了过去。

    祁娘子与那被夺躯壳的魔灵斗了几合,觉得自己纵然胜不过此人,自保也是绰绰有余,她惟恐那二位副殿主不是张衍对手,便对师妹丁瑜说道:“于师妹,此处有我应付,你去接应那两位道友。”

    丁瑜应了一声,跳出战圈,随那二人迎向张行。

    武寰辰深知张衍的厉害,但见有三人上去阻拦,心中也是略安,急转过身,向那奔符诏而去。

    只要取了此物在手,有先前炼好的护身法宝护持,他定能硬闯出一条去路来。

    沈长老面上现出嘲弄之色,他岂能由此人这么从容取符,心念一动,顶上就飘出三道灿光缭绕,灵气氤氲的符箓,把手向上一指,这三道符箓急骤转动,倏尔破空杀去!

    武寰辰大吃一惊,这三符锋锐逼人,每一道皆是不亚于先前那张,若是划上身来,足可将他分尸数段,绝不能视之不理,不得不收住遁光,用手中神兵将其——拨开。

    此刻站在峰上的那名中年修士眼神闪烁了一下,现下各方都被对手牵制,符诏无人去拿,若是自己此时上前,多半可以得手。

    他左右看了几眼,悄悄纵起罡风,猛然拔身纵起,化一道青光冲上云天,只片刻就到了那符诏之前,一把将其抄入掌心。

    见这么容易便得了手,他不觉大喜,不敢在此久留,急起遁光,向着擎丹峰飞去。

    魔云之上观战的徐娘子柳眉一竖,似是看不惯其鬼祟行径,轻哼了一声,她拿起朱凤弓,对着其背影张弓持箭,少顷,玉指一松,弓弦震响声中,一道红芒破空射来。

    中年修士忽觉有异,还不及反应,身上宝光倏地裂散开来,只觉背后似是被人猛推了一把,向前一个趔趄,险险坠下云头。

    待把遁光稳住,他回头看去,认出是徐娘子暗算自己,他把手一拍,挂在腰间的玉佩一闪,一碧光环绕上身,再狠狠瞪了此女一眼后,仍往补天阁方向而去。

    沈长老虽是与武寰辰相斗,但仗着道行胜上一筹,犹有余暇留神战局,他眼梢一拐,见中年修士拿了符诏逃去,哂笑一声,手一招,就将三张符箓撤了回来。

    武寰辰见符诏被人取去,本就心中急切,不愿与沈长老在这里纠缠,见他主动收手,哪还有心多留,把棍一收,驾起一道遁光,往中年修士追去。

    他修得乃是力道,遁法非他虽长,若按照常理是绝然追不上那中年修士的,但徐娘子适才一箭却是无意帮了他一个忙,使得此人有了一丝耽搁,使他得以赶了上来。

    追至中年修士身后,他毫不客气举起手中神兵,照着其后背就是一棒挥下。

    这一丰灌注了他不知多少气力,轰然间破开大气,呼啸而来,棒还未至,已是声先夺人。

    中年修士心生惕凛,哪敢生受,忙转身过来,手掌上托起一枚有拳头大小晶莹透亮的珍珠,此物一见天日,就放出一抹如水银华,将他全身上下遮得严严实实。

    撼山棍落将下来,正正打在银芒之上,骤然爆出一声大响,顿时银光迸射,片片飞散。

    中年修士手中珍珠已是咔嚓碎成粉末,簌簌而落,而武寰辰也是受反震之力,倒退出去数十丈,勉力定住身子后,又吸了口气,高举神兵,奋身纵来。

    中年修士见他来得猛,忙拿了一只玉杯出来,手腕轻轻一转,升起一道宽有丈许的柔腻白光,倏尔垂落,绕体而走。

    他抽空回首一望,此刻距离擎丹峰已是不远,只要夺符回了峰上,自有长老出手庇护,那便无忧了。

    可这一分神间,武寰辰已再次上前,只一棒就打得白光淡去。

    中年修士不愧补阁弟子,虽是道行不济,但他有的是护身法器,仗着还有一层护体宝光护持己身,不慌不忙自袖囊中又取了一牌符出来,正要摇动,可就在此时,一道红芒自魔云之上飞来,霎时将他护身宝光打了个粉碎,身形亦是受其冲撞,不禁向旁侧一歪。

    他心下大惊,知眼下乃是性命相关的时候,只一刹那间就已足够分出生死强忍住胸口烦闷不适,把手中牌符猛然催动,放了一团厚实云气出来,挡在身前。

    武寰辰见其护身宝光已破,身上只余一层云气裹罩,他目光一厉,顿觉来了机会,大喝一声,手中撼山棍上忽然金光大放,狠狠砸落在云气之上,一声轰然大响过后,就将此云震散,棍势犹自不绝,打在中年修士头颅之上,霎时敲了个粉碎。

    武寰辰杀了此人之后,目光一扫,见那枚符诏近在咫尺,心中一喜,便伸手去抓。

    忽听得云上有弓弦轻响,他哼了一声,竟是不闪不避,由得袭来朱箭落在自家背上,当得一声响,身子只是向前倾了一倾,动作不变,眼见要把符诏拿入手中,面上已是泛出欣喜之色。

    沈长老把这一切都在眼里,自是不会任其得手,暗中一掐诀,一道金光闪耀的符箓飞过,已是将那符诏远远带了出去。

    武寰辰伸手出去,竟是捞了一空,他猛地回转身来,瞪着血红双目吼道:“又是你这老道!”

    每次关键时候皆是沈长老出来坏事,他实是深恨已极,知晓不料理了此人,实乃难把符诏拿到,发声一喊,提起撼山棍,冲下云头,向他杀奔过来此时另一边,张衍本是朝着那枚符诏而去,可忽有两名元婴修士飞至,一左一右拦阻在他去路之上。

    他目光一瞥,微微一笑,手指一弹,一滴玄冥重水便自飞出,再一挥袖,甩出了一道剑光,分向两人袭去。

    左边那人喝了一声,中规中矩祭出一面小玉盾挡在身前。

    可他不知就里,太过小视这滴重水了,只闻一声闷响,他这心血相连的法宝已是被打得凌空爆碎,此还不算,此水去势未消,直直砸在他身上,竟是连肩带头一起打得稀烂、一名元婴真人,连护身宝光还未放出便就绝命。

    右侧那修士却是小心许多,把法宝和护身宝光一起祭出,却见飞来剑华如飞矢疾电,顷刻就到面前,连忙驭起法宝去挡,可是那剑光当空一折,竟是越过法器,循隙进来。

    这人大吃一惊,不觉着慌,拼命驱使法宝来护。

    可那剑光极快,连折三次后,已是杀至里圈之内,将那法宝远远甩在后面,再于刹那间一闪而过,直击在他护身宝光之上,霎时就斩开一道缝隙,只是剑光毕竟受阻,未曾突入进来。

    此人还未来得及庆幸,那剑芒倏尔一震,从上又分出一道光华来,他只觉眼前一huā,噗嗤一声,六阳魁首已是飞上天去。

    尸嚣教丁瑜方才赶到,然而看见得只是两具无头尸身,大为震恐,正犹豫是否上前之时,忽见一道枚剑光凌空一转,朝着自己飞来,不觉大骇,抖手甩出一道飘带,带上有璀璨星烟冒起,点点斑斑,丝丝缕缕,煞是好看。

    那剑光过来之时还只是一道,到了二十丈内后,竟是倏地化作九剑,前后相缀,绕旋不停,剑芒所指之下,她只觉遍体生寒,似乎浑身上下都是破绽,忙祭起飘带挥舞抵挡。

    可剑光忽左忽右,分分合合,虚虚实实,变幻不定,每每从空隙之间飞来,她看得紧张万分,根本不知该如何抵挡,唯有全力催动护身宝光相御。

    张衍目光一闪,顶上五色罡云一转,便自背后飞出一道火芒,只一闪之间,丁瑜护身宝光便被剥了去,她才惊觉有异,一道疾光似自天外掠来,从颈脖一掠而过,已是将首级取了去,无头尸首停滞了片刻,才从云端坠落。

    祁娘子眼睁尊看着同门死在眼前,心神大乱,悲呼一声“师妹!”

    张衍恍若未闻,他仰首看了看天空,袍袖一挥,起了小诸天挪移遁法,霎时横过百丈距离,到了那符诏之前。

    这时忽有异响起,天上一道疾厉红芒飞出,直往此处射来。

    他看也不看,顶上五色罡云一旋,背后升起一道水色光华,只一个冲荡,就把朱箭卷去无踪。

    魔云之上的徐娘子见得此景,不禁神情大变。

    张衍举手一探,便将符诏拿入手中,随后他转过身来,神色从容往峰上回返。

    他自遁剑出峰,再到取诏而走,只用了不过片刻时间,可就这么短短一瞬,却已是连杀三名元婴真人。承源峡中修士,无论玄门魔宗,凡见此景者,皆是震骇心惊,此刻看着他远远而去,竟无一人敢于上前阻拦。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