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七十八章 天外符诏各有主
    张衍方在瑶阴派所据名峰上落脚,那名补天阁的中年修士就又跟来,言及诸派议事,请他去擎丹峰上一会。

    对于此事他早已是有所预料,因此也不推脱,嘱咐了魏子宏几句话后,便洒然随其前往。

    两人皆是飞遁神速,须臾至那峰头之上。

    此处设有一处青石牌楼阙门,两侧挂着璎珞金铃,迎风晃动,发出清越之声,当中是一条丈许宽的石阶,笔直通向上方,尽头处乃是一座在云雾之中若隐若现的鎏金铜殿。

    那名中年修士稽首道:“张真人,诸位真人皆在上面等候,你自去便是。”

    张衍一摆大袖,拾阶而上,信步到了殿前,门前两名道童对他打个稽首,侧身将观门推开。

    跨过尺许高的门槛,他昂然步入观中,环顾一圈,见殿内在摆了十余只蒲团,在座之人皆是道气盈身,顶上生云,见他进来,都把目光看了过来。

    赢涯老道自坐上站起,稽首道:“张真人,请稍坐片刻,老朽与广源的沈道友还有几语分说。”

    张衍微觉讶然,他知广源派千年前亦是玄门大宗,乃是于符书之上签契的门派之一,往昔其门中弟子还曾与自己有过几分过节,不想此次竟也前来斗剑。

    他目光一转,便在下首之处瞧见一名身着八卦衣,此时神情抑郁,有力气无力的老道人,心中不由微微一动。

    他笑了笑,对着赢涯老道稽首还了一礼后,便走到一处无人蒲团上坐了下来。

    这时他忽然感觉有一道目光正在打量自己,不觉抬眼看去,对方乃是一名身躯雄健的中年修士,亦是坐于上首,从其衣袍及座次来看,当是玉霄派弟子。

    两人目光一撞,他便从对方眼中读出了几分不善,心下一哂,不提自己前身与周氏的过节,只名义上拜在周崇举门下这一事,与此派之间便早已无有转圜余地了。

    那赢涯老道再次坐定后,便把目光投了下来,至那广源派的老道人身上,缓声问道:“沈长老,你可考虑清楚了?”

    沈长老本是神情萎靡,听得此语后,他身躯微颤,忽然间眼中尽是怒火,似是气愤异常,嘶哑着声音道:“诸位皆是玄门大宗,何必如此咄咄逼人?想那千数年前,我广源派强盛之时,沈崇老祖又何曾这般欺压过同道?”

    南华派弟子聂璋此时忽然冷笑一声,道:“天行有常,万事万物自有起落生灭,你广源派如今只你一名元婴修士来此,你有何本事保住那枚符诏?”

    任谁都知道,广源派这千多年来,一直庇护于南华派门下,可这老道居然一声不吭跑来斗剑,甚至有别派弟子以为这是出自南华派暗中授意,他又岂能给其好脸色看?

    沈长老默然半晌,他低声言道:“老道我自问亦有几分手段,为保此符诏,也可勉力为之,纵然搭上了性命,也是在所不惜。”

    赢涯老摇了摇头,道:“沈长老,请恕老朽直言,若此次无我玄门十派帮衬,那符诏你是绝然保不住的,最后不过是便宜了魔宗而已,为东华洲玄门气运计,为天下苍生计,还请沈长老以大局为重,不要再这般固执了。”

    元阳派杨璧叹了一声,道:“沈长老,你也知如今魔劫已起,我东华玄门宗派俱在大劫之中,不能再任由魔宗弟子这般张狂下去,此回斗剑,乃是为了遏制其势,你广源派沈崇老祖在世时,确然威震九州,可非是我等小看于你,如今贵门功法残缺不全,与魔宗弟子相斗,又有几分胜算呢?”

    沈长老顿时怔住,双手微微发颤,他来时也不是没有想过此事,可心中还是抱着一丝侥幸之念,此刻被杨璧当面说破,心由沉了下去。

    赢涯老道喝了一声,道:“沈长老,你何必如此执拗,你不为自己,也应为门中弟子着想,何必为一己之私,冒天下之大不韪?”

    张衍冷眼旁观,他知这一出虽是在明着在劝沈长老,但暗中却是做给他看得。

    不过他可不是沈长老,想如此便让他放弃符诏,却是无有可能。

    诸派所争之物,实为天地间一件至宝,本是上古大德之士所炼,可去九重天上收摄“乾天钧阳之精”,修士得了此物之后,便有望借以晋升洞天之位。

    此宝与一卷符书息息相关,唯有此符之上签契者,得了一枚法箓符诏,方可持符去往此物之中分掠精气。

    万数年前,这卷符书辗转流入东华洲修士手中,因而引来诸派签契之盛举。

    而此间已是到得十八宗门,那即是说,云天之上届时将会降下十八张符诏。

    若是以往,只需玄门之中论个输赢便可,可如今魔劫到来,诸派早已议定,应先合力压服魔宗弟子,设法令其一张符诏也得之不到,而后再定符诏归属。

    至于忽然冒出来的山门,对他们而言,却是多出来的变数,若是置之不理,岂非被魔宗弟子平白得了符诏去?因此要逼迫这位沈长老留下符诏,退出斗剑法会。

    随着诸位弟子你一言,我一语,顿时给了沈长老无限压力。

    他神色之中有愤怒,有彷徨,有茫然,亦有落寞,还有几分不甘心。

    但他也知,在玄门十派压制之下,自己若是不从,非但自己没有好下场,还要连累广源派,内心挣扎了一番之后,他颓然道:“罢了,罢了,便由得你们拿去吧。”

    此语一出,他整个人似失去了精气神魂,瘫坐在蒲团之上。

    赢涯老道神情微松,若是这沈长老抵死不肯,倒也是桩麻烦事。

    他们毕竟是玄门宗派,也是要脸面的,能不动手还是不动手的好,总算此老还算识抬举,免去了一场纷争。

    他清咳一声,看了一眼张衍。

    他心中清楚,此等手段可以用来对付沈长老,然而对张衍却是行不通的。

    瑶阴派早已是没落数千载,其太上长老一职并不放在他们眼中,但张衍还有另一个身份,那便是溟沧派十大弟子,这便不得不小心了。

    而且张衍身边非但有三名元婴修士护法,还有一头堪比元婴三重修士的千载龙鲤,这不是此间任何一人所能比拟的,是以只能设法用言语说服。

    赢涯老道做出一副恳切模样,道:“张真人,此回斗剑,我玄门共抗魔宗,望你深明大义,将那符诏让了出来吧。

    张衍淡淡一笑,道:“我瑶阴派符诏,为何要让与他人?我若是要在座诸位把本派符诏拿了出来,诸位可是愿意?”

    赢涯老道不觉无奈,求助似的向诸人望来。

    自方才起,霍轩一直默不作声,此时却抬首而起,缓缓开口道:“张师弟虽是我同门师弟,然他今日此来,用得却是瑶阴派之名,与我溟沧派并无半分关系。”

    他早已思虑清楚,这个张师弟十分善于借势,且不论今日此来是其自家意愿还是有人在背后相助,他身为溟沧派十大弟子之首,却不能被其绑了去。

    赢涯老道一听这话,不免神色一振,霍轩此语,已是明言不会站在张衍这一边了。

    张衍却笑了一笑,振衣而起,道:“诸位不必多言了,此符诏本为瑶阴派之物,我是万万不会交出的。”

    赢涯老道色变道:“张真人,你莫非以为以你一人之力,便能对付魔门六宗么?”

    张衍哂然一笑,他自眼中放出一道锐利光芒,环视一圈,扬声道:“多言无益,稍候各凭手中之剑,见个分晓就是。”言罢,便甩袖出殿而去。

    殿中一片沉默,不知何人说了一声:“让他吃点苦头也好。”

    又有人讥嘲道:“此人如此蛮横无理,到时也别指望玄门一道不讲同道情谊,不愿出手相助。”

    荀怀英一声冷笑,他亦是站起身来,众人皆是愕然望来。

    他望了霍轩一眼,道:“可惜张道友不是我少清门人。”

    他一甩衣袖,旁若无人出了大殿,到了门外,他目光一扫,辨了辨方向,便展开一道疾厉剑光,倏尔遁走,不过须臾,就见前方张衍正驾罡风而行,便出言道:“张道友,留步。”

    张衍闻言,把遁法止住,回过身来,笑道:“原来是荀道友,你也是劝说我的么?”

    荀怀英摇头。冷笑道:“休把我与那等些个朽物混为一谈,符诏既是你瑶阴派之物,你当可光明正大拿了过来,哪个不愿,一剑杀了就是,与他啰嗦作甚。”

    张衍微讶,不过随即便就释然,少清派弟子向来都是这般我行我素,哪怕是玄门同道,若是不慎将其得罪了,也是毫不犹豫一剑杀来,哪管你背后是什么人。

    他抬手一拱,道:“荀道友若是有暇,不妨来我峰上一坐?”

    荀怀英却是一摆手,道:“免了。”

    随后他认真看着张衍,肃然道:“昔日我师弟英敏长,在陈族之中受困七年,得蒙张道友你从中斡旋,方才脱身,此事我欠你一个人情,斗剑之时,你若需我相助,尽管开口就是。”

    言讫,他抱拳一礼,清喝一声,纵起一道锐芒四溢的剑光,眨眼飞去无踪。

    ……

    ……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