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东方之星娱乐 > 第两百七十五章 东华诸派
    元阳派在玄门大派点中,也是仅此三大宗门,其门下斗剑弟子到来,引得承源峡两岸万千修士纷纷走出宫观,探首观望,想要来一睹来者真容。

    裴洛甫也是匆匆跑了出来,他虽是元阳派外府弟子,说起来与杨璧、朱欣二人还是一门所出,然而此刻望着高高在上,在万千人瞩目之下临空飞遁的二人,心下又酸又羡,暗道:“想我何日也有这般威风,也不枉此生了。”

    骊山派峰头之上,此时忽然飞起一丛金光,朝着元阳派这两名真人驰去。

    朱欣妙目转动间,已是认出来人,她放开自家大君之手,主动迎上,嫣然一笑,道:“曹姐姐怎来了,该是妹妹我去见你才是。”

    来人乃是一名美妇,望之三十许人,头安步摇,耳系玉比,身姿丰腴,身着霓裳羽衣,顶上一朵罡云如同玉苑。

    她脸上满是柔煊笑意,上来轻捉朱欣柔荑,道:“多日不见,妹妹却是见外了。

    杨璧把袍服稍作整束,便上来与此女见过。这位曹敏柔曹真人出身大魏宗室,与她夫人交情极好,又是骊山派祖师的亲传弟子,倒也不能慢待了。

    两女相见,自是好一通叙语,朱欣因与曹敏柔许久未见,觉着有说不完的话,因此把其玉手摇晃,道:“姐姐不妨来我峰上小坐?”

    曹敏柔正有此意,欣然答应。

    她骊山派虽有祖师坐镇山门,但势力休说和少清、玉、霄、溟沧派这样的玄门大宗门较,便是元阳派这等宗门也是有所不及,此来斗剑法会也未有与这几派争胜的念头。

    只是今次与往日不同,牵涉玄门与魔门之争,容不得她有半点退缩 只能设法寻几个交情好的,到时也能互相有个照应。

    杨璧与朱欣此次前来各自有两名元婴长老护持同行,加上曹敏柔,一行共是七人,转动罡风分开云气,往偏西一处遍布楼阁观宇的山峦落去。

    他们方自在一处殿宇门前降下,杨璧眼神微动,忽然扭头回望,两女也似是有所察觉,一齐转身看去。

    只见天际之中此刻飞来一只如小山也似的青玉葫芦 葫芦面上有无数符箓闪动,辉耀夺目,光彩陆离,眼光高明者皆能看得出来此物非是一件飞渡法器那么简单。

    一名意气风发的道装美少年负手立在葫芦之上,看去不过十五六岁,发带衣角随风飘扬,顶上有两团罡云盘绕,两名神情沉稳,须发皆白的老者一左一右,分伴在他两侧,此外另有十余名化丹弟子脚踏飞莲,远远跟随在其后。

    而在这道装少年百十丈外,亦有一名四旬道人行来,两人袍服相同,显是同门。

    只是那道人身材臃肿胖大,两目如缝,众人皆是不识。

    他脚下乃是一只飞天竹筏,身后只得一名元婴长老护持,比之道装少年的排场,不知差了多少。

    虽是风光全被同门盖去,但他也不见有半点不悦之色,反而满脸笑容,对着两岸各处修士拱手。

    杨璧目光一直盯在那道装少年头顶之上,沉声道:“这童映渊道行倒是精深,是个劲敌。”

    曹敏柔道:“不是什么稀奇事,莫看此人面嫩,与我等却是同辈,且入道还早了我等百余年,前次斗剑之时他已步入元婴之境了,只是那时他师父故去未久,背后无人出力,是以未能成行罢了。”

    仿佛也察觉到众人在望自己,童映渊忽然抬头看来,从三人面上一扫而过,他哼了一声,又侧过脸去,神色倨傲之极,好像不把他们放在眼里。

    朱欣恼道:“此人好生无礼。”

    杨璧摇了摇头,笑道:“夫人,此人可无有这般浅薄,不过是故意作态,要激怒我等而已,不去理他,斗剑之时,试试他有何手段。”

    曹敏柔这时把首轻探,左右望了几眼,朱欣好奇道:“姐姐在寻什么?”

    曹敏柔道:“南华派与太吴派素来交好,既然太昊派弟子已至,南华派也应到了。”

    果然,她说出此语未久,就听得天南方向传来几声古怪鸟鸣,邕邕嘤嘤,也听不出是何物。

    不旋踵,就见天际中罡风团舞,浓如蔽烟,往承源峡中落来,随即风烟开散,其中有五名元婴真人现出身来。

    站在最前者,乃是两名相貌几乎一模一样的男子,皆是是一身白衣,五官清秀,神清气朗,叫人见之难忘。

    左侧那人脚下乘有一只丈许大小的赤所鸟,金冠若芝,黄羽绿绒,尾长五丈,如星火飞焰,焕照夜宇;

    而右侧一人所乘之物,乃是一只双头鹏鹊,凶睛尖喙,背羽赤黑,腹白长尾,两翅生有狞恶蝠爪,展翼六丈,飞腾生风。

    曹敏柔看着那两只异鸟,暗道:“这二人想必就是南华派聂璋、聂圭两兄弟了,他们所乘灵禽,似是皆有御火之能,莫非是为了对付溟沧派的霍真人么?”

    她最后一句,却是不知不觉说了出来,杨璧听到溟沧派三字,也不觉留意。

    朱欣抿嘴笑道:“曹姐姐,你恐是说错了,霍真人的名声我是知晓的,听闻他所修行的功法乃是水属,聂氏兄弟弄御火灵禽来,岂非南辕北辙?”

    曹敏柔摇头道:“你们不知,霍真人早年确实练得是水属功法,但后来入赘陈氏之后,便就改炼火属功法,若不是我与他夫人乃是手帕交,也无从晓此事。”

    杨璧想了一想,失笑道:“这回斗剑,我玄门十派中倒还真是只有霍真人修习火属玄功,也算是他枕边人口风不严,曹真人知道此事不难,可那聂氏兄弟是怎么打听出来的?我观他们兄弟二人,倒是长得很是俊秀。”

    说到最后,他言语中颇有些玩味,朱欣哪能听不出他的意思,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

    曹敏柔咳了一声,主动转开话题,道:“此次溟沧派除霍真人之外,那位钟穆清钟真人,两位要留神应付了。”

    杨璧道:“听闻这位钟真人在溟沧派十大弟子中排名第二,想来是比不过霍真人的。”

    比起霍轩,钟穆清却是名声小了许多,他也曾出门历练,不过那是在三百余年前了,此辈弟子听说过他名声的倒是不多。

    曹敏柔却正色道:“二位休作如此想,你们是不知晓,钟真人昔年与齐云天齐真人同在孟上真门下修道,后来才改投在秦玉真人门下,论寿数,与齐真人也是相差仿佛。”

    听得齐云天之名,二人不觉肃然起敬,连带也高看了种穆清一眼,杨璧更是暗自提醒自己“遇上此人要小心了。”

    曹敏柔这时忽然露出轻松之色,道:“好在此次斗剑,溟沧派未将那张真人遣来。”

    杨璧诧异道:“张真人,这是哪一位?”

    曹敏柔道:“妹夫可知溟沧派曾出了一位丹成一品道友?”

    杨璧点头道:“丹成一品,古今罕见,此事我怎会不知?”随即身形一震,醒悟过来,讶道:“莫非曹真人口中所言那位张真人……与其同一人不成?”

    曹敏柔螓首轻点,道:“然也,这位张真人入道不足百载光阴,如今已是修成元婴。”

    杨璧与朱欣震惊对望,半晌,朱欣勉强言道:“这位张真人道行如斯进境,想必神通要弱了少许。”

    曹敏柔摇头不已,她将自己所知关于张衍诸事——说与二人知晓,两人听罢之后,久久无言。

    张衍战绩多是在东华之外,魔宗弟子虽是知道他厉害,但在玄门中,倒是名声不显,况且溟沧派来斗剑的三名弟子中,并没有他的名号,是以不是刻意打听的并不知晓。

    至于曹敏柔,她听闻张衍之名也是巧合,昔年刘雁依出门寻药,恰好与她结识。她本想将其收其为弟子,可打听下来才知此女早有老师,才断了此念。

    刘雁依回山之后,她还命门下弟子暗中一路护送其回返昭幽天池。

    因是之故,她才刻意留心张衍之事,只是打听下来,却是骇了一跳,方知这是如何了得的一个人物。

    杨璧叹道:“这位张真人若只单以资质而论,却是远胜天下同辈了。”

    同时他心中暗道:“此次斗剑,此人竟未能前来,我不能与之较量一番,诚为可惜!”

    朱欣不禁有几分心怯,拍了拍高耸胸脯,道:“三大宗门,底蕴之深,委实非我等所能想象。”

    在三人说话之时,溟沧派一行人已是到了承源峡外百里之外,但此刻却是止步不前。

    霍轩远远望去,见数十里外有星梭芒光密如繁星,不绝闪耀,半空中似有一道天穹般的幻云光雾笼遮,他道:“看那架势,倒似是玉霄来人。”

    钟穆清与洛清羽各自催动飞车,与他并肩而列,种穆清伸手盖在眉上,挡去云光,看了几眼后,道:“玉、霄派前两回斗剑之人,乃是吴氏,此次当是周氏弟子了。

    玉霄派虽是东华大派之一,但其弟子多在南崖洲及南海走动,并未告知诸派此行弟子为谁人。

    只是此门之中以吴、周两氏势力最大,前次来赴法会的弟子姓吴,由此推断,这回当是周氏。。

    霍轩沉吟道:“既然玉霄派道友在我等前方,车驾行去,难免与他们冲撞,依为兄看,就缓上一缓,由得他们先行为好。”

    钟穆清与洛清羽都是点头称好,谁先入山,谁后入山,对他们三大宗门而言,实无争抢必要。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