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六十一章 血魄隐子
    PS:第二更地火天炉之内爆声连连,星火熔焰伴着烟气从地坑中不绝抛掷出来,那烟云笔直冲上天去,而点点火芒落在石砖之上后,不一会儿就化作一滩滩黑色余沥。

    三人起初祭炼禁制时,还是颇为顺手的,可到了后来,也不知是什么缘故,那地火变得爆烈难驯,以至于那盘蛟铜柱也是时上时下,很是不稳。

    张衍倒是无虑,仗着深厚法力和高明手段总能化险为夷,但乔掌院就不同了,平素他甚少与人动手,只要使力就是一股脑把法力倾注下去,虽是后来在张衍提醒之下情况已有所好转,但每遇到地火旺盛时,着急之下,他又会故态复萌,往往一日也坚持不下来。

    每到此时,张衍便又会上前接手,设法把局面维系下来。

    这一日,三人忽然察觉到整座天炉都在发声震动,乔掌院跳了起来,朝那坑下探头张望了一眼,忽然哈哈大笑,道:“张真人,成了,成了,快与我合力,将地火压下去!”

    言讫,他擎起幡旗,奋力摇动,张衍也是抖擞起精神,陡然运起法力,浩浩罡风倏尔卷荡,朝下压制而去,那地火不断在两人联手之下不得不往坑中退缩,大巍云阙化作一点灵光飞起,乔掌院望空一指,就落了下来,随后一拂袖,送至张衍面前,抚着那早已染得焦黑胡须,笑言道:“张真人,可用心血祭炼了。

    张衍接过之后,把那灵光托在掌心,逼一滴精血出来融入其中,稍作祭炼,再把法力一催,便见一道光华飞起,旋了一圈,就自飞入他眉心不见。

    许道人本已是劳累不堪,见得终于大功告成,精神一松“噗通”一声,仰天躺倒在地,就那么昏睡了过去。

    他修为道行都是不及二人,要不是有张衍送上来得丹药撑着,早已是坚持不住了。

    这大半年下来,他与乔掌院因全神祭炼之故,都是弄得满身污秽,发须散乱,望去狼狈不堪。

    唯有张衍一人,衣袍之上依旧是纤尘不染。

    这倒也不是他刻意维持,而是恰好有那块温良丹玉在身,才不至于也变作这般模样。

    乔掌院倒是不怎么在意,他神色动了动,来到张衍身边,道:“张真人,老道与你讨个人。”

    张衍看他目光时不时地往许经那处看去,便笑道:“可是为了许执事?”

    “正是!”乔掌院拱手作揖,道:“老道那方尘院中还有四座云阙禁制,奈何缺少人手,老道原先还打算过得几年,去找几位同道前来相助,可现下有了许师侄,只需再请得一人来便可,张真人若肯将他借老道三年,将来真人洞府中若要祭炼什么禁制,尽管来寻我。”

    许道人方才自愿拜在了张衍门下,他也是看到了,那么要关照其做什么,非得张衍允许不可。

    张衍本也不准备立刻将许道人带走,此事至少等要他从十六派斗剑法会上回来之后了。

    既然乔掌院问起,他就做了一个顺水人情,笑道:“只要乔掌院能说服他,贫道自无异议。”

    乔掌院大喜,许经既遵张衍之命重拾阵法,那么跟在自己身边那是最为合适不过的,他如提出,断无拒绝的道理,当下感谢不已。

    此地既然事了,张衍也不准备多留,他还要赶在斗剑法会之前把五行遁法演练纯熟了,因此这就与乔掌院出言告辞,携了景游,踏云飞遁,自地火天炉之内遁出,到了空中后,他辨明了方向,就一振衣袖,化虹飞去。

    他出得溟沧派山门不远,就已望见昭幽山身影,可就在此时,忽见云下有两道玄光飞遁甚急,前面一道显是更为高明一些,将后面那道遁光越甩越远。

    后面那人显是急了,发声喊叫,山门外恰有两名值守弟子,看听到声音,便驾飞舟过来,欲要上前询问。

    谁知冲在前方的遁光极其凶悍,竟然一言不发就把玄光刷来,同是还祭出了一把短剑,以一副拼命势头地杀过去。

    那两名值守弟子道行与来者相仿佛,若是正经阻拦,决计冲不破他们二人联手,只是也们根本未曾想到有人会对他们动手,尽管有山门发下的护法令旗,手忙脚乱地阻了一下,不曾失了性命,却也吃了个亏,让其闯了过去。

    张衍见情形不对,冷喝一声,遁光一跃,赶至前方,只把袖子一抖,一道罡风卷下,就轻轻松松将其卷了上来,按在云头。

    目光一扫,见被他捉住之人乃是一名面容娟秀的白衣少女,看着弱不禁风,楚楚可怜,适才被罡风一卷,似已是昏过去。

    此时后面那道遁光匆匆赶至,这人一见张衍,不由张嘴惊呼,道:“张师伯?”

    张衍挑眉看去,对此人倒有些印象,好像是墨天华的弟子,问道:“你可是墨师弟的门下?”

    当年师徒一脉中有十二名弟子曾被他护送去小魔穴修行,这人正是其中只一,他见张衍居然还认得自己,不觉激动起来,连忙行礼,道:“正是,正是,师侄俞获,见过张师伯。”张衍摆了摆手,指着那少女,沉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俞获看她一眼,脸色顿时为之一变,露出仇恨之色,咬牙切齿地说道:“不瞒师伯,此女乃是混入我溟沧派的魔宗弟子。”

    张衍神情一凝,认真起来,道:“你是如何看出来的?”

    俞获似是有所顾忌,露出犹豫之色,此时那两名值守弟子又驾飞舟过来,张衍看他们一眼,挥袖道:“你们去得远些,无我关照,休得过来”

    这二人身为值守,自是认得张衍的,都是神情惶恐行了一礼,一语不发退了下去。

    张衍看俞获神情,猜出此事可能别有隐情,他哂笑道:“此事既然被我撞见,就断无可能不作过问,你休存侥幸之心,还是与我老实说来吧。

    俞获方才哪怕追出山门,都没有喊破那女子的身份,不是不愿,实是得了同门关照,不能说与他人听,可面对一位元婴真人,他实在没有什么底气,只得含含糊糊的交代道:“此女欲害我家恩师,未曾得手,弟子只是奉命来追。”

    那少女不知何时醒了过来,见自己摔在张衍身旁,不禁俏脸煞白,知是自己逃不过去了,听俞获这么一说,不禁出言讥讽道:“明明是家老师垂涎奴家美色,不加提防便饮下了我师门秘药,这才着了道,若不是墨瑛那小妮子撞破我的好事,墨天华早成了我囊中之物了。”

    此女是墨天华四十年前出门游历时救下得一名散修,因见她可怜,便带回府中收做了门徒,只是并未行正式的拜师之礼。

    哪知此女颇是不凡,不过三十多年就修到了玄光境界,墨天华也是高兴,这等资质就算放在门下众多弟子之中,也算出类拔萃的,便变得十分喜爱,近来更是动了心思,想收其做了姬妾。

    只他万万没想到此女乃是魔宗弟子,故意挨在他身边乃是另有目的,这些年来一直隐忍蛰伏,直到赢得了他全部信任后,这才暴起发难,还差点被其得了手。

    张衍不禁摇头,墨天华如今好歹也是一位化丹修士,徒儿也不知收了多少个,似他这等身份,放在小门小派之中,不是掌门也是长老一流,却被一位玄光辈的魔宗弟子暗算。

    这事要是传了出去,颜面有损是小事,怕是日后在同门面前是难以抬头了,恐还要连累其门下让人看不起,难怪俞获如此遮遮掩掩,不肯直说,怕也是知道其中的厉害关系。

    张衍目光凝注在那少女面上,道:“你辛辛苦苦潜藏在我溟沧派中,就是为了袭杀墨师弟?你与他有深仇大恨不成?”

    这少女显是知道自己性命定然不保,倒也丝毫不作隐瞒,道:“奴家与墨天华倒也没什么仇恨,只是凑巧挑上他罢了,奴家乃血魄宗弟子,若能吞吸了一名玄门化丹修士的精魄神魂,同辈之中,还有谁是我之对手?”

    张衍不觉皱眉,道:“据我所知,你血魄宗功法与我玄门大相径庭,全然不同,你是如何瞒过墨师弟的?”

    少女傲然言道:“奴家这身修为可是正经的玄门路数呢,也是辛苦多年修炼得来,要不怎么能骗过墨老贼的眼睛?只准备捉了墨老贼回府之后,便就废去这一身功法,重头再练。”

    听了此语,张衍不觉多看了这少女两眼,对其倒也有些佩服了。

    不说这份谋算之大胆,单说数十年苦修说废就废,并且毫不留恋的,这决心不是一般人能下得了的,如不是今日正巧被他撞见,说不定还真有可能被其逃了出去。

    俞获更是膛目结舌,默然半晌后,他愤然言道:“妖女,我伤我恩师,必将你挫骨扬灰!”

    少女又冷笑一声,道:“既然落在你们手中,我便也没想过活着回去,但求速死!”

    张衍却淡淡言道:“你自是要死的,只是在此之前,却需说出,在我山门之内,究竟是何人在照拂于你?”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