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五十章 平都法灵
    PS:第二更平都教与其他玄门不同,修道功法其实并不出众,甚至放在十大门派之中,也只能陪在末座。

    然而此教却有一镇派奇宝甚是不凡,此宝名为“藏相灵塔”此物之中蕴有三百六十五尊法灵,每尊法灵天生经人祭炼孕养之后,便会使用道术法门。

    教中弟子只需对此物虔诚膜拜,天长日久后,便可感应通神,请一尊法灵下来,放入身躯之中,以自身元真孕养,若是有缘人,不出数十载,便可召唤驱使,无不如意。

    一旦得了这些法灵承认,教中弟子无需去刻意修炼制敌手段,只要道行境界到了,战力也是立时飙升,连同斗法经验俱是丰富无比,不在积年老手之下。

    门中弟子除了那些嫡脉传人,也不是人人能修炼的这门神通,若是学了别家法门,或是资质不够,便与此道绝缘。

    比如被张衍击败的那名丁蔚,自身便因练得飞剑之故,未能请得一尊法灵在身。

    只是成也法灵,败也法灵,平都教中修士想要提升自身战力,唯有请动威能更大的法灵方可。

    这三百六十五尊法灵之中,以三元、七象、十八都主这二十八尊法灵最是厉害,其中三元唯有洞天真人方可御使,而余下二十五尊法灵,不到元婴境界,也休想能请动。

    huā长老身上所孕养法灵,就是那七象之一,而胡长老法灵却是低了一层,乃是十八都主之一,所会道术神通,比之huā长老却是有所不将来胡长老若是为教中立下大功,或者到了元婴二重境界,或还有机会能换得一尊,除此之外,平都教每名修士所孕养之法灵,只要其主允许,还可借给道行相若的同门驭使。

    只是此法也甚是消耗自身法力元气,极少有人愿意如此,是以外间之人,从来无从知晓。

    胡长老与huā长老本是同门师兄弟,怎会听不出后者言语的意思,叫他出去比斗,哪里是怕打破大殿,分明是想把那尊七象之一的法灵借与自己所用,他哪能不喜,本来与张衍相斗,他也是殊无把握,现在却是信心大增。

    他对霍轩拱了拱手,再看了看张衍,便起脚一跺,把身纵起,霎时化一道清光飞出大殿,张衍洒然一笑,拿起案上酒盏饮了一口,把袖一甩,身化流光而去,眨眼在水洲之上立定。

    众人在霍轩领头之下,也是一同出殿,来到滩涂之上,此时已是月上中天,皎洁光华铺陈落地,洒下一片银白,耳旁风声猎猎,不断传来水涛拍岸之声。

    外间那些弟子到此,本就是来看门中十大弟子与人斗法,见是两人似要比斗,立时一片喧嚣,精神皆是振奋起来。

    陈巧菱看见二人即将动手,身躯不禁颤抖起来,她其实也并不知晓这位胡长老究竟修为如何,只是她能请动出手的元婴修士,也唯有此人了,只能期盼其能胜得张衍了。

    胡长老目不斜视看着张衍,冷声道:“张道友,此是你我之间比斗,勿要令他人插手进来,免得有失公允。”

    张衍哪能看不出他的心思,大笑道:“胡长老,你放心,贫道绝不会唤那龙鲤相助。”

    胡长老被一语道破用意,却是毫无脸红尴尬之色,只道:“那便最好。”

    只是似乎犹觉不放心,又对霍轩深施一礼,道:“霍真人为今日东主,还请你做个见证。”

    霍轩正容点头,道:“此是正理。”

    站在远处的huā长老转首过来,对站在身后的吴函承悄声言道:“徒儿,稍候待你胡师叔出手后,为师便会起得法门相助,只是那时为师受不得半点惊扰,你需替在旁师护法,莫要让人靠近。”

    吴函承担心道:“师父,果然要把那法灵借师叔一使么?若是出了什么差池,可是损及道行之事。”

    huā长老笑言道:“为师岂会做赔本的买卖,其中自你的好处,徒儿日后便知。”

    吴函承心中一动,回想起方才钟穆清与huā长老似乎商量了几句什么,显然已是达成了什么交换,便面色一喜。

    他来溟沧派中,是为求得秦真人相助,好使得自己突破元婴境界,只是秦真人始终不肯见他,因此只得耐心等候,到现在还迟迟没有音讯,可若有钟穆清相助,但希望便大大增加,若是说有什么好处,便只能是此事了。

    想到这里,他心中也是火热无比,巴不得胡长老立刻能将张衍斗败。

    钟穆清本以为自己前去斗剑法会已成定局,可张衍骑龙鲤而来,却是让他觉得此事恐是生出了变数,觉得有点不太托底huā长老正是看到了这一点,方才抓住机会,暗示自己可以为其分忧,如是张衍在斗法之时败在他平都教手下,那此事定是不成了。

    huā长老深吸了一口气,身躯轻轻一颤,闭目运起功法,少顷,便自他头顶之上冒出点点金光,再在半空中汇聚出一尊面目宛然的金甲神人,只是神色冷漠,目光中并无半点情感。

    这尊法灵非是法力凝结,而是一个玄妙霊真识所化,除信奉平都教的教众之外,外人却无从得见。

    胡长老自是看得清清楚楚,见法灵已是向自己飘来,当下并不迟疑,先将自身法灵蛰藏入一道法符之中,收入窍穴中放后,随后掐诀一引,哗啦一声,这尊神人便从顶上灌入下来,再往神意之中一合。

    霎时之间,他识海之中顿时多出了无数东西,感觉原本无法御使的神通道术无不信手拈来。

    与此同时,huā长老却是脸色微微一白,险险站不住脚,知道是自身元气耗损过多,回去非要再修行个三四年才能补养得回来,但只要自家徒儿有机会成就元婴,那么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

    张衍忽然感觉眼前这胡长老气息一弱一涨,似乎顷刻间就换了一人,心中顿觉奇异。

    他对平都教法门略知一二,也明白其战力高低完全取决于那尊法灵,不过这千百年来,平都教神通道术也并非一成不变,否则早已让人摸透底细,没了立足根本了。

    要是生死相搏,张衍也不管你用得是什么法门,早就展开凌厉攻势,将对方压得使不出手段来了,可眼下既是切磋,倒也不便如此咄咄逼人,稍稍见识一番其手段也好。

    他不慌不忙将星辰剑丸祭出,悬于顶上,可就在这时,心神之中忽然传来一股神妙霊感觉,好似站在眼前之人并非自己真正大敌,那真正威胁却是来自身后。

    这份感觉玄之又玄,明明是毫无道理,可又偏偏觉得无比〖真〗实。

    张衍念头疾转,自得他重新祭炼之后,已是剑识通灵,剔透无垢,便是自己中了什么秘法幻境,也不会生出这等错处来,其中定是有什么问题在。

    他微一沉吟,并不偏转头去看身后,而是把剑丸祭起,借剑眼观去,霎时就将身后诸人扫遍,只是从huā长老身上扫过之时,剑丸嗡得一声,发出轻轻震颤,他目光立时闪动了一下,胡长老收拢那法灵看似时间漫长,其实也不过一瞬间事,他喝了一声,自袖囊中取出一把晶莹蓝砂,把手一抹,就化作一条璀璨蓝芒,呼吸之间就扩至千丈长短,若练若虹,好不壮观。

    如霍轩等人,见他放出此物来,均是皱起眉头。

    平都教那名于长老笑着指了指,对身后弟子言道:“你们胡师叔使了这法子,倒是谨慎,如此一来,暂且已是立于不败之地了。”

    胡长老纵身上天,把手一握,似是呼风唤雨一般,猛然引动天雷滚滚鸣响,与此同时,有无数黄云往左右分去,又垂落遮蔽下来。

    这似也是一门封锁天地的法门,只是范围不过百丈大小,比之龙鲤当日所展,却是差了不知多少。

    张衍若是此刻展开剑遁,就能冲了出去,不过这一刹那间,他忽然决定从应本心。

    他立在原地不动,清喝一声,起手一点,星辰剑丸霎时分作一十六道烁烁剑光,其中一十五道倏尔疾振,于顷刻之间,已是撕裂云气,往半空中胡长老斩将过去。

    而其中一道,竟然回过头来,化一道精芒往huā长老处飞去,张衍还同时大喝道:“既然huā长老有意,又何必躲在背后鬼鬼祟祟,还请出来一斗!”

    huā长老顿时大吃一惊,他根本未曾想得张衍突然会对自己出手,也不知自己哪里让其看了破绽,见那飞剑来势汹汹,好像一气斩下自己头颅,心虚之下,哪里还顾得上胡长老,忙起法诀,把法灵唤了回来,撑起护身宝光抵御。

    这法灵本是他所孕养,一个念头就召了去,可胡长老却是猝不及防,他本在大展神威,畅快运使门中道术,可猛然间,法灵尽然从身体中消失。这一刻,他仿佛被抽去了脊骨,身躯一僵硬,原本护体蓝芒也是消失的一干二净,以至于那一十五枚剑丸杀来时,竟从他身上毫无滞碍的一穿而过。

    胡长老双目圆睁,似乎有些不敢相信,神情悲愤难言,颤声道:“师兄……你……”话未说完,已是一头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