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四十七章 月下饮宴藏暗锋
    一月之期匆匆而过,已是到了月中十五。

    浣江水洲之上万点灯光飘起,璀璨似星,赫如炉火,好若繁威烟花,簇拥十八岛洲,清清水波之中更侄映耀光,1恍若银汉倒泻,湍流入江,不绝涤洗滩石,发出哗哗涛声。

    主岛之上立有一处玉槛珠栏的华丽宫阙,飞檐下有千只红彤彤的灯笼高挂而起,殿前凿有一数亩大小的河池,不知多少寸许高的彩烛列于两侧,烛火如豆,幽烁荧荧。

    水中更是有一尾尾锦鲤口衔明珠,托出湖面,虽已入夜,可整座水洲还是被这些个明光照得形如白昼一般,就是远隔千数里,也能望见这一方地界有盛光如炬高举,冲霄映空,闪个不绝。

    岛中大殿落于隆丘之上,居高临下,俯眼水洲,江面又甚为开阔,凭栏眺望,可一览无余,但有客至,殿中人皆是能提早知晓。

    此次浣江夜宴,虽名义上为宴请平都教三位远道而来的长老及其弟子,但实则为切磋较技,是以非但溟沧派十大弟子皆是收了请柬,门中亦有不少低辈弟子乘渡法器而来,意欲一观,可他们身份低微,入不得殿中,只能远远观望。

    原本这冷月寒江,甚为清静寂冷,可因增添了这千数名弟子,却是喧嚣热闹许多。

    到了戌时初刻,便陆续有宾客到来,多是遁云驾雾而至,不过皆是些散宗及旁门弟子。

    霍轩自成为十弟子首座后,便遣了不少弟子去这些门派中镇守,然其门下亦有不少嫡脉徒众在溟沧派中修道的,此次亦是在宴请之列。

    这些人尚不够资格令霍轩亲自出迎,按理说来,本应他门下弟子前去招呼,只是他身为陈族赘婿,自己未曾调教得半个徒儿,是以上去迎候的皆是陈族子弟。

    他虽是面色如常,可心中却是介发痛恨自己这个身份。

    忽然间,有一道风烟飞至大殿上空,转了一圈之后,便绕过那些门前迎客弟子,卷入殿中,烟气一敛,现身之人是一名浑身满是污垢,邋遢不堪的道人。

    这道人眼眉仔细看其实也颇清秀,但是胡子拉碴,唇上俱是油腻,他睡眼惺忪地看了一眼座上客,再抹了一把脸,对着殿上霍轩大声言道:“霍师兄,听闻你置办了酒宴,我周用今日不请自来,特来讨碗水酒喝喝,师兄可准?”

    霍轩笑道:“周师弟是稀客,平日想请也是请不动,你能来,为兄是高兴的,还请入座。”

    周用哈哈一笑,拱了拱手,在众人窃窃私语声中,挑了一处不起眼的角落坐下,也不管他人,一手抓起酒壶,猛灌几口,便独自据案大嚼起来。

    陈夫人不觉蹙眉,她眼中泛起厌恶之色,脚步移动,靠至霍轩处,道:“老爷,妾身可未请此人。”

    霍轩叹道:“既然来了,便也是客,好歹也是你十五妹的夫婿,总要给个脸面。

    陈夫人不以为然,对周用撇去一眼,哼了一声,道:“我陈家的脸,都快让他丢光了。”

    霍轩眼神平静,没有接口。

    过了一刻,他忽然有所察觉,抬头看去,远远望见云中有一名清丽身影踩烟岚而来,气息不由微微一滞,外间有声音响起道:“净磾岛韩岛主到。”

    韩素衣落下之后,水袖一卷,就将围在身周的薄雾冰云轻轻挥开,她姿态娴雅地踱上殿来,对霍轩夫妇二人盈盈一福,微微抬头,看了霍轩一眼,两人目光相对的一瞬间,后者微微有些不自然,不过陈夫人却并未察觉。

    韩素衣把螓首低下,也不与他人多言语,纤足轻移,入席坐定,众人见她清清冷冷的模样,又坐在十大弟子的席位中,便也不敢莽撞凑上来说话。

    这时忽闻破空锐响,一道清冽剑气已是破殿而入,待众人反应过来时,一名年轻俊挺的青袍道人已是到了席上,他神情冷峻,满身锐气,似如出鞘之剑,森寒迫人,使人不自觉想要离他远些,他也不开口,对着霍轩一拱手,便算打过招呼。

    陈夫人顿时有些不喜,霍轩却不在意,笑了一声,道:“是宁师弟来了。”

    他知这位宁师弟虽是修行时日算不得长远,但而今也修至化丹三重了,且是门中唯一修行《云霄千夺剑经》之人,这门杀伐道术眼下虽还看不出厉害来,但其一旦跨入元婴境界,还真不知有几人会是其对手,因此丝毫不敢小视。

    宁冲玄落座未久,云中又有一金一红两遁光飞至,皆是快如疾电众人方才见到,就见眼前一花,两名道人已是落在殿前。

    右手一名道人黑发美髯,仪表堂堂,站于左侧那道人,挺鼻薄唇,目光清冷,一身如雪白衣,不染纤尘。

    霍轩起身相迎,走出几步,稽首道:“杜师弟与萧师弟来得正好,请入殿安坐吧。”

    杜德与萧倜二人因去不得斗剑大会i对与平都教长老弟子切磋斗法一事并不热衷,本不欲至,只是二人皆为溟沧派世家弟子,总要给霍轩几分脸面。

    一番言语客套后,两人便入席位。

    门中十大弟子,除却二十四载一轮大比之外,便很少在同门面前露面,在大殿之外的那千数名低辈弟子,倒有一小半只听说过其名声,但却从未见过真人的,此时却一下见得五人,不觉瞪大了双目,大呼过瘾,只觉此行不虚。

    霍轩心中思忖,“此次庄师弟与琴师妹不来赴宴,那便还差洛师弟与张师弟未至了。”

    庄不凡自上回大比之上败于洛清羽后,这数十年来皆在洞府之中潜心修行,从来未曾出岛一步,此刻还在闭关之中。

    至于琴楠,据闻是在彭真人指点之下修炼神通妙法,是以也无闲暇到来。

    到了戌时末,天边漫来一片青光,初时还是风卷飞叶的萧瑟之声,可是不过几息后,就闻得雷鸣轰响,座上众人纷纷站起,惊望过去,殿外弟子更是瞪大双目,不知来者是谁,竟有这般声势,有识得的人喊道:“是洛真人来了。”

    霍轩离席而起,头回步出大殿,望天上看去,陈夫人犹豫了一下,也是紧了几步跟来。

    洛清羽坐于一驾苍青霓羽飞车之中,他道髻高挽,意气风发,其一左一右立有两个童儿,一人持雷枝,一持人竹叶,此外还有数十名力士相随。

    殿外千多名弟子皆是看得艳羡不已,乘飞辇,携童子出行,这是门中元婴真人才有的做派。

    洛清羽把车驾降在殿阶之前,出来之后,唇角含笑,对霍真人打了一个稽首,道:“霍师兄有礼。”

    霍轩回了一礼,他与洛清羽并无什么交情,但因对方乃是一位元婴真人,因此没有缺了礼数,亲自将其送至席上,这份礼遇,却不是他人能比了。

    霍轩方才转出来,殿外就一片嘈杂,那些弟子惊呼连声,纷纷指着空中,道:“平都教的长老至了!”

    远空之中飘来一座云筏,三名老道人分品字形安坐其上,旁侧还有一人,眉清目秀,身着月白色悯衫,正是门中十大弟子排名第二的钟穆清,这四人皆是元婴修为,在一处时,罡气不断溢出,底下江面似被飑风卷动,上下翻涌。

    在他们身后,则是远远跟随着十余名弟子,那吴函承亦在其中,同行而来的,还有养悦岛岛主黄复州夫妇二人。

    霍轩与陈夫人不敢失礼,脚下一踏,便出了大殿,登云而上,在空中与这三名长老互祝慕词,好些功夫之后,才一齐落回殿中,分了宾主座次。

    这处大殿经陈夫人刻意布置,为了分清地位尊卑,因此如梯台而落,分有三层。

    霍轩所在主位最高,他左手之下第一席,坐得乃是钟穆清与洛清羽二人,与平都教三位长老对面而坐。

    平都教那十余名弟子与溟沧派余下诸人皆是化丹修为,是以坐于次层高台之上。

    再往下去,则是那些散宗旁门弟子,届时他们敬酒饮宴,却不得不仰首高视了。

    此时平都教那十余名弟子皆是打量溟沧派诸人,眼中隐隐然现出按捺不住的斗志。

    平都教与溟沧派虽是盟好,但也仅限于上代,这一辈弟子之间走动不多,彼此并不熟识。此次夜宴,他们本就有试探一番溟沧底细的意思在内。

    只是霍、钟、洛等三名元婴真人他们自知无法招惹,是以只把大半目光投在杜德,萧倜,宁冲玄等人身上。

    胡长老目光撇去,却发觉对面有一席尚是空无一人,扫了一眼溟沧派在座诸人,他哂然一笑,对身边弟子使了个眼色,那弟子会意,立时大声道:“听闻贵门有一名弟子丹成一品,不知今日可至?”

    霍轩道:“那是我门中张衍师弟,此次也在宴请之列,只是此刻尚还未至。”

    那人突然一笑,语带讥讽道:“莫非听说我等到来,要比斗较技,是以不敢来了么?”

    吴成涵诧异看去,他不知这位师弟为何如此说,这等言语,分明出言寻衅了。

    这名弟子如此说,倒也并非无因,一来确实是傲气十足,自视甚高,二来便是胡长老曾特意暗中交代过。

    陈夫人听了很是不喜,找了身旁侍女过来问道:“宾客已至,怎么那张衍迟迟未到,可有什么交代?”

    侍女摇摇头,只说不知。

    陈夫人不悦道:“这个张师弟是怎么回事,请柬早三月就已送去,便是有什么变故,按理也应遣人来知会一声,怎么不声不响?好没规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