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东方之星娱乐 > 第两百四十二章 浣月江宴
    君悦妖王身故,也是给了张衍门下几名弟子极大触动。

    尤其是汪采婷,自从踏上修道之途后,她却是从无急迫之感。

    然而眼见一名享受六百余载的化丹修士,因迟迟不得破境,却是生生寿尽而亡,她仿佛也是看见了自家前路,心中顿生惶惑迷茫之感。

    若是不得长生,任你法力神通再是强横高明,也终究是虚幻一场,如树枯huā谢,调零而去。

    此事之后,她也是把平日爱玩闹的性子收敛了几分,这半年来,倒有大半时候是在认真修持。

    张衍看过门人弟子修为之后,也觉欣慰,又把诸人一个个唤来阶下考校,再随口指点了几句,半日之后,便吩咐他们退去,只是把姜峥单独留下。

    姜峥内心有些忐忑,不知为何恩师要把自己留下。

    他原本乃是记名弟子,又是张衍自山外带回,自知和一干同门无法相比,因此也极是用功。

    可自正式被张衍收录门墙后,这么些年过去,他也不过才到了玄光二重境中,而比他后入门墙的魏子宏,如今已是到了化药凝丹这一关了,两者可谓天差地别。 就是汪氏姐妹,虽迈入玄光比他晚了些许,而今也早早超过了他,已在烧穴了。

    汪采婷还曾出言逗趣,说他再这么慢吞吞修行下去,怕是连两位师侄都要比他进境来得快些了。

    索性魏子宏人缘极佳,为人又是谦逊有礼,懂得进退,门中也有无人看不起他。

    张衍见他似有不安,便笑道:“徒儿,你莫慌张,为师留你下来,乃是这里有一桩好事说与你听。”

    他便将那蓬远派之事前后因果细说了一番 末了又道:“徒儿,为师也不瞒你,临来之时,穆长老已将那《辰火六御正法》相赠,只等你点头,便可将此法赐下 呵呵,此事若是成了,与你也不无好处,你若不愿那也可,为师回头便替你辞了此事。” 魏子宏细细品味,发现自家老师言语中并无强逼之意,显是放手由得他自己去选。

    这事若是搁在他派弟子身上,怕是早就喜不自胜,迫不及待应下了。可他身为溟沧派弟子,老师又位列门中十大弟子之——上乘功法却是不缺得。

    且昭幽天池乃是一处洞天福地,更不是别处宗门可比,只一卷说不上能否修成的道法,对他而言其实并没有多少分量。

    姜峥修道岁月,倒有一半是在凡之中度过的他虽是胆气极好,但是胸有城府之人 想法却是与众不同。

    他并未去考虑那修行之事,首先想得却是:“我在门中修道,论修为论资质都远不如司门,显见得留在此处并不能为恩师分忧,可若是去得蓬远派,定能为我昭幽天池再拉拢得一个盟友来,也能稍许报得老师传道之恩。”

    这些念头在脑海中转了好些时候,他便毅然言道:“恩师徒儿愿意去蓬远派。”

    张衍凝视他双目,道:“你可想清楚了?”

    姜峥认真道:“徒儿绝不反悔。”

    张衍一笑,把袖袍轻轻摆荡,就有一枚晶亮玉简飞了出来,落在姜峥面前。

    “此便是那《辰火六御正法》这是别家宗门密卷,为师不会去瞧其中关窍,你自家去仔细琢磨吧。”

    姜峥伸手接过,收入囊中,他退后一步,抱拳道:“徒儿明白,只是离门之前,修道上一些不明之处,还是要请教恩师的。”

    张衍笑着点了点头,姜峥这徒儿的确与众不同,有许多话不必说透,他便能心领神会,虽修道之资差了少许,但修道之途,一颗坚凝无回的道心更为重要,将来也未必不能求道长生。

    他站起身来,一挥袖,便踏开阵门,转回了小壶镜中。

    一名黑衣书生慌忙迎了出来,对着他一揖到底,道:“小的张境,恭迎老爷回府。”

    张衍自他面前走过,径自上了玉榻坐定,随后言道:“却有事要你做。” 镜灵忙把身俯低,道:“请老爷吩咐。”

    张衍抖开袍袖,一道罡风飞出,霎时灵光洒散,光彩纷呈,一时间,竟有数十件法宝法器漂在半空,上下浮沉,若是有门中弟子在此,定会把眼看huā。

    他凭借一身“五方五行太玄真光”行走中洲,东海两地,不说那些玄光化丹之辈,只是死在他手中的元婴修士就多达十余个,所得法宝着实不少,除却那些需用到的,余下也不耐一一查看,现下已是尽数取了出来。口中则道:“你且把这些个法宝仔细清点了,小心收好,与原先府中法宝放与一处,日后自有用处。”

    此次回山,他并未打算将这些法宝分予弟子,而是打算细水长流。

    虽是如今门人弟子加在一处,仍旧不足二十之数,可若是再过得数十上百载,怕是就要如那杜德,萧倜一般,上得百数了。

    如是人人持宝,任是再大的家当,也是折腾不起。

    因此便需提前定下规矩,只有为洞府立有功劳者,方才能赐下。

    刘雁依当初修道之时,张衍正值出外寻药,因而她身边法宝皆不是从自家恩师处得来,而是出外斩杀妖魔,为门中立功,才从功德院中换引来的,其中艰辛,不为外人所知。

    是以张衍决定,今后府中弟子想要法宝,也要依此例而行,且如今魔劫已起,根本不怕无有机会。

    “张境,我离开山门甚久,你把门中之事详细与我说来。”

    张境道了芦诺。

    张衍临去之时,曾关照留他留意溟沧派山门中事,他也不敢忘了,见此刻问起,便把自己所知晓的都详详细细说了一遍。

    听罢之后,张衍忽然发现,先前冯铭所告知自己的消息中,却是遗漏了一事。

    洛清羽竟是在大比之上斗败了庄不凡,之后方才传出成就元婴的消息,这足以说明只得三人去往斗剑1法会不是什么虚语。

    张衍暗自思忖,似庄不凡,杜德之辈,若是得背后洞天真人全力支持,怕也不是没有成婴的可能。

    只是无论是大族世家还是师徒一脉都已定了人选,因此也只能舍了此次机会了。

    除却这三人外,他人哪怕成婴,要去往十六派斗剑法会,也定会受三方势力联手阻拦。

    换了任何一人来,面对这等局面,怕早已灰心丧气,畏缩躲避了,再也生不出什么抗争之心。

    可张衍却不然,早在得知这消息之后,他便敏锐的察觉到,这其中其实还有一线机会,只看自家判断的对也不对了。

    闭目沉思了片刻,他忽然道:“张境,若这几日有人来寻我,不必阻拦。”

    镜灵连忙应下。

    交代完后,张衍收束心神,把眼一闭,便入定去了。

    此番他回转山门甚是低调,并无几个人知晓,数日之后,这消息才慢慢传了出去,倒是引得不少人前来拜山。

    若是相熟只人,他便亲自出迎,请进来饮酒论道,此外便是坐于府中,精研五行遁法神通,并不外出,似是放弃了前往斗剑法会的打算,一门心思修道了。

    这一日,小壶镜镜面上之上忽然灵光闪耀,一阵如水波动。

    张衍睁开双目,瞧了一眼,见昭幽山前来了一个道姑,正对着府门施礼。

    他心中一动,认得此女乃是守名宫门下弟子,略一沉吟,道:“张境,放她入府。”

    不一会儿,张境从外进来,双手捧上一封书信,道:“老爷,那道姑只留下此书信,人却是走了。”

    张衍伸手拿过,落目一撇,发现竟是彭真人手书,不觉眉毛微挑。

    起封拆开,仔细看了一遍,这信中只是说了些许门中平常事宜,言辞倒是客气,不过字里行间之内,却是隐晦劝说他不必去再想那斗剑法会之事,似如今安坐府中才是正途。

    彭真人这书信也没什么恶意,只是舍蓄指出大势不可逆转,他再怎么斗,结局也是难以改变,只需隐忍下去,看在她先前情面上,也无有人会与他来为难。

    看完之后,张衍淡淡一笑,就把书信抛在一边,自己如何行事,何需他人来指手画脚?

    当天酉时之后,昭幽天池前却是又来一人。

    此次是一名持礼甚恭的弟子,言及自己从十峰山而来,奉霍轩之命来送书信的。

    待此信拿入府中,张衍拆开一看,见信中字迹娟秀,不似男子书写,但落款的确是盖了霍轩们印章。

    信中所言,却是请他一月之后,去浣月江赴宴,招待自平都教来得三位长老和其门下弟子。

    十六派斗剑将至,近日与溟沧派交好的几个门派也是走动多了起来,弟子之间也可借此机会,相互交流切磋,斗法论剑。

    这平都教亦为玄门十派之一,因僻处西南,少与他派走动。

    不过秦玉真人生母原先便是此教长老,因此两派渊源也是极深。

    张衍那着手中桌案之上,这两封书信虽是一前一后,但合在一处看时,却是能品出几分不同寻常的味道来。

    他忽然玩味一笑,暗道:“原想还要再等上一年,待得此回山门大比,再行动作,却不曾想,机会这便送上门来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