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三十八章 碧华雷木剑
    柳胜亲眼瞧见赫木龙坠下海后,却是惊慌不已。

    他不过玄光修为,适才几名元婴修士交手,只能远远躲开,此刻脑海中只剩下了逃遁的念头。

    然而脚下方才欲动,被夹在腋下的童鳖此时却出声道:“柳道长,你若想活命,就千万别走啊。”

    柳胜能被赫木龙看中为门下弟子,也是不简单的,闻言身形一顿,几乎顷刻就就想通了关窍,叹了口气,暗忖:“几位真人面前,我又能往何处躲去呢?”

    他将童鳖放了开来,拱手道:“多谢童道友提醒,方才也是师命难违,多有得罪了。”

    童鳖把身躯一抖,祭出一道玄光,伸脚往上一站,再把身上皱巴巴的衣衫整了整,笑嘻嘻道:“哪里哪里,便是小道不说,柳道友也必能想得到。”

    这时忽然见天际中有一朵彩云飞来,在两人面前落下,穆冰心挥开云霓,移步出来,她看着在那里强自镇定的柳胜,冷笑道:“你倒还算识趣。”

    也不与其多言,把袖挥去,就放了一方五彩罗帕出来,在柳胜与童鳖头顶之上一旋,将二人一起兜入,再收入香囊之中,随后驾起彩云,须臾又返回大舟。她落下身形后,眸光一扫,见赫木龙正俯身趴在甲板之上,发髻散乱,浑身湿透,显得半死不活。

    赫木龙方才虽是受了重创掉落水下,但仗着根底深厚,一时却还未曾殒命。

    张衍见穆冰心回转过来,便道:“穆道友,这位赫真人就交予你了,是杀是放,由你自决。”

    穆冰心默然不语,她心中很是清楚今日算是把赫木龙得罪得狠了,就算放其回去,翌日也必来和自己为难,还不如就此杀了,一了百了。

    想到此处,她一咬牙厉喝一声,就自头顶罡云之中飞出一道刀煞,倏尔斩落,扑哧一声就将赫木龙项上人头取下,又一甩袖,抖出一方罗帕,将其元灵收了去。

    穆冰心把眼一闭,倒退半步,深吸引一口气后,方才再度睁开。

    此人一死就已斩断退路,与太昊派彻底决裂,再无回转余地。

    不过下魔劫已至,如无大派照招,蓬远派多半是躲不过去的既然太昊派靠不住,那还不如倒向溟沧派。

    只是她唯一忧心的是若是单慧真与张衍五徒儿之事谈不拢,那蓬远派又将何去何从?

    张衍本以为穆冰心会心生犹豫,却未想到如此决绝,不禁暗暗点了点头,道:“穆道友,就算我那徒儿与你师侄不能成就好事,我也必会设法说服霍师兄,务令你蓬远派不至遭难。”

    穆冰心听张衍给了她这句交代心中大定,目光中露出感激之色,屈膝为礼道:“那奴家就在此替蓬远派上下,糊寸过张师兄了。”

    太昊派虽说是四府三山,但也就是山门所在的都广4,有三名洞天真人坐镇无论是门派底蕴,还是门中大能修士都无法与溟沧派这万年大派相比。

    只张衍今日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已足够与赫木龙所在的紫竹山道场打擂台了。

    张衍微笑道:“道友先不急谢,下来还有一桩事需要应付。”

    穆冰心小声问道:“不知何事?还请师兄示下。”

    张衍道:“赫木龙虽死,可那粒宝籽飞去,我料其必会惊动太昊派中人,稍候片刻,定有会人前来杳探,我可与你先行挡下了,之后你需速速带领门下弟子回转山门,不得我溟沧派中来人知会,便万万不可出来。”

    穆冰心不由心生惊凛,肃容言道:“奴家知晓了,全凭张师兄吩咐。”

    张衍定了点头,又回首过来,关照章伯彦道:“道友不妨先,隐去了身形。”

    围攻赫道人那时优势占尽,他当然不怕章伯彦身份被人识破,可等下若有太昊派中人来交涉,就要先将自己短脚先自收敛好了,免得落人口实。

    章伯彦嘿了一声,双足一点,当即化作一道轻烟,往大舟舱阁之中投去不见。

    张衍判断得半点也不差,也就过了一刻左右的功夫,极天之上忽然罡云涌动,须臾裂开一道隙口,就有两道气势惊人的遁光飞下。

    稍微近些,他便看清楚了,来得是一男一女两名道人。

    那男道人看起约有五旬年纪,鬓发微白,形貌威猛,身躯高健,身着青灰色道袍,双目炯亮有神。

    而其身后则是一名中年道姑,面目慈和,眼神清澈,只是此刻两人脸色都是微带几分凝重。

    那名中年道姑张衍倒也是识得的,乃是太昊派紫竹山道场的清瑶子,a当年他为潜入青寸山取得“一气芝”曾化名李元霸,就是从这位真人手中上拿到了入山符令然而穆冰心看到那名老道人,却是神色大变,她往张衍身边挪了几步,颤声道:“张师兄,你要小心了,那一位是洪元钟洪长老,乃是紫竹山道场修为最高之人,传闻已是修至元婴三重了。”

    张衍双目微眯,他与元婴三重修士也是有过交手,看那洪长老身上灵气奔腾似潮涌,这等感觉也是熟悉,就知传闻八成不虚。

    洪长老目光锐利如炬,一眼扫下,就见到舟上赫木龙的尸首,眼中顿生滔天怒意,竟是一句话也不多问,捏起一道法诀,再往下一指,顷刻间雷轰电驰,如金蛇游走,天际之中散播一团雷网,几乎将千丈方圆的海域笼住了。

    随后大吼一声,响彻天穹,道:“何人杀我师弟?纳命来吧!”

    他把肩膀一抖,顶上腾起浓浓碧云一团,自里间浮现出上千把青色木剑,皆有半尺长短,剑身上电光缠绕,咻咻作响,挣动不已。

    他一转功法,所有木剑便被驱动,呼呼如矢雨落下。

    洪长老看见张衍立在舟上正中位置,应是主事之人,因此倒有大半攻势是朝着其身上招呼过去的。

    徐道人见到那些雷剑,不由惊呼一声,道:“碧华雷木剑?这老道士好生生猛。”

    他眼中皆是忌1惮之色,这雷剑乃是取极天雷罡与神木青枝所炼,一旦杀到近前,可是不管你是否隐去了身形,只要周遭有气机感应,立时齐聚轰来,大半潜身匿迹的道术在这法门下都是无法遁形。

    这一番攻势落下,天空中雷电交鸣,闪芒道道,可谓神威赫赫。若是换了先前,张衍只能先行退避,再设法反击,而今他并非一人在此,因而身形动也不动,只是道:“姒壬何在?还不速来护主!”

    话音才落,只闻龙吟声起,底下海潮泛滥,龙鲤百丈长身窜出水面,把首一低,那对如红珊瑚般的玉角上斜对苍穹,有一团乌色罡云不断聚集,眨眼扩至数亩大小,不但裹住了自己,将身后那整条海舟都一齐笼了进去。

    徐道人正愁如何应付那雷木剑,见状大喜,连忙把身扭转,就欲往那云煞中躲去,只是方才靠近,就感觉自家被一股冲力袭来,把自家弹了出来,不禁愕然。

    那龙鲤撇他一眼,哼哼了两声。

    徐道人顿时恍然,这是他先前言语中得罪了这头龙鲤,这大妖颇是记仇,现下报复回来了,他也是能屈能伸,立刻放下身段,低声下气赔罪了几句。

    听得他软语相求,龙鳄一甩尾鳍,一双龟目露出几分得意之色,这才放开门户,放了他进去。

    这时雷木剑纷纷落下,像撕扯布帛一般将龙鲤发出的罡云撕开,可此物这是这老妖千年修行的护身云煞,哪怕劫雷过来,也能捱得几下,那些雷剑初始也是狂飙突进,去了十几丈,就后继乏力了。

    清瑶道姑手持扰尘,立在云上,她看的极为真切,叹了一声,道:“师兄且罢手吧,那头龙鲤至少也有千载道行,修为与你仿佛,若不是生死相斗,不是片刻能分出胜负的。”

    洪元钟看似脾气暴躁,但心思也是细腻,方才故意不问张衍等人来历,就是怕说开了不好动手,此刻试探了一回,见还拿之不下,又听到清瑶道姑之语,也就顺水推舟收了功法,将雷木剑尽数召唤,只是仍留那笼罩天地的雷网却未曾撤去,沉声道:“你们谁人做主,上来一个与老道说话。”

    张衍踏前一步,到了龙鲤背上,此妖把身一耸,腾空而起,到了与二人平高之处,方才停住。

    他稽首一礼,道:“在下溟沧张衍,见过两位道友。”

    清瑶道姑赶忙回礼,道:“道友有礼了。”

    洪元钟却是一声冷哼,道:“原来是溟沧派门下,我那赫师弟到底如何得罪了你等,竟要下此毒手?”

    张衍淡淡一笑,道:“这里面自有因由,不妨请蓬远派的穆真人上来一说,便所分明。,、

    “蓬远派?”

    洪元钟不觉霜眉皱起,他哪里不知道赫木龙是来做什么的,那封书信便是他亲笔所写。

    只是这位师弟是什么货色他也是一清二楚,怕是又使了什么阴损伎俩,惹得别人忍无可忍,是以请来援手,最后才把自家折了进去。

    他把袖一扰,喝道:“不必了,赫师弟学艺不精,落败于张道友手中,那是他自取其辱,不过我太昊派门下,当也不能白白送命,老道自会亲上玄水真宫找齐云天理论,张道友候着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