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三十七章 合力围攻
    穆冰心在外呼喝求援,张衍正欲起身,徐道人却阻住了他,道:“府主,那‘玉碧紫阳籽,我亦有过听闻,非同俗物,你不必亲身赴险,且容我可先去试探一回。”

    张衍轻笑一声,对着舱阁之内一道黄烟看了一眼,道:“徐道友与章道友如今皆是我府下客卿,难道准备坐视不理么?”

    徐道人一怔,道:“莫非府主要我等一起出手对付此人么?”

    张衍理所当然道:“为何不可?”

    他又不是迂腐之辈,和人只论单人独斗。先前是只他一人往来,是以常常以一敌众,而如今他有徐,章二人跟随在侧,又何必孤身迎敌?当然是一齐上阵,合力对付了。

    角落中的章伯彦把身形显化而出,哈哈狂笑起来,道:“道友这话极对老夫的胆胃。”

    徐道人低头一想,也是笑了起来,道:“却是在下想得差了。”

    他站起身,把大袖抖开,兴致高昂道:“那在下便与府主一起会一会这位太昊派的高人。”

    张衍却一摆手,道:“不急,且容贫道将姒壬唤来。”

    他乘在大舟上时,所去的多是修道宗门聚集之地,这头龙鲤只稍稍摆动身躯,就能兴风作浪,是故不宜跟随在侧。

    张衍也不拘束他,放其往深海中去。可此刻既然决定动手,那就竭尽所能,这头妖物实力非同小可,当不能抛在一边,自然要将其唤了回来出力了。

    徐道人却面色有些古怪,龙鲤老妖的道行,几乎比得上元婴三重修士,再加上他们三人与那穆冰心,只为对付那赫道人一个,似乎有几分恃强凌弱的味道了。

    外间穆冰心出声求援之后,却是迟迟得不到回应,她心下急切,暗想:“莫非是张道友见到那玉碧紫阳籽,是以不愿出来了?唉,这也怪不得他,此宝非比凡物,若是我,也是不肯以身犯险的。”

    赫木龙也同样是这般想法,语气之中不免带上嘲弄,取笑道:“穆长老,怎么不见那人出来,想必也是个靠不住的,你若允诺老道先前所提条件,那今日之事,就当未曾发生,如若不然,你就随我回山门一趟吧!”

    他说话间,忽然海涛一阵翻涌,天海间妖云汇聚,风狂雨急,听得一声清越龙吟,不过千丈之外,海面浪喷如柱,水huā冲天而起,从海下窜出一头龙首鱼身的妖物来,飘渺黑云绕体,双足攀在云头,居高临下瞪视着他。

    赫穆龙只看一眼,便一阵惊悸,当即看出了此妖来历,感受那不断冲来阵阵妖风罡煞,立知此妖道行还在自己之上,他心下一沉,忽然间觉得,自家所要对付之人,怕是远不似先前所想的那么简单。

    就在此时,前方一阵罡风旋过,一名身形挺拔的玄袍道人现出身来,负手立在他身前二十丈外。

    赫木龙还未来得及打量清楚,忽觉身后阴风惨惨,回首一望,却是瞥见一道昏黄浊烟在身后盘旋来去,脸色顿时难看了几分。

    这时穆冰心也是飘身上来,肃容往他左侧一立。

    赫木龙目光环视一圈,虽是肉眼瞧不见徐道人,但总觉得场中似不止面前这几人,顿感不妙。

    他纵有至宝在手,却也不过一人而已,如今被数位元婴境界的修士围住,心中也甚是恐慌,顿时萌生退意。

    念头一起,大喝一声,就转动法门,化一道青光窜起,去到高处,然而纵出十余里,正想再往上去,却是再也不能。

    这时才惊诧发现,这一方天地竟是被禁锁住了!

    他又绕转了一圈,这才死了心,阴沉脸回到原地,对张衍言道:“道友真是使得好手段,我观你一身清灵道气,应也是我玄门中人,却与邪魔外道混到一处,可敢报上名来?”

    张衍微微一笑,打了一个稽首,道:“在下溟沧张衍。”

    赫木龙一瞬不瞬盯着他,厉声道:“你便是张衍?”

    张衍颌首道:“正是贫道。”

    赫木龙居然大笑了起来,道:“好好,今日合该你撞到老道手中,你当年惹下的祸事,当要了断了!”

    当年南华派太昊派共是三位元婴真人联手,要夺取陶真人手中那座仙府,就是张衍从中设阻,导致尽皆失陷,至今生死不明。

    除此之外,还有一名出色弟子褐纠也是死在他剑1下,要不是他是溟沧派弟子,太昊派拿他无法,否则岂肯善罢甘休。

    赫木龙如是能逃去,倒也不会计较这些,可现下去路被断,新仇旧恨不免一起涌上心头。

    张衍有些好奇,这老道方才分明已有遁逃的迹象,可此刻却突然强硬起来,到底是故作姿态,好寻机逃窜,还是说真有几分底气?

    赫木龙却知道自己已是走不脱了,索性断了念想,一门心思应付眼前大敌。

    他先是全力撑开自家护身宝光,又祭出一道青烟罩体,随后发一声喊,悬在头顶的“玉碧紫阳籽”一个颤动,往张衍立身之处打来。

    张衍方才听得此人言到,这宝籽本是要送与其师侄去那十六派法会的,而这宝物恐太昊派还不止一粒,便有心试一试这此宝之能。

    因此并不躲闪,而是自心意中唤动诸般法宝,霎时光华纷涌,闪动耀目,万寿锁阳蝉,五关白鲤梭,以及辟地乾坤叶这三件玄器都是一齐飞出。

    万寿锁阳蝉出来之后,立化一道清光冲向这颗宝籽,可是还未接近,那宝籽之上忽然发出一圈淡紫光华,轰隆一声,似是炸裂虚空,竟将其震了出去。

    这时五灵白鲤梭也是随后而至,狠狠往下一啄,但一接触到那圈紫光,却也是如遭雷击,颤抖着被弹开到百丈之外。

    张衍伸手一划“立时从乾坤叶上降下一帘金色光幕,遮在身前。

    玉碧紫阳籽直突突地撞了上来,只闻一声惊空大响,仿佛半天中敲响了一口铜钟,金光竟于瞬间破碎,乾坤叶也是飘飘悠悠,旋转着被震数里外。

    金芒破碎之后,张衍只觉那紫芒依旧涌上身来,但他却留意到,那宝籽看似浑然无恙,但那圈紫光比之方才却是黯淡了些许,远不及适才厉害,因此不避不躲,轻叱一声,身上宝衫自发放出三尺精芒,化作一股柔和之力,护身身躯,远远避了开去。

    张衍暗自忖道:“此物对付一粒还好,若是这赫木龙有两粒在手,正面攻来,那就只有暂避风头了。要是有三粒,乃至四粒,就算元婴三重修士在此,也唯有退避三舍了。”

    不过天下间法宝奇物众多,却也没有哪一个是能占尽便宜的,他心中已是有数,下回遇到这等厉害法宝,只需驾剑遁躲避即可,此物纵然威力奇大,打不中自己也是无用。

    徐道人附在无形阴刀之上,一直在寻找出手机会。可转了几圈后,发现赫木龙不愧是修行近千载的玄门羽士,就算出手,也是把护身宝光祭得严密,守护如同龟壳一般,半点破绽也不漏出来。

    且那宝光之中,还有一缕淡青烟气,在身后环转飘绕,也应是那等护身宝物。

    若是只他一人在此,就等他一刀斩上去,恐怕只会暴露了自家所在,而不见得能伤得此人分毫。

    可现下至少有四名元婴修士围拢,哪里还需管那么许多,见赫木龙发出“玉碧紫阳籽”后,就立刻把全身灌注无形阴刀之中,悍然向那护身宝光之上斩去。

    章伯彦也是老道的很,他知晓这等落入困境的修士最忌逼迫,否则难免来个鱼死网破,那便亏得很了,因此并不急吼吼地上前抢攻,而是始终在赫木龙的身周游走,等待出手机会,此刻见徐道人骤然使出杀招,他也不再客气,自七窍之中喷出滚滚混浊冥气,往赫木龙周身覆盖过去。

    穆冰心见有人动手,略一犹豫之后,顶上罡云一转,嗤嗤连响,霎时飞出万道凝如实质的煞箭,进击而至。

    一时之间,三名元婴修士司时出手,赫木龙察觉到危机,不及召回玉碧紫阳籽,就欲遁身躲闪。

    龙鲤姒壬在一直在旁虎视眈耽,哪里会给他这个机会,把鲤尾一摆,腥风顿起,横着便拍了过来。

    张衍见状,微微一笑,扣指一弹,就有十余滴幽阴重水飞出,堵在赫木龙前路之上。

    此举伤不得此人,但只需拦上一拦,便算达到目们了。

    四人一妖同时出手,直如罩下一道天罗地网,赫木龙根本无处可避,眨眼之间,护身宝光就似烟huā一样爆散开来,里间那道淡青烟气也不过撑得片刻,便告崩散,他惨叫一声,就跌入底下汪洋之中。

    而那粒玉碧紫阳籽失了主人操弄,在空中顿了一顿,随即掉头一转,顺时撞开天地困缚,冲了出去。

    徐道人仗着自己遁速快,本想驾起阴刀追索此宝,可才起了势头,却张衍伸手拦下,摇头道:“此物似有洞天真人所施印法在内,捉是捉不住的,不必追了。

    徐道人略觉可惜,不过想想也是,似这等重宝,太昊派是决计不会容其失落在外的,叹道:“可惜了,若能取引来。府主十六派斗剑,当再添几分胜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