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三十三章 乘鲤渡海返东华
    张衍等了十余日,再去看那龙鲤时,也不知章伯彦弄了什么手段,这老妖已是凶性尽去,变得俯首帖耳,老实乖顺,不觉也是惊喜,道:“章真人好本事,这凶妖也能管教这如此服帖,贫道这回请道友出面,倒是对症下药了。”

    他其实要把这头龙鲤带回昭幽天池虽也不难,但总是将其拘在水行真光之中,这便需法力〖镇〗压,现下此妖虚弱还好说,可一旦法力稍稍恢复一些,也是负累。

    这几天里他本是上了一次祖师殿,问陶真人要了一只伏兽圈来,准备万一章伯彦降伏不住此妖,就先套了进去,等回府慢慢拾掇,却不想这老魔头果真是有几分手段的。

    章伯彦也不谦虚,傲然道:“这算得什么,老道在冥泉宗时,也曾做过刑院主事,手中不知经过了多少犯了门规的弟子,他们知晓自己一吐露真言便是死路一条,还想不认,但到得后来,却无有一人能从老道这里逃出去过的。”

    张衍诧异道:“我听闻魔宗有搜魂之法,假言欺瞒总能戳破,认与不认又有何区别,岂非还白白受了一番苦楚?”

    章伯彦嘿嘿一笑,道:“道友却是不知,我魔宗弟子只要不是欺师灭祖,不拘你犯了什么门规,你若不肯认罪,只要能在刑院上走过一遍刑罚,不但算你不曾做得此事,甚至还有莫大的好处,可惜啊,我冥泉门自立派以来,只有区区三人能尝遍两百三十二种酷刑,其余都是只求速死的。”

    张衍不觉一笑,他收得这章伯彦,其实还有另一层用意,就是可从此人口中得知不少魔宗秘闻,免得他再去四处打听。

    当年他虽也遣得苏奕昂暗中投奔魔宗,可到得如今,不过过去数十载而已。

    这小子此时至多也只是一个入门弟子,门派动向怕也知道的有限,怎比得上章伯彦这位魔门长老,这颗暗子今后或许有用,但绝非现在。

    与章伯彦又聊了几句,张衍便缓步走至那龙鲤面前,目光平静望来。

    这老妖浑身一颤,也知时辰到了,从心头逼出一丝元真精血,发了一个血誓。

    张衍只觉得身躯微微一颤,心神之中似乎多了什么出来,再默默一感应,这头龙鲤所思所想,无不从心田一一映现而过,就知从此刻起,他已是这头大妖的主人了,不觉发出一声感叹。

    溟沧派中,也只有齐云天有一条龙鲤,而今自己也有了一条,倒不知是哪一条道行深些。

    章伯彦在旁看着,暗暗松了一口气,道:“有此妖做那护法灵兽,这张道人在法会之上再小心一些,想来保全性命是不难了。”

    立下法誓后,张衍虽不能命他去死,但与敌斗阵,乃是正经路数,他也违抗不得。

    他着实怕张衍遇到什么厉害人物抵挡不住,却反而派他出去顶缸,现下却放心了许多。

    如此又过得半月,张衍自觉已可回转东华,便上得玄灵岛祖师殿,与陶真人辞别。

    在殿中密谈了半个时辰后,他便纵云下得山来。

    到了岛滩上,见龙鲤硕大身躯静静伏卧在海滩上,浑身金鳞灿灿,在烈阳下耀眼生辉,顶上双角如血红珊瑚,晶莹剔透。

    经过这些时日的休养,又吞食了不少丹药补品,其已然伤势尽复,便连那断去的尾鳍也已重新长了出来。

    张衍正要上前,这时远远见得一道遁光盘旋在外,绕转不停,只是忽隐忽现,难辨形影,便大声道:“可是徐道友来了。”

    值守弟子知张衍是祖师门上贵客,见他识得来人,也是机灵,立刻开了禁制放那遁光进来。

    那遁光寻着门户,便往里一窜,旋空转了一圈后,光华一敛,徐道人现身出来,从云头缓缓飘落,与张衍见过礼后,看着他身旁龙鲤,惊奇道:“张真人已把这老妖收服了?嘿,原本以为也是个硬骨头,不想也是个怂货。”

    那头龙鲤听得这句评语,却是恼了,骂道:“总比你这总是暗箭伤人的鬼祟之人好许多。”

    这老妖尚是第一次开口说话,只是出来的却是幼细之极,如稚龄孩童发语,毫无气势可言,徐道人先是一怔,随后哈哈大笑,连连说道:“有趣,有趣。”

    龙鲤似也知自己声音缺陷,因此不常开口,见徐道人嘲笑自己,却又无法发作,只得恨恨盯着,似乎只要张衍一下令,就能上去一角把他顶死。

    徐道人笑完,留意到站在张衍身旁的章伯彦,对他拱了拱手,后者见他适才遁光奇特,也不敢小瞧了,但回礼时,神态之中总是有一股东华洲魔宗大派的倨傲傲之气。

    张衍道:“本还想着去寻道友,既已来了,那我三人便一起回返东华。”

    徐道人神色一肃,道:“久闻溟沧派乃玄门大派,万载传承,正要前去见识一番。”

    那头龙鲤此时双爪一撑,支起庞然身躯,讨好道:“老爷,小妖擅水,不妨载老爷前去,在海上行走,却也不比借罡风飞遁慢上多少。”

    张衍奇道:“可我那日见你追我,却是快不到哪里去。”

    龙鲤辩解道:“那是小妖需统摄水兵,操驭天地元气之故,要是舍了这些,小妖海上弄波之能,称作第二,无人敢称第一。”

    徐道人却是嗤笑道:“你要不胡吹大气,贫道就知,鲤部渠真人的本事就远远在你之上。”

    龙鲤再如何也不敢说自家能与洞天真人相比,不禁语塞,转而一想,这道人怎么又来挤兑自己?登时有些恼羞成怒,只是它脑袋不怎么灵光,气得吭哧吭哧,似乎想反唇相讥,可到了最后,也不曾憋出一句反驳的言辞来。

    张衍脸上泛出微微笑意,他脚下烟云一起,身形离地飘起,到了龙鲤背上站定,道:“莫要多言了,你既放大话,那且让贫道看看你的本事。”

    龙鲤抖擞了精神,发出一声长长龙吟,海上风浪顿起,激溅出无数晶莹水珠,此妖双爪一顿,皆有一股水气飞来,化一朵乌云托在腹下,把尾鳍一摆,就在海上荡开一道沟波洪浪,雾云滚滚,向西飞去。

    此妖似有较劲之意,法力层层攀上,身下波涛不断激起,水huā浪沫向两侧翻去,眨眼就消失天际尽头。

    徐道人面上有嘲弄之意,把无形阴刀一祭,便跃身附在刀上,一道似有若无的遁芒急速追去,看那样子,还似留有不少余力。

    章伯彦也是毫不示弱,嘎嘎一声怪笑,忽然身化长烟,似一条飘飘荡荡的浑浊河流浩荡向前。

    这二人皆是御遁长空的能手,须臾便即跟了上来。

    张衍低头往下看去,见龙鲸覆下水浪翻腾,其所御使的遁法与水遁之术有几分相似,俱能借水势而行,不过这是其天生神通,看着声势浩大,却并不需需用多少法力。

    这时他忽然想到一事,拍了拍那龙鲤头上龙角,道:“你可有了名姓?”

    那龙鲤言道:“小妖姓姒名壬,若是老爷觉得不好,便改了吧。”

    张衍笑道:“这却也不必,贫道并无那等严苛规矩,你仍是用原来名姓便可。”

    姒壬前些时日被章伯彦收拾得凄苦不堪,张衍若不发问,它也不敢主动开口。此时好不容易搭上话,便忍不住问道:“不知老爷洞府在东华何处?”

    张衍目光一转,便看出了它的心思,为宽他心,便道:“我那洞府,名曰‘昭幽天池’,也是一处水府,周域广大,曾住过一位水族出身的洞天真人,你无需担忧。”

    龙鲤虽是认了张衍为主,需得随其回府,但毕竟是海中异种,一日不可无水,最怕拘束在荒山野陆,而小江小河之内,却又舒展不开身形,这时听得那昭幽天池是一处能居水族的洞天福地,不由放下心来。

    他们三人一妖在海上分波驰浪,望西疾行,只五日间,竟已是过了一半行程。

    不过这番行走动静极大,他们身为元婴修士,飞遁时周身罡气难免散布出来,不断掀起滔天巨*,自己尚不觉得如何,却不知已然惊动了海上大大小小的势力,特别是入了内海之后,更是引发了不少混乱。

    元婴修士放在那些散宗旁门,已然算得上是太上长老一流,平素甚少出来走动,就算出游,也是在极天之上,借御罡风而行,寻常修士极少见到。

    此刻居然一下见得三个,更别说那头龙首巨鱼也是狰狞可怖,所过之处,修道之士无不惊骇退避,唯恐走得慢了,被那排荡出来的罡风震死。

    这一日,靠近东华陆洲边沿之处,泊有一艘大舟,有许多身着白衣,相貌俊美的男女修士踩着云筏候在两侧。

    一名头梳堕马髻,身着淡黄宫裙,彩带环身的妙龄女子立在舟首,她目力奇佳,隔着数百里,便见到有大浪行云排空而至,知是正主来了,便向前走出一步,把玄功一运,顶上袅袅升起一团罡云,用清亮语声道:“小女蓬远派长老穆冰心,还请三位真人暂留玉趾。”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