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三十一章 畏天惧命投昭幽
    张衍放出血线金虫之后,本拟此物加上星辰剑丸及水行真光,足以将那无形飞刀拖住少许时候。那样他便可从容将六返大阵摆开,将此人圈入了阵来,届时再以阵中雷火将此地犁上一遍,那无论那人躲到何处去,都是一般下场。

    只是徐道人不是庸手,数百年修道,他与颇多修士有过交手,嗅觉极其敏锐。

    早在张衍尚未动手之时,他就已察觉到似有不妥,因此果断动用秘术,将无形飞刀散开,化作百数把往不同方向驰去,非但如此,其遁行之速也陡然快了一倍。

    只是因水行真光牵制在后,这些散碎刀芒无有可能在这短短片刻之间就逃出去,因此张衍也有了应对时间。

    他自心神之中传出法令,半空中那密密麻麻聚在一处的血线金虫得他授意,未有任何迟疑,轰然散开,如蝇逐腥肉,纷纷往那些个散开刀芒追袭而去。

    只是这些刀气俱是无形无影,在水光之下,也仅能看得见一线模糊涟漪,就算血线金虫神异,也不可能完全盯住目标。

    索性其凶悍无伦,又是群起而攻,往往是数十只围作一团,一起上去扑咬,只要撞准了一柄飞刀,不过顷刻,将能将其撕碎,眨眼间就毁去了数十道。

    这些刀芒本是无形飞刀之上分化而出,破碎之后,皆是化作水气,散去不见。

    可即便如此,仍是有数道刀光成了漏网之鱼,脱出了圈外,只要再摆脱水行真光的牵绊,将遁空无形,飞掠无影的优势发挥出来,便再也无法阻拦得住了。

    张衍冷嘲一声,道:“莫非你以为逃得了么?”

    他一跺脚,霎时云雾蒸腾,脚下方圆数里之内皆起大片烟霭浓云,与此同时,将法诀一拿,三百六十五数幽阴重水自顶门飞出,往四空散布而去,不过刹那,就分去各方,悬空落定。

    由远处看来,海上忽然起得一大团厚重积云,天地顿暗,将这一片水域俱皆笼入。

    张衍起身一跃,纵入空中,在云海之中盘膝坐下,往下一指,三百六十五滴幽阴重水齐齐震动,彼此之间有飞电跳跃,一阵阵雷鸣之音响彻虚空。

    他虽无扼闭乾坤之术,但这门道术所盖范围尤其广大,只要还那人在此间,不论逃向何处,不用耳目分辨,也能察觉到其所去方位,到时雷霆齐落,看此人如何抵挡。

    不过等候几息,他神思之中自然而然察觉到数个方位上传来异动,也不去细看,只管驭动幽阴重水,运出百道雷芒霹雳,以惊空裂云之势向下发落!

    适才一通发力,徐道人将压箱底的道术都使了出来,这才甩开了水行真光,本以为必然能够逃脱,可刚刚去了掣肘,就感觉自己深陷入由雷电暴雨交织的狂暴汪洋之中。

    他咬牙紧紧守住自身门户,一重重雷芒落下,皆被他用刀芒使力震开。

    可他此刻法力将尽,如是在短时间内闯不出这片云海,那结局也是极为不妙。

    他在脑海中急速盘算起来,适才无形刀无法斩杀张衍,心中已是震动难言,不认为自己有胜过此人的把握,因而此刻唯有弃刀认输,那样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这选择着实不易,任谁到了这个关头,心中都会矛盾挣扎,他也是不例外的。

    犹豫了一番后,见雷光疾落如雨,顶上雷云声势愈加大了,自己恐是连半柱香的功夫也坚持不了,便不再拖延,抬头向上,大声道:“可是溟沧派的张道友?且慢动手,我有话说。”

    他说话之时,把阴刀收起,从遁光之中走了出来,把双袖展开,连护身宝光也不曾祭起,表示并无弄诡之意。

    张衍见他此等做派,微一沉吟,就将大袖一振,摄住重水雷芒,把法力暂歇,道:“你知晓我是何人?”

    徐道人打了个道稽,道:“这东海之上,除却那几位洞天真人,能有道友这等法力神通者,那是屈指可数,可那几人在下皆是认得,唯独不识得道友,前回听闻溟沧派张真人来我东海游历,只一人便了壁礁府卢氏一门,因此猜想必是道友至此。”

    说到这里,他又是一叹,道:“方才因贫道贪图那海下龙鲤,是以对道友出手,妄图夺了此妖,此刻想来,实是不该。”

    张衍淡淡一笑,不置可否,口中道:“你有何话要与我说?”

    徐道人躬身一揖,道:“在下愿意投在真人门下。”

    他忽然说此语,张衍也是未曾料到。

    投入门下并非拜他为师,而是愿意成为他府中客卿,奉他为主。

    玄门之中倒是常有此事,不过那往往是散宗旁门弟子自觉在门中修道无望,便投入大派弟子门下,求其赐下修道洞府或者丹药法宝,而平日则听其驱使。

    似张衍门下,那白穹妖王卢媚娘与君悦妖王荆妙-君就是如此,他拿出昭幽天池之中的洞府供其修道参玄,但他要是有什么差遣,这二名妖王也必得听从。

    张衍挑眉道:“道友修为并不弱于贫道多少,为何要如此?”

    徐道人抬起双目,坦然道:“贫道怕死。”

    他说出这句话时,非但没有丝毫尴尬之色,反而一脸的理所当然。

    张衍一怔,随即失笑,能丝毫不顾脸面,直言自己怕死的修士,倒是极为少见。

    他饶有兴趣看了此人一眼,道:“还未请教道友名讳?”

    徐道人双手捧起,道:“不敢,在下姓徐,单名一个游字,乃是崇越真观弟子,至于道号,既愿投在真人门下,那便是过往云烟了,无需再提。”

    张衍轻笑道:“你转投他人门下,不怕对不起你门中祖师么?”

    徐道人振振有词道:“我恩师已死,门下又无弟子,只是感佩道长法力高深,方才愿意投奔,并不是背祖叛宗,要反出宗门。”

    张衍点了点头,目光盯来,道:“若是我要你杀戮崇越真观弟子,你待如何?”

    徐道人一叹,他虽怕死,但也不愿欺师灭祖,因此苦笑一声,答道:“若是如此,那是道友不愿给在下留条活路,唯有自尽一途可走了。”

    张衍突然一声朗笑,道:“你且放心,只你一人,就足以抵过你门中千百弟子,若是真心投效,我不令你与崇越门下照面便是。”

    徐道人大喜,深施一礼,道:“多谢真人照拂。”

    张衍愿意收下他也不是没有原因,他衡量了一番,十六派斗剑在即,若得收一名元婴真人在麾下,却是大有好处。

    要知无论玄门魔宗,似能坐到他这等位置上的修士,身后大多是有一股庞大势力支持的。

    因此赶赴法会,绝不可能只身一人前去,定会带上府中门人弟子,彰显身份地位,如那些底蕴深厚的世家弟子,甚至还会有长老耄宿跟随,以防不测。

    张衍虽为溟沧派十大弟子之一,但毕竟入门未久,入道也不过百多年,根基不深,要是带去法会的门人弟子少了差了,他虽不怎么在意,但溟沧派一众长老的颜面怕是过不去,现下此人愿意前来投靠,那是最好不过。

    至于此人过去是哪派弟子,是否与自己敌对,那些根本无需去考虑,只要立下法誓便可无虞。

    张衍正容言道:“你可想清楚了,我乃溟沧门下,而今东华洲魔劫已起,你若随我去,不定会去往十六派斗剑会,劫数之中,失了性命还是小事,神魂被斩,那是转生为人也无可能了。”

    徐道人呵呵一笑,他如眼下不愿,那性命立刻不保,哪里有机会去考虑今后?因此想也不想地言道:“如是那样,也是在下运数不济,怨不得道友。”

    “好!”张衍抖手扔了一张金符过去,道:“你且立个法誓来”

    徐道人仲手接过,毫不犹豫起了一个誓言,再划破手指,将一滴精血滴金符之上。

    随后对着上天一拜,将金符撕成两半,将其中一半往嘴里放入,嚼碎吞入腹中,再双手把另半张金符托起,捧过头顶。

    张衍一招手,将半张金符收来,再运功一化,就变作一道淡紫色的气息,往他眉心之中飘去,须臾不见。

    若是徐道人违誓,他只需心意一起,就可取了他性命去。

    即便他不动手,不出一时半刻,法符发作起来,也同样是毙命之局。

    徐道人见已是性命无忧,便松了一口气。

    自此刻起,他便是昭幽天池门下了,毕恭毕敬打了一个道躬,道:“府主,左近还有在下几名同门等候,不知可否容在下前去交待几句?”

    张衍微笑道:“贫道不是不近情理之人,无事不会来拘束于你,尽可自去,我不日即回东华,到时再来唤你。

    徐道人感激言道:“那就多谢府主了。”

    他把阴刀一祭,纵身附跃其上,灵光一闪,转眼就消失无踪。

    张衍虽看他遁去,但却根本辨不出到底飞往何方,心下不禁思忖,如是下回遇到这等难缠,又擅长逃遁之人,自己该如何对待?

    总不见得次次弄出这样大的动静,要是对付一人还好,要是有旁人相助,他也阻拦不住的。

    他面上现出沉思之色,斗剑之期日渐迫近,自己已把该准备的差不多都准备妥当了,剩余时间,不妨用来精研五行遁法神通,看看能否寻出什么办法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