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二十九章 无形阴刀
    龙鲤老妖也是察觉到张衍意图将他降伏,嘴中嘶嘶怒吼,把庞大身躯一个摇晃。转瞬之间,就起得无穷疾波劲浪,狂旋涡流,数十里之内的海水皆是被它可动。

    “六返地框大阵”人数愈多,愈能发挥威势,这二十余万妖兵借阵势灵机合力,足可移山搬岳,可就算如此,竟还无法阻住这头龙鲤大妖发威。

    尤其在其催动得一波波奔流之下,妖兵俱是一个个脚下不稳,被带动得东倒西歪,各自所站阵位也是散乱起来。

    张衍不由生出几分感叹,这头老妖不愧天生异种,受创至此,竟还有余力反抗。

    眼见再来得几次旋流就能将大阵晃破,他也不在旁侧坐视,自袖中拿出“山河一气云笈图”出来,往法坛上就是一扔。

    这方图卷上得中枢主位之,哗啦一声,展了开来,立时将所聚地脉灵气放出,如江河分出支流,往四面八方流淌而去,再延伸到大阵各个角落,眨眼便将大阵〖镇〗压住,无数山峦高崖虚影起伏重叠,不断自阵中浮出。

    张衍把主幡一晃,百多座山峦虚影皆是悬空而起,往阵中龙鳄所在之地攒聚压来。

    龙鲤老妖识得厉害,口中连连喷出几团罡雷,轰轰有声,击在山石之上。

    只是这些虚影乃是阵力所化,只要灵气不绝,阵型不散,就永无止住可能,也就一刻左右,老妖后继无力,只闻一声哀嚎,便被无尽山石从那黑玉石岩上撞下。

    张衍为怕伤了其性命,并未发动阵中雷火,只是再次晃动主幡,顿时有无数山岩飞在半空,不断落下,将其死死压住”

    他往前走了两步,行至法坛边沿,大声道:“道友又何必徒作抗拒,那沈林图与你一战,虽受创颇重,但还未曾身死,若是遣得其门下弟子前来捉你,道友又如何抵挡?还是随我回东华溟沧派去,为我看守洞府的好,来日我若得道,也必不亏欠了你。”

    龙鲤哪里听得进去,它在东海之上逍遥数千载,有无数水族供其驱使,若是随张衍去了,难免受人拘役,是以虽被大阵压住,却是不肯屈服,犹自在那里强撑,要想破了开去。

    张衍并不急躁,笑道:“果真是蛮性未退,不知好歹,且看你能撑到何时。”照眼下情形来看,至多再有半日功夫,这老妖便将力竭。

    待其失了反抗之力后,便可收去,来日带回溟沧派中,张衍有的是手段收拾它。

    他在这里降妖,而此时海面之上,却有一行人到来,其穿着打扮,东海之上任谁看到,皆能认出是崇越真观门下弟子。

    为首之那道人看着有三旬年纪,相貌俊雅,头上墨玉道簪奇长,有尺许长短,顶上罡云一团,灵气浮动,此人衣袖袍角上皆绣有一个玄纹金图,看得出身份非比寻常。

    除开他外,余下七八人皆是化丹修为。

    那道人往下张望几眼之后,抚须道:“蒋师弟,你来看,大致应是此处了。”

    他身后上来一名相貌阴柔的书生,他摄了一道气机过来,放在面前辨了辨,转身一拱手,佩服道:“徐师兄看得果真准。”

    徐道人面上带起几分自得之色“那老鲤此刻即便活着,应也只剩下半条命了,沈师兄如今无法出手,沈氏一门无人可以降服此妖,我徐氏一门却可代他收了。”

    蒋师弟连连点头附和。

    崇越真观之中,沈,徐这两门弟子势力最大,其余异姓弟子皆是依附他们门下,但这两家平日里关系却并不怎么和睦。

    沈林图法身被破一事,或许瞒得了下面弟子,但却无法瞒过徐氏几位长老。

    观中除却米真人外,沈林图本是门中修为第一,这些年来,沈氏弟子籍他之威,着实壮大了不少,牢牢压在了徐氏头上。

    可这一次沈林图折戟而回,损了数百道行,徐氏便察觉扬眉吐气的机会来了。

    徐道人意气风发,指着下方道:“只要把这老妖擒了,收它做那护法灵兽,为兄也能去东华洲斗剑会上走:遭了。”

    蒋师弟不禁一讶,奇道:“师兄,那十六派斗剑会乃是东华洲之争,为何你要去?”

    徐道人神秘一笑,道:“那自然是有道理的,为兄也是不久前得了米真人的指点,才知其中关窍,待稍候捉了那龙鲤来,再说与蒋师弟你知晓。”

    蒋师弟闻言登时有些受宠若惊,他犹豫了一会儿,拱手道:“师兄,小弟愿去海下探查一番,替师兄看看那老妖如今躲在何处。”

    徐道人哈哈一笑,道:“不必如此麻烦。”

    他自袖囊中取了一面铜镜出来,交到蒋师弟手中,道:“师弟,你用此物小心搜视海下,若见异状,速来报我。”

    蒋师弟接过那镜子,喜道:“原来是‘寻尘镜”那便好办了,师兄且稽等,小弟去去就来。”

    言罢,他一催脚下遁烟,便往前去。

    他行不多久,就要止步,摄一道气机过来辨识。

    似这般走走停停,他出了有百里地,最后看准一处地界,便拿了此镜对着下面晃了一晃。

    一道光柱照出,直入海底,所过之处,皆是纤毫毕现,巡游了足有一刻之后,他面上突然一紧,忙把镜子收了,急急往回赶来。

    徐道人远远见他回返,便问道:“师弟,如何了?可曾寻到那老妖下落?”

    蒋师弟到得近前,急道:“师兄,大事不好,这海下布有一座文阵,似有人抢在我等前面下手了。”

    徐道人一听,立时神色一妾,道:“速带我去看来。”

    蒋师弟转身在前可路,徐道人摆袖跟来,两人不多时就到得那处地头,他把镜光一照,道:“就是此处了。”

    徐道人往下一望,见海下煞气腾腾,灵机凝而不乱,不知有多少阵旗摇摆。

    他暗自惊疑道:“东海之上能布下这等大阵的门派屈指可数,原先那壁礁府倒是有此能耐,但是早已覆灭了,清羽门禽兵也有不少,可水族妖兵却并无这许多,难道是鲤部渠妖主的部曲?”

    他不禁皱起了眉头,如果真是鲤部族人横插进来,那事情便有些棘手了。

    他又转念一想,面上现出几分狠戾之色,暗道:“管这许多做什么,那鲤部是被溟沧派赶出东华洲的,不过是丧家之犬罢了,来得东海也不到百年,我崇越真观在此立派数千载,论根基论弟子,又有何处惧他,况且这龙鲤本是沈长老击伤的,怎么轮得到鲤部来捡便宜?”

    他目光闪烁不定,捋着胡须想了有时,最后沉声道:“此阵厉害,如今闯下去,也未必能破了去,尔等且先行回避了,不得我命,不可回转。”

    蒋师弟脸露关切道:“师兄打算如何?”

    徐道人诡异一笑,道:“我便在此候着,等这人上来后,探探他的底。”

    蒋师弟听他话语中暗藏杀机,猜出其稍候定要对底下那人动手,因此不再多问,对着身后那几名弟子一招手,便带得他们退出去数十里外等候。

    徐道人凝视下方,默默运转玄功,随后一张嘴,从中吐出一把如乌光凝成的小刀来,置在手心中转了转,再吹了口气上去,此刀便忽然化去无踪。

    崇越真观的门道术,便在阴阳两刀变化之上,但因个人修为和性子不同,修炼出来的法门也各有所异。

    沈林图擅长阳刀击敌,临敌斗阵,从来都是正面出手。

    而徐道人道行虽不及前者,但他另辟奇径,一生专炼阴刀,数百年下来,就炼得这一口无形飞刀。

    此刀乃是模仿阴戮刀而炼,飞斩之时,无形无影,鬼神莫测,若是用来偷袭伤人,那是防不胜防。

    尤其厉害的是,出刀之时,他还能躲在数里之外御使,海上有不少修士就是一个疏忽,便莫名其妙死在此刀之下。

    徐道人如今又是打得偷袭的主意,想等张衍从海下出来之时,上去一刀斩了,再将龙鲤夺了过来。

    此时海底之下,龙鲤老妖已是气息渐弱,无力再作挣扎,趴伏在那里一动不动,直如死了一般。

    张衍见火候已到,微微一笑,伸手一点,起得水行真光一刷,就将老妖收了进去。

    再一掐法诀,那二十余万妖兵重回幡旗之上,化七十二面灵光飞来,袖子一抖,就拢了进来。

    此时那山河图也是飞来,他拿至手中仔细一察,见其中所储灵脉比之先前至少了一成多。

    他摇了摇头,这些灵脉要省着点用了。

    把此图往袖囊中一放,他目光下落,投注到那有如龙形的黑玉石带上,过了一会儿,他忽然跃身而起,沿着其前后走了几个来回,水行真光连连落下,将其收了个干净。

    此处他原先以为也是一条灵脉,只是那黑玉石带上的灵气凝而不散,他试着吞吐,却是无法吸纳入体,而龙鲤却能借此物疗伤,显是别有门道。

    此物他也是看不出来历来,留在这里也是便宜了他人,因此索性费了些手脚,将其俱都收了,准备日后再仔细察看。

    此间事了,他便捏动法诀,借水遁之术往海面上来,不过几个呼吸之间,就破开水面,可就在此时,他眼睛却是微微一眯。

    一股森凉寒意骤然迫近,直逼颈项而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