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二十三章 龙鲤弄法 壁礁宫城
    茫茫东海之上,张衍抚风弄云,御气往壁礁府方向飞遁。

    连日来他走遍周遭数万里之内的无人荒岛,采集灵脉,山河图中已是积攒丰略,可要去斗剑法会上与诸派弟子争锋,只此还犹嫌不足,因此他把主意打到了壁礁府身上。

    东海上并无灵眼,卢氏一脉出身妖族,本也没有什么仙宫异宝,是以用了数千年功夫,采来不知多少奇壤异土,灵泉真水,不断温养,才得以把一条原本真宫气府一流的灵脉,孕化至堪比洞天福地的所在。

    可此灵脉若是无人理会,灵机便会逐渐渐散,用不了百数年功夫,怕也和那些个荒岛一个模样了。

    张衍思量着与其如此,还不如便宜了自己。

    行有一日后,他忽觉有异,只见前方雷雨交加,海潮怒卷,一朵晦暗云团压在海上,往他这处滚滚而来。

    只是除了那云下那数里方圆,外间俱是碧空清净,一派风和日丽。

    他看出有人在那里弄法,不过法力能掀起如此声势,此人道行应也是极高的,至少也是成就元婴之辈。

    他暗忖道:“东海之上,但凡元婴修士,皆是有名有姓,倒不知此处是哪一位?”

    这时有一道遁烟从雷云中歪斜飞出,上站有两名道人,此刻俱是发髻歪斜,衣袍破烂,显得狼狈无比。

    两人背上则背着一条五尺长短的怪鱼。身后雷光过来,有几次堪堪追及,看起来惊险万分。

    张衍不欲多事,一拨云头,正想绕转过去,可那驾驭雷云之人却忽然分出一朵乌黑厚云,往他罩来。

    他眉毛一挑,抬手打出一团罡雷,将此云震散。

    可对方还不甘休,又是两道疾雷轰至。他袍袖一个拂动,乾坤叶飞出一转,将雷芒挡下,口中则道:“贫道只是路过此地,无心插手道友之事,还望不要误会了。”

    修炼到了元婴境界,多是极为珍视自家性命,若不是生死仇敌。或者涉及什么天材地宝之争,毫无必要在同辈修士之间起得冲突。

    通常而言,这声招呼一打,想来对方也会住手,可出乎意料,那人不知火气甚大。还是不愿相信张衍所说之语,依旧是把罡雷不断打来,有些不依不饶。

    张衍眼睛微眯,这等莫名其妙的斗法,他不愿为之。看了那正逃遁的两名道人一眼,心念一转,赶了上去,须臾到了二人身后,把剑光一展,就将他们裹了进来。一催法力,眨眼去得千丈之外,再几个腾掠,就已把雷云甩在身后。

    又飞去百十里,他方才在云头站定,把那二人放了出来,稽首道:“两位道友请了。”

    这二人此时惊魂甫定,其中一名干瘦老道见了张衍。神情顿时为之一变。

    张衍敏锐捕捉到了他面上变化,盯着他道:“这位道友似是见过在下?”

    那名老道人被他看得心慌,硬着头皮道:“是是,那日壁礁府围攻清羽门,在下前去看热闹,曾有幸望远远见过张真人一眼。”

    张衍笑道:“原是如此,还未请教两位名讳?”

    那老道忙打了一个道揖,道:“不敢当,在下崔木龙,此是同门师弟韦敬辉。”

    他旁侧那一名年轻道人知晓张衍乃是一位元婴真人后,赶忙也上来恭敬一礼。

    张衍又问:“不知适才那是何人?为何追索你师兄弟二人?

    崔木龙叹了口气,道:“真人有所不知,那是东海之中的一头龙鲤,我师兄弟二人有个癖好,就是最喜美味,可吃遍东海,唯有那头老龙鲤的徒子徒孙最为鲜美,今日嘴馋了,便特地出来打打野食,这头老妖平日里都是蛰伏洞中不出,可今日不知抽了什么疯,竟然出了巢穴,如不是真人相救,怕是难以逃得性命。”

    张衍适才见那云团,就疑对方乃是一妖修,此刻听得那作法之人竟是头龙鲤,心中不由一动,暗自思忖道:“莫非是那个原故不成?”

    他身上携有那朵程真人赠送的“瑶紫簪花”,此花能把万里之外的龙鲤吸引过来,想来是走得近了,是以被这老妖察知。

    这么一想,那老妖很可能冲着自己而来的,而这二人只是被捎带上了,否则以他们这点修为,面对那等大妖,怕是一个照面都撑不过去。

    他念头转了几转,眼下他尚准备往壁礁府去,还无暇来理会这头老妖,等到回来之后,再作计较。

    倒是崔木龙和韦敬辉两人被张衍救了性命,感激无比,竭力邀请他一同去府中品尝美味。

    韦敬辉更是道:“张真人,在下洞府火蝮岛距此不过六千余里,家姐也极好客的,虽然在下修为低微,法力浅薄,可灶头上的功夫却敢自夸。”

    张衍笑着言道:“贫道今日尚有要事在身,待了结之后,定来道友洞府造访。”

    韦敬辉大喜,他先前听崔木龙说过张衍之事,知其与清羽门关系匪浅,抛开这些不说,自身还是一位元婴真人,若是攀上几分交情,那么投靠清羽门便十拿九稳了。

    崔木龙犹豫了一下,道:“张真人,听闻崇越真观的弟子正在四处打听你的下落,真人千万要小心了。”

    张衍目光闪了一闪,稽首道:“多谢崔道友告知,两位,告辞了。”

    言讫,他转身拂袖,驾一道遁光飞起,跃入罡云之中,望东飞走。

    那壁礁府极是好找,行出约有两日功夫,他便远远望见一处海上耸起一座壮丽宫城。

    此城五色珊瑚为墙,黑礁为滩,规模甚大,辟地千里有余,楼宇鳞次栉比,无不精丽。

    朝阳之下,海上粼粼波光闪跃,琉璃屋瓦沐浴金霞,鲜艳夺目,远处大殿高塔如影如画,渺渺融入海天之间,不愧是卢氏一脉营造万年之所在。

    城心正中,有一处千顷大小的海穴,原本是那大海舟停泊之所,现已是空空荡荡,一物不存。

    那艘大海舟打造初衷,本是为府主出行彰显武威权势,震慑东海水族,并无法变幻大小,张衍因嫌弃其携带不易,是以就扔给了卢常素。

    若是将来回得溟沧派,此物只能送与清羽门为礼,权当做个顺水人情了。

    现距卢氏破府两月不到,卢氏族人虽已烟消云散,但东海上的散修小宗还不知清羽门如何处置壁礁府这处残址,是以还在小心观望,尚还未曾出手占据,只有一些海中鱼蟒成精的小妖不知就里,看此处禁制已废,自以为得了便宜,占了几处宫宇去,扯旗称王。

    这些小妖修为低微,无甚本领,张衍也不去理会。

    沿着城墙绕游一圈之后,他感应到那处灵脉正海穴之下,便就一摁遁光,往下冲去。

    海穴中不少小妖察觉到一股强横无匹的气机的冲来,都是惊慌失措,四散逃避。

    下去了直有数十里,就到了海穴底部,见一团微光陷入泥沙之中,内中似是别有洞天,知是找到了所在,他撑开剑光,将身遁入,化虹随剑而走。

    到了那处亮光前,剑光倏尔往下一落,只觉微微一滞,似是撞上了什么阻碍,他喝了一声,把法力猛的一催,就突入进去,此时眼前景物顿为之一变,目光四下里一扫视,见自己到了一处尽是明珠彩光的琼殿之中,占地约有百亩大小,满眼琪花瑶草,不过许多地方坑坑洼洼,看得出被人采摘过了。

    张衍心下思忖,这应是王英芳与卢常素前番来时所为,留下的这些草木多是只能赏玩妆点,别无什么用处了。

    他脚下一蹬,乘风而起,顷刻之间,把殿宇走遍,寻得一处灵气最为浓烈之处。伸手入袖,把山河图取出,再往空中一祭。

    这一副山水绘卷立时浮在半空,沿着图轴徐徐展开,不过片刻,就展至百丈大小,其中现出无数山水州陆,通都大邑。

    张衍一捏法诀,这图卷震了一震,就把人间州城隐去,独留山岳江河犹在,随后就有一丝丝璀璨灵光自地脉中飞出,如受吸力牵引,俱往图中投去。

    他在这里抽取灵脉,壁礁府外,却有两名身着蓝色道袍的修士飞至,二人望着下方,脸露兴奋之色,低语了几句,就有一道飞书去往天中,随后远远退了出去。

    这两人皆是崇越真观弟子,张衍在出得清羽门后,实则就被此观弟子盯上了。

    可他乃元婴修士,大多数时候却是在极天之上飞遁,东海地界又是广大无边,要想找到他的下落哪里有这么容易?

    就算偶尔惊鸿一瞥,可等消息传回至观中时,他又早已不知去往何处了。

    只是此次他在这里收取灵脉,需逗留不少时日,却是给了崇越真观一个机会。

    不过两日之后, 就有一道矫若惊龙的长虹飞至,到得殿宇之上,那光华一开,沈林图手持拂尘,从中走出,他得到飞书传信之后,为怕张衍走脱,就疾展遁法,以最快之速赶来此处。

    不过到了这里,他却也不急了,朝下看了一眼,抚了抚胡须,淡淡一笑,他并未往海穴中去,只是走了两步,坐下下来,耐着性子等候张衍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