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东方之星娱乐 > 第两百一十七章 风雨破阵急
    卢远星声音一去,那金链也是一同收去不见,沉静了约莫有一刻之后,鼓声骤急,黑雾中有白气金光冲来奔去,声势猛烈。

    再过一会儿,有吟啸声起,海水骤然一分,有灵气冲出,道道如柱,飞出千余道之后,往中间一合,倏尔汇聚成一头百丈白蛟,凶睛猛瞪,撕开巨吻,往下俯首含吞。

    张衍起指掐诀,意念方起,星辰剑丸已是感应心神,忽化剑气,将他身形一裹,恰似如星光明灭,一闪之间,已去得百丈之外,身后海涌激天,白蛟一击扑空,只把头颅转过,四爪划浪,身躯一个扭动,竟已是尾随而至。

    张衍正欲返身对付,忽觉一阵腥风自后而来,忙侧身一让,浪花飞溅之中,又见一头白蛟龙从旁横过,只是比方才那一条似还要粗大,蛟首分明已凿入水中,身躯还在海上,足足过去十几息后,方才得见其尾,因过于逼近,还可见得其身上细密白鳞。

    他起剑一遁,到得半空,又把剑光祭起,绕身飞走。

    目光向下一扫,见浓雾海潮之中,蛟龙首尾忽隐忽现,窜来驰去,并不上来。

    他听陶真人曾言,这阵中那件真器名曰‘精囚壶’,内有中封有八条蛟龙精魄,一齐放出时,就有翻江倒海之能。

    不过以功行卢远星的道行,最多只能驾驭得两条,尚不能运用此阵神威,否则就是洞天真人。也能困在其中,此物只要阵势不破,就不虞绝亡。因此他并无与其斗法之心。

    这时天上忽有一道疾电闪过,眨眼间亮如白昼,旋又陷入漆黑墨夜。

    他仰首看去,只见得云天上霹雳阵阵,金蛇狂舞。跳跃不定,似是正在酝酿雷霆巨势。

    张衍略一思忖,把袖子一甩。就有一点星光飞出。

    此光越转越疾,随后大至两百余丈,光霞一散。露出一座小城也似的宫阙来。

    他纵身一跃,入了星枢飞宫,到了主殿之上,把牌符一晃,层层禁制蔓延游动,将飞宫裹住。

    这时云中猛的一声爆响,就有落雷轰下,不断击打在星枢飞宫之上。

    但此物为溟沧派为门中十大弟子所打造,最是坚牢无比,此时由他元婴修为驱使起来。从洞天真人手下逃生亦有几分可能,因此虽惊雷如雹如雨,却并不撼动其一丝半点。

    张衍趺坐在主殿之上,任凭外面风吹雨打,雷鸣电闪。仍是安之若素。

    不说他法力雄浑,有如无底深潭,就这飞宫之中,还有上百瓶丹药,如是安心固守,撑得三四月也不在话下。

    但那些妖卒却无有他这般法力绵长,就算有真器压阵,一旦无有人主持,也运转不动。

    张衍脸上露出一丝冷嘲,如若不是他与陶真人早有定计,他倒是想看看,这般耗下去,到底是谁先支撑不住。

    等候了足有一个时辰,忽然一点清光自玄灵岛上飞起,随后投入阵中,穿雾过海之后,就往星枢飞宫飞来。

    张衍似有察觉,把禁制开了一门户,放了那灵光进来,由得其落在前方。

    他凝神一看,见是一粒拇指大的明珠,灵光隐隐,光洁玉润,饱满莹亮。

    他伸手一摘,把此珠拿在手中,氤氲气雾之中,见一丛化光自眼前冲起,陶真人分身化影浮现而出,对他笑了一笑,言道:“张道友,我方才推算有时,已算定其阵门方位,你随我灵珠所指,就可去往阵门之中,只需捣破各处主阵之人,此阵便不攻自破。”

    张衍在来此之时,陶真人已有预料,壁礁府带得那三十万妖兵,不是摆在那里看得,必是能够布下大阵,用以防备万一的。

    是以二人先前早已议定,若是卢远星展得阵法,只需张衍支撑片刻,由陶真人在岛上推演破阵之法,再起力将这阵法破去,若是有机会,再设法将那真器夺了过来。

    只要此阵一去,壁礁府便再无法立足东海之上。

    张衍自恃有星枢飞宫在手,是以敢以应下此事,只是他未曾想到陶真人推算阵法如此神速,这么快就找到了破阵之法,当即一声朗笑,道:“烦请真人指引。”。

    陶真人微微点头,身形倏忽敛去,这颗明珠又悬起空中,旋了一圈之后,一点灵光就往阵中去。

    张衍也不迟疑,把手中牌符一摇,星枢飞宫荡开密雷织电,跟随这灵光飞驰。

    他往阵中去时,就见四面八方有无数龙头虎身的异兽扑击而来,试图撞击飞宫。

    这异兽是借阵法演化而成的阵灵,由阵中之人法力汇聚而成,斩之不尽,杀之不绝,因此他根本不作理会,只要近得飞宫,俱都被禁制挡在外间。

    往里行了不知多久,那颗灵珠一滞,顿在空中,眼前景象也骤然为之一变!

    此时雾霾散尽,前方约莫一里开外,立有一座累石而起的法坛,一名一身金甲的妖将站于其上,手中拿有一面小旗,正按法门来回舞动,坛下有不下三万妖卒举旗相应,呼喝连声,见他突然一座飞宫闯入进来,惊愕过后,便是慌乱一片。

    张衍也不急着动手,想了一想,玩味一笑,横手一划,把水行真光撒开,水花荡漾,轰声作响,数千只血线金虫一齐涌了出来,它们似是闻到了腥味,急不可耐地朝那些妖卒冲去。

    这些妖卒虽功修为低微,但集合在一起时,也是不弱,自是不甘愿束手待毙,在妖将弹压之下,又结成阵势,把旗帜挥动间,自法坛上发出一道道清光,炸声不绝,不断轰来。

    然而那一群金线血虫身上翅膜一展,一圈血色虹光绕体,流动如水,清光落下,倒似轻羽击水,激不起半点浪花。

    待冲至妖卒阵前,群虫陡然增速,凶蛮无比的冲上,如虎入羊群一般,疯狂无比的吞咬起来,

    这三万名妖卒初时还在妖将带领之下勉强支撑,可待那妖将被数十只金虫分食后,再也维系不住阵型,轰然崩溃,四散奔逃。

    张衍也不去管那些血线金虫,由得它们在这里大吃大嚼,自己则催动飞宫,随着灵珠往另一处阵门驰去。

    只要找对了阵门所在,这阵法并不难破,不过半个时辰,他未有费多大力气,已然攻破八座大阵。

    除了第一座大阵,剩下所有妖卒妖将,一个未落,俱被他用水行真光收了起来。

    他收得这些妖卒,并非用作喂养血线金虫,而是临有打算,若有当真能把那真器夺来,再把那些妖卒驯服,就能重布大阵,不过那些妖将他却是一个未留,俱都杀了。

    这时耳畔又有陶真人语声响起:“张道友,前方是第九座阵门,破了此阵之后,就可往阵中去,那便是卢远星主坛所在之处。”

    张衍连破八座法坛后,阵中雾气已然散去了大半,剩下一些也不成阻碍。就是法力所凝异兽也是稀稀落落,不似先前那样无穷无尽,

    不过飞驰一炷香的功夫,见前面出现一座法坛,知是已到地头,他目光一闪,也不在安坐飞宫之中,从中走了出来。

    面对法坛之下三万余妖卒,他淡淡一笑,把手一抬,就要放出真光将其收了。

    守在这一处阵门的正是卢常素,他已经知道先前那些妖将的下场,见张衍又要动手,顿时吓得肝胆俱裂,“噗通”一声,往地上一跪,告饶道:“张真人,莫要动手,莫要动手,小妖愿意携部众归降,甘做真人坐骑,如有违誓,天诛地灭!”

    话音一落,他砰砰磕了几个响头,随后往前一伏,把原形现了出来,原是一头龙鳞披身,脊上猬骨攒集,头生独角的龙鲸,连头至尾,足有五十余丈,黑背如铁,拱如丘坟,两鳍如宽浆,挟带烟云,隐含风雷之声。

    张衍见他头上有角,就知其是龙鲸之中的异种,不是那些寻常龙鲸可比。

    且那独角之上已有五个圈轮,也即是说,这头龙鲸足有五百岁,已能显化原形飞遁。

    他略一转念,就纵身过去,落在其头颅之上,一拍那独角,笑道:“你既诚心,便随我一起去往主阵。”

    卢常素浑身一抖,但却不敢违抗,一声啸叫,这头龙鲸两鳍腹下振起一团烟煞,凌空飞起,他本是卢氏族人,对这阵法早已摸熟了门径,不用吩咐,就熟门熟路往阵法中枢飞去。

    飞遁了足有一刻,张衍就见一座三丈高台,上面遍插幡旗,周围有数万妖兵,卢远星与那金袍老者正站在一处,隐隐被那些妖兵维护住。

    卢常素为表忠心,就言道:“真人,卢府主炼有一件至宝,能在数十里外伤敌,称得上无坚不摧,千万要小心了。”

    张衍微微颌首,他把玄功一运,轰隆一声,元婴就自顶门跃出。

    此元婴全身修作金色,光华道道,面目难辨,背后一团五色毫光变幻来去,轮转不断,他上前稽首一礼,笑道:“卢府主,此番看你往何处躲去。”

    卢远星见张衍脚下那头龙鲸,不由现出悲怒之色,被张衍破开外围大阵,又闯到了这里,他就知大势已去,怕是壁礁府自这一战过后,就不复存在了,他呵呵一声怒笑,道:“张衍,你休得意,今日我便与你拼个鱼死网破……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