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东方之星娱乐 > 第两百一十五章 九相吞星
    壁礁府妖兵在外耀武扬威,清羽门弟子俱是看得愤怒异常,恨不能出去厮杀一番,只是碍于师命,不得不守在门中,心中感觉憋闷的不在少数。

    凌天行几次三番到王英芳面前请命,要出去与那些个妖卒一斗,到了最后,王英芳渐觉不耐,容色一沉,寒声道:“祖师之命,何人敢违?给我退了下去,如再多言,门规处置!”

    凌天行无奈,只得弃了这念头,只是他心下难免不忿,走去远处后,忽然回过头来,不管不顾地大声言道:“师伯,若是杨师在此,绝不会容得妖孽在我山门前猖狂。”

    王英芳摇了摇头,也无心与其计较。

    她师弟杨麟门下弟子众多,但却是良莠不齐,凌天行虽说资质不差,但性情太过刚烈,只知逞强。

    如不是她看在师弟杨麟的脸面上,似凌天行适才那般说话,早已被她逐出门去了。

    凌天行离了王英芳,纵起玄光,闷闷不乐往自己洞府飞遁而去,行至半途,他突然想起一人来,道:“既然在王师伯这里走不通,不如去请符御卿符师兄出面?”

    他越想越觉得这个主意可行,符御卿与他们不同,虽名义上是清羽门中三代弟子,但因其资质奇高,却是由陶真人亲授玄功妙法,如今已成就了化丹之境。如有此人带头,王英芳也不一定能拦阻得住。

    他起了这念头之后,就把遁光转过。往东行去,须臾到得符御卿洞府只前,在门前喊了一声,就有一名道童出来将他迎了进去。

    到得里间,见了符御卿,便迫不及待将来意道出,随后露出一脸期冀之色。

    符御卿却是把头一摇。正色道:“师弟,祖师既已下了法旨,岂能违背?”

    凌天行见符御卿也是如此说。不免失望。

    符御卿见他一脸懊丧,却是一笑,道:“凌师弟何必丧气。祖师只命我门中弟子无令不得外出,却并未说不能出手。”

    凌天行不免糊涂,道:“师兄这是何意?”

    符御卿笑道:“师弟莫非忘了,我清羽门除却自家这一身功行,还可有灵禽可御。”

    凌天行一怔,随后如梦初醒,道:“对对对!师兄说得极是。”

    符御卿眼望外间,掏出一枚牌符,道:“此是祖师交由为兄豢养的三万禽兵,正可用来杀一杀那些妖人的气焰。”

    他举手把这牌符一晃。再把法诀一掐,道了声:“解!”这牌符便化一道青光飞去。

    此时海面之上,卢常素正与崔木龙对饮,忽听得耳畔有异声响起,有如海潮一般自玄灵岛上传来。不免诧异看去。

    只见一只只灵鸟从岛上不断飞起,黑压压汇成一片,那声音竟是其振翅声响,其数之多,称得上是遮云蔽日,且看得出。每一只都是不同凡响,似经过了秘法精养。

    尤其当先三头天鹤,神骏异常,才飞至云头,把身躯一转,就已化作人形,一个个俱是金冠白袍,形容秀美,举止翩翩。

    卢远星坐于大海舟上,这情形看得一目了然,他留意到三头天鹤竟也是有了化丹修为,不由惊讶,忖道:“原来陶老儿还暗中藏有这等实力!”

    他只从这些灵禽上就可以看出。玄灵岛的家底远比他想象的深厚的多,若再等得有一二弟子成婴,那定然压过壁礁府一头去。

    想到这里,他也是暗自庆幸。

    幸好今日逼上门来,要是等得陶老道门下羽翼彻底丰满,除了选择归附一途,那怕无路可走了。

    不过眼下,只要陶真人不出面,他便无所畏惧,望了望左右,道:“何人上前会上一会?”

    阶下有一名魁伟异常的金袍老者站起,洪声说道:“这几头天鹤也是修行有年,小儿辈怕是难以对付,且厮杀起来,场面也太不好看,便由老朽出面拾掇一下吧。”

    卢远星点头道:“有三叔出马,自然是手到擒来,有劳了。”

    金袍老者对着卢远星拱了拱手,大步走到海舟前方,把肩头一抖,头上就有一朵罡云飞起。

    他对着那铺天盖地而来群鸟轻蔑一笑,双手负后,嘿地喊了一声,突然肚腹一鼓,把嘴一张,口中顿时出现一个风眼,一股肉眼可辨的涡旋巨流凭空生出,搅动得巨量海水轰轰而动。

    金袍老者再把头一仰,那狂旋往天上去,只见一道黑风自海面起,似龙卷一般,直上青天。

    灵鸟群方才飞驰过来,乍逢异变,也知不妥,可还来不及掉头,就觉一股巨力袭上身来,一阵头晕目眩,便身不由主旋转起来,顺着那漏斗状的黑风向下坠去,

    便是那当先三头天鹤竟也是毫无反抗之力,还未来得及挣扎,就一头栽下。

    金袍老者再把嘴撮起,使劲一吸,那黑风呼呼降下,往他口中徐徐收敛,一丝一缕也不放过,待将所有风烟收尽之后,那三万余只灵禽也是一齐消失不见了。

    他满意地拍了拍肚皮,回来卢远星面前,拱手道:“府主,幸不辱命。”

    卢远星露出笑容,道:“三叔辛苦了。”

    金袍老者哈哈一声大笑,摆了摆手,仿佛干了一件无关紧要之事,又回得自家席位上去了。

    而另一边,水琇莹看三万余只灵禽竟被这人一口吞尽,不由花容失色,向王英芳靠近了几步,惊惧道:“师傅,这是什么道术?怎么这般厉害?”

    王英芳脸容有些不好看,沉声道:“此法名为‘九相吞星’,那是卢氏一脉嫡传神通,号称练到极致连天上星月亦能吞得,此法……不是我辈能挡。”

    她虽早已听说过这门神通,但自己也是头次见到,心中暗叹道:“元婴修士果真不是我等化丹修士所能抵挡,便是去得再多,也不过是让那人再多吞得几口罢了。”

    她正思索间,忽见一道金光自玄灵岛之巅射下,如星流飞驰,惊虹疾掠。

    这遁光到得海面之上,倏尔炸开,芒星点点,纷散不绝,耀射金光之中,有一名气宇非凡的年轻道人缓步踱出,独自一人到得三十余万妖兵阵列之前站定。

    王英芳不由精神一振,她先前听陶真人言及有人会出面应付群妖,想来及是此人了,忙举目望去,待看清那道人形貌,却是不觉怔住,失声道:“张道友?”

    她本是期冀陶真人请来的大能修士,可见到此人竟是张衍,却是有些失望。

    在她想来,张衍的确有一手高明至极的飞剑斩杀之术,能随意纵横来去,可要解开眼前困局,却还是远远不够。

    张衍对着大海舟打了稽首,朗声道:“贫道溟沧张衍,请卢府主出来一叙。”

    卢常素本是斜靠在座椅上,大奇道:“哦,清羽门还有人肯出来么,倒是有几分胆色,莫非方才三长老未将其吓怕么?”

    旋即一皱眉,暗自嘀咕道:“张衍?这名字怎么似在哪里听过?”

    崔木龙闻得张衍自报家门,神情突然一僵,又仔细看了他几眼,脸色不禁也变了几变。

    他把酒杯一丢,悄悄纵身在空,一道轻烟往西而飘,竟是一个招呼不打就离去了。

    这时有几名妖将见得金袍老者适才发威,也是心痒难耐,跃跃欲试,眼见得张衍一人过来,似乎有便宜可占,互相使了个眼色,把手一挥,就有上百名妖兵抢出,将他团团围困起来。

    张衍哂然一笑,身形不动,却自顶门之上升起一道清雾,袅袅而起,眨眼冲去碧霄,现出一团罡云来,此云越旋越大,最后化作六十丈大小,高悬于半空之中,霎时激荡起阵阵风云。

    那些个妖将妖卒只觉呼吸一滞,一股狂旋压上身来,还未来得及惨呼出身,便被罡风卷去,眨眼间就没了踪影。

    卢常素开始还不甚在意,面上带着看好戏的神情,可见得此景,却是猛地跳了起来,“哗啦”一声碰翻了整张案几,大惊失色道:“元婴真人?”

    卢远星面色凝重,他未曾想清羽门中居然请出了一名元婴修士,却是打乱了他的算计。

    可这还罢了,若是寻常元婴修士,也不用太过在意,可对方居然还是溟沧派弟子,这便大为棘手了。

    他不禁望向座下两位元婴长老,两人俱是对他摇了摇头。

    他略一思索,便从座中站起,笑着大声道:“本府便是卢远星,不知道友寻我何事?”

    张衍目光望来,微微一笑,道:“贫道特来与府主了结一桩因果。”

    卢远星呵呵一笑,摆手道:“本府与道长素不相识,哪里什么因果之说?”

    张衍把袖一抖,发出一声爆音,喝道:“不然,卢府主之子,却是因贫道而殁,而卢府主今日兴师动众,不正是为此事而来么?岂能说没有因果?”

    卢远星闻言,双目猛然凝注在张衍面上,杀机凛然,头上罡云翻滚骤急,隆隆作响。

    可只是几息之后,他神情却又忽然平静下来,淡淡一笑,摇头道:“道友,这本是我壁礁府与清羽门之事,与你无甚关系,又何必揽了下来?还是不要说笑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