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一十四章 玄灵定计诛妖邪
    三日之后,卢常素率八千妖兵,到得清羽门山门之前,但他并不过分逼近,向清羽门中发了一封书信,便再无动作,只是压住兵阵,远远游离在大阵之外。

    如此又过得几日,卢常素正在舱中宴饮,忽闻天边宏声震响,擂鼓阵阵。

    他忙把手中酒杯一掷,跑出去往天际一望,只见海面之上现出层层厚重云霭,似覆雪倾霜,与天海齐平,有如白玉一线,向南北横出,渐逝远空,不见首尾。

    他登时满面兴奋,道:“是府主来了。”

    姚管事望见这景象,不禁倒吸一口凉气,震惊道:“府主这阵势,怕不是尽起府下族众了?”

    此时那云巅之上,悬有一艘硕大无朋的巨舟,从头至尾,足有两千丈长短,龙首凤尾,上下八层,舟下共有一百零八条海蟒护驾,俱是鳍翅飞翼,金眼银鳞的异种。

    正面一排横宽百丈的悬阶垂下,直落雾霭水烟之中,两侧有二十支横杠大浆,各有一名三丈高下的鲸卫操持,呐喊声呼天震地,每一摇动,皆是震荡云海,如山而进,缓缓驰来。

    府主卢远星正坐于舟上主殿之中,看着远处山雾掩映中的玄灵岛。

    他形貌年岁有六十许,两鬓斑白,头戴金翼珠冕,身着双日光明袍,腰束银蟒紫带,无袖大氅罩体,顶上三朵罡云冲在半空,如丝如缕,翻滚不定。

    此次前来清羽门。府下共有四十七岛响应,合计三十五万妖兵。算是上是把家底都拿出来了。

    若不论那些大能修士,这等势力足可笑傲东海。

    但卢远星却仍是不满意,要知壁礁府中原本可随意可抽调出来五十余万妖兵,甚至能与北冥洲八部妖众任意一部分庭抗礼,可自洞天老祖仙去后,声势已是大不如前了。

    清羽门在远海之上这一立派,更是雪上加霜,不过数十年间,府下势力生生缩减了三成之多。

    这等局面。如不再设法展露锋芒,怕是用不了多久,壁礁府只能依附在清羽门下了,这逼得他不得不抓住机会,兵行险招。

    他正闭目沉思,这时跟前有小卒来报,“府主,府将卢常素求见。”

    卢远星立时将思绪抛了。坐直了身躯,沉声道:“唤他上来。”

    不一会儿,卢常素自外而来,到得阶下,扑通一声,拜伏在地。口中大声道:“末将拜见府主。”

    卢远星道:“常素,本府关照你的书信可送出了?”

    卢常素双手抱拳,恭谨回答道:“前几日末将送信去,要陶真人将那杀害十八郎的弟子交出,不过清羽门却并不做理会。”

    卢星远点头道:“此事已在料中。你这几日辛苦了。” 他一伸手,拿起一只斛斗,从座边大缸之中抄起一斛玉珠,“赐你精玑珠一壶,拿去好生修炼。”

    卢常素大喜,道:“多谢府主。”

    这等好物。可不是随随便便能拿到手的,他眼热地望了一眼那只盛满了玑珠,大步走上前,毕恭毕敬将那一只斛斗接了过来。

    就在这时,天际中忽一道遁烟往玄灵岛上去,舟上诸人都是注意到了,只是并未有人有所动作。

    卢常素也是瞪眼望去,看了一会儿。他忽然大叫道:“那是王英芳。”他回过首来,对着卢远星兴奋言道:“府主,是否要末将把她擒了下来?”

    王英芳是陶真人宏门下四大弟子之一,若是将其擒捉或者斩杀了,就算是斩断了清羽门一截羽翼。

    卢远星紧盯着王英芳身影,但却始终不曾开口下令。

    眼见那遁光距离玄灵大阵愈近,卢常素顿时急了,顾不得尊卑,上来一把拉住卢远星的袍袖,叫道:“府主!”

    卢星冷静想了一想,他此次汹汹而来,看似凶威赫赫,但实则也是行走在悬崖之边,稍一不慎,就是粉身碎骨之局,况且他只为打压清羽门声望,又不是真来为儿子报仇的,因此言道:“清羽门下弟子杀我爱子,我上门讨公道,那是我等占理,王英芳是陶老道嫡传弟子,若是动了,那便无有退路了,且放她去吧。”

    卢常素却不免失望,但也无奈,只得悻悻退下。

    卢远星看他一眼,温言好语安抚道:“常素,不必急躁,陶老道门下无有元婴弟子,除非他亲自出面,否则我等已是稳赢不输,何必为此犯险呢?”

    卢常素低低说了声是,心中则颇不以为然,腹诽不已。

    壁礁府这样大的阵仗摆出来,陶真宏将来岂会善了?反正已经得罪了,不如干脆得罪的彻底一点,反正有渠真人在旁看顾,不怕陶宏出手,何必这样畏首畏尾?

    而另一边,王英芳已是驾遁光匆匆回得玄灵岛上。

    清羽门门下四位弟子,现下倒有三名在岛上闭关修行,期冀早已能入元婴之境,如今只她一人主持日常之局。

    她本在数万里外的净波岛与一派散宗相斗,眼见得即将全功,却收到了一道符诏,得知门中发生变故,便急忙赶了回来。

    她沿着山道飞驰,到得祖师殿前,道:“弟子王英芳欲见祖师,童儿速去禀报。”

    那门前道童却不动,只道:“祖师法旨,命师伯前去约束众弟子,无令不得外出,门外群妖,稍候自有人前去应付。”

    王英芳怔了怔,暗道:“那卢老妖乃是元婴真人,极不好对付,恩师说这话,莫非是说哪位同门将突破元婴之境么?”

    随即她摇了摇头,元婴之境岂是这么容易达至的,难道是门中哪一位妖王不成?

    可壁礁府纵然没落,但底子还在,不说卢远星本人便是元婴二重修士,就只其族中弟子,成就化丹境的就有七人,另还有两名元婴长老,这等势力,暂时不是清羽门能比得上的。

    眼下壁礁府虽碍于陶真人,不至于攻入岛上,但这等行径,要是不做出回应,定会使得清羽门威风扫地了。

    她暗自一叹,可惜清羽门立派未久,门中还没有杀伐真器,否则只要请出来一用,又有何人敢欺上门来?

    她一边想着,一边往山脚下行去,这时目光一瞥,却见一行弟子十数人,正往岛外而去。

    当先一名弟子皂色道袍,法剑倒持,脚下踏着一头天鹤,眉宇间尽是煞气,王英芳认出这是她师弟杨麟门下弟子,她眸光一凝,叱道:“凌天行,你要做什么?”

    那名唤作凌天行的弟子回过头来,见到是王英芳,不禁犹豫了一下,上得前来,咬牙道:“三师伯,弟子要出去杀一杀这群妖孽的气焰!”

    “胡闹!”

    王英芳板着脸看他几眼,她倒也没有出言斥责,只是沉声道:“你听好了,从即刻起,各弟子安守门中,早晚功课如常,不得外出,快些散了吧。”

    凌天行脸色顿时涨红了,嘴巴动了几动,但终是不敢违抗,俯身一揖,转身离去,他身后那些师兄弟见得此景,也只好相互一叹,垂头丧气散去。

    王英芳目光瞧至队尾,哼了一声,道:“水琇莹,你留下,我有话问你。”

    水琇莹本还悄悄躲在人后,想要离去,听得王英芳唤自己,不由身躯一抖,垂首上前,低低道了声“师傅”。

    王英芳倒也未有苛责于她,淡淡应了一声,只道:“为师适才接到飞书回转山门,只是信中语焉不详,为师问你,究竟是何事惹得壁礁府这样大动干戈?”

    她虽知壁礁府早有动手之心,但一直在竭力避免,这一次却不知道让其抓到了什么借口。

    水琇莹如实言道:“徒儿听闻,好像是我门中一名弟子斩杀了卢老妖的亲儿。”

    王英芳一蹙眉,道:“我门中弟子?谁?”

    水琇莹摇摇头,表示不知。

    王英芳垂首凝思,过了一会儿,她忽然抬头道:“近日海上可有人来投奔我清羽门?”

    水琇莹连连点头,道:“有啊有啊,前几日,有一名东华洲来的张道长来岛上拜见祖师,师傅不知晓,这位道长很有几分本事,身上明明未携牌符,可祖师殿前那两只白猿却偏偏不曾阻拦于他。”

    “姓张?东华洲来的?”

    王英芳念头转了几转,暗道:“莫不是张道友?嗯,定是他了,也只他可这般轻易见得恩师,那卢远星之子,多半也是张道友下得手。他虽是功行虽是不凡,飞剑之术高明,但壁礁府毕势大,想来他唯有来我清羽门避祸了。”

    她初见张衍时,后者不过是玄光修为,而今几十年未见,自忖纵然其是溟沧大派弟子,也至多修至化丹三重,而那壁礁府主乃是元婴二重修士,两者不可以道里计。

    想到此处,她免不了对张衍有几分抱怨,但也同时暗叹:“张道友于我门中有大恩,无论如何,也唯有设法回护住他了。”

    此时祖师殿中,正闭目参玄的陶真人忽然睁目,道:“童儿,去把张道友请来。”

    不多时,张衍来得大殿之上,稽首道:“真人有礼。”

    陶真人道:“道友且过来看。”

    他把手一划,眼前就有一面水镜自现,将玄灵岛外此刻诸物俱都映照过来。

    张衍凝神一望,见海上妖云滚滚,旌旗招展,有无数妖兵手持兵戈,列阵在外,便笑道:“群妖毕至,正可一劳永逸,诛杀妖邪,还玄灵岛一个天朗气清……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