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一十三章 卢氏发难
    张衍瞧了一眼那封飞书,暗忖那被自己所杀的小妖想来是有几分来历的。

    他念头一转,口中坦然言道:“确有此事,在下途经东海之时,有一名妖修凶蛮的紧,不问来由便即动手,贫道嫌他无礼,就将其随手打发了,却不知如何惊动了真人?”

    陶真人轻轻一笑,道:“此人乃是东海壁礁府府主卢星远第十八子,颇得其父喜爱,道友斩了他后,一路追查而来,探得道友来了我清羽门中,误以为你是我门下弟子,正为此兴师动众,召集妖兵,要上门来讨公道。”

    张衍双眉一挑,心中极是诧异,倒并不是因为那名小妖身份。莫说是壁礁府府主之子,就算其府主亲至,一旦动起手来,也绝没有手下留情的道理。

    只是不知对方哪里来如此大的胆量,竟敢欺到清羽门的头上来?

    壁礁府虽是万载世家,早先曾有过一名洞天真人,但仙去已有数百年,早已呈现衰败之势,居然向陶真人露出爪牙,委实有些不可思议。

    陶真人倒是并不意外,淡然一笑,言道:“彼辈本是妖修,与渠氏一脉走得极近,这已非一日两日了,先前也曾有过数次异动,皆是被我设法化解了去,此次寻得机会,就又来兴风作浪了,我料渠真人必有准备,窥伺在侧,若我出面,他多半会出面拦阻。”

    张衍不禁恍然。难怪壁礁府这么大胆,原来仗着有另一名象相境的大能修士撑腰。

    壁礁府在东海之上本是根深叶茂,府下统摄千多灵岛,百多家散门杂数,但自清羽门立派之后,不少小宗门都转投了过去,两门因此而结怨。

    卢远星自知仅凭壁礁府之力,无法与清羽门相抗衡,就与同样从东华退来此处的渠氏一脉搭上了关系,情愿甘当其马前卒。处处与清羽门作对。

    此次其子卢炙被杀虽然震怒万分,但还远远不到大动干戈的地步,不过是寻了这个由头,借机发难而已。

    而清羽门则吃亏在门下没有元婴真人,除了陶真人之外,无人可以动得了壁礁府分毫。

    陶真人身为一派祖师,又无法轻动,否则引得渠真人也插手进来。那局面便不可收拾了,这才使得其愈加猖狂。

    张衍神情之中略现疑惑,道:“在下心中有一事不明,这碧礁府是如何知晓在下是往清羽门而来的?”

    他斩杀卢炙之时,并无他人在侧,否则星辰剑丸早已示警。之后又径直往清羽门而来,路上并未有任何停留,入得玄灵岛后,更是片刻未歇就来见陶真人,而壁礁府几乎是立刻就有了动作。反应之快,却是有些匪夷所思了。

    陶真人笑了一笑,为他解疑道:“说出来也无甚稀奇,壁礁府府中豢养不少鳖精,称之为‘仙老’,此辈修道不求功果。只是为其主推算福祸凶吉,要算出道友根脚甚难,但要算出你往何处去,舍得几条性命便是了。”

    张衍恍然点头,叹道:“不想贫道无意之举,却为陶真人惹来了这许多麻烦。”

    陶真人倒是不在意,他原想等到座下弟子成婴之后,便解决壁礁府。所以并不发作,巧妙将几次危机化解于无形。

    但他也知,壁礁府是万万不会给清羽门这个时间的,就算没有这事,也迟早是要动手的,因此摇头一笑,道:“此非道友之过,”

    张衍略一思忖,稽首道:“此事因在下而起,不能累清羽门弟子代为受过,当出面为真人了却这一因果。”

    陶真人转首往张衍望来,他目光有如天上朗星,似能看透万事万物,张衍却是丝毫不做躲避,昂然与其对视。

    好一会儿,陶真人收回目光,失笑道:“道友行此事,贫道又要欠下一桩因果了。”

    张衍目光微微闪烁,接口道:“了一果,结一因,真人可并未吃亏啊。”

    陶真人闻言,不由洪声一笑,道:“也罢,此事就由道友出面了结,但且不忙出手,我料那壁礁府此次发难,不会一家来此,定会勾连亲近宗门壮其声势,且待得几日,再动不迟。”

    张衍立时心领神会,这是陶真人是要将计就计,借此机会一举将壁礁府所有势力铲除了。

    他打了个道揖,道:“就依真人所言。”

    陶真人微作颌首,又道:“张道友,不知陶真人法体何处?”

    张衍手入袖中,将那一面冰镜拿出。

    陶真人见了,起手一召,把那冰镜摄入手中,看了一眼,叹道:“修得千载功,一朝散神通,不入天门,终是虚妄。”

    再把手一翻,也不知把那冰镜收去了何处,道:“这周遭万里海疆,皆为我清羽门界下,外有大阵护持,道友可随意走动,过得几日,可见分晓了。”

    此刻相距清羽门万里之遥,有百多艘海舟正分波驰浪而来,海面之上黑风阵阵,旌旗招展,妖气弥漫,凡舟楫所过之处,竟是风浪不起,有如平镜顽石,其景诡异无比。

    这是壁礁府中妖将卢常素率领的八千妖兵,乃是去往清羽门的先阵。

    卢常素坐于舱中,正双手捧着一条血淋淋的海蟒大吃大嚼,丝毫不忌生食。

    他身躯魁梧,年岁约莫四十上下,肩宽背厚,双腿粗壮如柱,形貌似凡俗间统兵武帅,由外貌观来,会误以为其是一名力道妖修。

    实则壁礁府一脉修炼得是正经气道,不过府中弟子,因皆是龙鲸成妖,是以体形异于常辈,难以收敛下去。

    他身旁有一名古稀老者此刻愁眉不展,担忧道:“老爷,这般逼上门去,陶真宏万一恼羞成怒,我等可俱要丢了性命了。”

    卢常素三下五去二,将剩下一截两长长的蟒身塞入口中,再囫囵吞下,打了个饱嗝之后,他摸了摸肚皮,不以为然道:“姚管事,你多虑了,我等又不是去攻伐清羽门,只是去讨个公道而已,陶真宏岂会舍下身段来为难我等?就算是他真不顾脸面,还有渠真人在嘛,他自会为我等张目,何必忧心?”

    他虽是长相粗野,但心中透亮,知道自己不过是来示威而已,又不是赶着来和清羽派拼命。

    壁礁府万载传承,族中弟子众多,也是山头林立,他这点家底积攒不易,哪里舍得拿去厮杀?

    姚管事仍是没有放心,觉得此事两面不讨好,很是棘手,捻着胡须道:“若是陶真宏把人交出来呢,那不是闹不起来了?府主问罪下来……”

    卢常素哈哈大笑道:“那岂不是正合吾辈之意?连门下弟子都护不住,陶老道还有何脸面在东海之上立足,将来还有谁肯信服于他?府主欢喜都来不及,哪会责怪我,姚管事,你年岁越大,胆子怎么越发的小了?”

    姚管事喃喃嘀咕道:“小心无大错……”

    卢常素鄙夷看他一眼,他们此行不论结局如何,只要能在清羽派门前转上一圈,再全身而退,那便算事成了。

    到那时清羽门声望必然大跌,这海上若是只清羽门一家,那是损不了分毫,可如今三家争雄,那便不同了。

    清羽门立派不过数十载,除了门中弟子,还要依靠不少东海上的散宗势力。

    这些人本就摇摆不定,见风使舵,靠着陶真人之威名才将其震慑住,但要是此事一出,再有两家在后面推波助澜,清羽门可利用的势力势必大大缩减。

    卢常素心中其实也颇为佩服府主卢远星的当机立断,这一回出手果断,正好是戳在了清羽门的软肋之上,如是行事顺利,兵不血刃就把其打压下去。

    这时有一名小妖来报,道:“禀将军,外间有一名骑鲨道人拦住我船去路。”

    卢常素一怔,暗道:“莫非是陶老道弄鬼?”

    他喝了一声,周身丹煞狂涌,一阵黑烟平地卷起,滚滚荡荡,送他去了外间。

    到得外面往甲板上一立,举目一望,见有一名留着山羊胡须的老道立于一头凶鲨背上,身形干瘦,双目精光四射,袖袍宽大,垂至脚背,对着他打个稽首道:“贫道崔木龙,途经此处,听闻卢将军欲上清羽门讨个公道,不巧区区也与清羽门中郭烈有几分仇怨,愿随将军同去,互壮声势,不知可否?”

    卢常素观他气息,怕还未臻至化丹二重境,比自己差了许多,不免起了几分小视之心,嘿嘿一笑,眯眼道:“不知道友出身何门?”

    崔木龙道:“贫道不过野道人一个,比不上道友出身尊贵,不过四百年前,贫道曾在横山老祖门下做过记名弟子。”

    卢常素顿时吃了一惊,神情严肃了起来。

    横山老祖是一位奇人,东海之上那么多大能修士,却无人知晓他出身何处。

    千余年前,此人在东海之上宣讲道法,海外十八妖王,倒有一半曾在他门下听讲过。

    就算陶真人座下弟子王英芳,也曾在其门下待过,这道人如果真是其门下弟子,倒还真够资格和他同行,便侧身一礼,沉声道:“道友里面请。”

    崔木龙打个道揖,举步一跨,身后似有一道狰狞之影闪过,晃眼之间,就到了甲板之上。

    卢常素眼睛微微一眯,表面不动声色,心头却泛起波澜,暗自惊疑:“此人法术,怎有几分魔宗影踪在内……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