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九十六章 金桥一引万山过
    八月初六,列玄教祖师大典,教中七位元婴真人皆是回返总坛。

    只是无论教众外客,皆是不知,这七人之中,除了公羊盛大长老仍在主持祭典之外,其余诸人只在开仪之时稍作露面,其后便躲入了内堂之中,不再出现,留在台上的,不过几名替身罢了。

    这些替身并非匆匆寻就,而是早几年便在做准备了。

    列玄教弟子数十万,寻几名貌相相似之人并不困难,只是难在修为气息无法伪饰,因此还用了许多手段遮掩,到了如今,总算能以假乱真,鱼目混珠。

    可便是如此,遇上那些眼力稍尖的,还是容易露出破绽。

    尤其是大长老公羊盛,熟悉他之人着实太多,此外还需主持仪祭,脱不开身,当着各门各派前来观礼的修士之面,绝无可能从头至尾都找人替代,因此需得先将戏份演足了,方可觅机抽身退去。

    内堂之中,六名元婴长老正围坐一处。

    芮道人看了看左右,感慨道:“得亏清师观与金凌宗并未遣使前来观礼,否则我等这几名替身还真是瞒不过去。”

    那名谭姓女冠秀眸睁大,忽然问道:“芮师兄到底用得什么法子,竟使得他们不来观礼?”

    列玄教大典,若是不去延请同道,未免说不过去,同时也会惹人疑心。

    但若是请了人过来,又难免会露出马脚。

    而今清师观与金凌宗弟子偏偏一个未至。其中定有文章,她对此很是好奇,究竟芮道人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芮道人哈哈大笑,道:“谭师妹,其实说难也是不难,只要来客肯参拜我教祖师金身塑像,便可放他入内坛,否则只能请他站在外殿观礼了。”

    谭姓女冠闻言恍然,抿嘴一笑,道:“难怪了。”

    金凌宗与清师观好歹也是屏东三派之一。与列玄教在中柱洲内鼎足而立,怎肯来参拜列玄教的祖师爷?

    可在殿外贺礼,与那些散宗小族并列一处,他们也是不愿的,因此索性来个不理不睬,只当未曾听闻这回事了。

    列玄教门下本就四处传教,弟子行至何处,都要劝说他人祭拜自己祖师。如今祖师爷飞升祭礼,教中有此要求,倒也并不使人意外,两派修士也都未曾想到他们其实别有用意。

    他们说话兴致正高,而另一边,叶极流却是等得有些不耐烦了。道:“师叔还要我们等到何时?不过几个小宗弟子,又何必再装扮下去?他如不动身,那也算了,我师兄弟这般上路,六人合力。难道还拿不下一个张道人么?”

    他一振衣袖,站起身来,往外行去,边走边说道:“我去和师叔说道,无需再等了。”

    芮道人见势不好,连忙将他袍袖拽住。苦劝道:“叶师兄,师伯自有安排,师兄万勿莽撞。”

    叶极流眉眼一跳,甩开他手,缓缓转过身来,冷言道:“何谓莽撞?师弟给我好好说来。”

    芮道人见他眼神冰冷,立时察觉到是自己情急之下说错话了。

    这位师兄性情偏激暴烈,易怒好斗。一个应付不好,可就要弄出大事了,可偏偏他不擅应变,头上登时急出了汗水。

    坐在那里的沙道人沉声一喝,道:“叶极流,平日里你这般冲动行事,那也罢了,随得你去,可今天是什么日子?可以说我列玄教兴衰成败,皆在今朝,岂容得你在此胡来?”

    只是他这番话非但未曾震住叶极流,反而起了反作用。

    叶极流眼旁青筋暴起,怒气勃发。

    他本就与沙道人不对付,后者不开口还好,一开口登时惹得他大恼,吼道:“沙良,你是什么东西?也敢来说我,难道是要来试试我腰间法剑够不够锋利么?”

    往日遇着叶极流挑衅,沙道人都是笑笑避开,或者干脆不予理会,可今日他不知何故,却是一反常态,毫不示弱回击道:“放肆!论辈分,我乃是你师叔,你竟敢威胁于我,你这目无长辈之徒,若是敢来与我动手,在这祖师堂下,难道以为我杀不了你么?”

    其余四人一看,再不制止,怕要先起内讧了,立时上来劝说。

    叶极流目中冷芒乱闪,熟悉他的人便知,这是其心中愤怒快要积累到极点了,都是暗呼不妙。

    然而就在此时,却有一道飞符传来,芮道人伸手一接,看了一眼,忽然松了口气,转而递给叶极流,道:“师兄请看。”

    叶极流眉头皱起,狐疑接过,他看了一眼,不由愣住,道:“她怎来了?”

    这符书上所言,是叶极流昔年一名道侣前来寻他,此女无门无派,乃是小族出身,自他成婴之后,便离其而去了,而且一别两百年不曾相见,可今日突然到此,难免令他心中疑惑。

    芮道人意味深长地说道:“师伯事先便已说过,我教如此大张旗鼓,要叫那两派就此放下疑心,也是不能,他们弟子虽然不至,但却可请得他人前来,查探我教动静,此女八成就是受他们之邀,特意来此试探师兄的,若是师兄避而不见,或者只以替身应付,那可就要露馅了。”

    叶极流面色阴晴不定,哼了一声,道:“怕个什么,我这便去与她一见。”

    他狠狠瞪了沙道人一眼,踏步出去了。

    芮道人想想不放心,对着堂中另几位真人急急一拱手,便转头跟了上去。

    谁也未曾发现,沙道人眼中那一闪而逝的遗憾之色,他暗忖道:“可惜,方才若能将这莽夫击伤在此,那便好了。”

    他以己度人,自思七八名真人联起手来,无论如何也能压倒张衍了,多一人少一人其实无碍,并不影响大局。

    而他深悉叶极流的性子,这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若是由得其胡来,难免会坏了大事,故而出言相击,想要激起其怒气,那便有借口将其打伤。

    以此人性格,遭此挫败,多半是不会和他们一道上路的。

    可是未想到,一封飞符,却意外断了他的筹划,天数弄人,他也无能为力了。

    剩下四人再等有了半个时辰,忽然堂前火烛一跳,玉帘掀起,大长老公羊盛自外踏入,叶极流与芮道人一左一右,跟在身后,

    堂中长老知是时机到了,竭力压住心中激荡,一个个肃容站起,躬身行礼。

    公羊盛浅浅还了一礼,他环视一圈,大声道:“诸位教友,五百年前,我教应势而生,崛起屏东,然美中不足者,中洲三派并立,我教只得一角,以至手足难舒,然五百年后,天降神物,我教若得此宝,当可保万万年之气运,到得那日,便是混一中洲,也绝非妄念。”

    言罢,公羊盛摆动衣袖,来到祖师像前,在蒲团之上跪下。

    六名长老也是赶忙一起跪下参拜。

    公羊盛叩拜三次,前起身上前,奉上仙香,他于心中祝祷道:“祖师天灵在上,佑护弟子此行顺遂,一举夺回至宝,保得我教气运绵长,长盛不衰。”

    祭拜过后,他拿起拂尘,往臂上一搭,转过身来,道:“诸位教友,随我起行!”

    他一甩拂尘,引动法门,霎时一道万丈金光自地下壑道升起,直冲天际!

    堂中诸长老神思一个恍惚,身体一轻,皆是随光纵起,飞去云中。

    而此时恰好是祭殿大礼金辰之时,观礼之人只以为这是列玄教故意弄出如此大的阵仗,再加上掩饰得当,倒是谁也未曾生疑,

    眨眼之间,七人就去得数万里之外,到得事先布置好的分坛地界上,寻得供在此处的祖师神像,又一次依法施为,便再度纵起万里金桥,一路往屏西之地纵掠而去。

    鹿歧山。

    张衍忽有所感,双目一睁,缓缓站起身来,往那地火天炉之中凝视看去。

    那里地气骤然翻腾乱游,热浪逼人而至,如临沸水滚泉之前,哪怕他并不精通此道,看这异像,也知是法宝出世在即了。

    他默立片刻,又抬起头来,仰首望了望天际。

    自那日程真人离去之后,他便未曾放松警惕。

    这四年平安度过,他心中暗自思量,如若当真有什么异动,那必是在法宝炼成之日了。

    一直守候到了子夜时分,天炉之下忽有振声撼地,如千鼓擂动,迫响激烈,远远传出,百数里内宿鸟惊起,成群纷飞而起。

    双月峰中,亦有不少修道之士察觉这里动静,起身跃上云头,眺目观望,私下里则纷纷揣测,得两位炼器能手合力祭炼四年,不知这法宝究竟会有怎样神异之处?

    然而此时,突然有霹雳声响彻云霄,像是撞木冲城,一声盖过一声,有道道万丈光彩斜刺穿射,乍现乍隐,横掠天际。

    不提那些凡俗百姓,哪怕那些修道之士,亦是惊骇不已,不知出了何事,纷纷往天中观望。

    虚空之中这时有如水波荡漾,圈圈涟漪,层层激开,诸人耳中不停传来滚石雪崩之声。

    他们方自惶惑不安之时,忽然又听得一声裂响,像是灵镜破散,银瓶乍裂,一道千丈光崖攀起,憧憧光影之中,有七人自虚空中缓步踏出,或盛装彩服,或身披大氅,或锦袍大袖,或峨冠博带,各自都是手持法宝飞剑,雷柱拂尘,周身金星乱洒,彤霞璀璨,一时如同仙客谪尘,神人降世。

    列玄教七大长老,已是跨过万水千山,齐至双月……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