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九十三章 清苍木
    自天炉封闭之后,玄龟遗蜕置在其中慢慢养炼,张衍一时也无需多费精神,白日在飞屿道宫炼化罡英,夜间则来地火天炉旁静守,顺便推演五行遁法神通。

    他日常也就在这两个地方来回走动,如此过得三月,梁长恭、魏叔丹二人联袂来见他。

    寒暄过后,梁长恭先是开口道:“张真人,再有五月,便要二次开炉,不过此次有些许不同,不但需接引地气,还要改地火为明火,只是当作柴薪用的木材,却有几分讲究,其**分作六等,品流愈高,则炼火愈纯,是以特来问一问真人,用何种为好?”

    张衍眉毛一挑,道:“贫道先前已是说过,所用宝材自是选用最佳者为上,梁道友何必再来问我?

    梁长恭踌躇了一会儿,最后道:“不瞒真人,此宝至少需祭炼四年,这便至少要用去二十四棵清苍木。不过此木太过稀少,所需灵贝不在少数,我二人因前些时日填了不少宝材进去,已是用去不少积蓄,再想购置此木,却有些力不从心了,是以,是以……”

    张衍抬起头,在他二人面上扫了一眼,魏叔丹不由自主避开他目光,梁长恭则把头低了下去,

    他心中一哂,梁、魏二人都又不是什么生手,似这等事,便是灵贝不足用,也早就应该说与自己知道了,怎么到得现在才突然冒出来这档子事?

    这背后若说没有古怪。他是万万不信的。

    不过他眼下没心思去计较里面的文章,只要法宝炼制顺利炼成,区区灵贝又算得了什么?

    他神情淡淡,问道:“需用多少灵贝?”

    梁长恭张开拇指与食物,小心比划了一数字,道:“若是那清苍木,则需……则需八万灵贝。”

    顿了顿,他又补了一句,“我与魏道友商量下来,认为若是真人觉得不妥。也可用他物替代的。”

    八万灵贝,就算在中柱洲,也不是一个小数目。

    张衍眉头也不皱,扔出一只袖囊,道:“这里是十万灵贝,你等先取去用,若是不够,再来我处拿。”

    梁长恭不禁一愕。随即神情不见欢喜,反而脸上一白。

    拿过那袖囊打开一看,见其中灵贝皆是上品,若换得下等灵贝,足可以一易三,不但购置清苍木绰绰有余。就算买下先前那些宝材也是足够了,他的手微微有些发颤,勉强镇定下来后,便起身拱手,道:“那我等便先告辞了。”

    张衍也不起身。坐在那里回了一礼,道:“不送。”

    二人从里走了出来,梁长恭叹了一口气,埋怨道:“魏道兄,你看看,我早说过此法不成。张真人乃是大派出身,怎会拿不出区区数万灵贝?如今灵贝有了,却不知哪里去寻那些清苍木!”

    魏叔丹攥着胡须,也是一脸苦笑,道:“这回是小弟的不是了,我本以为如此一说,便能使张真人用他物代替,未曾想到张真人身家如此丰厚。这回再想分说内情,却是不好开口了。”

    梁长恭愤愤道:“如不是那人将老夫看好的清苍木尽数买走,又怎会陷入如此两难地步,着实可恨!”

    这些清苍木每一株皆有三万年寿龄,也就是中柱洲能长到这等年岁,若是换了别地,还未长成,便就被人顺手砍去炼做法宝了,可就算如此,也是极其稀少难觅。

    梁长恭原先看定的清苍木乃是他人族中珍藏,原先早已说好,可却偏偏前几日兴冲冲跑去时,却说被他人收走了,这不啻给了他当头一棒,若是炼宝不成,倒不好在张衍面前交代了。

    魏叔丹皱眉想了想,道:“左右还有些时日,小弟再到他处想些办法,看能不能寻得此木,哪怕找得六株,也够一年之用了,容后再慢慢寻觅,道兄看如何?”

    梁长恭一脸愁苦,道:“若是到时还寻不到呢?”

    魏叔丹也不知该如何回答,叹道:“能拖得一时是一时吧。”

    他不再说什么,只是冲他一拱手,便纵云而起,一会儿便不见了影踪。

    梁长恭哀叹一声,也是回府去了。

    只是二人以为此事遮瞒过了过去,却不知张衍方才只从二人言语神态之中,便看出了几分端倪,因此特别留意了一回。二人出府所说之话,皆是传入到他耳中。

    他稍作思忖,心中已是有了计较,把门外道童唤了进来,道:“那日我与金凌宗华道友一晤,觉得彼此甚为投机,说好改日造访,不知他现在何处?”

    道童不疑有他,道:“华道长住东苑别宫。距此不远,可要小童带道长去。”

    张衍笑道:“左右不过几步路,无需你陪了,你且去吧。”

    屏退道童后,他双袖一摆,出得宫来,化一道金光往东苑而去,须臾,便在其别宫门前落下。

    守门弟子并非是道宫中人,而是金凌宗门下,见得张衍到来,还以为他是贞罗盟哪位长老,便是行礼道:“不知是哪一位长老来此?小人好去通禀。”

    张衍负手道:“贫道张衍,欲见一见华道友。”

    这名弟子不由面露惊容,显然是听过张衍的名声,对他匆匆一揖,便急急转了进去。

    不一会儿,只见中门大开,一名形容憔悴,发须稀疏的老道人从里走了出来,瞧那气息,修为只得化丹之境。

    此人望见张衍,连忙赶前两步,拜礼道:“果真是张真人来访,华昭芳有礼,还请入得里间。”

    张衍也不客气,点了点头,踱步往里走去。

    到得厅中,华昭芳先请张衍坐下,这才落座,拱手道:“不知真人来此,有何见教?”

    张衍淡淡言道:“华道友何必明知故问,贫道这是为那二十柱万年清苍木而来。”

    华昭芳微微一怔,随即笑道:“可是魏、梁两位道友说与真人知道的?”

    张衍微微一哂,道:“那清苍木恰巧贫道欲用,便被人购去,时机拿捏的如此巧妙,这绝非外行所为,梁道友与魏道友二人在盟内地为也是不低,能令他们的如此顾忌的同道,除了来自金凌宗的华道友,贫道委实想不到他人了。”

    华昭芳露出惊讶之色,随即低头想了想,再缓缓抬头,拱手道:“真人容禀,这其中另有隐情,绝非有意与真人为难。”

    张衍双目向他往来,只等他下文。

    华昭芳叹了一声,道:“不瞒张真人,老道不过还有二十年寿数,只是老朽这一生,痴迷炼器之道,一心想编纂一本《炼器宝录》,怎奈碍于门中规矩,只是闭门造车,未曾与此间同道切磋,今朝听得梁、魏两位道友携手炼宝,只从那宝材来看,便不知不是凡物,因此见猎心喜,想来此观摩一二,但又怕那两位道友不允,这才出此下策,委实不是与真人为难……”

    他起身郑重一礼,道:“老朽罪过,还望真人恕罪。”

    飞屿道宫。

    车子毅放下手中书信,沉思不语。

    自郭、庞二人身亡后,列玄教在屏西之地一直处于守势,但是近些时日来却一反常态,频频出动弟子侵入贞罗盟地界,甚至还有数位教中长老身影,也不知到底要做些什么,。

    这封书信来自他好友姚长老,言及列玄教至少有三位真人杀入他驻守之地,是以来信求援。

    车长老摇了摇头,其实他早就劝说这位好友回双月峰算了,似那那山外之地,虽说地域辽阔,但居住的不过是些游牧聚落,蛮人野族,人口也不过百多万,便是全数抛给了列玄教,也伤不了根本。

    且列玄教在屏东还有清师观和金凌宗在后掣肘,日子一久,必会退去,没必要与其死战。

    贞罗盟虽有一十三位元婴长老,但出身多是不同,入盟时间也是先后不一,一般来说,只要不是涉及到自家头上,那都是虚应故事,不怎么出力。

    可这位姚长老与车子毅非但是同乡,而且还是年轻时一同入山求道的,近千年的交情,实是非比寻常,此人来信,他又怎能坐视不理?思来想去,还是下决心走上一回。

    车子毅暗忖道:“便是老道离去,此处有黄道兄与商道兄二人坐镇,想必也足够了。”

    决定之后,他便命道童将黄左光与商腾二人请来。

    不多时,二人就来得殿中,车子毅也不兜圈子,便将自己欲去施援的打算说出。

    黄左光毫无异议,出乎意料的是,一向保守的商腾也并未在此事之上提出反对之词。。

    车子毅不觉轻松了几分,拱手道:“老道我走之后,双月峰之事,要劳烦两位多多费心了。”

    黄左光十分豪气地言道:“车长老一路保重,此间有我二人,必保无事。”

    商腾却忽然问道:“车道兄何时回返?”

    车子毅捻须道:“那便要看列玄教何时退去了。

    商腾点点头,拱手一礼,道:“长老回返之前,我等必不令双月有失。”

    车子毅欣慰言道:“老道走之后,双月峰上少得一人镇守,不过那位张道友既借用我等地火天炉,遇到难事,不妨请他出力,想也不会推拒。”

    二人都是点头。

    交代完毕之后,车子毅稍作整束,便起身飞纵,驾起一道罡风,出得宫去了。

    他走之后,商腾与黄左光施礼拜别,面无表情回了修行居所,随后将一封早已准备好的飞书自袖中拿出,往空中一抛,便瞬息飞去不见……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