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九十章 鹿歧山外
    张衍既能斩杀郭、庞二人,显是其神通法力非同一般,绝不可等闲视之。

    是以连贞罗盟三名长老也不得不给他脸面,即便不能利用他为盟中出力,却也不想因为一桩小事而开罪于他。

    三人商议出了结果之后,车子毅便命人送话于他,同意将那地火天炉借与他用,同时还遣一名道童去魏叔丹与梁长恭处传下法旨,令二人务必一道助张衍炼宝,不得违命。

    梁长恭接了谕令之后,自无异议。

    魏叔丹虽有几分腹诽,可他能至如今地位,也是盟中竭力栽培之故,哪里敢违抗长老之命,也是忙不迭地应了下来。

    只是他事前并未见过张衍,不知晓自己所要炼制的,究竟是何等样的法宝材,这时也不再顾忌什么脸面了,主动上梁府一行,问询之后,才算弄了个明白。

    二人虽俱是炼器能手,但似大妖遗蜕这等宝材,天下难寻,也是从未祭炼过,若是炼制途中一旦有损,谁也担当不起,是以需之前就做足了功夫。

    沟通了一番后,二人便命门下弟子各自分头前去采买所用宝材。

    因所需之物甚多,有些还需去屏东之地及深山地壑中去采集搜罗,是以两府合计共百余名弟子几乎都是在外东奔西走,其余诸事俱是耽搁了下来。

    这一番动静极大,贞罗盟中皆知两位宗师又要联手炼制法宝。顿时引发了不小的轰动,消息传出后,许多炼器好手都是不远万里赶来,只为观摩二人炼器手段。

    张衍得知后,并不感到意外。

    他心中早就有数,要炼制一件上好法宝本不是一年半载可成,在这样长的时日,同时又要借助地火天炉,是不可能瞒得住人的。是以炼宝之时,他还需在旁看护。免得出了什么漏子。

    若是有人暗中觊觎,不用多想,唯有行杀伐之道而已。

    自入这处飞屿以来,他并不外出,只在道宫之中潜心修行,等待炼宝的合适时机到来。

    以他今日之修为,吸纳寻常灵气对修持功行已无多大益处,幸而这处飞屿虚凌云巅之上。有一截山峰破开极天,自天外引来罡英天砂,足以供他修行。

    这一日酉时,他如往日一般自入定之中醒来,待要开始研习五行遁法时,忽闻有声在外响起。道:“张真人可在?在下梁长恭,求见真人。”

    张衍精神一振,笑道:“原来是梁道友来访,快请入内说话。”

    梁长恭迈步入内,此次并非是一人独来。身旁还另有一名布袍老者,见了张衍后,主动上前,把手一拱,洪声道:“见过张真人,在下魏叔丹。有礼。”

    张衍见其身材高大,臂长过膝,面白无须,顶如尖锥,长发披肩,相貌打扮与常人不同,不觉多看了几眼,口中道:“原来尊驾便是魏道友。久闻大名,此次炼宝,就要拜托二位了。”

    魏叔丹忙道:“真人哪里话来,在下敢不尽力。”

    梁长恭则道:“张真人客气了,我二人今日来此,便是为了此事,如今诸般宝材已然齐备,就是不知,何时开炉为好?”

    张衍想了一想,问道:“这其中可有什么说道?”

    梁长恭回道:“如是寻常炼炉,还需应合天时,杀妖魔献祭,地火天炉却无这等讲究,不过那第一丛炼火,却需真人以自家精血开祭,等那炉火燃得七日之后,我二人便可着手炼制了。”

    张衍微微一笑,道:“既如此,择日不如撞日,贫道现下便随两位前去,开祭炉火。”

    他一卷袖,裹起一阵罡流,二人身不由主便被他带了进来,破空飞去,眨眼间就出了飞屿道宫。

    那地火天炉所在之地,在双月峰外五百里鹿歧山中,为防他人擅入,除了禁制大阵之外,周围还有挂天灯笼,安排弟子昼夜巡视。

    不过一刻功夫,张衍便到得此山,把罡流一收,三人在一处土丘之上落下。

    梁长恭指着前方,道:“张真人,这处地火天炉,可还合尊驾心意?”

    张衍远望过去,入目所及是一处陷地天坑,足有千顷大小,这天炉地下,共有百多条地息火脉,外有白壤膏泥围堆,以防火气外泄,内中垒石相隔,有如笼屉,共分三百六十五间,合周天之数,炼制法宝之时,视宝材大小,可随意撤并。

    不过似等改换山形地貌的神通,就算元婴修士也难以做到。

    这一处天炉,为昔年为两名洞天真人联手开辟。

    这两位大能修士本是一对道侣,原先宗门早被少清派屠灭,因此退至屏西之地。之后又数十年,有数百名修士来此,立了贞罗盟,就将二人倚为供奉,而今数百年过去,其中一名洞天真人已然坐化,只余下一人也是寿数将尽,若贞罗盟不是到了那等生死存亡的关头,想来也是不会出现了。

    这时天边忽有异动,远远来了数名身着金色袍服之人,站在云中向下张望。

    梁长恭无意一撇,讶道:“魏道兄,你看那人,可是金凌宗的华昭芳华道友?”

    魏叔丹抬首一看,“咦”了一声,惊道:“正是他,怎么他也来此处了?”

    张衍转过头来,问道:“二位道友识得此人?”

    梁长恭恭敬回话道:“此人乃是屏东金凌宗炼器能手,论本事,怕不在我二人之下。”

    魏叔丹摇了摇头,叹道:“我等要炼何宝,他人不明,但定是瞒不过此人。”

    他们心中明白,虽说自己二人联手打造法宝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但外人也只是窥得一鳞半爪,具体要炼何物,也无人知晓。

    但那华昭芳却是不同,只从他二人采买而来的诸多宝材上,便能看出些此次炼宝绝非以往可比。

    那云中为首之人此时也是注意到了张衍三人,立刻认出了梁、魏二人身份,不过此人并无下来打招呼的意思,又看了一会儿之后,便自离去了。

    张衍看着那几人远去方向,露出若有所思之色,好一会儿方才收回目光。

    与此同时,飞屿道宫之中。

    商腾盘坐在蒲团之上,脸色阴晴不定,似在思忖一件极为为难之事,最后他重重哼了一声,仰天看去,喃喃自语道:“天与不取,反受其咎。”

    他一抖袖,扔出一枚法符,对身边道童吩咐道:“童儿,你持我护符前去,把丽华唤来。”

    童儿领命去了,不过一炷香的功夫,一名姿容艳丽的少女便来到殿上,拜倒在地,道:“丽华拜见老祖。”

    商腾沉声道:“起来吧,族中这些后辈之中,唯有你最为聪颖伶俐,老祖我如今有一事要你去做。”

    商丽华仍是跪在地上,只道:“老祖请吩咐。”

    商腾满意点头,道:“你上得前来。”

    自他四百年前入得贞罗盟后,后辈弟子在此开枝散叶,如今已是成为双月峰一地数一数二的大族。

    商氏弟子足有上万,但唯有寥寥几人能入他法眼,这商丽华便是其中之一。

    且此女在修道一途之上极有天资,不过十七岁,便已修炼至明气境界,前途不可限量。

    商丽华起身走上前去,到得近前,商腾便低声说了几句,随后又取出了一只袖囊予她,“我所有交代皆在其中,待做完此事后,你便打开来看,便知下步该如何做了。”

    商丽华双手接过,恭恭敬敬道:“丽华定不负所托。”

    商腾抚须笑道:“好,去吧。”

    商丽华出得道宫,回了府中之后,便立刻招来数名力士与婢女,起了车驾,往鹿歧山行去。

    一行人酉时末出发,到了丑时,方才到得此山脚下。

    婢女在车厢外轻声道:“娘子,此处可否?”

    商丽华掀帘而下,走了出来看了看,又转了一圈,才道:“再往前去,便会引人怀疑了,就此处吧。”

    婢女挥了挥手,便有一名力士捧出一物来,大约有两尺高,用黄绸布包裹,却看不清楚是什么物事。

    两名长随拿这铁铲走至前方,就地铲土,他们俱都是干惯了农活之人,用不了不多时,就挖出一个可容一瓮的土坑,随后就将那物什小心埋了下去,再将泥土盖起,设法压实了。

    商丽华再看了两眼,见没什么破绽,便道:“走吧。”

    他们这一行人乃是行车而来,并未飞遁,停留不久便自离去,倒也未曾引起巡山弟子的注意。

    车队往南而去,出去数十里,过了一处山梁之后,商丽华就按照商腾事先嘱咐,在车厢之中启了袖囊,取了一封信笺出来,打开之后看了一眼,脸色微微一变,但却很快镇定下心神。

    她自囊中取了一把寒光湛湛的小剑出来,嘴中念动几句法咒,最后道了声“去”。

    银光一闪,这小剑自车厢内飞出,只听外间纷纷传来惨呼之声,不一会儿,便平静了下去。

    商丽华自车厢内跨出,环目一扫,见所有婢女和力士非但已被斩杀干净,且俱都化作了一滩浓血。

    她深吸一口气,又取一物出来,往地上一抛,一道烟气过去,就现出一驾趟云飞车来。

    她三步并作两步,上了车驾,把身子坐定后,将牌符拿起一摇,这飞车轻轻一震,便自飞起,须臾入了云中,再化一道月白光华,朝东飞去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