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八十八章 双月峰
    炼制法宝耗费时日,短则一年半载,长则数十上百年,宜早不宜迟,因此自杀死金叹公后,张衍在龟蛇山上只待了数天功夫,便决定起身前往贞罗盟,寻访炼器能手。

    此番出行,他不使剑遁,而是去往极天之上,借罡风遨游,不过行了三日,就出去十多万里地。

    这一日,他拨开云雾,向下望去,见得两座肖似山峰,一南一北,隔水对峙。

    两山之间,往那重云中看去,还有一处悬空飞洲,形如漏斗,处处琪花瑶草,飞瀑垂晶,大片冰雾洒散,日光照耀之下,时时有虹桥彩影晃过,景致如梦似幻。

    自列玄教攻入屏西之地以来,贞罗盟已是退入深山之中。

    这里虽说崇山峻岭绵延不绝,但休要以为是一片蛮荒之地,中柱洲富庶,就算屏东之地,也不是他洲可比。

    这山中有小国三百,人口近千万,为贞罗盟根本重地,经营数百年下来,已是山川俱通,水陆畅达。

    而位于群山之中的双月峰,形如并蒂莲花,隔着一条卿水河,遥望相对,更是有名的胜景妙地。

    只因两山形同,连满山花草亦是一般无二,且有山中有幻雾缭绕,真假难辨,来此之人每当远眺,皆是分不清楚,卿水之中倒影究竟属于哪一座山峰,因此有诗文称赞道:“双月映卿水,倾城何独怨,对影如不见。画镜照寂怜。”

    因有大阵相阻,双月峰中无法飞遁,张衍便降下云头,落在北月峰上,见满山观宇皆是依山势而建,自山脚之上一路至山巅,沿途皆有楼阁亭台,回廊眺台,样式华丽,错落有致。

    他负手在后。信步拾阶而上,因他脚程极快,不一会儿便到得顶峰。

    这山巅之上,矗有一座州城,人流如织,热闹喧嚣,城外有一波光粼粼的湖泊,堤岸之上遍植杨柳。春色正浓,鸟鸣声声,湖中船只往来不绝,更有不少少男少女泛舟畅游,吹笛抚琴。

    张衍来时曾听闻,这双月峰上两座城池。乃是当年少清派攻入中柱洲时,逃至此间的修士削峰造陆,掘土为湖所造,至如今,已过去四百余载。

    他此行所欲寻找的炼器能手。也尽在这两座州城之中。

    入得城中后,他沿街走览,见客栈酒家,贩货杂铺,茶店书斋,青楼赌坊。但凡俗世中所有,皆是一应俱全,因中柱洲俗世中人与修道之士混杂相处,又盛行享乐,是以洲中城邑,比之其余任何一洲都更显繁华盛美。

    他在城中转了一圈,稍加打听之后,已是心中有数。便往城中东南角而去。

    那里隆起一座山丘,遥遥可见,高处建有一处飞檐翘角的广阁,丘下屋舍连栋,碧水环绕。

    赵雄所说那十数人中,其实唯有两人最为了得,一名魏叔丹,一名梁长恭。

    而那梁长恭,便是居住此处,巧合的是,此人曾为那凶人门下弟子炼制过几件法宝。若是手段不够高明,那凶人想必也不至三番几次遣弟子寻他。

    不过要说梁长恭与那凶人有什么勾连,张衍觉得倒也未必,否则此事当也不会让赵雄这等不入流的记名弟子知晓。

    此刻那广阁之中,一名精气神十足的文士弯着腰,对着面前一名少女歉然言道:“于娘子,对不住了,梁师这几日为一名客人祭炼法宝,已是疲乏至极,现正是行功调理,实在抽不出身,还是请回吧。”

    这名少女不过十七八岁,红袄色大氅罩身,头梳双螺髻,眉眼英丽,不施粉黛,神色之间恬淡从容,身边有二三十人护着,气派极大。

    她身侧一名婢女突然出言道:“梁阁主如此推脱,是避见我家娘子么?还是怕练不成法宝?丢了名声?”

    那文士面带诚恳之色,拱了拱手,道:“这位娘子说笑了,事逢凑巧,确然不是推脱。”

    那少女神情淡然,言道:“既然梁阁主无暇,那便改日再来。”

    “慢着!”

    这时一名身着锦袍的俊美青年走了出来,他腰环玉带,头戴王孙冠,神情之中,有着若有若无的孤傲之色,言道:“丽华妹妹,你不必急着走,你要见梁长恭,我嘱咐五叔通禀一声即可。”

    那少女轻轻一笑,道:“殷哥儿怕是不知梁阁主脾气,却不是说见就能见的。”

    俊美青年却是不信,对身边之人说了一句什么,那长随匆匆往里间奔去,那文士也不阻拦,任由他进去,过了一会儿,长随垂头丧气的出来,显是无有收获。

    俊美青年气恼道:“好个梁长恭,连五叔的面子也不给么?气煞我了!”

    那少女好似早已料到,起手一摆,道:“萼儿,我们走。”

    这一行人出得门去之时,张衍也正好行至这座广阁之下,门前有一名明眸皓齿的女侍迎了出来,对着他万福为礼,咬字清晰地言道:“尊客若是来炼制法宝,便请往左手抄廊去,见得一片桃花林,自然有人招呼。”

    梁长恭门下,亦有几名弟子,寻常修士请不得他动手,便由其弟子替他炼制法宝,这侍女眼力不高,只见张衍孤身而来,又无马车随从,只当是一般客人。

    张衍负手而立,淡淡道:“不必如此麻烦,你把梁长恭梁道友唤出来见我。”

    那俊美青年本来正往外走,无意间听了这话,却是脚步一顿,不免笑着看了过来,道:“怪事了,今日倒有人比小爷气魄还大。”

    那少女也是听见了,她矜持一笑,她根本不回头去看,只往停在楼阁前的软轿走去。

    过往也有一些人不自量力,以为梁长恭不过一炼器能手,妄图将挥来指去,可却不知,其人身份特殊,不单是化丹修士,在贞罗盟中还有长老之位,岂是等闲人能见得的?

    那侍女愣了一愣,随即冷言道:“阁主无暇见外客,尊客若要见他,那还是请回吧。”

    张衍哂然一笑,把袖一挥,忽然之间,一阵罡流卷动,如浪涛席卷,撞在那高阁禁制之上,顿时噼啪乱响,不断轰鸣,似要崩塌一般。

    见得此景,周围之人一片惊呼,纷纷向外躲避,那俊美少年也是脚下一软,不是两旁长随搀扶,早已瘫倒在地,那侍女更是脸色煞白,惊骇欲绝。

    这般大的动静,立时惊动了里间,不一会儿,那名文士满头冷汗奔了出来,目光一转,看到了张衍,小心翼翼上前一礼,道:“不知尊驾何来?”

    张衍拍了一枚青阳罡玉在他手中,笑道:“你拿去交予梁长恭,见与不见,全在于他。”

    这文士虽不识得此物,但仍是谨慎收了起来,再一拱手,道:“尊驾稍候。”

    张衍很是清楚,自己要见梁长恭,若是按照一般礼数,不知要花费多少功夫才能见得。

    他无心在此耗磨,因此快刀斩乱麻,使用最为直接,也最能见效的法子。

    不多时,听得脚步声起,就见一个四旬模样,厚唇隆鼻,留着长须的儒雅男子自里间步出,他目光落在张衍身上时,神色不禁一肃,径直走了上来,作势一揖,再侧身一引,道:“道友,请恕在下招呼不周,请里面坐。”

    张衍微一点头,便随他往里跨入。

    他身影一消失,满场之人立时觉得心头一松,纷纷出了一口长期

    那少女扶住轿杠,努力喘了几声,才站直了身躯,她心有余悸回首看了看,适才张衍方才那一挥袖,直似风云变色,地动山摇,此间所有人都被一股庞然气势压住,呼吸欲断,甚至身形丝毫动弹不得,这般威势,她只在一人身上见过。

    她再吸了口气,对身边婢女道:“此人不知是何来历,定不是贞罗盟中人,快些送我出城,我要面见老祖。”

    梁长恭将张衍请到里间,请他上座之后,再恭敬施一礼,道:“这位真人,在下方才不知大驾到访,还望恕罪。”

    他虽是炼器宗师,修为也有化丹一重,但在元婴真人面前却摆不出什么架子来。

    便是整个贞罗盟,也不过十数名元婴真人,且皆是地位尊崇之人,轻易不得现身,他岂敢失礼。

    张衍一摆手,开门见山道:“道友不必拘礼,贫道来此,是欲请道友炼制一桩法宝,此物还请道友一观。”

    他伸手一点,一道光华飞出,就有一只硕大龟壳摆在厅中,壳上有玄图怪纹,篆文异字、

    梁长恭一见此物,便大吃了一惊,激动站起,围着转了几圈,嘴唇竟有些哆嗦。

    以他之目力,自能辨出此物取自何等大妖之身,他颤巍巍在其上拍打了许久,这最后一叹,遗憾道:“只怕是在下无能为力。”

    张衍微微一笑,道:“久闻梁道友炼器手段高明,是以贫道慕名来访,炼制此宝需费灵贝多少,你尽管开口,不必遮遮掩。”

    梁长恭神色微露惶恐,他并非拿大,不提对方元婴修为,能有这等宝物在身之人,来头岂是简单?因怕张衍误会,连忙解释道:“非是在下不愿,只是要炼制此宝,已非在下一人所能为之。”

    张衍目光投来,凝定他面,道:“还需何人?”

    梁长恭经不住他目光,惶然把头一低,他犹豫了一下,道:“若是那南月峰上的魏叔丹肯出手,我二人合力,或还有几分把握,只是他与在下斗了三百来年,怕是不给这个面子……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