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八十一章 道心未坚何以战
    郭明德见师弟不知道何故忽然落败身亡,且连元灵亦是不见逃出,因想不出张衍使了手段,不觉心下着慌。

    不过他自认“悲气罗”已然制住张衍,当也不至因此退缩,一咬牙,便念动法咒。

    那团黑乌罗烟垂下气流,如同钟罩一般,随他咒起,骤然一缩,往里收拢。

    张衍觉得一股巨力裹来,似要把他及元婴一起捆缚勒束。

    他并不着慌,冷笑一声,把肩膀一颤,自那元婴之上扬起一片满是绿意的光华,将那烟罗抵住,随即碧芒暴涨,如枝横出,不断生发,隐隐还能听闻噼啪之音,不过片刻,竟将这“悲气罗”生生撑开一隙,不得合闭。

    郭明德瞧见这情形,也自骇然,若是由得其挤开这法宝,那到手的优势便要拭去了,哪里敢放其脱身,连忙运使法诀,不断催动法力,“悲风罗”连连颤动,气流不断垂下,条条舒展,黑雾弥覆云上,方一荡去,就又不断往内中纠缠而来。

    张衍见身上压力陡然倍增,正想运使木行真光,将其一气撑开,只是方欲使力,心中一动,想了一想,又收了几分力道回来,只是挡住不令其收拢,但却也不挣脱出去。

    如此一来,这一番比斗,却是陷入了法力比拼之中。

    庞明德初时也不怎么急切,甚至眼下局面,还颇合乎心意。

    临敌斗阵,显然是张衍技高一筹,但在他想来,此人不过方才凝婴,功行定然远不及自己深厚,耗时久了,自然能扳回局面,轻易占得上风去。

    但随着时间推移,他却渐渐察觉出不对来。张衍依旧是从容淡定,不见颓势,而他却觉得气促力虚,有些拿捏不住了。

    固然,这也有可能是张衍故弄玄虚,可他却不敢拿自己性命去赌。

    尤其是张衍乃是东华洲来得大派修士,常听闻此洲修士强横,使得他更为高看一看。心中不免忐忑,若是自己果真不及此人法力深厚,那再怎么下去,岂不是自陷险境?

    这也中柱洲修士缺少历练,道心不坚所至。

    他们往往依仗外物取胜,若是趁手法宝也无法拿下对手,就没了底气,一下便被打回了原形,彷徨无措,再无信心。如是换得溟沧派十大弟子再此。哪怕身上法宝尽去,也敢拼个你死我活。

    又过得许久。两人仍是僵持不下,庞明德已是觉得心疲力弱,法力耗损严重。

    眼见难以为继,心中也是怯惧,暗叫苦道:“东华洲修道之士莫非都是这般厉害不成?此人明明成婴未久,怎的这般厉害?”

    他自忖若是再这么下去,怕是自己要与师弟庞裕钟一般下场了。不由有些焦躁。

    自袖中取了几枚丹药出来,可吞服下去之后,却发现不过支撑的片刻而已。

    元婴修士法力何等庞大。以天地精气为食,与人相斗之时,无时无刻不在损耗,区区丹药之力,不过杯水车薪,稍稍能补溢些精神元气而已,但要想借此挽回颓局,那是休想。

    两旁观战弟子看他已然开始吞服丹药,显是落在了下风了,他们看得也是紧张心焦,恨不得上前助战,怎奈元婴修士相斗,两旁有罡风气芒飞旋回绕,修为低些的,稍稍靠近,便被排荡出去,更不用说上去插手相助。

    此时谁也未曾发现,在庞裕钟被杀之时,那洪安便远远退避开去,偷偷摸摸到了一个众人视线不及的角落之中,随后更是不管战局如何,头也不回地向往崑屿外逃去,未用多久,他便出了大阵,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郭明德出来之时,本拟速去速回,根本未曾觉得要滞留外间多久,是以手中丹药携得也是不多,未有多久,便自食尽。

    思来想去,一狠心,把身躯抖了抖,一声雷响,便自那元婴之上抖落一团顶云,徐徐飘落下来,一触发肤,霎时化作一道精气,融入身躯之中。

    此是他一身法力菁英所聚,又得罡气淬炼,自是不同凡响,得其补养,原本干涸法力又自满盈。

    郭明德脸色一白,便又重新红润起来。

    这一朵罡云折去,他至少退去百年功行,虽是中柱洲这等钟灵毓秀之地,不缺修道外物,日后还能修炼得回来,可他心知肚明,以自己寿数,再也休想踏入元婴二重境中了。

    他虽是狠得下心去,却也是肉疼不已,只得不停宽慰自己,只要拿下了面前这人,夺了那异宝回来,回到教中之后,还有何人功劳可以与自己相比?定然又可享受许多供奉。

    与心思紊乱的郭明德不同,自斗法以来,张衍一直不急不忙,他心中打得是活捉此人的主意,好逼问出一些话来,以解开心中几个疑惑,此举正是要借机会消耗对方法力,稍候好方便出手擒拿。

    适才还未出手时,他便早已想好,若是此人功行深厚,或者还有什么厉害的后手,那便以紫霄神雷开道,总能无恙脱身。

    而一番交手下来,却是再也无惧,此人虽修为高他些许,但一身法力,却是远不及他,便是对方此刻自斩了顶上罡云去,也不过多撑得些许时候罢了,远还未到能反败为胜的地步。

    又过去数个时辰,天色黯淡下来,已然入夜。

    郭明德神色之中略显疲惫,眼底也有些慌乱,心中竟然萌发了退意。

    其实得了那朵罡云相助,他法力还远未到支持不下去的地步,至少要再斗上一夜,方才可能见出分晓。

    他虽是元婴真人,可能走到如今这般境界,那是亏得诸般法宝教中秘传要诀,心性精神远不如张衍这等纯靠自己拼杀出来的修士坚韧。

    在与张衍对上之前,他斗法动手更是从未有超过半个时辰的,此刻身心已是觉得甚为疲累,支撑到如今,算得上是难得了。

    且张衍那副气定神闲的模样,亦是给了他莫大压力,心头沉沉,有些喘不过气来。

    眼见事不可为,他又动了逃走的心思,暗道:“这异宝纵是我得了来,也不是自家能用,还要缴去教中,何必舍身相拼这里还有许多教中弟子需我看护,如今师弟已去,我若败了,他们又往何处去逃?法宝无有了可以再炼,可人死不能复生,不如趁着眼下还有几分余力,暂且收手,等日后唤上几名修为了得的教友,再来寻这人麻烦。”

    他心中本无大道之念,只求逍遥数百上千载,享尽人间富贵便可,如今尚未活够,怎舍得丢弃性命?这几个念头一冒出来,便再也无心恋战,只寻思着怎么脱身离去。

    可他尽管与人甚少相斗,却也知欲求退走,反而不能弱了气势,反而要压一压敌手,否则若真被对方反杀过来,那可真的难以抵挡了。

    因此他不退反进,将全身乏力鼓起,连连催动,那“悲气罗”猛然声势大增,黑雾滚滚,大有一举将张衍压垮之势,看得周遭那些弟子也是精神大振,眼中发亮。

    张衍自入道途以来,会过许多狡诈敌手,斗阵经验丰富,只从对方细小动作之上,就窥出端倪来,心念转动之间,便猜出对方此时究竟动得什么脑筋。

    他哂然一笑,索性顺水推舟,故意又将法力撤去几分。

    从表面上看去,他显是被压制住了。

    郭明德见策略得成,不由大喜,只是这个时候,他心中却出现了一瞬间的犹豫和怀疑。

    自己不过稍稍施压,此人就有些支持不住,这么说来,是否此人其实已是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面上那副模样不过是装出来的,其实只要自己再加把劲,就能将此人拿下?

    这个念头一起来,他便不急着走了,而是想等上一会儿,看看结果再说。

    可他却不知,这正好落于张衍算计之中。

    过得一刻,郭明德便惊惧发现,自己非但未能压制住对方,战局反而又逐渐恢复到先前那般模样了。

    自己白白耗损了不少法力,原先定计却未能做成,他立时醒觉是自己上当了。

    这下也不去动什么败敌的心思,又是将法力催动,待那“悲气罗”稍显声威,就将手中那团白色烟罗往头上一罩,起得一道清澈云光,皎洁如洗,碧水盈盈,笼了全身之后,就收了元婴,转身欲走。

    张衍脸上微现冷笑,不再抑住木行真光,把束缚一放,任由法力暴涨,那青光玄气立时蔓攀而起,节节拔高,顷刻就将那“悲风罗”爆撑开来,再见蓝芒一闪,便将这法宝刷了去。

    郭明德只觉心头一疼,随即一阵空空荡荡的感觉袭来,喉咙口一阵咸腥涌了上来,不用回头,也知法宝被破,此时他根本顾不上那千余名弟子,只顾自己向外奔逃,一道光华,向外飞去。

    张衍一声大笑,顶上元婴把手一伸,倏尔化作大有百丈巨手,追了上去,只一捉拿,就把郭明德连人带宝一齐抓了上来。

    郭明德大骇不已,连忙运使法力,那护身烟罗光华大放,雾气腾腾,将那大手死死撑住。

    只是他既入张衍掌中,剩下也不过是困兽之斗。

    这大手不断拿捏,不过一刻,郭明德就法力耗尽,一声爆响中,那白气烟罗飞散而去,眼前一黑,便失了知觉。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