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六十六章 断崖残桥销魂途
    通往宋国之路,深藏于山腹之中,商队过得一片郁郁葱葱的古木林后,便在识途头马引领之下,入得一处穴壁,此间孔洞勾连,千沟万径,如无熟识之人领路,甚难找到正确路径。

    马队沿着曲径缓坡行走,此时下了一场淅淅沥沥的小雨,男子皆是批上蓑衣,手扶斗笠,商队女眷少数入车躲避,许多则是撑起了绘有花鸟鱼虫图案的油纸伞,青竹伞架下,是一幅幅色彩鲜亮明丽的锦缎裙袍,随着步履摇摆,霎时香艳好看。

    马队之中有一驾八马大车,此刻忽然掀开帘布,鱼鼓真灵从中探出头来,自前排看到后排,看得津津有味,时不时挤眉弄眼,还引得几名女子咯咯发笑。

    张衍微微摇头,那王夫人本是给他二人各自单独准备了一座车驾,不过这些天来,这鱼鼓真灵凡是遇见美貌女眷,就要上去攀谈调笑几句,偏偏他还是一副好相貌,引得不少女子春心萌动,更还有一名已嫁作人妇的女子送来了竹书香箴。

    张衍这时才知为何秦掌门不放这法宝出来,是以把拘在身侧,不令其招惹是非。

    索性这车厢极为宽大,足以坐下五六人,其内布置也是舒适精巧,金银器皿,漱洗用具样样不缺,车厢壁旁置有一只金丝笼,其内养有辟邪报时的金鸡,每日都有专人喂养。

    由这些细微小处可以见得。说中柱洲乃是九洲最为富庶之地,果然不假。

    鱼鼓真灵又看了一会儿,便觉无趣,退回了车厢内,懒洋洋地靠在厚实软垫上。

    他整日里酒不离手,取了酒壶过来,倒了一口甘醇美酒下去,砸吧砸吧嘴,突然转首道:“山河童子,难怪你说这中柱神洲乃是富贵温柔乡。烟柳繁华地,只看那些华美衣饰,便不是东华洲寻常百姓置办得起的。”

    中柱神州自古便少有人能飞升成道,众多修士自知大道难期,因此都以添寿享福为乐。

    此洲王侯将相,皆是以金珠美玉,修道外物来大肆笼络修道人,诸如齐。宋、卫这等国力强盛之地,每年俱要调集百万民夫,劈山凿石,伐林开道,在险山绝崖上修庙建观,供奉香火。

    似别处这般滥用民力。早就是哀鸿遍野,民怨沸腾了,可此地土地肥沃,物产丰饶,又少起刀兵。因此支撑得起如此大的消耗。

    商队一路过来时,已是见得数座修饰得美轮美奂,雕梁画栋的庙观,每已临近时,便从中传来阵阵丝竹琴音,钟磬悠悠鸣响。听得人乐而忘忧。

    似这等膏腴之地,却最易消磨人心意志,修道人也是如王孙公子一般,整日日锦衣玉袍,车马出行,拥美听曲,豪奢非常,多是深陷红尘迷网。不可自拔了。

    张衍听得鱼鼓真灵话,似乎其也曾去过不少地界,想到还不知其来历,便开口问道:“还不曾请教,师叔当日是跟随的哪一位祖师?”

    鱼鼓真灵把酒壶放下,起了衣袖擦了擦嘴角,嘿嘿一笑,得意洋洋道:“师侄你听好了,我乃是三代掌门元中子所炼,自生得真识之后,又经两代掌门反复祭炼,最后到了如今秦掌门手中,方才生出真灵来。”

    张衍双眉一扬,不觉讶然,想不到这英节鱼鼓居然来头这么大?

    他也曾听周崇举说过,溟沧派开派祖师乃是太冥真人,但他并非九洲之人,乃是自天外而来,立了溟沧派后,只百余年便不知所踪,二代掌门,乃是他原先随侍童儿,如今门中陈氏之祖。

    而这位三代掌门元中子,他方是太冥真人正经收录的大徒儿,真正奠定溟沧派根基之人,亦是历代破界飞升的祖师之一。

    这么一算,这英节鱼鼓已经先后经过了四代掌门之手,资质之老,远超他的想象,只是却不知,历代掌门祭炼这么一件不能用来杀伐争斗的法宝,究竟为得是什么?

    张衍心底不信他们没有目的,只是以他如今修为,还无从知晓其中隐秘。

    就在这时,听得外间有人喊道:“雨停了。”

    张衍也不欲在车厢内久坐,下得车来。

    微雨过后,轻带湿意,壑道中气机流畅,暖风拂过,空灵幽谷之中传来虫唱鸟鸣之声。

    此刻已不知深入山腹多少,耳边隐隐听闻清泉流水之音,石上青苔漉漉,拐角转道之处。因雨雾方散,还有五光十色,幻彩斑斓的熠熠明光闪烁。

    又往前行半个时辰,到了一片开阔地,见看着一处光滑平整的巍峨石壁,其中凿出了一个个壁龛,足足摆放了千余座石像。

    当中有一尊石像尤为高大,其藏身在龛壁之中,雕琢精细,面目栩栩如生,宛如真人。

    张衍注意到,此处虽无禁制阵法,但石像并无半点残枝断叶,便连一些阴暗角落里,也是不见污秽,显是时常有人擦拭扫洒。

    这时马队一阵骚动,不少人离了队伍,纷纷跑向前去,跪下来焚烧祷告,顶礼膜拜,看那模样,甚是虔诚。

    张衍一招手,把那裘管事唤来身侧,指着问道:“此是祭祀的是哪一位真人?”

    裘管事一拱手,正容道:“回仙师的话,此是列玄教祖师翼崖上人。”

    裘管事又指着周围言道:“昔年翼崖上人来此修行,一眼便看中了这处山水,就在这里修行五百余载,最后窥破玄机,成仙得道,当初此地妖魔横行,他与弟子护佑一方生灵,百姓感激,是以后来凿像祭拜,如今我宋国邯京之中,还有一座翼崖观,香火鼎盛,极是灵验,此也是道门神仙。道长不妨上去参拜一二。”

    鱼鼓真灵撇了撇嘴,道:“什么神仙,中柱洲哪曾有过飞升之人,若是按寿数算,他叫我爷爷还嫌他小。”

    裘管事吓了一跳,道:“这位道长,这话这里说说便还罢了,若是去了邯京,万万不可亵渎了这位仙人,宋国境内。多是这位仙长的信徒门人。”

    他又左右看了看,将声音又压低了一点,道:“便是马队中的车驾护卫,也有不少是出自列玄教的弟子。”

    张衍这时看到一些信徒拿出一本书册来,喃喃念诵,便指着道:“那是何书?”

    裘管事一看,道:“此是那当日翼崖上人手书的一本《道经》。”

    “道经?”

    张衍眉毛一挑,天下修道者何其多。但直接以“道经”二字来对自己著述冠以称呼,便是古往今来那些大能修士也不敢做得,便道:“拿来我看。”

    裘管事忙去取来,交到张衍手中。

    张衍拿过来看了几眼,微微一笑,随手递给了鱼鼓真灵。

    鱼鼓真灵也是翻看了几眼。嗤笑连声,讥嘲道:“我当如何了得,原来是抄录了百多本道册的大杂烩,骗骗愚夫愚妇罢了。”

    裘管事惊得脸色苍白,连忙看看四周。见并无人听见,这才把悬着的心放下。

    张衍负手道:“翼崖上人能做到一派祖师,当不至这般浅薄,亦不会如此狂妄,不定是后人托名伪造。”

    鱼鼓真灵赞同道:“八成是了。”

    翼崖上人信徒的确不少,只张衍所见。这商队之中,就有大半来此奉上香火。

    祭拜了有一个时辰,马队方才重新上道,只是才行不远,前方忽然传来一阵嘈杂声,马队停了下来,这立刻惊动了后方的王夫人,她带着两个婢女下了车驾。找来一名护卫问:“出了何事”

    那名护卫惶然道:“前方崖上索道不知何故已然断开,没有去路了。”

    王夫人柳眉一皱,道:“带我去看。”

    护卫忙前面领路,行走了不出两百步,就见前方悬崖之上,原先以铁链相连的索道已是断开,依稀能望见对面山崖,这下方是万丈沟壑,除非凌空虚渡,否则绝无可能过去。

    王夫人极是胆大在,在崖边站了一会儿,突然道:“寻几个人,把那铁链拖上来。”

    不多时,便来了数十人,把铁链拽了上来。

    王夫人走上前,仔细看了看那断开豁口,见断处齐整,显是被神兵利刃所斩,立时知晓是有人故意为之。

    但她表面上却是不动声色,关照诸人把铁链放下,又回往车队,这时见那吴管事也是拄着拐杖匆匆赶来,气喘吁吁道:“夫人,听闻铁链断了?怎会如此,怎会如此啊。”,

    王夫人叹了一声,道:“或许是山中妖孽所为,如今却是难了,妾身见识浅薄,老管事见多识广,又熟知山中路途,不知可有他途去往上京?”

    吴管事摸了摸胡须,想了一想,道:“若是此路不通,则需绕路而行,抄小径出洼谷,便能上得大陆,只是洼谷之中自前年来了一位至空道人,收了几个徒儿,又掳来千数个民夫,在那处起了一座道观,往日里收些买路钱,听闻其门人弟子心黑手狠,至少索取七成,如是朝那处走……”

    王夫人断然道:“钱财舍了可以再赚,货物必须运到,若惹得道宫不满,我等遭难不说,还要连累子女族亲。”

    吴管事只是连声叹息,嘴中不停道:“天数,天数啊。”

    王夫人回返车驾,入了车厢后,她神色中一片凝重。

    自夫婿公公相继病逝后,她尚是头次带领商队来此,但事先也打听得清楚,通往宋国境内之路,除却这幽魂崖索道,明明还有两条路,可吴管事却只说一条,隐而不言,这其中必有问题!

    先前她已觉得吴管事一路上行事可疑,现在更是确定。

    她也能想到,便是自己方才提出走另一条道,对方如有布置,也一定不会漏过。

    她算得上是女中豪杰一流,遇事丝毫不慌,不停在心中盘算对策。

    不多时,她抬起螓首,招来婢女,“请那两位道长过来。”

    不待婢女走开,她忽然站起,又将那婢女叫住,道:“慢着,还是我亲自去为好……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