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六十三章 青阳罡玉 中柱神洲
    张衍一举成就化丹三重,修为到了他这一境地,与元婴境只有一步之遥。

    休看这短短一步距离,却是万山千水之隔,需得他再下万般苦心毅力,砥砺磨练,才可得成。

    此时他并不收功出关,而是琢磨着是否要再往前行进一步。

    玄门羽士凝聚法力真印之后,便算大功告成,而魔宗修士则不然,他们还要有一番运化之功,那便是将真力印记烙入神魂之中。

    如此一来,就如泰衡老祖一般,哪怕是肉身被毁,不过再换得一具躯壳即可,其毕生所修习之法术,也不必再从头修行,只需再稍加养炼,便可运用。

    张衍虽不认为自己会到舍弃肉身的地步,但修道之路艰险坎坷,将来会发生何事,谁也无从知晓,且千年魔劫就在眼前,多做一手准备总是好的。

    而今以他之元灵强大,足以承载这道真印,兼且又有参神契功法在身,要做到这一点,并不是什么难事。

    因此他特意又用了大约三日功夫,将真印炼化一道,烙入神魂之中,这才算功行圆满。

    他细细默察了一回,只觉〖体〗内灵机泊泊,各门功法皆有长进。

    尤其是那“太玄五行真法”着实省却了他许多年苦修之功。

    他所得来的神通道术,除了无关紧要的,只那小诸天挪移遁法未曾得那精气之助,不过这却是他有意而为之,这门小神通乃是溟沧派前辈从五行遁法神通中演化而来。而一门护身隐遁的无上妙法,只是五行气这一关难过,如今他有五行真法为底,日后修炼起来便无需如此费劲,且十六派斗剑之期越发临近,时日剩余不多,因此并没有刻意修炼,放在日后也是不迟。

    张衍收了功法,长身而起,出了小壶境,在主殿之上坐定,把镜灵召过来,问道:“这几年中,众弟子修行可还勤勉?”

    镜灵恭敬回复道:“得了老爷吩咐,诸弟子都是安坐府中,谨严修持。”

    张衍点了点头,又问了几句,这时方知刘雁依这几年中功行进展也快,那第三十四穴突破在即,也就在这一月上下便能功成。

    他想了一想,道:“掌门曾允我,修为到了化丹三重,可借用浮游天宫修行三十载,我如今功行已到,当需先去禀明此事,我去之后,若是雁依出关,你嘱她发飞书予我,我回来助她化药凝丹。”

    三十年之期临近,时间紧迫,待镜灵应声下去后,张衍便动身往浮游天宫。

    他借剑飞遁,神速异常,片刻到得天宫之下,把法符一展,依旧在那先前来过的偏殿前落下,与那道童道上来意,只在门前等候了一会儿,便召他入内。

    到了里殿之中,秦掌门打量他一眼,把拂尘一摆,道:“张衍,你先站于一旁,稍候若有事,你不可出言。”

    张衍心中奇怪,但他城府甚深,面上未曾表露出来,遵命立在殿下。

    秦掌门也不说话,约略过了一刻,就有一名中年道人入大殿之中。

    这人一袭月白道袍,头戴九阳冠,眼神内敛,两鬓微白,身量之高,几乎与张衍相仿佛。

    张衍一眼看去时,只觉得此人极是寻常,然而再看一眼时,却是眼神一凝,此人明明站在那处,却予人以一种虚幻不定,似真还假的玄奥之感,似乎随时便可从世上消逝而去,不留点尘。

    秦掌门见了此人,不再坐着,而是站了起来,沉声道:“卓师叔,有礼了。”

    卓长老负手而立,淡淡言道:“当不得掌门真人大礼,我此来只为一事,说完便走。

    ”

    秦掌门容色一正,道:“师叔请讲。”

    张衍此时方知,这位道人原来便是渡真殿中那位太上长老,不免又多看了几眼。

    卓长老道:“掌门真人,浮游天宫借与门下弟子修行,此事不合规矩,还望掌门不要开此恶例。”

    秦掌门神情不变,只道:“我已允诺后辈,既然出口,岂能毁诺之理?”

    卓长老也不多说,一抖手,发一道金符过来,道:“我也知掌门真人为难,当日师兄飞升之前,曾留下一道法诏,有此物在,可否令你收回成命?”

    秦掌门接过一看,微叹一声,道:“有恩师法诏在,弟子又怎能不从?”

    卓长老不再说话,稽首一礼后,袍袖一摆,竟是留也不留,回首就走,须臾不见,自始自终,他没有和张衍说一句话,甚至连看也未朝他这边看上一眼。

    秦掌门重又坐下,他沉吟有时,随后抬首望向张衍,道:“张衍,浮游天宫怕是无法借你修行了。”

    张衍却是微微一笑,朗声道:“大道万条,何止一途,不过另觅他法罢了。”

    秦掌门抚须一笑,眼中精光闪动,言道:“你也不必急切,我尚有一法,可助你早日修成元婴。”

    张衍精神一振,露出专注之色。

    秦掌门抬起拂尘,朝着外间一指,道:“往东华洲西去十八万里,便是那中柱神洲,此处有一方地界名曰昆屿,直通极天之上,此地有奇气,名曰青阳罡英,此物稀少,采集奇难,便是元婴修士得了,也能增长功行,只是以你如今之修为,尚且去不得此处,今日我便借你一件法宝,可助你汲吸此气。”

    天下共分九洲,有句话叫做“东三洲,西三洲,南一北一拱柱洲”这柱洲,说得便是中柱神洲,此地乃是九洲之祖脉,四海之源头。

    秦掌门手掌一翻,便有一根竹节形状,如墨玉打磨的鱼鼓飞了出来,落入掌心之中,他言道:“此物名为‘英节鱼鼓”可凝罡成玉,云天当年,也曾得他相助,但此宝真灵脾气古怪,能否用得,全看你自家了。”

    他话音才落,就走出来一名峨冠博带的年轻道人,他仰天一声大叫,道:“秦墨白,你可愿放我出来了。”

    张衍看了一眼,见其貌相倒也英俊,只是行止语态,却是显得有些洒脱不羁。

    秦掌门微笑不语,只是指了指张衍,道:“你便随他去吧。”

    这年轻道人看了看张衍,大大咧咧言道:“便是你要采罡气么?先说好了,我没什么打架的本事,若是与人相争,你可不要指望于我。”

    张衍笑道:“不敢劳动道兄。”

    年轻道人又大声道:“你要我出力,那便要送上好酒,赔本买卖我可不干。”

    张衍有些意外,他看了一眼秦掌门,见在旁闭目不语,任由他二人商谈,似乎并不想插手。

    他略一思忖,从袖中取了一只酒囊出来,递了出去。

    这年轻道人接了过来,当着秦掌门之面去了塞子,闻了一闻,顿时满脸欣喜,连声道:“好酒,好酒。”

    他一仰脖,咕咕喝了几口,眼睛里精光大放,还想再喝,想了一想,把酒囊往怀里一捂,道:“可还有?”

    张衍摇头道:“此酒酿制不易,我回头再寻些与道兄吧。”

    这酒本是龚长老送与他的还阳酒,他这里还有的是,不过却不再送出,这是要吊着这真灵的胃口,若是得来太过轻易,反而不会珍惜。

    年轻道人满脸悻悻,咕哝了一句,道:“不爽利。”

    话虽如此,但他身化一道清光,往那鱼鼓中一钻,随后此物自动飞起,往张衍落去。

    张衍伸手一拿,就将此宝接了,收入了袖囊之中。

    秦掌门眼一睁,沉声道:“张衍,你此去,当需小心提防那名凶人,当日门中大变,他或诱或骗,掳去我派之中数件法宝,这英节鱼鼓却是被我先一步拦阻了下来,虽当日他曾被北冥剑破去千年道行,定还在哪一处休养,但其门下几名弟子却也有几分本事,怕会出手劫夺,你要小心了。”

    张衍心中一凛,稽首道:“多谢掌门真人提点。”

    秦掌门一摆拂尘,道:“去吧。

    ”

    张衍再行一礼,便出了浮游天宫。

    一路回转之中,他细想方才秦掌门那一言一行,似乎都是暗含深意,心中不由忖道:“卓长老出面阻拦,此举怕是早在掌门真人料想之中了。”

    他猜想掌门真人借自己浮游天宫一事,是先前故意放出的风声,所为之人,怕是就是那卓张老,至于具体为何,他也想象不出。不过说起来,他得了一件真器,也并未吃了亏去。

    似这等事,眼下他修为尚浅,还参与不到这等棋局之中,多想也是无益,因此念头只转了两转,便一笑置之,一催法力,如风驰电掣一般,往洞府回返而去了。

    与此同时,龙渊大泽一座魁峰之上,正有两人立在一处,其中一乃是秦真人,而另一人,正是那卓长老。

    “秦师侄,今日我请出师兄符诏,也算了结一桩心事,不日就要闭关,我去之后,再也无人可拘束墨白了,你好自为之吧。”

    秦真人吃了一惊,道:“师叔,你莫不是要……”

    这位俊逸道人背着双手,望向虚空,道:“当年我已可破界而去,之所以滞留此间百余年,便是师兄认为我这墨白师侄所图甚大,若是他得了掌门之位,或要走那上那一步,那时我溟沧派便万劫不复了,便要我手持符诏,从旁看顾,好在关键时刻阻他一阻,只是我近来心生感应,若是再等下去,怕是再无飞升之机了,成也罢,败也好,皆是天数,我这将走之人,也不来管尔等了。”

    秦真人一时心绪有些烦乱,这道符诏之事,她原也不曾知晓,若是早知有此物,当会好生谋划一番,又怎会匆忙请这位师叔出面?

    溟沧派到了她父亲这一代,已是鼎盛之极,门中至少有三位有望破界飞升之人,一时声势无量,连少清派也被盖过,不仅如此,就连后辈之中,还有数个不凡之人。

    可她父亲不知出于什么缘故,偏偏不明言谁人承继掌门之位,便飞升而去。

    他走之后,那座下几名弟子便起了争执,闹腾了数十年,也未曾选出掌门人选。

    那时现任掌门秦墨白排名最末,诸师兄争位,他一直默不出声,因此无人看好于他。

    可是到了最后,偏偏是他以高明手段,联合世家,将数位师兄逐一压下,不是囚禁,就是驱逐,一举夺得掌门之位。

    经历这场门中大变后,溟沧派也是实力大损,连近在咫尺的三泊之地也丢了去。

    而眼下师徒一脉重握大局,非但重夺三泊回来,且门中洞天真人,倒有一小半皆是出自这位掌门真人门下,唯一能掣肘于他的,便是这位卓长老了。

    秦真人反复思忖,认为掌门师兄应是早已知晓有这道符诏,所以借张衍一事,故意诱使她请出这位师叔。

    而卓长老心中早有去意,只是碍于当年之诺,不得走脱,如今得了她请,正好顺水推舟,了结此事。

    这位长老一去,便再无人压在秦掌门头上了。

    想到这里,秦真人不由银牙暗咬,道:“师兄,你果然好算计!”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