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五十六章 金火二气入囊中
    这彩衣女子听得刘雁依这么说,心中好感大生,冲她露齿一笑,道:“刘道友不怕那道姑回头再捉了你去么,她那宝物甚是奇异,这回又有了防备,我若再出手,却也未必能再拦阻的住哟。”

    刘雁依嘴角含笑,摇头道:“不碍事,那位前辈适才乃是用法宝来擒我,那便是说她本人并无把握遏制剑遁之法,我这才敢大胆回来。”

    彩衣女子一怔,再一想,确实是这个道理,不过要于危急之间想到这一点,那要心思极为冷静缜密才能做到。

    她不由瞪大美目看着刘雁依,暗道:“难怪恩师命我暗中出手护持于她,果是慧眼识人,从来不曾看岔,这位道友来日必定不同凡响,今番结了这个善缘,彼此师门也算有了交情了。”

    她正想着,刘雁依又是对她一礼,道:“还未请教道友名讳。”

    彩衣女子不受她礼,侧身一让,笑吟吟道:“我乃是曹真人门下,姓陆名卿眉,如今东华洲各处,魔宗门下愈发猖狂,恩师担心你独自一人回府不妥,就嘱咐我一路护送。”

    刘雁依秀目莹亮,露出惊喜,随即轻叹道:“原来是曹前辈弟子,前次多蒙前辈指点,雁依受益匪浅,还未谢过,又劳动师姐相送,前辈拳拳一番关爱之心,雁依不知如何才能补报一二了。”

    曹真人乃是骊山派一位元婴长老。她本是魏国宗室出身,不过与当今魏国皇族并非一支,因其天资过人,早年被如今骊山派祖师收去当了弟子。

    也是因为刘雁依寻药到了骊山派地界之上,与她偶尔相遇,因见刘雁依资质心性皆是不凡,又像极了年轻时候的自己,这位曹真人当时便有意将她收入门下。

    但打听之后才知,她原来溟沧派门下,还是十大弟子之一张衍的徒儿。不免惋惜不已,因此出言指点了她几句。

    因确实喜爱于她,待刘雁依走后,特命陆卿眉暗中护送,以防不测,顺便还能卖张衍一个人情。

    陆卿眉将手摆了摆,道:“不过区区小事,刘道友不必放在心上了。”

    刘雁依微笑一下。道:“陆师姐,不远即是昭幽天池,小不妨来府中一坐?”

    陆卿眉摇了摇头,婉拒道:“不了,道友既已平安,那便是功德圆满。我还需回洞府复命,便不打搅道友师徒相聚了。”

    刘雁依也不勉强,同是修道中人,寿元悠长,日后自有相见之期。她托陆卿眉与曹真人带去几句祝祷之词,便与之道别,转身往昭幽天池回返。

    小壶镜中,张衍闭目坐于竹楼之上,正运转玄功,这数月下来。他已将木行真光功法推演出来,现下正运化演练之中。

    忽然镜灵转了出来,凑到前面,喜道:“老爷,刘娘子回府了,正在外间等候,要拜见老爷。”

    张衍睁开双眼,笑道:“雁依一去十数载。却比我想得回来要早了些,你去引她进来见我吧。”

    镜灵忙领命,到了外间,对刘雁依笑道:“刘娘子,请随我来,”

    他身子一转,镜光闪动之间,刘雁依只觉眼前光华大亮,随后自己便入了一处满庭香树花草,溪水淙淙的所在。

    她尽管是张衍大弟子,但尚是第一回入得小壶镜中,不觉多看了几眼,见这里池水清澈,天空一碧如洗,奇香扑鼻,花蝶扑闪,游鱼嬉水,分明自成一方天地,心中也是惊叹。

    到了竹楼之中,她一眼便瞧见张衍端坐榻上,正含笑看着自己,忙跪倒地上,叩首言道:“弟子刘雁依,拜见师傅,祈祝老师万寿。”

    张衍见她身上道气盎然,显是别过这段时日,功行又有不小精进,起手虚虚一托,言道:“徒儿快些起来。”

    刘雁依再拜一拜,起身而立。

    张衍语声温和地问道:“雁依,你如今已修至何等境界?”

    刘雁依把身子欠了欠,如实回答道:“回禀恩师,弟子已到烧穴一关,如今已开穴二十四处。”

    “二十四处窍穴,倒也极是不易了。”

    张衍微微点头,修士开穴窍越多,真火之势越旺,则煅烧金丹的成就越大,便又说道: “那你还需用功时日几日,再开得几处窍穴,再凝丹不迟。

    他伸指一点,一道金光灿灿的符箓飞出,道:“此为烧穴诸般窍要,你要铭记在心,不可小视了。”

    他当日开穴三十六处,那是因缘际会,有参神契功法在身,肉身非是寻常修士可比,又有残玉推演相助,其中关窍也是纯靠自身摸索,无法纯然效仿。

    不过他自成为十大弟子之后,经罗院中书册尽他观览,其中倒不乏言及开穴要诀的。

    能入经罗院观书之人,修为至少也是化丹之境,且在门中身份亦是不低,因此有些个法门并没有对他遮遮掩掩。

    张衍自己不用,未必门下无用,因此当日也是用心留意过,观览了一遍,记住了不少关窍。

    不过他人经验,他不会拿来照搬全用。

    他有一个好处就是能在残玉中反复试演法门,试验成败,因此自己琢磨出了一套开穴妙法,可以说,这套法诀也可自此流传下去,成为师门不二密法。

    刘雁依烧穴二十四处,靠得本是天资,后来进境缓了下来,也是隐隐约约感觉到后面或有要诀,眼下见张衍传授,知道其乃是秘传之法,当下屏息凝神,郑重上前接了,再跪下叩谢师恩。

    张衍笑道:“徒儿,起来说话吧。”

    刘雁依依言站起,她伸手入香囊之中,拿出两只瓷瓶,托在掌心之中,道:“恩师临行之前,曾命徒儿留意那金,火二气,徒儿不敢忘却,因此特别用心留意,也是靠了几分运气,这才侥幸凑得齐全了。”

    张衍精神一振,他袍袖一卷,一道烟气飞出,将那两只瓷瓶摄了过来,分别打开一看,颌首道:“不错,这正是那庚辛金精气与丙丁火精气,徒儿你此番立了大功了。”

    刘雁依眉眉宇间略微含忧,躬身道:“为师效命,乃是弟子之责,不敢居功,只是这二气极稀少,徒儿只有些许,也不知道是否够恩师之用?”

    张衍看了看那两只玉瓶,微笑道:“足用了。”

    他并不是要将太玄真光炼至大成境地,只消稍能施展之后,就可以九数真经倒推回去,再以丹煞之力重新转炼,自此便能摆脱藩篱,成就玄法。

    徒儿回府,又得了五行真光后两种精气,他也是心情大畅,便详细问起刘雁依一路之上的经历来。

    刘雁依也是用心回答,又将东华洲如今局面说了一遍。

    师徒这一番问话,竟用去了半日,张衍又问起那金,火两气的来处,方才知晓,那庚辛金气乃是元阳派一名女修所赠送,只是刘雁依也不知其名。

    至于丙丁火气,则是刘雁依在东华洲南方一处飞舟仙市之上获得,也亏得她临行之前带得不少灵贝,倾囊而出,方能买了下来,说是运气,也不为过。

    若不是在此得了那火精之气,刘雁依怕还要再耽搁几年,方才能回得府中。

    说到后来,刘雁依想了想,还是决定将自己回府时遇袭一事说与张衍知晓。

    她倒也不是受了欺负要向师长诉苦。当年张衍还不曾是门中十大弟子时,在出外寻药那段日子中,她所面临局面不知比眼前艰难多少,这却也挺过来了,并没有那么娇气,只是担心此事或对师门不利,因此不得不提及。

    张衍听她说完之后,略一思忖,点头道:“此事我已晓了,你回去好生修炼,过得些时日,为师亲自为你护法,助你化药凝丹。”

    刘雁依下拜道:“是,恩师,徒儿告退了。”

    送这位徒儿出了小壶镜后,张衍心下思索,微微摇头,要说秦真人派遣门下来出手为难自己徒儿,这可能不大。

    秦真人再如何说也是一名洞天真人,就算真是要谋算自己,又怎会把目光投在自己徒儿身上?

    还却也太过折损身份,说出去怕也是颜面难保。

    因此他猜想,很可能是那越龙珊自作主张。

    不过无风不起浪,他也能察觉到,此事背后琳琅洞天一脉对自己隐含的敌意。

    他与彭真人互为援手,秦真人对他不喜,也在情理之中,张衍对此早有预料。

    但按理说,就算要为难自己,也因待机而动,而选在这个时候,却是有些令人不解。

    他好生琢磨了一番,这些时日来,他甚少出府,唯一一次,便是去见了秦掌门。

    这念头只转了几转,他便醒觉过来。

    问题很可能就出在这上面!

    秦掌门曾承诺他去浮游天宫修行,很可能是因此,遭致秦真人对自己不满。

    如此一想,倒是理清思绪了。

    还有那萧翱一事,此时联想起来,怕也互相之间有所联系。

    张衍隐隐约约似乎正看见一张大网正朝自己罩来。

    他哂笑一笑,果然,好处不可能平白由得自己得去,看来还要经历一番波折。

    不过现下不必去考虑这许多,眼前紧要之事,乃是将剩余两道真光练成。

    把功法推演之后,他便能五行玄功炼化合一!

    之后凝聚法力真印,将实力再提升一层上去,如此才有更多说话的底气……未完待续)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