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五十三章 天宫乘风好借力
    昭幽主府之内,满室青碧,成百上千道光华自张衍身上绽发而出,光晕迭显,在府内耀动闪烁,化作千丝万缕,如同在洞壁之上涂上了一层翠色。

    张衍睁开双目,仔细打量着这道道如烟碧华,灿然绿意,看其内似暗含无穷生发之力,勃然欲动,怎么也收束不住,他便把法诀一撤,不再压制。

    这青芒陡然没了管束,轰的向外一张,发出一声震响,四壁脚下皆是颤动,似要将这洞府撑开一般,惊得那镜灵立刻转出,运转阵禁,这才将此间稳住。

    张衍神色间欣然若喜,他将这真光又演练半晌,方才起诀收摄,不过半歇,就将其一无遗漏的敛入体内。

    这喜意不过起的片刻,他掐指算了一算,转而又神色一凝,

    此番闭关,顷刻间又是七年过去,虽比他先前预想要快,这木行真光已然有所小成,但现下距离那斗剑之期,只剩下了五十七年,时间越发紧迫了。

    下一步,便可那用九数真经倒推功法。

    照眼下看来,借那残玉之助,至多用上一年半载,他就能将木行真光这道法门推演完毕。

    只是那金、火二气尚且无有着落。

    刘雁依临行之前,他曾特意交代要寻来此二气,

    以他对自己大徒儿的了解,只要托到此事,定然会去尽心做好,算一算时日,也是回返在即。眼下倒也急不得。

    若是一切顺利,那剩余两门真光,等这大徒儿回转后,大概在二十年之内亦能修成。

    如此五行合一,可得完全,随后便是设法凝聚法力真印,踏入化丹第三重境界了。

    剩下留给自己的,差不多只有三十余年了。

    那“眠阴用藏”一关,需吞食海量天地秀气,似这等水磨功夫。无有捷径可言,就算有残玉相助用处也是不大。

    杜德、萧倜、庄不凡,洛清羽等辈,哪一个不是早就步入此境之中?但却偏偏皆是顿足在此关,可见其艰难之处。

    这倒并非是他们用功不勤,而是丹成之品愈高,则耗费时日愈多,

    张衍自忖自己丹成一品。所用时间只会更为长久,要想在这么短的时日内突入元婴之境,几乎是难于登天。

    他寻思良久,忽然想到,似这等难题,何必自己一人费心思量?不妨前去请教掌门真人。看看有无办法。

    想到此处,他起身出府,便往浮游天宫而去。

    借了法符飞遁,不一会儿,他便到了先前到过的那座偏殿。报上名姓,那童儿也是认得他,立刻进去禀报,只候了片刻,就步了出来,说是掌门祖师唤他进去相见。

    到了殿内。张衍上前稽首,道:“弟子见过掌门真人。”

    秦掌门温朗之声自高台上传下,道:“张衍,你不在洞府内好生修行,来我这里作甚?”

    张衍回答道:“弟子心有疑惑,是以特来请掌门真人指点。”

    秦掌门道:“你且讲来。”

    张衍并不隐瞒,将当日那蔡德延一事说出,只是其中掐去了不少细节。末了说道:“弟子也不知此事真假。”

    掌门闻言,笑言道:“你明明已知晓此事为真,又何必来问我?只是时机未至,不便相告门下,你也不要随意外传。”

    张衍揖了一礼,道:“弟子有心去那斗剑法会,只是有道难关,祈请掌门真人指点门径。”

    秦掌门看他一眼,捏住拂尘,像在思索什么,未有多久,他似是下了决断,清声道:“你既已知晓此事,那也是你的机缘,天意如此,我便指你一条门路,若是你能在二十年内凝聚法力真印,便可来这浮游天宫上修持,你需记着,我只予你三十载时日,能否功成,全看你自家造化了。”

    言罢,轻挥拂尘,令他退下。

    张衍闻言,心中不免欣喜,浮游天宫乃是东华洲十大灵眼之一,只有三殿殿主及太上长老方才可以在此修行,其中灵煞之气可谓无穷无尽,远不是寻常洞天可比。

    若是能在此地修持,三十载内踏入元婴之境,也并非什么奢望了。

    当下再施一礼,道:“弟子告退。”

    拜别秦掌门后,他出得天宫,重新回转府中修行。

    一月之后,微光化定大名洞天。

    洞府之内炉烟氤氲,光烛殿宇,颜真人正神游天外,打坐修持,忽听童儿来报:“老爷,朱真人来了。”

    颜真人睁开眼帘,道:“请他进来。”

    不一会儿,朱真人入得殿中,稽首一礼后,便坐在颜真人面前蒲团之上。

    颜真人道:“师弟今日怎来我处?”

    朱道人一摆袖,状似有气,道:“师兄何必明知故问?”

    颜真人呵呵一笑,道:“可是为那掌门师尊允那张衍借用浮游天宫一事?”

    朱真人不满道:“既然那张衍可用,为何我门下弟子不可用?想那物自天外而来,人人皆有机缘,老师为何独独青睐那张衍?”

    颜真人摇头道:“掌门师尊安排,其中定有深意,只是你我皆不明了罢了,与其在此处抱怨,师弟还不如回去好生调教门下弟子,若能侥幸迈过那关,自有机会。又何必去艳羡他人?”

    朱真人有些诧异,不明白为何颜真人对此事并不上心,这大异于往常,于是试探着问道:“莫非师兄不想力争?”

    颜真人闭目道:“你我做弟子的,岂有与老师计较的道理?”

    朱真人皱了皱眉头,看了看自家师兄,以他对这位师兄的了解,怎么可能对此事毫无怨言?只是从表面上却看不出什么来,他顿了一顿,又劝说道:“师兄何必固执,遵从掌门师尊之命自是应当,只是老师未曾发话于我等,当争则争,又何来这许多顾忌?”

    颜真人默然片刻,忽然一叹,道:“非是我不愿相争,而是争也无用,你需知晓,无论不凡,清羽,抑或是冲玄,俱是我师徒门下,但张衍此子,并非我四人门下出身,他若有机会登顶渡真殿,陈真人他们四个,定不会出手阻拦。”

    三大殿殿主,师徒,世家各分一位,然而那渡真殿之主,两方谁都不愿让对方得了去,免得一方势力大增,彻底压倒另一方。

    可如今看来,反而张衍却最是合适,原本他因不是洞天门下出身,所以根基浅薄,立足难稳,这是他的弱处,可如今看来,却反倒成了他优势。

    在世家看来,那渡真殿殿主之位,在没得选择的前提下,便宜了张衍,是可以接受的结果。

    他一旦坐上此位,等若今日秦真人之于两方,如此日后三方共存,方能相安无事。

    秦掌门有意把相助张衍的消息放出,就未必就没有试探世家的意思,若其反应并不激烈,将来又能自那十六派斗剑之会上回转的话,则很有可能顺水推舟,成全此事了。

    当然,前提却是张衍能在这五十七年之内成就元婴,否则一切皆是空论。

    朱真人嘿然道:“师兄知晓此理,莫非师弟就不知么?”

    颜真人不禁睁眼,朝朱真人看去,道:“师弟之意,莫非是有妙策不成?”

    朱真人似是成竹在胸,道:“非如此,师弟岂能来寻师兄?”

    颜真人顿时有了些许兴趣,道:“师弟不妨直言相告。”

    朱真人侧了侧身子,手指伸出,朝外点了一点,大有深意道:“秦真人前日来寻我,亦是为了此事。”

    颜真人眼中渐起亮芒,抚须沉吟,道:“如此,出手的借口倒是有了。”

    朱真人大声道:“师兄,昔日亏得秦真人出手照拂,门中之变未曾祸延你我师兄弟,现下她拉下脸皮,上门求请,又岂可不应?便是掌门师尊知晓了,也无法怪责于我等。”

    颜真人点头道:“为兄知晓了,过些时日,自有布置,师弟安心去吧。”

    朱真人得了颜真人承诺,此来目的已达,稽首一礼后,便满意去了。

    颜真人坐在蒲团上思虑许久,掐指算了算,随后关照身边童儿道:“你去把你师兄唤来。”

    未有多久,一名肩宽腰细,剑眉星目的年轻道人大步而来,到了颜真人面前,打躬道:“孩儿萧翱,见过恩师!”

    颜真人仔细看他,见其已然是成就玄光,欣慰道:“你这进境尚可,但要戒骄戒躁,切记不可再重蹈前身覆辙。”

    萧翱肃容道:“是,孩儿记下了。”

    颜真人道:“我昔日与萧真人有约,使得你能托生于萧氏之内,今日时机已至,你可回族中去了。”

    萧翱俯身而下,恭声道:“再造之恩,孩儿永生难忘,定不忘恩师所托。”

    当年方震一缕残魂逃出魔穴,颜真人找上了萧真人,密议之后,付出了偌大代价,送其前在萧族之内转生,随后又再为他寻来无数灵药宝丹,又用一件法宝,助其巩固其根基,亲自调教了近四十载,方才能得眼下之成就。

    颜真人叮嘱他道:“萧真人如有命,你好生听着,不可违逆,我不会出手助你,去吧。”

    萧翱就地拜得一拜,便领命去了。

    颜真人自矜一笑,棋局之势,不但要看眼下,还要着眼将来,若是只跟着他人棋路,被动应付,那总是要落在下风,一时得胜不算什么,如今他这一子已然布下,待那时机一至,便见分晓……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小说网……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