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四十六章 昔年之徒 幻真玉烟
    旱将军来时过于急切,驾御风云抢在前方,是以那十余亲卫尚且落在身后。

    等得到他们到来之时,正好看见其被张衍用一发紫霄神雷生生劈死,落个骨肉为灰的下场,这一幕令他们惊怖异常,发一声喊后,就拼命往回飞逃。

    张衍负手虚立在空,他知后方有韩素衣率人围堵,这些妖孽是根本逃之不脱,是以并不追赶。

    底下城中百姓只见他自天而降,举手之间,就御使雷霆,扫除妖孽,直以为是天上真仙下凡,纷纷跪下膜拜,口呼“神仙”,在那里叩头不已。

    杨太守也是激动万分,高呼道:“天不绝我垂州,有这等仙人相助,必能护住我垂州百姓平安,姜道长,请快带我上前,我要拜见这位仙长。”

    而此时那姜峥,看到张衍时却似怔住一般,杨太守接连叫了他几声,方才回过神来,他猛地将玄光一运,到了张衍前方,突然在云头上跪了下来,哽咽道:“弟子姜铮何幸,今日又睹老师仙颜。”

    言罢,伏身下拜,恭恭敬敬磕了三个响头。

    张衍目光投来,看他一眼,奇道:“你是当日那名少年郎?”

    见师父犹自记得自己,姜铮更觉激动,又拜一拜,道:“是,正是弟子。”

    张衍又把他看了看,点了点头,感慨道:“你无人指点,尚且修炼倒今日这般地步。也是极为难得了。”

    当日隆河决堤,这姜铮与同村之人被困在一座山丘之上,当日正巧张衍路过,便顺手将连他带那十数人一齐救出,因见他根骨尚可,又有几分灵性,是以特意赐了他一道符箓。

    正是这一道符箓,使姜铮得窥修道门径。

    与凡俗之间修道之法不同,张衍所赐之法不但有修炼法门,还言及他从何处获取那开脉的玉液华池。就是多了这么一道指点。他才能在凝元之后,在一处韩姓没落世家处开脉破关。

    后来更是在行走天下之时,撞得一处前人洞府,这才能修炼到如今这玄光境界。

    杨太守见状不觉吃惊,原来这位道人便是姜道人的老师,他暗中觉得,想来是这位仙长算到自家徒儿有难,这才赶来解救。心中不由暗呼万幸。

    他仔细打量了一番张衍,这位仙长虽是看去不过二十余,但他心下明白,似这等飞天遁地,呼唤雷霆的人物,不能以外貌而论年龄。这位看起来年少,指不定已是几百岁的老神仙了。

    他理了下装束,正容下拜道:“多谢仙长护持,救得满城百姓性命,不知仙长如何称呼?”

    张衍微微一笑。并不回答,只是道:“你乃此地太守?”

    杨太守忙欠身道:“正是在下。”

    张衍神色淡然,道:“你且去把城中百姓安抚住,只要不出得城去,贫道便能护得他们无事。”

    杨太守朝着张衍大礼一拜,感佩言道:“道长上体天心。行此善举,杨某代垂州百姓在此谢过了。”

    他于心中下定决定,道:“若是这位仙长能挡得此灾能过去,我定要找寻一名画师来,为他作相供奉,保那朝夕香火不绝。”

    与此同时,韩素衣已将星枢飞宫驱至众妖头上。

    这飞宫大殿之下,除她之外。或坐或站,约有五十余名弟子,他们眼望下方妖孽,各自跃跃欲试。

    这些俱是她韩氏族人与门下弟子,此行是跟随她前来剿杀妖部,换取功德的。

    韩素衣秀目一转,向下扫了扫,心中就有了计较,她皓腕一翻,拿出一副阵旗,下命道:“郑婉,你多带些弟子前去,在东西方向去得百里,在那里布下阵势。”

    听她说话,立时有一名姿仪俱是上佳的女弟子上前领命,她动作利索,一口气点了二十余名弟子,便带着她们出宫布置去了。

    韩素衣身侧有一名心腹婢女奇怪言道:“娘子,为何不将四面一起锁闭了?”

    杀败这些小妖不难,但若是散逃四野,没入山林之中,那便难以根除,为祸甚大了。

    韩素衣好整以暇道:“我观那妖王,还是有几分本领的,由来困兽之斗最是凶猛难缠,我不及杜,萧两位师兄家大业大,也不及霍师兄有陈族作为依靠,这些门人弟子调教不易,如今魔劫临头,当要保全几分元气,不能折损在此,前方留得一条出路,这些妖孽便不会在此地与我等以死相拼。”

    婢女面现恍然之色,她好似明白了过来,忽然一笑,道:“只是娘子这一来,张府主那里怕就难办了,他可不似我等,只得一人来此,怕要一番手忙脚乱了。”

    韩素衣轻摇螓首,道:“这你便错了,大比之上我是见过张师弟的本事的,你且看着吧,这些妖孽必定过不去他那一关。”

    妖王泉和原本已聚拢麾下妖将亲卫,准备率部众殊死相拼了,可见溟沧派来人竟并不急着上来围剿,反而散了开去,却是一愣,正如韩素衣所料,他心中一下便没了纠缠的心思,也不及去想对方何意,便大吼道:“儿郎们,快些随我渡河。”

    他们所在之处乃是一片开阔地,根本无处可逃,若在此地交手,那是吃亏定了,但只要入了人间州城,他不信溟沧派还能够肆无忌惮的下手,到时还可遣散部众,分开逃窜,或往往荒山野岭,或往人烟稠密之地,那便不至于被全数剿杀在此了。

    就在这时,却见旱将军的那十余名亲卫逃了回来,哭丧着脸喊道:“王上,旱将军,旱将军他……”

    这旱将军乃是泉和心腹。想起先前越过去的那座飞宫,他顿觉不妙,厉声道:“旱将军怎么了?”

    “旱将军被一名道人发雷劈死了。”

    妖魔之辈,最怕雷术,泉和也是听得心头一凛,但随后他又追问道:“只是一人么?你可看清楚了?”

    那名亲卫言道:“是,只有一人。”

    泉和陡然自胸中生出一股希望来,前方既然只有一名道人阻路,总比对付身后数百名玄门修士来得好,纵然对方神通再强。法力再高,也自己率领几十名亲卫齐上,不求斩敌,总也能将其迫退,为麾下部众冲杀出一条生路。

    他定下决心之后,就一挥手,发令向前,那数万人头攒动的部众之中。只闻隆隆鼓声一起,数万妖发声一齐大喊,跳入隆河之中,向着对岸冲去。

    这汹汹来势,滚滚妖云,看得杨太守和下属一干官吏安都是变色。心下不免担忧张衍一人能够阻挡得住。

    张衍看到这幅场面,不由笑道:“韩师姐倒是放得开手。”

    韩素衣这番处置,说不上最好,但也称得上中规中矩,挑不出什么错处来。

    若是这些妖魔当真的从他这边冲了过去。肆虐凡俗之地,此女势必也是要担上因果的。

    她是深信张衍能于正面力阻那这数万妖孽,方才用了此法。

    张衍笑了一声,起了挪移神通,一步到了隆河之畔,在半空之中坐定。把肩膀稍稍一晃,道了声:“起!”

    只闻一声大响,一道弥天极地的水光自背后闪过,间中似有无穷波浪翻滚,横亘在大河彼岸。

    自破了壳关之后,他法力已是暴增一倍有余,此刻真光只一出来,铺出去足有千余丈。且水气漫漫,拨弄灵机,激荡得隆河之水也是引动如潮,翻滚似沸。

    那些渡过河去的妖修茫然无知,不识神通厉害,竟是哇哇叫着一头撞了进去,这如何撼得动水光分毫,眨眼之间,落入其中不见,不过须臾,就有百多名妖修没了踪影。

    张衍见旁侧还有三三两两的妖修上得岸来,未曾入彀,他发一声喝,将自身练就的一品金丹运转起来,由那法诀牵引,周身流转的丹煞霎时化作道道真光,将那些个漏网之鱼一个不落,一齐圈了进来。

    他这一番全力施为之下,这一道真光又一次扩出去千余丈,这方才止住了势头,天地之间水声大响,尽是潮涌浪翻之声,如不是亲眼见得他施法之人,几疑是隆河当真决堤了。

    有他拦阻在此,那些妖部来得多少便落进去多少,看得杨太守等人都是惊叹连连,直呼此乃神仙手段,

    姜铮也是看得目眩神迷,他在凡俗间走动,接触得多是旁门散修,直觉就感到当日那传法老师不同寻常,恐还是传说中几家大宗门的修士,今日看到此景,更是坚信了此念。

    妖王泉和看得脸上变色,身旁有妖将劝言道:“王上,这道人厉害,不如我等回头厮杀?”

    泉和面色凝重,见了张衍这手段,他就知道对方不是好相于的,难怪敢一个人拦在此处。

    只是这道人不除,自己部众便无出路, 他一咬牙,道:“回去,回得去么?回去只有死路一条!不过一人而已,怕些什么!”

    他正说话之时,韩素衣见张衍动手竟弄出动静这么大,也是在飞宫之中出来,一掐法诀,身上朵朵玉云不停飞出,似流泉滴水,无有断绝,须臾便笼罩了数里方圆的晴空,随手她向下一指,这些云霓飞烟纷纷垂下,追在那数万妖众尾后,逐地卷来。

    那些小妖不知就里,顿时就被笼了进去,待那彩云飘过之后,只见其一大片一大片地躺倒地下。

    此乃是溟沧派神通法术之一,名为“幻真云玉烟”。

    此神通尤擅群战,但凡被玉烟沾身者,修为差些的,立时遮了灵觉五感,当场昏厥。

    便是修为高深者,被那轻烟笼身,若不得破解之法,一时三刻之内,也是如目盲耳聋,不辨东西南北,只能任由对手宰割,此烟不去,便是你法力再高,也无处去施展。

    瞧见此景,泉和惊怒异常,前后皆有强敌,部族覆灭在即,此刻已容不得他再多想了。

    他大吼一声,啸声直贯天际,把手一按,猛地将身子拔高至三十丈上下,向前一跨,只一步就跨过隆河,抬起如山巨掌,就向张衍拍了过来……未完待续)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