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四十五章 妖云摧城 神雷显威
    尚河南岸人口不多,多是参天古木,起伏山峦之间本也就几条山路通向魏国境内。

    不过十数万妖众行进,横冲直闯,不管你有无道路,逢山开山,遇水填河,似如洪流,所过之处,如同犁了一遍,群兽奔逃,乱鸟惊飞,那冲天妖气隔着百多里地都能看到。

    垂州乃是魏国西北第一大城,太守杨辟也算能吏,此刻城头之上,满是兵丁将佐,弩机毒水,滚木礌石都是备妥。

    除此之外,城上还有一些道人在忙忙碌碌,用木剑挑着符箓,念着不知什么法咒,这些都是附近道宫召来相助守城的。

    前几日传来消息,永州城已成一片鬼蜮,满城七万百姓已被来犯妖魔吞吃一空,是以不得不满城戒备。

    杨太守旁侧站有一名粗布蓝衣,貌相文雅的年轻道人,他看了几眼,忧心道:“杨大人,这些道友平日里画符捉鬼,祝祷治病,倒是也可,对付那些妖怪却是犹嫌不足。”

    杨太守对这位道人很是看重,闻言苦笑道:“姜道长,我又何尝不知?不过卿胜于无吧,否则妖怪还未打来,怕满城军将就要跑了个一干二净,他们能跑,本官跑不得,满城百姓也跑不得。”

    姜道长叹道:“可惜了,贫道法力低微,如果我那恩师在此,定不叫这群妖孽横行。”

    杨太守知晓是这位姜道人的本事的。别的不说,只看其不凭借任何法器就能飞遁长空,他所见过的道士中,就唯此一人。听闻他提起自家老师,便忍不住道:“不知道长之师乃哪位仙长?可否请得他前来搭救这方百姓?”

    姜道人面露怅惘之色,缓缓摇了摇头。

    杨太守不禁失望,在他看来,姜道人修为已然难以想象,他之恩师法力岂非高到不可思议?

    但如此神仙一般的人物,却不能救黎民于水火。不禁怆然道:“仙踪难觅,然百姓何辜,蒙此大难。”

    姜道人也是无法,当日他那位老师只传了他修炼功法,后来他还是在机缘巧合之下,于深山中撞到了一位坐化已久的修士洞府,方才得以凝结玄光。

    但并不知晓自己师傅究竟是哪家修士,更不知此刻身在何处。只记得当初那飘逸如仙,丰神伟岸的身影,这叫他如何回答?

    底下有一个幕僚看太守如此,上来一礼,道:“大人莫急,卑职有一法。可阻妖魔。”

    杨太守意外抬头,神情振作了几分,急切道:“既有主意,还不快些讲来。”

    幕僚指着城外五里处那一段滔滔河水,言道:“大人请看。此乃是隆河,水势汹涌,奔流不绝,此等天地伟力,胜过胜妖魔十倍,若是趁那些个妖怪渡河之时。遣人将其掘开……”

    他还未说完,杨太守已是霍然变色,大喊道:“住口!”

    幕僚既然出了这个主意,就已然豁了出去,他竟是丝毫不惧,“噗通”一声跪下,道:“大人,固然百姓家园难保。但也定能阻其向南,大人,舍我一州,却能拯救天下万民……”

    杨太守又何尝不知此法可行,只是这隆河一开,方圆千里,尽成泽国,不知有人多少人要死在这场水患中,不止如此,他还要背上这千古骂名,哪怕去了地下怕也不得安生。

    无论那幕僚苦苦相劝,他就是不听,还命人将其拖下去,用布将其嘴堵住。

    此时垂州城外五十里,妖王泉和站在一处土丘之上,十余名妖将他环拱于内。

    他之身后,乃漫山遍野的泉图部妖众。

    他一身描金玄袍,长得威武雄健,剑眉星目,脸上并无半点妖气,望着那隐约可见的隆河河水,道:“听闻这垂州城乃是西北地界第一大城,人口有二十万,倒是个肉头,只是渡河不易,旱将军,就你由带亲卫前去,给我占了这座城来,抢下血肉与儿郎们分食。”

    旱将军身高五丈,面貌粗横,突齿外露,他乃是力道修士,能将身躯变化大小,只是他却尤为喜欢这般雄壮,闻言瓮声道:“王上,你就放心吧,此次无有那两部争抢,此城之人必定是我等盘中之餐。”

    三部妖众合于一处虽是势大,但却总也不够吃,因此出山之后,便又各自分开,而泉和部实力最强,是以这垂州城就成了其嘴边之肉。

    旱将军对着泉和随意躬了躬身,便一挥手,带上十余名能飞遁的亲卫,搅起一阵猛恶黑风,朝着垂州飞去。

    泉和看着其离去,心中不知为何,忽然得有些不安。

    此次虽然他率众一路行来,行程极为顺利,并未遇得些许阻拦,但渡河深入魏国,本也非他所愿,奈何他乃新任部族之主,要想服众,也唯有顺从部族中几位妖将之意。

    但渡河而来后,若是万一有玄门羽士前来斩妖除魔,想全身而退那便难了。

    他正自烦躁之时,身旁亲卫突然一指上空,道:“王上,那里什么?”

    泉和抬头往天空看去,眼瞳猛地缩起,道:“星枢飞宫?”

    他心头不禁一沉,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这东华之北的玄门之中,能有飞宫驱策的,唯有溟沧派一家,而能以飞宫未座驾的,至少也是化丹修士。

    可让他心惊的还在后面,转瞬之间,那云天之中竟又是跃出一座飞宫,在其之后,更是密密麻麻,似是数之不清的飞舟仙禽。

    见得这等场面,底下众妖也自有些着慌,道:“王上,是玄门弟子,怎么办?”

    泉和厉声道:“慌什么!看那飞宫,来得不过是两名化丹修士罢了,后面那些不过是些充数的,我等部众足有四万余众,便是再多一倍,又怕他何来?”

    麾下诸妖一听,觉得有些道理,心下稍定。

    泉和双拳紧捏,唯有他知道,溟沧派这一出手,又岂会不做好完全准备?此番来此,必是雷霆一击!

    退一步说,就算他能将眼前来敌尽皆击退,但他们要想平平安安回得北岸,却已是没有可能了。

    此时那飞宫之中,张衍一挥大袖,殿前玉阶之前,就有烟雾翻腾而起,现出下方景象来,他站起身来,俯瞰而去,见茫茫妖众如蚁一般,地表之上如积厚毯。

    数万妖众行进,根本无法遮掩行藏,不过个把时辰,他们就已到追上了。

    他略一寻思,方才那名高大妖将所去应是垂州方向。

    那虽只是十余名妖修,但要灭尽一城之人却不是难事,因此他也不能坐视不理,当要先斩除为上,至于此处,有韩素衣在,他根本不必担忧其能逃了。

    是以他并不理睬底下这些妖众,而是一催飞宫,直接越了过去,亦往垂州方向赶去。

    旱将军带着帐下亲卫鼓劲而飞,不过一刻,就到了垂州城上空,那城墙虽也高大雄伟,但在他眼中,却不过如同纸糊一般。

    他狞笑一声,撤了飞遁法门,也不取趁手兵刃,居然就这么自空中直落而下。

    城头上诸人骇然望见一个身躯庞大的妖怪从天而降,还未落下之时,城上兵丁就已是一轰而散。

    姜道人一看不妙,把杨太守一把抓了,把玄光一放,就腾空而起,避了开去。

    只闻轰隆一声大响,烟尘四起,砖石飞散,这一面城墙就被旱将军生生踩塌,一些来不及躲避的文吏和老弱兵卒都是死在当场。

    旱将军见四周都是慌乱人影,他哈哈一笑,嘴巴一张,露出血盆大口,猛然吸了一口气,那些跑开的几名士卒居然被一股腥臭狂风卷了回来,落入了他口中。

    他嚼了几嚼,就有骨裂肉烂的声音传出,须臾,丝丝缕缕的鲜血顺着嘴角流溢而出。

    见他生吃活人的举动,原本一些胆子大的兵卒吓登时抛了手中兵刃,四散奔逃。

    杨太守见状眼睛都红了,凄声呼道:“姜道长休要管我,且去阻此妖魔。”

    他这一出声,立时引来旱将军的注意,他转目一望,见两人被玄光托在空中,嘿嘿一笑,就朝着上方一拳打出。

    姜道人大吃了一惊,他知道自己根本不是此妖对手,但刚想躲避之时,却发现自己身上竟似被一股旋流牵扯住了,根本躲避不得。

    危急关头,他掐了一道法诀,身上起了一片青光,把身子一抖,居然滑脱了出去。

    旱将军咦了一声,想是也未料到自己这一拳竟然落空,正要再度出手之时,眼角忽然察觉到一道寒光飞至,那森冷寒意,令他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匆忙之中他,将手臂一抬,挡在身前。

    只闻“咔嚓”,这一道光华,竟将他一只手腕斩落下来。

    旱将军悚然一惊,惊怒交集道:“何人偷袭你家将军?”

    “区区一介妖孽,安敢自封为将?”

    随着半空中声音响起,只见云霭一分,一名英挺道人大袖飘飘,浑身烟气缭绕,自天际中跨步而来。

    旱将军不禁退后几步,这道人竟然给了他莫大压力。

    他怒吼一声,把功法一运,那手腕又重新长出,随后双手一摊,撒出一把盘纹长刀,脚下一跺,跃起空中,又是一声大喊,擎起双臂,一刀当头劈来。

    张衍淡淡一哂,他一指点出,就见一道紫色雷霆飞出,霎时光华映空,正正劈落在旱将军身躯之上。

    但闻轰隆一声,凭空响了一声霹雳,整座城池似是都被撼动,在场之人,都是脚下不稳,跌倒在地。

    再看那旱将军,已是尸骨无存,化灰而去……未完待续)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