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四十一章 泉图妖部抢佳徒
    一道十丈长的乌黑玄光横过天际,往昭幽天池而去。

    罗萧纵风驾光,拨开云霓,起全力急掠飞遁,她怀抱之中,正紧紧揽着一名年约五六岁,粉妆玉琢的童儿。

    而在她身后,却有两道恶风紧追而来,隔着数里之远,似还隐隐约约能听到其中有怒斥喝骂之声,只是她却充耳不闻,一味催动玄光,向前飞驰。

    过不了多久,昭幽天池已是赫然在望,她望了一眼,脸上露出喜色,把怀中那名童儿又抱得紧了一些。

    她身后二人来历也是不简单,她本不愿意直接回了昭幽天池,怕给张衍惹上什么麻烦,想绕上一个圈子,再行回去。

    怎奈这二人追得实在太紧,根本甩之不脱,她自北冥洲而来,已是不眠不休,连续飞遁了二十九日了,若不是身上丹药携得足够多,不定已是支撑不下来了。

    就算如此,丹药也于昨日告罄,她也堪堪临近油尽灯枯的地步,随时可能支持不住。

    见二人气力仍是一如既往,竟似丝毫不见疲惫,她暗叹了一声,也就彻底绝了这份心思。

    不过一刻,她便到得那护山大阵之前,把法诀一掐,就往其中纵身跃入。

    见她身影往阵门之中隐没不见,那两道恶风立时裹足不前,盘旋了一圈之后,去往远处一座山岗之上,然后往下一坠,就有两名雄壮露出身形来。

    这两名妖修都是一般打扮。体躯壮硕,有丈许高,上身半裸,肌肉饱满,筋横骨突,腰间围着掌宽的绸布带,大红穗子垂下,下半身是铁锁子裙,套着厚底高靴,望去彪悍无比。

    他们俱是化丹修为。虽是高了罗萧一个境界,但因修得乃是力道,飞遁之速却也快不上多少,能一路能追着罗萧到此,也算拼尽了全身气力了。

    其中一名龅牙突唇,满脸俱是红褐鬃毛的修士焦躁言道:“王魁甲,怎么办?这可是溟沧派的地界了,不能硬闯。”

    以他们的蛮横霸道。若是别家什么宗门,管他是什么来头,先打上前去再说。

    然而溟沧派雄踞东华之北长达万年之久,与北冥洲妖修不知交手过多少次,斩杀过的大妖更是数不胜数,他们也是被其威名所震慑。不敢轻举妄动。

    王魁甲不服气道:“我却不信了,此女能入得阵中,为何我们入不得?”

    那名毛脸妖略现出鄙夷之色,道:“王三哥,往日将军还说你比我有见识呢。怎么眼下这般糊涂,我看她极有可能是溟沧派门下哪一家弟子的洞府守兽,那大阵自不会阻她的。”

    妖修修行不易,要想求长生,一是看血脉,二便找一名大妖投靠了。若是对方看得顺眼,不定能赐下些许好处来,第三,便是投靠玄门羽士,为其看守洞府。

    此条路虽是如同圈禁一般,但如是运气好,与玄门中的修士厮混熟了,不定来世还能投个人身。入得玄门中修道,是以仍有不少妖修趋之若鹜。

    王甲闻听此言,嘴里立刻便骂骂咧咧起来,恼怒言道:“我早说过,此女就是个祸害,可你就是不听,竟还把那孽种交到她手中,这下好了,失了这孽种,回头将军问起,又怎么和他交代?”

    他大声叫嚷,腥臭的唾沫星子喷了出来,落在那毛脸妖修面上。

    那毛脸妖修也不是个好脾气的,闻言脸颊上的鬃毛都炸了起来,大呼冤枉道:“王三哥,此事还真是怨不得我,你要知晓,旱将军看此女是个机灵人,出身也自不凡,本还打算收她做个姬妾,正百般献殷勤之时,我只是将军帐下区区一个亲卫,不能讨好她也罢了,又怎有胆子去阻拦于她?”

    王魁甲知他说得是实,而且此刻也不是互相推诿的时候。

    他烦躁地挥着手,道:“那此事就暂且不提,那孽种必须杀了,否则回去之后将军指不定要将我等抽筋拔骨,把一身毛皮剥下来做成镇山大鼓。”

    一想到旱将军帐前那数百只大鼓,毛脸修士也是浑身一个激灵,脸色有些难看。

    他看了一眼昭幽天池,眼中露出畏惧之色,缩了缩脖子,踯躅道:“可此处距离溟沧派的山门不远,又大阵护持,去了怕也是有死无生。”

    王魁甲瞪着他道:“那你说怎么办?”

    毛脸修士皱着脸,扯着鬓毛,苦恼道:“容我再好好想想,再好好想想。”

    这二名妖修都是粗笨货色,本来就不擅这等转脑子的活,思来想去,还是没有什么办法。

    最后那王魁甲怒吼一声,道:“管这么许多干什么,你在此处盯着,我进去叫门,叫此间主人出来分说!如是我遭遇不测,你去回禀将军,叫他为我报仇。”

    他一跺脚,驾云而起,往阵中冲入。

    毛脸修士这一等,便是数个时辰过去,见其久久不曾出来,知他必无幸理,就不再干等,自平地卷起了一阵狂风,就往西北飞去。

    罗萧一入大殿之中,身形就一个踉跄,险险摔倒在地,幸好扶住了一根石柱,这才没有倒下,只是仍有些摇晃。

    察觉到有人入到府中,商裳也是疾步而出,见是罗萧回返,不禁万分欣喜,可是看罗萧模样,还以为她受了什么伤,顿时吓了一跳,急忙上前两步,将她搀扶住,上下打量着她道:“姐姐,你可回来了,你这是……”

    罗萧搭住她的玉臂,轻轻摇头,道:“无碍的,只是元气耗损些罢了,歇息几日便好。”

    虚弱回了一句之后,她又强撑着把身躯站直了,问道:“老爷呢?”

    商裳如实言道:“老爷闭关已有数载了。”

    她美目往下一投,也注意罗萧身边那名稚龄童儿,好奇道:“这孩子是谁?”

    这小童抓着罗萧衣角,有些畏怯地看着商裳。

    罗萧摸了摸他的脑袋,有些得意地言道:“这是我抢来的好徒儿。”

    商裳诧异道:“抢来的?”

    罗萧笑道:“正是抢来的!”

    商裳看着这小童,捂嘴笑道:“这孩儿根骨倒是不凡,姐姐是从何处抢来的?妹妹也去抢一个。”

    罗萧美目一飘,道:“泉图部,妹妹可曾听说?”

    商裳本是水国鱼妖出身,对妖族各部多多少少有些了解,轻点螓首,道:“略有耳闻,好像其部甚为悍勇。”

    北冥洲临近东华洲处,有三个大部族,这泉图部就是其中之一,聚拥数万,实力不可小觑。

    近几年来,东华洲魔劫将起,魏国正逢大乱,各处玄门弟子俱是回了门中闭门不出。

    就是溟沧派,在听闻纪岁寒被杀一事后,霍轩为了避免不必要的折损,也甚少派出弟子斩杀妖魔,获取功德了。

    就算有些玄门小派看不过眼,出手管教了几次,却被几个部族驱动数万部众围攻,俱是被其灭绝了门户。

    见做了此事,也无人来理会他们,于是这些部族胆子便大了起来。

    泉图部妖王泉和便率领部众往东华洲迁徙,掳掠人口,回去充当苦奴,且北冥洲的野食也是吃腻了,有了活人,有时还能调换下口味。

    但是前些时日,泉和却发现自己的一名宠妾竟与一贱奴私通,并且还诞下一个孩儿,却是惹得他怒火冲天,密令心腹妖将旱广将其诛除。

    罗萧出了昭幽天池之后,一直在寻觅合适弟子,后来一路来到了北冥洲中,因其长相貌美,还隐隐约约透露出是老妖罗梦泽的亲族,是以妖将旱广将其待若上宾,对其百般讨好,后来隐隐透露出要纳她为姬妾的意思。

    罗萧本是想在部族之内挑选几个灵慧小妖当徒弟,哪知见了这孩儿,观其资质百中无一,世间罕有,立时就起了心思,设法骗过了旱广帐下两名亲卫,偷了这孩儿趁夜逃出,径直回了昭幽天池。

    张衍此时正在小壶镜中修炼木行真光,忽然听得镜灵禀告,说是罗萧回府,就暂且收了功行,就跨出阵门,信步来至主殿之上,朗声笑道:“罗道友,听闻你收得一个佳徒?”

    罗萧见张衍出来,美目一亮,忙万福一礼,喜滋滋道:“奴家见过老爷。”

    她把那小童揽了过来,道:“应晨,快来拜见老爷。”

    这小童似是怕生,紧紧抓住了罗萧衣角,往她背后躲去,怎么也不肯出来。

    罗萧也是颇感无奈。

    张衍在这小童脸上打量了几眼,点头赞叹道:“根骨果然上佳,罗道友眼光不差。”

    罗萧适才所言他也是听见了,这泉应晨出生最多不过一月,可如今看起来,却分明有五六岁大小了,不提其乃是人妖混血所生,就看其长得这般快,也端得是奇异非常。

    良质美材难求,张衍见过不少灵秀人物,其中尤以刘雁依资质根骨皆为最佳。

    这小童虽是比不上他这大徒儿,但也差不了多少,难怪罗萧拼了命也要将其抢了回来,换做是自己见了,怕也会有些意动。

    这时,镜灵自阵门中走了出来,看了几眼,来至张衍身侧,在其耳边低声言道:“老爷,门外有一妖修,闯入了护山大阵中,不知该如何处置?”

    罗萧闻言,歉然出声道:“老爷,此应是那妖将旱广帐下亲卫,这全是奴家思虑不周之故,才引了他们来此。”

    张衍摆了摆手,洒然一笑,道:“罗道友何必自责,我门中徒众正缺可堪练手之人,此人倒是来得正好……未完待续)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