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东方之星娱乐 > 第一百四十章 临渊一步慎缓行
    日升月降,寒暑交替,张衍自那日引荐言氏姐妹见得霍轩后,便又回去闭关潜修,不问身外之事。

    忽忽间又是两年过去。

    这两年之中,溟沧派中除了陆续有小宗弟子来拜见霍轩外,仍是一如既往的风平浪静。

    而东华洲上,大魏国却已是乱象迭现,西北胡族寇略边关,各州郡叛乱四起,土匪妖孽横行,一片乱世景象。

    小壶镜中,张衍端坐竹楼高处,不言不动,屋外翠竹摇曳,沙沙作响,池水泛起轻微波澜,几尾金鲤时不时跃出水面,洒溅出五光十色的水珠。

    过了许久,他眼帘一开,自眸中迸发出一道精光,随即大喝了一声,一指点出,只见雷芒迸发,轰隆一声震响,似是旱天霹雳,紫光映闪之中,屋外那半座竹林被他强行毁去,漫天竹叶零落而下,地面之上已是出现一个丈许大的深坑,

    张衍望了几眼,满意点头,如今他这紫霄神雷三十六转已过,算得上是略有小成了。

    神雷之威,果是非比等闲,且这门法诀好就好在随着内气运转,威力可大可小,适才他牛刀小试,只是催发了些许丹煞,就弄得这里狼藉一片,如是运足了气力,其神威更不知能有几许大。

    幸好小壶镜中诸物自成一界,只要灵气不绝,用不了一刻,就能恢复原貌。

    他站起身,把大袖收拢身后。从小壶镜中跨步而出,方一出来,目光就撇向一旁。

    这两年之中,他一直未曾出得小壶镜。如今一望之下,见那九摄伏魔简已是将那一截蛟尾彻底炼化,复成一枚挥发流光溢彩的玉简,静静悬在那处。

    似是察觉到他到来,这魔简不待招呼,便一声清鸣,主动飞入他手心之中。

    张衍将其拿在手中,眼中不禁略现喜意。口中言道:“差不多用去了三载岁月,终究是给我等到了。”

    泰衡老祖数千年修为,尽在那截蛟尾之中,纵然在万年之中消散了泰半。又被九摄伏魔简吞去许多,但支撑他练到参神契第四重,却已是足够了。

    玉简在手,自然不必再耽搁了。

    他往玉榻上盘膝一坐,伸手一点。那玉简一个跳动,就化一道灿光飞入眉心之中。

    他将心意稍加引动,简身一入窍穴,轻轻震颤。就转而化作一团雾气,倏尔涨开。只是片刻间,就有一股沛然莫测的精气便往他身躯之内灌入进来。

    由于这股精气实在太过庞大。竟然冲得他浑身震颤起来,连忙运转参神契法诀,镇定心神,一边将气息安抚,分别送入各处需运化的窍穴之中,一边用心意令那九摄伏魔简尽量收摄放缓。

    只是其来势过于迅猛,似是玉简也是控制不住,兀自在那里发出阵阵啸吟,却也阻不住如决堤而来一般的精气。

    顷刻间,他浑身骨节爆响不停,血液奔腾如潮,皮肤滚烫如火,身躯之上穴窍之中已有血渍渗出。

    张衍在观看那第四重法诀之时,就知这一关定然会遇上些许碍难,他冷静理顺气息,在不停运转玄功之中,将这股气机压了下去,伤势也是渐渐合愈。

    在维持了足有六个时辰之后,这股精气才算缓和起来,慢慢能由他心意驱使了,随着法诀不停运转,这精气逐步凝如银汞,再往每一处窍穴之中灌入。

    待他炼了二十多个主窍之后,却顿感身躯沉重如铅。

    只闻喀喀响声传出,他身躯之下的玉榻竟是出现了一圈圈如蛛网般的裂纹,似是吃不住力道,眼见就要崩塌。

    那躲在小壶镜中的镜灵立时察觉到了异样,此时转了出来,及时出指一点,玉榻立时止住散裂之势,随后神色有些紧张地看着张衍。

    他站在原处想了一想,又一挥手,将阵法运转起来,将此间洞府维护起来,免得有什么变动来不及反应。

    张衍双目紧闭,气息若有若无,如石像般坐在那里,好似对外界之事毫无所觉。

    那入得体内的精气初时虽是那般狂猛,但总算引动方便,而到了此时,却因其出现的变化,每一次搬运,好像是在推动上万斤的巨石一般,因此他不得不缓磨慢移,每走一个窍穴,都要耗去不少心神气力,生出一股疲累之感。

    好在他知道急切不得,起了十足的耐心和诚意,挤动精气慢慢行经走穴,改换内窍。

    一连过得三十余天,周身诸窍俱已运到,这个时候,他忽然身躯一震,竟自榻上缓缓飘起。

    到了此刻,那精气竟再次为之一变!

    这一回,却不再是滞涨沉拙,而是轻灵飘逸,不可捉摸,丝丝缕缕散在四肢百骸之中。

    先前那等重浊之气纵然挪动吃力,但好歹还有迹可循,总是在那里也跑不去。

    可现下却要去浑身上下搜罗散逸气机,这却比前次更难做到,因为其会如游鱼一般到处游走。

    到了这一步,更是心急不得,张衍屏息凝神,不作他想,只管穷搜身躯,遍寻气机,将游散在各处的轻灵之气一一捉摄过来,再收纳而起,哪怕末梢根节不曾落下。

    他往躯干各处寻踪觅迹,随着灵气收拢越来越多,心头竟隐隐有了一丝奇异的感觉,好像对自己这具躯壳有了更深一层体悟,种种细微变化,无不了然于心。

    他之身躯也在这等修炼之中越拔拔高,渐渐到了洞府顶端。

    那镜灵未免张衍受到阻碍,低喝了一声,连连起掐动法诀,竟也把洞府随之扩大了一圈。

    又过得三十余天,这一步张衍也是成功迈了过去。

    此时所有精气绵绵泊泊,轻柔舒缓,从窍中流淌而出,鼓动如潮,似百川汇海一般,往腹下齐聚。

    张衍往里内视而去,见那精气最后拢在了一处,似光湖幽潭般收在一个丹窍之中。

    参神契法诀上曾写明,只要将这团精气震散,再往周身窍穴运化一遍,须臾之间,他便可成就那参神契第四重!

    只是当他刚想动作之时,却是身躯轻轻一颤,冥冥中却似乎感觉到,这一步如是就这么迈出,好像有什么劫难灾厄就要牵扯上身。

    这是一股极为玄奥的意念,根本说不上从何而来,但偏偏就这么从心底涌了出来。

    张衍是个谨慎之人,不冒无谓之险,他略作沉吟,把动作停了下来,暗忖道:“那警醒之感虽是莫名而来,但绝不会无有原因,定然有什么缘故在内。”

    他寻思了一会儿,便伸手入得袖中,握定那块残玉,决定先用推演之法探个究竟。

    他心神往里一沉,过了有数个时辰,就从其中退了出来,面上泛起一股若有所思之色。

    适才他推演了一遍,发现自己一旦迈出这一步,那必然要弄出极大的动静来,这且不去说,在昭幽天池洞府之内,有阵法护持,也不虞他人察觉了去。

    但关键却是,到了第四重之后,他就那连形貌气息也略微有所变化,短时间也不知能否收敛了去。

    这可是上古魔门功法,门中后进弟子或许看不出什么来,但大能修士,如洞天真人之流一望就知,若是见得不对,指不定到时就要来斩妖除魔了。

    张衍想了想,却是微微一笑,对他而言,其实此事倒也不算什么。

    他之所以费了偌大功夫修炼这门法诀,本就是在魔劫到来之时,能够防身保命,防备万一,在气道一途尚未修至元婴境界前,能不踏出这一步当然是最好不过。

    既然自己随时随地能迈出这一步,当然不用心急了。

    但若真正到了那等生死关头,那也不必顾忌这许多了,只有先保住了性命,然而才能去虑及其他。

    只是他心中还有一个疑惑悬而未解,不禁自思道:“那灾劫之感,却又不知从何而来。”

    他仔细思量,心中渐渐想起一事来。

    记得初入那魔藏之时,其上有碑文曾言“修此道者,天降劫数”。

    陆革曾认为劫数是应在修炼此法的修士身上,而张衍初时则认为,修此法者自身便是那入世劫数。

    孰对孰错,他也是不能确定,或许两者兼而有之?

    如是这样,倒也要慎重了,他不畏灾劫,但至少也要在此之前做好万全准备才是。

    那镜灵见张衍行功完毕,上前禀道:“老爷闭关三载,外间有不少访客到来……”

    张衍沉声道:“山门中可有事?”

    镜灵道:“这倒是无有,那些访客俱是些小宗弟子,其中有几名还说是与老爷有过一面之缘。”

    张衍笑了一笑,道:“我如今尚要行功,无有闲暇,你且把名字记下了,待我出关之后在做理会。”

    镜灵应声称是。

    张衍一挥袖,把气息一沉,就从洞府顶端缓缓飘落下来。

    眼下既然自己有了防身保命的本钱,那么接下去,便要考虑如何凝聚法力真印了。

    不过在此之前,还要将那五行真光修炼完全。

    他大袖一甩,就有一只玉斗飞了出来,这其中置满了东槿子赠与他的甲乙木精之气。

    按照他的打算,先用数载时日,将木行真光修炼出来,再用九数真经倒推功法,以之前凝练水、土二行真光的经历,粗略一估,这样他大概还要用去十年左右的时间。

    想到这里,他神色一动,到了那时,怕是自己那大徒儿刘雁依差不多也要回转了吧……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拉牛牛……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