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东方之星娱乐 > 第一百三十七章 妖魔入世玄门惊
    有了“乘金精瑞石”相助,那入腹雷气已是中正平和,搬挪极易,张衍将其摄入丹窍之中,运化了足有一刻功夫,就将这十六道雷气吸纳得涓滴不剩。

    接下来,他又按那法门所指,心神拿定,耐心运转玄功。

    只是这法诀甚是繁复,用了整整一天,他方才在腹下积攥了一道紫荧荧的精气出来。

    此时张衍却停了下起来,眼望着堆起来的千数罡砂,心下沉吟。照此来看,若要将其尽数化去,差不多需要三月时日。

    不过这只是入门第一关。

    待把这精气越攥越多,直至蓄满丹窍之后,他还要再设法运化,慢慢使其凝如实质,继而再将其打散,到了这一步,还不算完,仍要将其复聚而起,如此这般,反复三十六次之后,便算有所小成,能运使些许雷力了。

    不过过程看似简单,但所需条件却极为苛刻。

    精气每打散聚合一次,下一回所需灵气便以倍数计。

    到了后期,修士对灵气之需,简直是鲸吞海吸了。

    张衍不禁摇了摇头,这倒不愧是本门排在第二的神通**,自己要是没有洞天府地支撑,灵气不虞匮乏,非要卡死在其中一关上不可,要是半途而废,谁知道还能否最终炼成?

    他在心中盘算了一下,按照正常情形来算,精气每凝聚消散一次,差不多修士要用去五六年的功夫。三十六次,那就是百余年了。

    不过他既下决心在凝聚法力真印之时提升这门神通,倒也用不了这些时日,只要在此之前有所小成即可。

    至于那些繁复法诀,他有残玉相助,可在其中先行演练精熟,再在外界修炼,是以这也不算什么难题。

    他又了思量片刻,将一切可能遇到的问题都思虑稳妥后,便伸手入袖。手握残玉,沉入残玉之中。

    他这一次闭关,就是半年过去。

    外界一日,玉中就是四十余天,他等若一气在那法诀之上花费去了二十余年。

    等他心神退出之时,已是对紫霄神雷所有运转法门烂熟于心了,下一步,只需再勤加修习即可。

    他把袖一摆。掐了一道法诀,把镜灵唤来,道:“近来可有什么要事?”

    他也是随口问上一句,修士寿元悠长,多数时间都是在门中打坐修炼,不然就是寻找修道外物。才半年时日,想必也没有什么紧要之事。

    镜灵躬身一揖,言道:“老爷,山门中并无什么动静,只是小的听闻。前些时日,元阳派中有一名叫做纪岁寒的弟子被人所杀,却不曾找到是何人所为?”

    “纪寒?”

    张衍对这人名字也稍微有些印象,此人也是元阳派后起之秀,乃是一名洞天真人的亲传弟子,在门中地位也是不低。

    他又询问了几句。方知这名弟子死时,护持宝衣和随身法宝尽毁,甚至逃命所用法符也用去了,却还是未能逃脱厄难,显然杀他之人不是什么简单人物。

    镜灵又道:“此举似是惹怒了那位元阳派的洞天真人,派遣了一名元婴修士与数名弟子出外搜寻,不过至今还无结果。”

    不知为何,张衍脑海中突然浮现那两名魔宗弟子的身影。他微微冷笑,看来随着魔劫临近,有些人已是不甘寂寞了。

    他目光微微闪烁,眼下自己修为虽在同辈之中已是不凡,但要应对魔劫,却还是远远不够。

    他轻轻挥了挥袖,镜灵会意,揖礼之后,就退了下去。

    张衍起身走至一边,抬眼看去,见九摄伏魔简仍是如气雾一团,他心神往里一探,发现其中进展比他想象的还要慢上许多,那截尾骨至今为止,也不过炼化了四分之一,看来还要等上许久。

    张衍眼眸变得幽深起来,那便再等一年,到了那时,自己便有些许自保之力了。

    而今之计,便先全力修炼那紫霄神雷!

    就在张衍闭关修行之时,霍轩独自一人,到了玄水真宫之前,道:“童儿进去禀报一声,就说霍轩欲要拜望大师兄。”

    如今他是十弟子之首,身份极重,门前道童听了,丝毫不敢怠慢,禀报之后,就将其引到了主殿坐下。

    等不了不多时,齐云天便走了出来,身后随着范长青,正笑容满面,亦步亦趋地跟着。

    霍轩知晓范长青乃是齐云天心腹,是以也不奇怪,一番寒暄,便各自落座。

    霍轩与齐云天谈笑了几句后,话锋一转,言道:“大师兄,你可曾听说,如今那东华洲之上,魏国及那南梁国中,已是妖孽四起,邪魔横行,甚至传闻有狐妖入宫为妃之事。”

    齐云天虽是在玄水真宫之中修行,但有范长青打理俗物,是以也并不曾闭塞耳目,颌首言道:“有所耳闻。”

    霍轩感叹道:“往日里有玄门弟子仗剑除魔,似这等妖孽根本无法兴风作浪,可如今魔劫临头,却是人人畏避,若这般下去,再不加以遏制,人间岂不尽成鬼蜮?”

    往里有邪魔在凡俗之间肆虐,自有玄门弟子前去斩妖除魔,翻不起什么浪花来。

    似这等举动,倒不是为了回护他们眼中的凡夫俗子,而是怕魔宗弟子借用这等机会,修成什么厉害魔功,那下一个,就要轮到他们了,因此不得不出手。

    以往他们倒也不惧,可如今魔劫临近,再加上前些时日元阳派纪岁寒被杀,诸派闻到风声,俱感震动,一些小派干脆封山闭关,谁也不愿出头。

    如此一来,却令那些个魔宗弟子更为嚣张。有变本加厉之势。

    齐云天微微沉吟,言道:“凡俗间事,我溟沧派不宜直接插手。”

    眼下局面,很明显是魔宗在暗做试探,不定有什么目的在内,在其真正用意还未曾露出水面之前,似溟沧派这等玄门大派,当然不能轻举妄动。

    霍轩也是赞同点头,道:“大师兄言之有理,师弟我也是如此之想。但此事倒也不能置之不理,与其遣几名得力弟子前去剿杀魔头,还不如扶植小宗,令他们为我等前驱。”

    说了半天,他总算道出了来意。

    他要扶植小宗弟子,令其为溟沧派探路开道,火中取栗!

    此间好处显而易见,人人看得明白。

    但霍轩明白。此事若要成功,齐云天的支持必不可少。

    齐云天笑了一笑,道:“霍师弟,你之意,我已知晓,前日掌门传下法旨。言及此事由我决断。”

    霍轩心中顿时泛起惊涛骇浪,但随即又平静下来,齐云天身为三代大弟子,溟沧派未来之执掌,秦掌门有这决定。倒也在情理之中,便谨慎道:“大师兄以为该如何?”

    他紧紧看着齐云天之面,此事若成,首先得利的便是他了。

    可自己毕竟是世家出身,齐云天会同意么?

    若是他坐在此位,显然会设法压制。

    是成是败。全在此人一念之间了。

    齐云天并不绕圈子,大笑一声,朗声言道:“霍师弟若能做成,倒也是一桩好事,我为何要拦你?”

    这一刻,霍轩也是吃惊不已,他不禁霍然站起身,定定望着齐云天。

    哪怕以他之城府。也是忍不住言道:“大师兄,你果真愿意相助师弟?”

    齐云天正色道:“霍师弟,岂不闻‘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你且放心去做就是,我保管无人阻拦于你。”

    霍轩也是感慨万千,没想到齐云天竟然这般大气。他吸了口气,对着齐云天郑重行了一礼。

    他平日虽也佩服对方,但多是慑于对方的修为,可这一刻,却是真正钦佩起来,正色道:“大师兄,小弟先在此谢过了。”

    不过他也是知道进退之人,抛开目的不论,对方卖了自己这么大一个人情,当要投桃报李才是。

    他想了一想,主动道:“若是此事得成,那些个小宗门中,我溟沧派当派遣得力弟子前去,坐镇其中,不得令其自行其事。”

    说起这些坐镇他派的弟子人选,却是大有文章可做,完全可以由齐云天和他共同决定,他若能获得门中全力支持,那么那些弟子所得收获也便越大。

    齐云天笑了笑,这份心意他也是坦然受下。

    霍轩目的既达,也就不再多留,又说了几句之后,与齐云天拜别之后,便飘飞而去。

    待霍轩一走,范长青望了望宫门外,回过身来,却是不解道:“大师兄,为何要允了他?”

    霍轩如今已是十大弟子之首,不出意外,他还能在此位上坐上百余年,要是给他好生经营,等其羽翼丰满,说不定对齐云天未来接掌掌门之位,会产生什么威胁。

    齐云天却是毫不在意,道:“我知霍师弟的打算,他是想要将来争一争那昼空殿殿主之位。”

    溟沧派浮游天宫为门中根本重地所在,三大殿也在其中。

    掌门真人为上极殿殿主,渡真殿殿主乃是一位与太上长老,素来与秦玉真人交好。

    至于那昼空殿殿主,原先也是一位世家长老,但六十年前就已仙逝,如今为四大世家之主所共持。

    范长青隐隐约约知道,此三殿格局,似乎涉及洞天真人修行之秘,但未曾想,霍轩如今才为十大弟子之首,却已经想到这般深远了。

    齐云天沉声道:“霍师弟之志不小,他若真能走到那一步,我成全他又何妨?”

    霍轩对世家的态度,明眼人一望便知,若不是如今世家选不出一人出来取代于他,怕是早给排挤下来了。

    范长青思忖了一会儿,又道:“大师兄,既如此,不知到时要遣哪些几个弟子前去?师弟我好早作安排。”

    齐云天目光望向远处,淡笑言道:“此事容后再议,现如今谈,还是为时过早,不过,我心中已有了一个合适人选。”

    范长青一怔,随即眼前就有一个器宇不凡,飘逸出尘道人形貌一闪而过……未完待续)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