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三十章 经罗选法 紫霄神雷
    昭幽天池主府之中,张衍把心神持定,将自己修道以来所学道法逐一理顺。

    他眼下所会功法,共有五门,分别为《澜云密册》,《九数太始灵宝玄明真经》,《明道参神契》,《定真逍遥篇》及那残缺不全的《符囊书》。

    其中《定真逍遥篇》与《符囊书》,这两门功法之中,他也只是择了易上手又较为实用的道术粗浅修炼,并不十分重视。

    而他所会道术神通,则有玄黄擒龙大手、水、土二行太玄真光,幽阴重水,小诸天挪移遁法,假身替死之法,以及符囊书中的几门施符法门,至于那“离元阴阳飞刀”倒还从未认真看过。

    他先前之所以认为自己无法在十六派斗剑之前跨入元婴之境,那就是他所修习的功法道诀着实不少,若是要凝聚法力真印,则要选定一门道法以为根本。

    对此他心中早有定计,那便是将“五方五行太玄真光”尽数推演出来,以此功法为主修法门。

    这门功法修习起来,所要huā费的时日着实不少。

    眼下虽水,木二道真光已有小成,但木、金、火三道真光尚未修行。

    那甲乙木精之气他到手有日,得了闲暇,便可着手修习,而且也不必如先前那般按部就班,只需粗通一二,有了几分精进,知晓其中运转之妙后,就可以用九数真经上手推演。

    但除此之外。他还需考虑的是,自己需提升哪几门道术神通,这决定他凝聚真印之后的斗法手段。

    那日在瑶阴山大殿之中,张衍见识了几名元婴修士搏杀,有了这番经历,他也对自己未来所走之路有了一些领悟。

    衡量一个修士斗法之能如何,除了随身法宝,境界修为之外,还有就是攻敌御敌之手段,以及那遁术挪移之法。

    对敌之时。这其中哪怕只有一点欠缺,也极易让人抓住破绽,进而被对手击败。

    好比那少清派康童,一身修为皆系剑丸之上,飞遁迅捷,杀道剑术犀利无俦,可谓攻守兼备,而且其人身为剑修。便是不敌,也可御剑遁走,让人追之不及。

    但其一旦其剑丸被封,便立刻没有了还手之力。

    再好比那南华派应成霖,有那四只妖魄傍身,玄蟒守御。白鹤攻敌,鱼龙为辅,鹏鸟飞遁,与人争斗之时,能攻能守。能走能游,虽并无什么突出之处,但修为与他相差不大的修士,一时之间倒也寻不到他什么破绽。

    所以当日章伯彦宁肯先去找岳御极的麻烦,就是因为知道一时三刻是拿不下此人的。

    哪怕是后来泰衡老祖一气伤了应成霖那三头妖魂精魄,想要杀他可没有那么容易。直到鹏鸟被制。后者脱身不得,以至于被迫硬拼,这才被灭杀当场。

    可见一名修士,对敌手段一多,斗法之时也能见胜一筹,那护身保命之法也是多多益善。

    但此间却也有个矛盾之处,若是修士过多偏重于神通道术,那也就意味着在修持法门之上少了许多功夫。难免修为滞后。

    因此大门大派,亲传弟子无不是神通与道功相合,免去了许多时日消磨。

    这其中如何取舍,对玄门弟子来说,当要慎之又慎。

    但对魔门弟子来说,在此事之上却是毫无顾忌。

    他们一身修为本就是靠掠夺杀戮而来,杀夺得越多,则修为越高。

    魔道先前因受制于魔穴之故,许多神通秘传空有经书口诀,却无法习练,再加上魔道法门本就不适合在洞府之内闭门造车,所以生生被玄门羽士压下去了一头。

    以至于多数魔道弟子只能拿妖修下手,大胆的一点,如章伯彦之流,暗中杀戮小门小派的玄门弟子,增益自身修为,但尽管如此,也是偷偷摸摸,不敢做得太过。

    但若魔劫一起,也就意味着那些个惊天动地的魔道神通将会一一重现世间了。

    张衍到时所要面对的,就很可能是数千年来最为强横那一众魔宗修士。,所以他不得不提前做下准备。

    等那一截残骨炼化,成就了参神契四重境之后,就有了几分保命手段,但他也知,自己的攻敌之法却是稍显弱了些。

    星辰剑丸因没有那养炼之法,威势不显,《云霄千夺剑经》又与他路数不合,也不能修习。他在心中不由暗暗自忖道:“莫非要去少清派走一遭么?”

    想了想,他又把这个念头按下。

    此事不必急于一时,就算真是要上少清派,也要好好筹划,等自己炼成了参神契第四重之后再去不迟。

    而眼下不妨先去经罗书院,把那两门神通习入手中之后,再言其他。

    张衍一念及此,就启了阵门,一步跨出,出了洞府,随后纵身飞遁,往经罗书院而去。

    早先他来过一次之后,已是熟门熟路,见得那云海浮洲,看准了那处高台,飞身入内,就往下一落,站在了一处九层楼阁之前,立时就惊动里间执事,有一名道人连忙迎了出来。

    此人一见张衍之面,不禁面露欣喜之色,稽首为礼,道:“不想张师叔今日有暇来我院中。”

    张衍转眼一看,见这名道人正是前次招待自己那人,不由笑了笑,顺手递了一壶灵珠过去,道:“今日此来,只为拣选两门神通道术,倒要请师侄行个方便了。”

    这道人看了眼四周,伸手将那一壶灵珠接下,藏入袖囊之中后,他拍着胸脯道:“神通功法,不是小道能管,尚还要去请一位师伯前来,不过师叔放心,小道请来这位师伯定是好说话的很,师叔且请稍候片刻。”

    张衍微笑不语。

    这道人又施一礼,就匆匆去了。

    张衍在原地等了无有片刻功夫,就有一朵祥云袅袅飞来,其上有一名慈眉善目,面容和蔼的白发老道,他一见张衍,就落下云头,笑呵呵打了一个稽首,随后一摆拂尘,道:“张师弟来意老道已是知晓,就请随老道来吧。”

    说罢,他当先而行。

    张衍也不多言,举步跟上,两人沿着一条碎石小径,绕过几座huā圃庭院,就到了崖壁之下,前方有两座石门,上扣龙首铜环,乍一看去,倒也不怎么起眼。

    这老道一摆拂尘,随后上前一推,那石门就露出一道缝隙,回首对张衍言道:“张师弟可自行入内,若有属意功法,可自习之,此山门重地,老道便不进去了。”

    张衍点了点头,对其道了声谢,摆动大袖,就往里走入。

    这洞府甚是宏阔,约有千丈大小,有无数明珠嵌顶,似那灿烂星辰。

    张衍抬眼望去,一眼便看见当中竖立着的十二块石碑,其上便是那溟沧派十二神通的习练之法和运使法门,只是碑面之上有一层金光符印,只能隐约见得几行字迹。

    他默立片刻,随后便走上前去,正好走至那第九块石碑之前,上面悬有一块木牌,抬头一看,写有“斩神寄魂”四字。

    他心中一动,不觉又上前了一步。

    此乃是一门寄托神魂之法,可将自身神魂斩下一缕,寄托法宝之上,哪怕自身修士被陨落,转生而去之后,也能藉此神通溯本归源,舍了那法宝,重拾了一身修为回来。

    这门神通颇为神妙,若是修士习得,等若增添了一条性命,他早就有心一观究竟,只是再看了几眼之后,心中却是暗叫了一声“可惜”。

    这一门神通竟是非象相之境不可修习,以他目前之修为,却还差得极远。

    摇了摇头,他走过几步,第八块石碑看去,上写“幻真云玉烟”这门神通方振鹭与那韩素衣都是有所涉猎。

    不过要习练这门神通,要先练那《玄泽真妙上洞》,这才能事半功倍,是以他只看了一眼,就掠了过去。

    接下来,他一路过了四块石碑,其中分别刻有“九岳清音”“皓夷三阳气”“大罗天袖”“虚一元命气”这等他早已见识过得神通功法,不过这些功法皆需以门中五经为根基,是以皆不合他心意。

    到了那第三块石碑,他脚步一顿,只见上悬木牌写着“五行遁法”四字。

    这一门功法在十二神通之中若论修习之难,可列在前三之中,不但能困人阻敌,还能借五行之物飞遁匿身,尤其是练至高深处,因那相生相克之变,还能生出诸般变化。

    溟沧派开派以来,除了太冥祖师之外,习练此法者,并无一人称得上“精通”二字。

    一来是修习此法耗费时日太长,又难以练至高深境界,二来此也不是什么可杀敌制胜的法门,因此甚少有弟子拣选。

    张衍看了几眼之后,就又往前行去,来到了第二块石碑之下。

    此时他略略一顾,却是眼前一亮,终于脚步站定,目光凝定其上。

    他今日此来,便是为了这门法诀!

    悬挂木牌之上写着“紫霄神雷”四字。www.26953.com-巴巴乐第一时间更新此亦是十二神通中最难修习的功法之一。

    当年十六派大比之上,太昊派寒孤子出面挑战齐云天,就是被后者用一道“紫霄神雷”一举破去元婴,其中虽也其妄测天机,导致法力倒退的原因,但当日寒孤子甫一接阵,便败下阵来,连还手之力也无,这门神通之威可见一斑。

    尤其是对张衍来说,这门功法无需以五经为根基,是最适合他修行的神通法门了。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