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二十九章 真印法力助神通
    张衍自浮游天宫出来之后,已是入夜时分,他抬头望去,只见满天繁星,一条璀璨银河横过长空,倒悬天穹,壮阔已极。

    他仰首看了片刻,胸臆之中顿生一股奋扬向上,踏破天宇,遨游九天之感。

    正待起身飞遁之时,这时却听身后有人言道:“这不是张师弟么张衍回首一看,见是一个脸型圆胖,颇有几分滑稽之感的修士正笑眯眯看着自己,此人他也是认得,便稽首道:“原来是苗师兄。”

    对面之人,乃是掌门所收记名弟子苗坤。

    此人曾奉掌门之名,入苏氏族中潜藏了二十余年,后来掌门为褒奖于他,不但将此人收入门下,还赐下原为苏奕鸿的洞府深津涧九曲溪宫为他道场。

    苗坤发出一声爽朗笑声,走了上来,先是看了看偏殿,再打量了一眼张衍,问道:“师弟,这是来见掌门恩师的吧?”

    张衍笑了笑,坦然言道:“正是。

    苗坤深深看了张衍一眼,他深知这处偏殿等闲人来不得,除非是掌门信任有加之辈,心思不由动了动。他目光一转,笑声又洪亮了几分,言道:“想不到在此遇得张师弟,说起来,二十余年前,为兄便与你有几分交集了。”

    张衍不觉微讶,他乃是修道之人,若是与人见过一面,定当不会忘记,他回忆了一番,确认自己之前从没有见过此人。

    苗坤哈哈大笑,道:“当日你去水国为使,途中曾遭那贺方拦阻,后来贺方殒命,苏奕鸿便特命我来追杀于你,只是后来我随意找了个借口敷衍过去,推说寻不到你。”

    张衍神色一动,立刻推断出此人说得当不是虚言。

    当年他与罗萧两人杀了贺方之后,因怕有人前来追杀,因此后来去水国一路之上小心谨慎。

    但奇怪的是,始终未曾有人前来,本以为是躲了过去,原来竟是苏奕鸿正好把追杀之事托在此人身上,当即拱手一礼,肃容道:“那真要多谢苗师兄了。”

    “不碍事,不碍事,不过些许小事。”

    苗坤连连摆手,又大有深意地言道:“况且便是我来,张师弟想必也有办法脱身”

    他今日说起此事,并非是要挟恩求报,而是出于想要结交张衍的目的。

    他虽名义上是掌门的记名弟子,但潜入苏氏二十余年,门内根基着实不深。

    他之同门,便是那四位洞天真人,修为之上天差地别,哪里敢去打什么交道。

    而在其他门人弟子看来,也是尊他辈分,亲近中带着疏远。

    他表面上看似风光,但在门中可交之人其实并不多。

    如今魔劫将近,他又一人独镇深津涧,虽收了几个弟子,但对大局无益,未免感到有些孤立无援。

    但张衍便不同了,他乃是周崇举门下,认真计较起来与他也是平辈。

    张衍之洞府乃是昭幽天池,与他那九曲溪宫近在咫尺,奇妙-的是,两人在门中地位还颇有几分相似之处,且修为又是相若,若是能守望相助,彼此都能结一强援。

    苗坤抚着胖大的肚腹,呵呵笑道:“今日为兄来此,本来有几个修行之上的疑难,想来请教师尊,不过掌门今日既然见了张师弟,想必也无暇来见为兄了,相请不如偶遇,师弟若不嫌弃的话,不如随为兄去深津涧小坐一番如何?”

    张衍本想推脱,但苗坤却是执意相邀,盛情难却之下,便道:“也好,便去师兄府上坐一坐。”

    苗坤不禁欢喜,与张衍一同启了法符,出了浮游天宫,随后起了两道遁光,出了龙渊大泽,望北而走,用不了多时,便至那深津水府。

    此处是张衍第二次到来,在苗坤引路之下,开了护府大阵,往主府中而去。

    两人到了大殿之上,分宾主坐定之后,就有两名侍女上来奉茶。

    张衍仔细一打量,见周围布置略简单,不说不能和他昭幽天池相比,便是与普通洞府相较,也是有些寒酸。

    原先深津水涧为苏氏所有,被门中弟子攻破之后,洞府早已是残破不堪,府内明珠彩挂,器皿陈设不是被毁,就是被搬了去,眼前这些,这还是苗坤重新装点的,只是毕竟他在门中根基浅薄,便是为了这些物什也费了一些脑筋。

    苗坤随他目光一望,不免有些尴尬,道:“师弟可不要嫌弃为兄这里冷清才是。”

    张衍微笑道:“哪里,些许摆设之物,师兄若不介意,小弟可命人自那跃天阁中调拨些许过来。”

    张衍非但是下院之主,还是跃天阁掌阁,但凡真传弟子洞府分派,包括零散之用,皆是由他主理。

    在他看来,左右不过是一些俗物,就索性做个顺水人情。

    苗坤面露喜色,道:“那为兄也不推辞了,不瞒师弟,这洞府太过寒酸,为兄待客也嫌无脸啊。”

    欣喜之下,他大袖一摆,命侍女端了两坛美酒上来,举杯言道:“此酒乃是苏氏昔日珍藏,对修士大有裨益,破府之后多数被门中搜去了,为兄私下昧了些许下来,师弟定要与我痛饮一番,不醉不休。”

    张衍也不客气,当即举杯与他对饮。

    两人推杯换盏,彼此说了些门中秘闻趣事,不觉过了一个时辰。

    此酒果然不愧苏氏珍藏,饮下之后,内气澎湃,似又有几分增进,只是后劲甚大,张衍还好,苗坤已是有些醉醺醺了。

    借着酒意,苗坤突然说道:“师弟可知,为对抗那魔宗,霍轩有心扶持溟沧派之外五个门派,待那魔劫起时,好做我派前躯臂助,只是掌门却还并未得回复。”

    张衍听到这话,神色一动,手中酒杯也是顿了顿,心中立时盘算开了。

    霍轩此法因是颇费了一番思量的,如今他身为十大弟子之后,急于扩展自身势力。

    扶植门派此事若成,可以说是名正言顺把大把修道外物拿在手中,想给谁便给谁。

    而且他根本无需多做什么,只要放出风去,稍给几个小门派一点甜头尝尝,怕是就有不少门派要上门来巴结于他。

    如此借门中之力,却无形中将自己的声望抬高,若是往深处想,恐怕更是为了那十六派斗剑在做铺垫,可谓一举多得。

    张衍暗自思忖,那北辰派与溟沧派相距不远,不知是否也霍轩定计之中?

    若是如此,倒也不能任其插手进来,而要握在自己手中才是,想到这里,转过头来,郑重道了声,道:“师兄,多谢告知此事。”

    苗坤醉眼朦胧,有些茫然抬头,道:“为兄适才说了什么了?”

    见他有意装糊涂,张衍也不再提及,微微一笑,道:“师兄看来今日不胜酒力,那小弟便也告辞了,来日还请师兄来小弟府中做客。”

    张衍挥了挥手,立刻有两个侍女上来,将苗坤搀扶了进去。

    把杯中之酒一饮而尽后,他目光一闪,独自一人出得九曲溪宫,破空飞遁,往昭幽天池回返而去。

    他剑遁迅疾,未多时回了洞府之中,入主府坐定,就唤来镜灵,问道:“那地煞可曾安排稳妥?”

    镜灵言道:“老爷宽心,那一十六条地煞皆是种下了,无有些许流散遗漏。”

    张衍点头道:“如此便好,除此之外,可还有他事?”

    镜灵道:“正要禀报老爷知晓,方才有一名道姑前来,自称是十大弟子之一钟穆清门下,送一只石匣前来。”

    他双手一托,将一条有半尺长短的石匣递了上来。

    张衍拿过石匣,打开一看,便见一枚金光闪耀的符箓躺卧其中,顿知是那钟穆清答应予他的真印之种。

    张衍把盖一合,对那镜灵言道:“你且先退下吧。”

    镜灵一个欠身,转瞬不见。

    张衍把石匣往旁处一放,将那自瑶阴山取得的一截残骨取了出来,往案前一摆。

    随后他心意一催,那九摄伏魔间就化一道流光,从他眉心之中飞了出来。

    这玉简绕了这残骨一圈,似是见无从下手,简身一晃,须臾散化为一道雾烟,往下沉去,将其重重包裹了起来。

    这玉简与张衍心意相通,他顿时察觉到,若要此简将这截残骨尽数吞噬,而又不散失半分,怕是要一年半载,张衍也颇有些意外,这九摄伏魔简哪怕是吞食大妖桂从尧遗蜕,也用不了多少时日,想不泰衡老祖一截万年断骨,竟是要费去如许多功夫。

    他目光中露出奇异之色,心中不禁暗道:“这泰衡老祖,莫非是什么上古异种不成?”

    不过此人来头越是不凡,对他玄功补益也是越大,倒是有几分期待之心。

    现下既然炼化不了此物,张衍便把目光投注在那石匣中的真印之种此一枚,再加上秦掌门送与他的那一枚,如今他共有两枚真印种子在手了。

    有此两枚真种,他便可着手推演,试着凝聚自身真印,不过在此之前,却还有许多事要做。

    那法力真印一旦凝聚之后,就会将自身所会功行道术再行提升一层,运使起来威能更为宏大。

    是以在过一关之前,修士无不是精研功法神通,以便那凝聚真印之时能将自身所学变得更为精深。

    丹成之品越高者,真印所能寄托容纳道术便愈多,提升的威能便也越大。

    尤其那门中神通,修行起来着实不易,要炼至那收发如意的境界,通常要用上数十上百年。但在凝聚真印之前习得,再借凝印之时提升了此法,那以后便无需那许多时日再行修炼。

    例如庄不凡,得了那“大罗天袖”这一门神通威力之大不可思议,但只修炼了一十六年就已有所成就,一来是他所修行的《坤玉微尘功》本就与这门神通相契合,二来那就凝聚法力真印之时,借了那丹成三品的庞大精元,将此门神通一举提升之故。

    丹成上三品之人丹煞雄浑,可在真印之上寄托的道术比之寻常修士多了数倍不止。

    当然,也有那些专求一道,只将一门道术提升上去的修士,这只看修士个人如何决断了。

    至于那些个在化丹三重之前未曾修习到上乘法门的修士,便是凝聚了真印,也提升不了多少实力,日后就算有机缘学得一门神通,所化时日也数倍于上述修士。

    张衍丹成一品,可以想见,他若是借凝聚真印之机提升道术功法,当是远胜同侪,因此在此之前,他自然要那些个神通法门一一习得,只是如此一来,所费时日便更为长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