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二十五章 法符除印 转道入魔
    张衍坐于魔藏之中,运转法力,尝试着炼化金印封禁,但一连用了数种法门,却仍是不得破解。

    他细思了一番,觉得最为稳妥,也最为有用的方法,便是纯以法力,一点一点将所有烙印禁法水磨而去。

    不过此法纵然能够做到,怕也要用去十余日时间,而他现在最缺的是时间。

    泰衡老祖那等万年的大魔头,实力手段皆是深不可测,他并不看好应成霖与章伯彦二人,怕是用不了多久,待拿下这二人之后,便会赶来追索自己了。

    再则,他身上那十余股地煞只有半月的存放时日,自然是越早带回洞府越好。

    且眼下还有另一桩难题,便是除了此印之上的封禁,他还需要时间去祭炼,方能掌握机枢。

    这也不是一蹴而就之事,他不似老魔手段精妙,就算粗浅祭炼一番,至少大半日功夫是要的。

    那么如此一来,就更不能耽误时间了。

    幸好,在动身之前,他就对此等情形有所预料。

    他从容不迫从袖囊中取了一枚法符出来,微笑道:“不想却是先要用在这里了。”

    这枚除魔符,说是能将泰衡老祖一身法力消杀而去。但是掌门信中万分叮嘱,此符一经展露,其气便如朝阳初升,霞染天地,分割阴阳,叫人不想察觉也难,是以用得时候要慎之又慎。

    不过在张衍看来。此法符威力便是再强横,击不中目标也是和无有一般,还不如用在别处。

    拿符在手,他毫不迟疑将其一拍,再对那虚悬于空的金印一指,等了足足有五六息的功夫,就有一道恢弘至极,逼得他睁不开双目的金色光芒飞了出来,往那封印之上就是一冲。

    又过得片刻,光华才渐渐散去。

    张衍伸出手中。将金印拿起来一看,不由一笑,不出意料,那其上封禁已被彻底破去了。

    就在他破了这封禁的同时,泰衡老祖眼皮一跳,立时察觉到了,不过他面上仍是不动声色。

    他深知眼下与应成霖与章伯彦相斗才是至关紧要之事,只有击败了眼下这二人。才能想及下一步事。

    应成霖与章伯彦与泰衡硬拼至今,见其法力越磨越是稀少,显是耗损极重。

    虽不明白对方到底弄什么鬼,但这般情况却是做不得假的,一时都是拼命催发法力,想要将对方一举压垮压下去。

    泰衡老祖眼见自身法力堪堪耗尽。便是元婴也是变得黯淡无光,一身魔焰只有几缕缠绕,面上却不见丝毫慌张,反而眯起了双眼,知道时机到了。

    心头一个呼喊。只见自井盖之中突然撞出一物来,便往他顶门之中落去,旋即隐没不见。

    尽管只是惊鸿一瞥,但章伯彦和应成霖仍然看得清楚,那是一截约有半丈长短,不知从何物身上落下的残骨。

    此物正是当年泰衡老祖斩下的一段蛟尾。其上精血为维持着魔魂不亡,在万年之间已然大半散去,如今只余些许和这一截尾骨了。

    泰衡现下所驭,乃是岳御极数百年来修炼出来的元婴,虽是被他法力真印侵染,但毕竟根底还是玄门道法,并非魔功凝就,并不能完全发挥他的实力。

    正所谓不破不立。他故意将一身法力耗尽,再以蛟魔尾骨为寄托,借由那最后几滴精血,激发法力,使其彻底入魔。

    等到将这具元婴重新凝练之后,他方能再展诸般魔道手段,有那吞噬掠夺之能。

    在没有毁去诸人法宝之前,他倒也是不敢如此做的,如今却可大胆施为。

    那本已是虚弱不堪的元婴得了那几滴精血滋养,又一次完满充实起来,渐渐有一团黑气缭绕,将其包裹了进去。

    场中所有人都能感觉到,泰衡原本低弱的气息又渐渐变得高亢强横,无时无刻不在壮大之中。

    若是等老魔完成了这一步,那还了得?

    在场之人岂不是死无葬身之地?

    应成霖和章伯彦都是心头焦躁,拼命加大攻势。

    然而到了此刻,泰衡毁去二人法宝的好处已然看出来了,这二人凭借自身法力,反复轰击,激起阵阵霞岚光彩,但却始终破不开对方那一幅守御经卷,只能眼睁睁看着其重塑元婴。

    若是往常这个时候,他见势不妙,早已弃敌而走了,可在这小界之中,他又能去得哪里?

    此刻也唯有强撑下去了。

    一刻之后,那笼罩元婴的黑气逐渐散去,那内中情形看得诸人都是心底一沉,震撼难言。

    那元婴本是半魔半蛟,但如今形貌已是大变。

    只见一条不知多长的蛟龙虚悬在空,身躯盘卷,利爪紧握,双目紧阖,似在沉睡一般。

    倏忽间,那魔蛟双目陡得一睁,凶厉狞恶,一股妖魔气息乍然泄出,看得众人悚然心惊,被那气势所慑,皆是不由自主的往后倒退。

    泰衡老魔把首抬起,大袖一挥,围在身周的那一幅经卷飞舞而起,瞬时扩大至整座内殿,那一幅幅金页玉板发出无穷光亮,似要将所有人遮笼一般。

    章伯彦顿觉头皮发麻,这是用法宝封死所有人的去路,这说明老魔已经准备收网了,连忙一掐法诀,驭了黄泉遁法,想要化烟游走。

    然而方才遁得几步,忽觉身后有异,回头一看,也是心头一惊,只见原本泰衡手中的那一面封魔令符,竟是向他飞腾追来,不由怒叫一声,不得不重聚身形,发了法力将其震飞出去。

    可这令符似是认准了他,一旦他展了黄泉遁法。就又会逼上来,他便不得不由落地对抗,几次之后,他不由在心中大骂不已。

    他这门遁法能遁天入地,还能穿行于地脉幽府之中,此是他与敌交手时立于不败之地的根基所在,这世上也只有少数法器能克制,偏偏还真观的封魔令符便是其中之一。

    但若在平时,他也不惧,哪怕只有一件法宝在手。就能招架下来,可眼下所有法宝都是不堪使用,倒是催逼的他颇为狼狈。

    泰衡老魔此刻只是用封魔令符把他拖住,重点倒是放在了应成霖身上。

    那魔蛟冲到应成霖身前,似一头饥饿凶魔一般,东一啃,西一抓,但凡对方法力所化灵气罡流。皆是来者不拒,被一口吞食了下去,用来填补己身。

    这乃是他魔蛟成道后,自身领会而来的得天独厚的一门功法,只要法力不如他者,皆能被他以这法门吸噬而去。

    应成霖见其来势凶猛。还能炼化自己护身宝气,一身法力也比之前更盛几分,觉得不能再硬拼下去了,发力一攻,将魔蛟逼退几步。就一驱脚下那只鹏鸟,准备去往别处,想先以游斗之法应付片刻,待回复了几分元气之后,再转来与这老魔计较。

    然而那鹏鸟精魄得了谕令,方欲振翅而起时。那魔蛟忽然一声啸吟,竟然浑身一抖,躯体僵硬了几分,竟未走脱。

    应成霖心中咯噔一下,暗道了一声糟糕。

    果然,只这一丝耽搁,那魔蛟绕他一个盘旋,就围裹而起。头颅一摆,张嘴噬咬下来。

    应成霖忙鼓荡起残余法力,抵御这等蛮不讲理的手段。

    他暗暗叹息了一声,老魔这手段看似强横,但若是放在他全盛之时,倒也不惧。

    只需自己正面牵制,再命鱼龙白鹤从不同方位发出攻势,这魔蛟毕竟不及这两物灵活,不可能一味挨打,这般肆无忌惮的攻势便维持不下去了。

    可偏偏对方第一合便设法破了这三只精魄,让他此刻无计可施。

    这也怪不得他,一名修士自身的法宝,功法,神通相互应是配合无间,方能发挥最大战力,若是毁去了一环,就如严阵以待的阵势缺了一角,实力便大为受损了。

    应成霖被粘在了原地之后,在泰衡那狂澜也似的攻势下,脸色发白,很快就有些支持不住了。

    元婴那护身青光原本是十丈大小,如今却是慢慢往里退缩,很快被逼到了一丈之内。

    而老魔吞了他的法力进来,水涨船高,凶焰更深,愈见张狂。

    又过得一刻,应成霖那尊元婴浑身忽明忽暗,似残烛一般,几欲灭去之时,那魔蛟一声啸吟,庞然身躯猛地向下一冲,就将那最后一点光华扑灭,再身躯一卷,将其连元婴带真身一起生吞了下去。

    除了应成霖后,那魔蛟一双凶睛转动,注意力转动章伯彦身上,后者顿觉压力大增,知道自己一个人万万不是此人对手了,不由心虚言道:“泰衡前辈,你待如何?”

    泰衡老魔淡淡一笑,道:“你若识趣,贫道便不杀你。”

    他手指一点,那封魔令符往前飞来,停在章伯彦的面前。

    章伯彦面上现出挣扎之色,显是拿不定主意。

    泰衡只是平静看着,并不催促。

    章伯彦尽管不甘心,但到了此时,却也没得选择,大叫一声,道:“我愿降伏前辈。”

    言罢,他化烟而起,往那封魔令符中主动一钻。

    泰衡一招手,便伸手拿住令符,一指点在其上,就有淡淡金箓闪过,将此老魔封禁其中。

    他此次得出樊笼,正好借魔道大兴之势为自己谋利,这章伯彦乃是魔宗修士出身,对他来说还另有几分用处,因此先拘禁了起来,并不着急杀死。

    至于那些剩下化丹修士,他看也不看,把手一挥,那魔蛟飞去,所过之处,所有人血肉都被吞了一干二净。

    只是到了方振鹭处,却出了些许状况,就有一枚法符升起,将其裹住,随即一道光华一闪,就撞破经卷围困,眨眼飞去无踪。

    泰衡老祖“咦”了一声,他沉吟了一会儿,似这等神妙的护命至宝,应是洞天真人所炼无疑,追之不易不说,就算拿到手里,一时三刻也拿它无法。

    对付区区一个化丹修士,还不值得他如此兴师动众,没得失了身份,现下寻回那枚金印才是紧要,其他诸事皆可先撇去一旁,不做理会。

    他自岳御极袖囊中取了一枚玉简出来,起诀推算张衍方位,只稍稍一算,那玉简便自碎裂,两鬓之间更是添了几根白丝,轻哼了一声,收了经卷令符,平地刮起一阵狂风,直奔那塔阁而来……未完待续)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