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二十三章 借物代形 金印入手
    泰衡这缕残魂被困近万年,方才出来时,其实是极其虚弱不堪的,灭去章伯彦元婴分身之后,更是大大耗损了其元气。

    但是眼下,他是已完全压倒了岳御极的神魂,已可借用其一身法力精元。

    如今他对这具肉身优劣之把握,长短了解之透彻,比之原主人也是不遑多让。

    可唯有一点美中不足,受岳御极自身修为所限,短时期内他还滞留在元婴境界之中。

    若是能给予他一点时间,寻一处合适洞府潜修,再借用那瑶阴派传承五器,用不了数年时间,便能晋入洞天之境,届时当可纵横天下,重为一代魔道巨头。

    他虽只是泰衡老祖一丝残魂,但在万年之前,也会过不知多少大能修士,眼界之高,可谓当世无量。

    是以认为凭借如今这身修为,对付面前这两人已是足够。

    修士之间斗阵拼杀,衡量高低的不仅仅是修为法宝,天时地利,神通道术,眼光运气,缺一不可,有时候,胜负往往只在一瞬之间。

    且他自化丹时所凝练的法力真印还深烙神魂之中,只要有躯壳肉身寄托,有法力随身,就能施展自己过往所会少许神通法术,当然不会惧怕两位元婴修士联手围攻。

    应成霖见泰衡身上那无穷自信,知其不好对付,略皱眉关,对着周围一众化丹修士开口提醒道:“诸位道友。你等且退得远些,莫要被其伤了。”

    元婴修士之战,完全不是化丹修士所能插得上手的,练得那护身宝光的,只消祭了出来,凭借那浩然法力,就能将他们生生排挤开去。

    只是他这一句方才开口,众人还未曾有所动作,那泰衡老祖突然一笑,一甩袍袖。漫天法箓挥洒飘落,金光烁烁,满殿乱飘,竟向所有人卷了过来。

    其中有数枚朝着张衍而来,察觉到这法箓一丝不同寻常,他目光一闪,并不硬接,只是抽身后退。

    只是这法箓甚为奇异。虽是飘动之速不快,却似能识人不一般,任他往那里闪躲,都是如影随形,甩之不去。

    他想了一想,转眼向他人看去。

    殿中诸人皆是弄不明白这是何物。这老魔头所使,定是大有用意,因此个个都是拿了自己得力法宝出来,将其挡住。

    方振鹭身旁那名陈族老者立刻上前,将手中宝伞一撑。只是那金箓飞来后,竟是无声无息没入伞中,全然不似想象中那般动静,不觉一呆。

    见得众人如此,张衍略一思索,从容取了数张符箓出来。抖手一甩,便将此物迎住,果然,那金光一撞到那些符箓,便自倏尔破散,消失不见。

    他把袖一挥,就将这些符箓移去了一边。

    他们这里所遇法箓只是些边边角角,其中倒有大半奔着章伯彦与应成霖二人而去的。

    章伯彦见金光耀目。铺天盖地,似是无孔不入而来,他不知老魔头使得什么手段,倒也不敢托大。

    他来此之时,共是携了四件法宝,分别是寒晶白骨剑,阴阳环,闭息钉与鸠面牌,此时一齐往空中一祭,挡在前方,一时间,就有数十张符箓往里一没而入,不见了踪影。

    他不禁一怔,神色变幻也是起来,心中警兆大生,他不信这老魔头会做无用之举,只是他将那四件法宝默默查看了一遍,却实在未曾发现什么异状。

    应成霖先前也是不停闪躲,但见那法箓却似跗骨之蛆,挥之不去,不论他去向何处都是跟来,眉头一皱,喝了一声,就将元婴遁出顶门,身上玄鳞大蟒一转,将那纷舞而来的金箓尽数挡住。

    泰衡道人发出一声洪亮笑声,轰然一声,光明大放,一尊元婴跃出顶门。

    这元婴虚立空中,高有三丈,似蛟似魔,肤裹金鳞,硬甲缠面,魔焰蔓身,气走如浮光,焰流似云霓,宏大威严,气势慑人,巍巍然似渊渟岳峙。

    应成霖看那元婴之貌,心中暗凛不已,身上气息流转,更是多了几分戒备。

    这元婴之貌,乃是神魂中“法力真印”藉精元法力化像而出。

    每名修士法力真印皆是不同,因此凝聚之后,所出元婴形貌也各有差别,但若是一脉所传,倒也是大同小异,似泰衡老祖这元婴,一看便知是魔道巨孽无疑。

    章伯彦见状,狂笑一声,一拍后脑,一尊乌黑如墨的元婴飞跃而出,将魔气荡开,把四件法宝一祭,凭空一旋,便朝其落将下来,竟是抢先发动攻势!

    应成霖眼下迫于形势,不对不与章伯彦联手对敌,见其已然动了,便也跟随出手。

    叱喝一声,掐拿法诀,身侧那白鹤一振翅,似浮光掠影一般,蹁跹舞动,长喙就已堪堪啄到泰衡面门之上,同时脚下鱼龙也是一窜,自下方而来,往其双腿袭去。

    他乃是小心保守之人,此刻虽是出手,但还不忘催动那玄鳞大蟒一个盘旋,护住身形。

    泰衡道人见两人夹攻而至,神色间竟似振奋莫名,他大喝一声,隆隆震荡,整个大殿亦是晃动,方才他整个人静若沉水,然而这元婴一出,竟是蛮横霸道,凶威无匹,身上护身魔烟喷出十丈之外,竟然丝毫不顾那飞来的四件法宝,伸手出去,一手挡住白鹤,一脚踏住鱼龙,只一下就将此二物力压下去。

    应成霖先是一阵惊愕,随即露出了一丝冷笑。

    他这二物,乃是妖魂精魄所化,亦是堪比法宝,纵然对方是乃是万年前之大魔头,此刻徒手拿捏,却也是愚蠢之举。

    他法诀一拿。法力运转,就将此二物再次催动,顿时那白鹤和鱼龙都是一阵挣扎扭动,身躯也是倏尔膨胀起来,眨眼就大了一圈。

    章伯彦见自己四件法宝落下,对方竟只用护身魔焰应付,眼神顿时变得狞厉无比,狂叫道:“我却不信你能挡住!”

    他一时发了狠,拼命法力灌注到四件法宝之上,甚至连这四宝都是嗡嗡颤动起来。随后把手一指,就齐齐往下一落,轰隆一声,就撞在那护身魔焰之上。

    然而此时,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那陈族老者手中宝伞突然毫无声息地爆开,顿时脸色煞白,踉跄倒退几步。

    非但是他,连众人手中得力法宝也是一齐破裂。心血所系法宝被破,一时间,众人都是嘴角溢血,神色萎靡不振。

    张衍侧目看去,适才他所发出那几张符箓,此刻也是如同遭受了什么攻击般。“嗤啦”一声,化作片片碎纸而去。

    与此同时,那原本生龙活虎的白鹤,鱼龙,玄鳞大蟒亦是发出一声悲鸣。身躯时隐时现,竟是现出几分溃散之兆。

    应成霖顿时大惊失色,一时间顾不得什么,忙施展法门一召,将其收了回来,连带那护身大蟒一起放入身体温养。

    然而一察之下。却是心头一凉,这三物精魄竟是破烂不堪,已到了崩灭边缘,伤重如斯,此战之中,已是不能再使了。

    而章伯彦那处,却也不必他好上多少,同样也是焦头烂额。

    只闻一连串咔咔轻响。他惊怒无比地看着那四件法宝上裂开几丝缝隙,再一抬首。死死盯着泰衡老祖,咬牙切齿地说道:“此莫非是借物代形之术?”

    泰衡双手往后一背,大笑言道:“道友却是知晓的晚了些。”

    他方才所施展,正是那借物代形神通,此法能将他人之攻势转嫁他物之上。

    不过这神通施展之时,却也有几许苛刻条件,尤其是需先对代形之物施以法箓。

    若是对方事先有了提防,只需随意拿了什么物件遮挡,此便是无用之功。

    但泰衡自思,这门法诀在万年前得见者不多,也不知二人是否识得,是以先发了出来试探,一试之下,见两人皆是不识,便放心大胆施展了出来。

    这神通一转,等若是殿中所有人手中法宝毫不留手正面硬撼了一次,哪里会有不破损的。

    尤其是那些个化丹修士,更是被殃及池鱼,可以说越是谨慎的损失越大。

    章伯彦脸色难看无比,应成霖也是双眉紧皱。默然无语。

    原本泰衡道人借用岳御极肉身,身上并无几件法宝,而那传承五器也不是须臾能炼化的,本是落在下风,但谁知一个回合之间,竟然将二人手中法宝精魄都是毁损了去,他们最大优势转眼间就丧失而去。

    适才他们动手之时,张衍也是在一旁紧紧看着场中,目光一瞬不瞬。

    他一直在观察,看能否寻一个合适的契机,将那老魔灭杀。

    但是那泰衡老祖尽管与两名元婴修士相斗,但却是一点破绽都没有流露出来。

    他心中不禁忖道:“难怪掌门信中语气也不是十分之强烈,显然也是知道这老魔头的难缠,便是有法符在手,除非此人站在那处不动,否则只要那气息一露,就能被其察觉,躲了过去。”

    想了片刻之后,他猛然抬起头来,眼中光芒烁烁,若是当真要出手,机会便只有一次,只看自己能不能把握住了,若是不成功,那便是身死道消之局了。

    他正思索间,却忽然察觉到有一物向自己抛来,双眉一扬,袍袖一挥,一道丹煞飞出,就将一物滞在空中,在眼前滴溜乱转,定睛一看,不是那机枢金印又是何物?

    方振鹭突然对着他喊了一声,道:“道友,我等之中,唯你未曾受伤,此物放在你处最为合适不过。”

    张衍目光一扫,旁侧诸人似是怕他将金印转送过来,都是脸色一变,纷纷退开,他身周围立时空出了一大圈。

    张衍一转念间,就知道方振鹭打得什么主意,然而别人怕接了这烫手山芋去,他却怡然不惧,喝了一声,道:“那便多谢道友了。”大大方方一展袖,就将此物收入了掌中……未完待续)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