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一十六章 内炼清火外入魔
    岳御极这话一出,可谓掐准了在场诸人的心脉。

    他们俱是心中暗想,自己费尽辛苦来此,又岂能被几句空口白话就给恫吓回去?况且此间宝物若再得多得几人来分,落到自己手中的还能有多少?

    而康童,方振鹭等人本是奉师门之命探明情况而来,如今还未见分晓,又怎会轻易离去?应成霖这番言语,根本打动不了他们,脸上神情都未有丝毫变动。

    固然这行人中也不乏有那心求稳妥之人,怕果然有邪魔在其中,萌生些许退意,但那毕竟只是少数,左右不了局势。

    应成霖见众人之中还有用怀疑目光看向自己的,不由一阵气恼,厉声道:“岳道友,还望你慎重!老道寿近千载,不知经历过多少风雨,岂会兴口开河?你若要强开此封,坏自己那还是小事,但莫要把诸位道友也一并连累了。”

    张衍目光微闪,在他计划之中,这封阵必需要开的,倒也不能让这应老道给搅了局。

    因此他笑了笑,一步站了出来,先是一稽首,随后开口道:“贫道人言微轻,但有一句话不得不讲,瑶阴派立派几近万年之久,无论什么样的魔物遭此镇压,也早已是一蹶不振了,便是还有几分魔威,此间有两位真人,百余名同道,难道还怕收拾不了么?”

    这话一出,立时得了众人响应。

    康童首先言道:“玄元子道友说得有理。便是有妖魔,我等又有何惧之,它便是能出得此间,我等也能将其斩杀!”

    “说得好啊。”

    “对极,这邪魔若是能万年不亡,那是何等魔物,又岂还有被困在此处的道理?”

    “便是当真还在,这万年下来,怕也是奄奄一息,还能敌得过岳道长和诸位同道不成?”

    一时之间。众人纷纷出言,初时的忧虑一扫而空,都认为应成霖此言未免也太过小心了。

    就是洞天真人,也不过是三千载寿元,任他再是大魔大妖,若被镇压近万年,不得灵气滋润,就算侥幸不灭。要说还能斗过在场之人,他们也确实不信。

    泰衡老祖大弟子易九阳,当年开派之时也不过是象相境界,后来也未曾听说如他师尊一般飞升而去,多半也是寿尽转生而去了。

    若此中当真是什么无上邪魔,怎又会无人看顾?而且连只言片语也不留下。难道不怕这魔头脱身之后,寻瑶阴派门人弟子转世之身的晦气么?

    因此合理的理由是,此间魔物或许有,但却早已消亡而去了。

    见张衍一席话顿时让众人的态度坚定起来,应成霖不禁怒视了他一眼。

    若是寻常修士。被元婴真人这般一瞪,怕早已是吓得战战兢兢,魂不附体了,可张衍却恍若没事人一般。

    岳御极却是不免心中大喜,先是对张衍投去一道赞许目光,随后对着应成霖毫不客气地说道:“众意难违。应道友可以收声了。”

    他奉观中之命而来,事先早有准备,也是携了一件法宝在身,这封阵中就有什么邪祟之物也能收服。

    而且他心中甚至期盼当真有才好,这样他只需稍稍放些手,便能借此邪魔之手除去这一干小辈,日后出得此间,这笔账也算不到他头上。

    这是这乃是壮大还真观千载难逢的机会。丝毫不可避让半分,些许见不得光的手段用了也就用了,不必拘泥小节,若是能把瑶阴派传承诸物拿回门中,翌日那几位洞天真人之中,必有他一席之地,

    应成霖毕竟是长者前辈,被岳御极这后进这般挤兑,脸面有些挂不住,长叹一声,道:“罢罢罢,我已老朽,许是贫道猜错,岳道友你好自为之,休要玩火**才好。”

    他摇了摇头,索性一拂袖,往外而走。

    岳御极用淡漠目光将其送走,随后他环视了一圈,道:“应道友寿元将尽,已是老迈龙钟,只待转世重修,心中有所顾虑也是常理,诸位道友不要见怪。”

    众人皆不应声,借着岳御极之势,他们或可附和几声,但若是头脑发昏,不知轻重对相距不远的一名元婴真人妄自评议,那真是嫌自家命长了。

    岳御极见这碍手碍脚的老道已是走开,心中也是满意了,他回身过来,目光投向那道禁阵,众人注意力也不由被一齐带了过去。

    他定定站了片刻,忽然一抬手,轰隆一声,发了一道青雷上去,然而光华散尽之后,却见那层金光纹丝不动。

    岳御极面露凝重之色,居然连自己的惊尘雷上去都毫无动静,这一团封禁怕是大能之士亲手封禁。

    不过这也在他的预料之中,低头想了想,就转身过来,沉声言道:“诸位,此封阵厉害,贫道需用秘法破开,行功之事,容不得丝毫打扰,还望诸位道友暂且先退出此间。”

    这里众多修士先是一怔,私下里交谈了几句之后,都是放心退了出去,到了外间等候。

    至于岳御极会否炼开了禁制之后,独吞此间之物,然后再运使阵法脱身而去,他们却并不担心。

    此地有溟沧,少清,元阳,玉霄等诸派弟子,都意欲来分一杯羹,他们虽都是孤身至此,但背后却是站着整个门派,还真观岂敢一次得罪如此多的玄门同道?

    张衍深深看了一眼岳御极,再看了一眼那五件传派之宝,尤其是在那封符上转了一眼,脸上浮起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便转身出去了。

    不一会儿,这里就只剩岳御极和那细须修士两人。

    岳御极望着那封阵,似乎做出了一个什么决定,沉声道:“师弟,把那清阳火交予我!”

    细须修士应了一声,自那袖中取了出来一只玉匣,只是交到其手中之时,却犹豫了一下,忍不住提醒道:“师兄,此火威能甚大,又是师公穷尽毕生之力所炼,你我这一脉被当年被师傅用去了不少,余下皆在此处了,用一分便少一分,只为了破这封阵,是否太过?不如似方才一般,唤得几名同道相助?”

    岳御极伸出手来,一把抓住他的手腕,眼睛盯着后者,用郑重其事的语声说道:“师弟,这一道封阵非同小可,怕是当年易九阳所为,以我等修为,是万万破不开的,众人合力,怕要损毁其中之物,只能用此火慢慢化开,且若得了其中之物,为兄将来便有机会入那洞天之境,因此舍了此火也是值得。”

    细须修士心中一跳,吃惊道:“师兄你这是要……”

    岳御极慢慢放开他手,莫测高深的一笑,道:“如今还到不了那地步,但若能先一步将这五件至宝收在囊中,到时便可进可退了,且我料定,这几日内必有变数,到时就看各家手段了。”

    细须修士默然点头,缓缓将那只玉匣交到他手。

    岳御极接过来,又叮嘱了一句:“此火一用,我也不好收手,师弟且留下为我护法。”

    细须修士肃容称是,此处别家宫观,又非荒郊野外,借不到地脉之气,就算用阵旗也是无用,只能靠他来守御了,可他想了一想,却又皱起了眉头,道: “他人还好说,那莫天心至今未见人踪,若是稍候他来此次,执意要闯进来,该如何阻挡?”

    岳御极看了一眼外侧,眯眼道:“若是他来,你无需阻拦,非到最后一刻,谁也不知结局如何,且要来之人,也绝非他一个。”

    他在里间炼化封阵,外侧这百余名修士都是各自散开,觅地打坐修持。

    应成霖出了大殿后,心中郁郁,叹了几声之后,便去了屋脊之上端坐,只是心神却不敢放松,耳边却随时留意那殿中动静。

    如此过得数个时辰,天色渐渐昏暗之时,他突然一抬头,往山道上看去,随后瞳光一凝,只见对面有二个人正大摇大摆往此处而来。

    章伯彦负手而来,旁若无人迈入广场,身后则是亦步亦趋地跟着徐公远。

    他行动之时浑身有丝丝缕缕的黄烟冒出,兼且热气蒸腾,形如地穴毒烟,火口煞气。

    还未到得殿前,几名在广场之上打坐的玄光修士一看到那股烟气,便神思恍惚,纷纷软倒在地。

    章伯彦双目碧火乱闪,哈哈一笑,双袖一展,就有一道黑烟漫出,霎时将那数名弟子卷进来,双手一搓,转瞬间就化为一团精血,没入己身之中。

    应成霖缓缓自屋脊上站起,惊怒言道:“章伯彦,你这魔头,你怎会在此?”

    章伯彦嘿嘿一笑,双手背后,挺胸而立,好整以暇道:“说来也巧,本座本是听闻青桐山之事,想顺道来碰碰运气,可半途却见到你这老道也往此处来,那倒是非来不可了。”

    应成霖面寒似水,喝道:“你倒是看得起老道我,可此地尚还有岳道友在,你一人来此,是否托大了?”

    章伯彦诡异一笑,道:“岳御极此时怕在里间炼化封阵,就算知道你与我动上手,也顾不得来管你吧?你我之间的老帐,是要好好算上一算了。”

    应成霖一惊,再神色一沉,道:“此处有你分身,还是有你魔宗弟子在?”

    章伯彦发出一声狞笑,道:“有又如何,无有又如何?不妨告诉你,今日本座来此,就是来抢那泰衡老祖的魔宗道统的,管你是什么玄门羽士,还是魔宗门下,统统要杀他个干净……未完待续)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