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东方之星娱乐 > 第一百零三章 魔简吞魂神亦壮
    不理郭楠星在那里放狠话,张衍收了门外所有血魄之后,就往绝机洞中而来。

    他早已从沈赢口中问得明白,这于辜赦并无什么本领设置禁阵,尤其他适才在外转了一圈之后,也是看得清楚,确实没有禁止阵法护持,方才敢直闯此地。

    禁阵布置并不是所有人可以为之,要么有阵旗法宝,要么有精通阵法之能人。

    便是溟沧派中,所有灵峰岛屿的阵法,也皆是由九院之一的方尘院布置。

    大多数弟子对此皆是一窍不通,十大洞天真人之中,也就孟真人略懂一二,可见擅长此道之人是如何稀少。

    于辜赦只是血魄宗一普通长老,与同门也并不和睦,是以两样皆无,只在后山掘了一条密道,这还被张衍拦住。

    因此张衍无有顾忌,行走间利索无比,但凡有洞府内弟子上来阻路,他看也不看,只把水行真光放出,一闪之间,就卷了去。

    一路过来,他见人便刷,那几名化丹弟子倒还有几分胆魄,还想出来抵挡,奈何适才被他毁了血魄,都是元气大伤,此刻哪里有还手之力,只要撞见了,只一合之间就被收了去。

    张衍不疾不徐醒来,发现这绝机洞府营造之上也是huā了一番功夫。

    此府分为上下六层,每一层皆有百丈方圆,三十丈高下,看那墙壁之上,也是挂了不少琉璃灯盏。明珠珊瑚,使人观识无碍,与外界一般敞亮。

    这洞府之中,除了这些魔道弟子之外,还有无有半点功行的凡人侍婢,眼下似是大难临头一般,都是尖叫一片,四处逃散,满地都是打碎的器皿珍瓷。

    张衍也无心去理会,到得下到第四层时。忽然瞅见一个身影捂着胸口,跌跌撞撞向外奔出,此人正是钱毅,他乍见张衍,先是一抖,随后噗通一下跪下,讨饶道:“张道长,请饶小人一条活路。我愿将一桩秘密告知于你。”

    张衍一笑,道:“如今无暇,稍候再言。”

    他把袖子一卷,那钱毅身不由主,也自往那水行真光中跌去,眨眼不见了影踪。

    不出一炷香功夫。于辜赦门下五十余名弟子,包括郭楠星带来的十数名弟子,俱是被他一网打尽。

    过了第五层后,他便往那第六层缓步踱来。

    到了洞府门口,就见前方血影憧憧。两道血光无声无息忽然从角落之中飞闪而至。

    他冷然一笑,也不用什么功法道术,只起了丹煞一撞,便将这两道血魄抵在外侧,口中大声言道:“两位道友何必躲躲藏藏,到了如今。你等已是无路可走,还不如出来决一死战。”

    他话音方落,于辜赦的声音自那珠帘背后响起,语带威胁道:“张道友,我等师兄弟也不是那么好招惹的,自也有法子与你同归于尽,你也不要欺人太甚,有了我那些弟子。你已足可与门内交待,若还嫌不够,洞府之内诸物,随你拿去。”

    张衍轻轻一笑,他已看出这二人色厉内荏,适才他剿杀这二人弟子之时,他们若是奋身一战,那还尚有几分胆气,可却躲着不肯出来,已是把那怕死之心暴露无遗,于是言道:“既然你等不肯出来,那就贫道唯有入内一会了。”

    于辜赦赦对着郭楠星摇了摇头,他们虽是惜命,但到了这等退无可退之时,也自要不得不硬起头皮相争,只为能争一条活路了。

    他沉声言道:“师兄,此人神通厉害,又有宝衣护身,实是不好对付,我二人确实不是对手,如今我门人弟子也是丧失殆尽,那便按照先前你我商量之法,由我来行那魔功了,只是若得成功,还请师兄护我一护,保我性命,我必有大谢,若是不成,呵呵,师兄你若有机会,便自己逃命去吧。”

    郭楠星嘿了一声,立时起了一个法誓,倒是发得狠毒无比。

    于辜赦点点头,登时放心了不少,他往地上一坐,道:“还请师兄为小弟拖延片刻。”

    郭楠星也不答话,低低喝了一声,运起了血元功,须臾间,便自顶门之上飞起一直血红大手,迎候在那门前。

    不过片刻,见门中有人影闪动,知是张衍到来,便发声喊,把这只血红大手往其身上抓来。

    张衍早已料到对方不会让他轻易入内,他不慌不忙,祭了那玄黄大手出来,往上就是一撞。

    郭楠星乃是化丹三重修士,功行实是在张衍之上,这只血手也精纯凝练,如今运足玄功袭来,威势也是不小。两者一撞,嗤啦一声,竟扯去了半只玄黄大手,霎时漫天黄雾爆散,只是他也被那反震之力激荡得闷哼一声,虽未受伤,却也不得不往后倒退而去。

    张衍只是拦上一拦而已,见其被迫退,便顺势一飘,入了洞府之中,悬空站定,随后一甩袖,将法诀一拿,那些黄雾就被收拢,再成一只大手虚悬顶上。

    就在这时,那坐于地上的于辜赦已然把法诀运转完毕,他双目一睁,闪过血红一片,随后发出一声刺耳尖啸,那身皮囊似是漏气一般,突然扁塌了下来,好像浑身精血俱被筹干,一道血影撕开肉身,便往外飞出,直奔张衍而来。

    张衍不觉凝目看去,这等变化,却是沈赢没有说过,想来未得传授,必是什么秘而不传的拼命手段了,是以也不敢大意,水行真光一放,要想阻他一阻。

    然而就在此时,郭楠星突然眼中精光爆射,仿佛也是看到了机会,突然双拳捏紧,面皮之上通红一片,刹那间,便自那顶门之中祭了一根通红细长,如烙铁一般尖针出来,眨眼飞过十余丈的距离,往张衍面门飞去。

    施完此法之后,他也神情萎靡,步履踉跄,几乎要坐倒在地。

    张衍虽将郭楠星逼退,但也随时在留意此人的动作。

    此刻见那细小长针飞来,他反应也是迅快无比,心意一动,星辰倏尔剑丸飞出,往前阻拦,可这血针竟似活物一般,往下一沉,又是朝他手掌之上飞来,霎时就将那护持在上的一层精光扎破,而这血针也在同一时刻崩散而去。

    与此同时,于辜赦见到有了机会,厉啸一声,突然半途一折,化作一道虚虚渺渺的血气,就往那被破开的地方钻了过去。

    他也是孤注一掷了,此法为“涵阳解命真法”乃是血魄宗秘法。此法需舍去五十年寿元,随后修士裹了自己一身精血,破体而出,其速可比电光火石,只消钻入对手肉身之中,若是功行顺利,便能将其神魂灭杀。

    若在十几息之内能回到躯体之中,那还尚能活命,若是不成,那便只有魂飞魄散之局了。

    他本拟郭楠星已是在张衍宝衣之上破开了一个缺口,自己只消抓紧时机,突入进去,必定一举翻盘!

    只是他未想到,方才往那张衍手掌之上一钻,就彷如撞上了一层铜墙铁壁,竟然寻不到一丝空隙。

    他仍是不死心,与瞬息之间反复撞了十几次,可仍是不得其门而入,心下不由感到了一丝惶恐和绝望。

    张衍一声冷笑,那宝衣之上精芒一合,就将其挤了出去,随后一掐法诀,忽闻一阵仙乐响,散出一股氤氲气雾,其中有一只通体晶莹,长有三尺的玉简飞了出来,在空中一个盘旋,忽然一声欢鸣,就直奔那已将要飘散的于辜赦而去。

    玉简往那堪堪消散的虚影中一钻,颤了一颤,就如长鲸吸水般将这一团血影全数吸了进来。

    这一幕不过发生在几息之内,那郭楠星见状大惊失色,他放出那自己本命血针那已是破釜沉舟之举,眼下再也无力抵挡了,下意识就要抽身飞退。

    张衍哪里容他走脱,玄黄大手向前一拿,就将其抓在手中,他顿时惶恐无比,居然开口大骂,各种污言秽语泼洒出来,全无化丹修士的半丝风度。

    张衍丝毫不以为意,笑道:“我见多了修士摇尾乞怜之举,你既一心求死,我便成全于你。”

    他伸手朝郭楠星一指,星辰剑丸倏地飞出,绕脖一转,顿时将其头颅切了下来,鲜血流了一地。

    还未等他招呼,那九摄伏魔简就那尸身之上一扑,转瞬之间,将其吸了个干干净净。

    只是这九摄伏魔简似是自上次吸了桂从尧肉身之后,胃口也变大了许多,仍是不肯回返,绕着张衍直转,不停发出呜呜之声,似是讨食一般。

    张衍不觉一笑,略一沉吟,道:“也罢,今日就便宜了你。”

    他把真光一发,独留钱毅在手,把其余那几十名擒捉弟子一齐倒了出来,一时滚了满地。

    那魔简也不客气,也不管这行人是死是活,只往那鼻中一钻,就生生吞了一人下去,随后又去得下一人身下,如法炮制,不过一炷香的功夫下来,就将满地的魔门弟子俱都吸干。

    此魔简似乎满意了一般,欢鸣一声,摇身一摆,往张衍手中就是一落,也不等他发号施令,就把那一丝丝的精气反哺过来。

    张衍一怔,这魔简似与寻常有些不要一样,他心中一动,也不抗拒,任由那精气入体。

    只是片刻间,他便感觉到了极为不同的地方。

    他往常不过感到精气入体之后,便往下腹而去,只消转动功夫,就能补益血肉躯壳。

    然而此刻,他有了一种充实完满之感,浑身上下似是前所未有的通透饱满。稍一探询,却是惊讶发现,自己的元灵竟是比之前壮大了几分!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