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九十八章 心有成算意外生
    张衍自袖中取了八张符箓出来,拇指一搓,就见烟霞一腾,化作八道白光飞去,分别隐没在了黑暗洞窟之中。

    他眯起眼来,心神随着那符箓仔细探查。

    这符箓乃是辟魔符咒,能驱散阴魔,但此刻他却不是用来杀灭魔头的,而是查探哪一处魔头过分稀少,那便很可能是血魄宗弟子收摄魔头所致。

    那符箓出去数里之后,便一一灭去,却并未发现什么不同寻常之处。

    他也不觉奇怪,这里靠近海眼魔穴的入口,对方是极有可能避开此处的。

    至于对方是否会因顾忌溟沧派而放弃此地,在他想来,这个可能性是极小的。

    不说魔道弟子的脾性,这么好的魔穴却弃之不用,要抵挡住这份诱惑那几乎是不可能的。

    只要血魄宗弟子还在此处活动,他一路寻觅下去,总会查到一些蛛丝马迹。

    不过他也知道,这法子终究太过耗时耗力,且推进太过缓慢。原本他接下这事,心中也是有几分把握的,原因就是苏奕昂曾在这魔穴之中滞留了二十余年,当对此处极是了解。

    可未曾想到,他当日从彭真人出来,回得府中之后,欲把苏奕昂道分魂拿出问询之时,却见其虚弱了不少,几乎接近了飘散边缘,顿时猜想是与什么敌手交锋所致,在心中唤了几遍都没有任何回应,想是伤势沉重。因此只得暂且放下了这个念头。

    墨瑛见方才入这小魔穴之中,自己这边十二人中就有两人着了道,显然是魔头厉害,为以防万一,忙又从香囊中取了一枚凝神安心的丹药服下。

    其实那两名弟子却也没有她想得那么不堪,那魔头也没有那么厉害,只是因为张衍今次带得他们来此,自以为有前辈护持,是以心中有了依赖之意,自己难免放松警惕。

    得了张衍提醒。又喝退阴魔之后,那两个弟子顿觉有些惭愧,想想自己辛辛苦苦修道十数载,此来魔穴本是上好机缘,若被那心魔夺去神智去,那是谁也救不了的,甚至连转生而去都是奢望了。

    好在他们此来是准备万全,墨瑛招呼了几名弟子。在四处布下了禁制阵旗,将十二人团护在内,这里灵气充沛,他们安顿下来之后,都在努力呼吸调息,争取时间提升修为。

    墨瑛偷偷看了一眼张衍。见其站在高处石台之上,双目中神光如电,似在查探什么。

    她是一名敏感细心的女子,适才的〖兴〗奋过去,如今心情平静下来。却微微觉得有些不安。

    此次门中竟然会派遣十大弟子排名第九的张衍来此,若只是为护持他们一行人,这却也未免太高看他们了,连她自己都觉得难以置信,是以她推测,此事绝不寻常。

    若真有什么危险。这里皆是她同门,任谁出了事都不是她想看到的。

    细想了一番之后,她咬了咬嫣红的下唇,主动走上前去,万福为礼,道:“小女子墨瑛见过张师伯,并代家叔向师伯问好。”

    张衍略觉意外,道:“不知你叔父是哪一位师兄?”

    墨瑛低下头去。轻声道:“小女叔父姓墨讳名天华。”

    说完之后,她也是心中惴惴不安,墨天华与张衍其实并无交情,还说得上有几分过节。

    但她也是聪明,那时两人起冲突,张衍其实并未吃亏,反而是自己叔父被教训了一顿,就算张衍不理她,也不会难为自己这个后辈,反倒是可以藉此说上话,探得一些口风。

    张衍打量了她一眼,笑了笑,语带深意道:“原来是墨师兄的后辈,嗯,果然有几分相像,但他却是远不及你聪明。”

    墨瑛接触到他目光,顿觉一阵心虚,似是自己被看透了一般,忙低下头去。

    张衍又向前看去,目光投至那深远之处,道:“这魔穴比我当年来此时灵气更浓,想必魔头也更是厉害,不过对你等修行却是大有裨益,且越往里去,越是佳妙,我也不瞒你,此行确实另有要事,需去往魔穴深处,不过每过百里,我便会设下一处禁制阵法,你们这些弟子之中,若是有胆魄的,可随我前来。”

    墨瑛被张衍一语道破了心思,觉得耳根有些烫。

    张衍沉思了片刻,又道:“我在此调息一番,半个时辰之后便会出发,届时如何行事,你等可自行决断。”

    言罢,他在石台上盘膝坐定,便闭目敛息,不再说话了。

    墨瑛一寻思,此次来得魔穴中,自己这些同门也凑得不少灵贝,买了一驾飞舟,百里说短不短,说长不长,现下这灵气已是充沛得让她惊叹,若魔穴深处走,想必更能得到不少好处,值得一试。

    更关键的是,跟着张衍走,便是遇到危险了,对方身为门中前辈,又怎会真的坐视不理?

    是以她回去之后,略过那心中担忧之事不提,只把这番心思与同门一说,登时得了许多人赞同,虽有几个人尚在迟疑,但拗不过多数人之意,也是决定一起跟来。

    墨瑛于是又回了张衍那处,施礼之后,轻声言道:“师伯,我等愿意随你走。”

    她等了一会儿,见张衍坐在那里不言不动,就又屈了屈膝,便提了裙摆离去,将飞舟放出,众人坐至其上,也是默默调息,只等出发。

    过得半个时辰,张衍双袖摆动,自那石上站起,便化一阵烟云向前飞驰而去。

    墨瑛等人见了,也是急急驾飞舟跟了上来,只是张衍遁速实在迅快,转眼就不见了身影,他们忐忑前行百里之后。果是见得一处禁制,不觉大喜,商议了一番之后,决定继续往里深入。

    如此走走停停,这一路之上,虽见得几个开了灵智的真魔吊在飞舟之后窥伺,但因每隔百里有阵法护持,是以俱是有惊无险。

    三日过后,他们已是到了魔穴深处,重新见得张衍身影。墨瑛惊喜呼了一声:“张师伯。”

    张衍见他们跟了上来,也是点了点头。

    他此时也放缓了行程,虽是这几日来并无所获,但他却并不心急。

    正要再次动身时,却察觉那缕分魂似是轻轻颤动,心中一动,便把袖子一笼,拿了一块美玉出来。

    苏奕昂那一缕淡淡分魂自那玉中现出影来。有些慌张道:“老爷,前些时日,小的与一魔道弟子交手,受了重创,这几天俱在吸食魂魄休养,是以未曾回话。还望老爷赎罪啊。”

    张衍也知这事需怪不得他,笑道:“苏道友,此事无需再提,我来问你,你可熟知这里情形?”

    苏奕昂一怔。左右一望,忙道:“老爷,这岂不是在在海眼魔穴之中?小的在此处待了二十余年,不说了若指掌,但大致如何却是知晓的。”

    张衍点头道:“我想也是如此,那你可曾在此地遇见过那血魄宗弟子?”

    苏奕昂缩了缩脖子。小心翼翼地回答道:“回老爷,小的非但见过,有一回,还趁其不备,吞过一名弟子的魂魄……”

    张衍眼前一亮,追问道:“那你可知,他们是从何处入得这魔穴之中的?”

    苏奕昂迟疑了一会儿,道:“小的虽知晓大略的位置。但也察觉到那处有修为高深的修士守护,且魔门弟子又擅长对付魔头,是以不敢靠的太近,不能确定。”

    张衍却是精神一振,道:“苏道友,我也无需你引路,只需将那路径告知与我便可。”

    苏奕昂没什么可以隐瞒的,连忙将那自己所知一五一十说出,张衍听得不停点头,将其一一记在心里,见苏奕昂身影黯淡,似是说了这番话之后,那身影又黯淡了几分,就道:“苏道友,你且回去修养,我若有事,再来寻你。”

    苏奕昂感激涕零道:“多谢老爷体谅。”

    张衍把那美玉一收,重新纳入袖中。

    此时他目光闪动,有了正确方向指引,他也不必蒙头摸索了,心中盘算了一番后,起身飞纵,到了墨瑛等人飞舟之上,言道:“你等便再此处修行,不必再往前去,我设下的禁制阵法可护得平安,若我不回,你等功行圆满后,也可自行回返。”

    言罢,他便纵身一跃,化一道烟气如轰雷爆鸣般,破空而遁,须臾不见。

    墨瑛定了定心神,回转头道:“张师伯把我等带来此魔穴深处,机会难得,诸位同门需要珍惜才是。”

    这些天来,诸弟子只觉在此地修行之时,灵气积蓄极为迅快,说是突飞猛进也不为过,因此都是点头,一个个抓紧时机运转功法,似是怕错过了机缘一般。

    张衍循着苏奕昂所指之路,向西飞遁,不出半日,就到得一处洞窟前,他不用靠上前,只在远处观望,不多时,就看出了一些端倪。

    此地虽未设阵法,但明显是经过了人为的精心布置,若细心查看,还能瞧见有人踪出入的痕迹。

    不设阵法,恰恰是为了更好的隐蔽。

    他并不急着进去,而是在外转了一圈,心中想着,若是自己在此处布置,定不会这么简单,必会在不起眼的角落中布置法器,不求伤敌,只要一旦有所惊动,就能提前做好防备。

    寻思了一会儿,他微微一笑,在外寻了一块隐蔽的大石坐下,掐了一个隐匿法诀,就如雕像一般默坐不动,如果这是出入口,那魔门弟子定是会从这里出来。

    他耐心等待,但一连等了十余天,却也别无动静,他面上表情却并没有什么变化,仿佛只是等了片刻而已。

    又过得二十日,仍是一无所获。

    他心如磐石,依旧安坐不动。

    到得第三十六天的时候,忽然,那洞窟之前,有一道血色人影闪了出来。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