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九十七章 携众入海寻魔途
    六天后,守名宫,飞鹤楼前。

    十二名弟子聚在一处,言笑正欢,这行人皆是师徒门下弟子,俱是明气三重境界,此次前往小魔穴中修行,是想要借助其中沛然灵气,继而凝结玄种,迈入那玄光境界。

    如今守名宫不再是先前那般幽寂之地,彭真人摆明站在了师徒一脉这一边,因而不少师徒一脉中的低辈弟子前来借魔穴潜修,顺便还能磨练心性。

    有一名弟子突然叹了一声,担忧道:“听闻那心魔善于作弄人心,又无形无影,极难防备,也不知小弟能否抵御得住?”

    当即有一个身着蓝袍,长身修雅的弟子笑了一声,用开玩笑的语气言道:“其实区区魔头,众位同门又有什么可怕的,我等人多势众,聚在一起,难道还怕魔头过来,若有哪个师兄被魔头迷了,小弟一个巴掌扇上去,还怕拍不醒?”

    他这番话顿时惹来一声哄笑,有一名粉衣女子撇他一眼,捂嘴笑道:“行啊,俞师兄若是被魔头迷了,小妹定不手软,保证耳光又响又亮。”

    俞师兄也不含糊,嘿嘿笑道:“包师妹若不打得我脸肿,那就是心疼小弟。”

    这些弟子俱是出自同一个师门,而且有几人还自小识得,是以彼此言语之间都没有什么顾忌。

    这话一出,就有一个弟子靠上来,用肩头一撞那俞师兄。挤眉弄眼地笑道:“就怕俞师兄见到的魔头与包师妹长得一般模样,舍不得醒来啊。”

    包师妹俏脸一红,啐了一口,嗔道:“呸,没脸没皮。”

    众弟子都是哈哈大笑。

    墨瑛看着几位同门,也是唇角露出笑意,她道:“其实我等也是运气好,入那魔穴还能得门中修为高深的前辈护持,当真是该庆幸。”

    诸弟子纷纷赞同此言,魔穴可不踏郊春游之所。此前入得此间者。得以全身而退的甚少,只是如今正巧他们赶上了好时候,是以占了几分便宜,也算是他们的机缘了。

    这时,一个纤纤弱质的少女出言道:“不知是门中会遣哪一位前辈护持我等?不知比我等恩师如何?”

    墨瑛想了想,有些不确定地说道:“许是哪一位长老座下吧,芮师妹不必担忧,想来那位前辈修为定也是不弱的。”

    他们这十二人等了差不多有一个时辰。就听闻天空震响,有一道飞烟自云中徐徐降下,不多时,云雾一收,露出一个英伟不凡,俊逸脱俗的年轻道人来。

    一见他面。众弟子只觉其星眸深邃,望之难测,自此人身上有传来一股难以言喻的压迫感,不觉心头凛然,呼吸一紧。

    墨瑛第一时间便认出这道人身份。樱口一张,惊呼道:“张师伯。”

    八年前门中大比,这些弟子之中也有几人也是见过张衍的,俱是纷纷惊呼出声。

    有不明其身份的弟子询问其故,方才明了他身份,不由骇然。

    他们万万没有想到。门中竟然将十大弟子之一的张衍遣来护持他们,一时都是瞪大眼睛看着,连大气也不敢出。

    张衍脸上带着温和笑意,目光自这十二人面上一一看过,道:“你等可曾准备好了,时辰一到,我便要带你们下得魔穴去。”

    他毕竟地位高高在上,虽然语声平稳客气。但这些明气弟子却为他身份气势所慑,一时之间,竟没有人敢出来答话。

    墨瑛迟疑了一下,正想开口,那芮师妹怯生生地言道:“张师伯,我等丹药法器都已准备妥帖了。”

    张衍缓缓点头,也不多言,一甩袖,当先入了那飞鹤楼。

    这些弟子仍是愣愣站着,直到听到里间传来一声沉喝,道:“愣着干什么?还不快些进来。”

    他们这才纷纷回过神来,急急进了楼中。

    张衍目光望去,见此时那海眼之中已是咕嘟嘟翻滚而起,似是烧沸了一般,知是时辰到了。

    他沉声言道:“你们且听着,稍候我施展法力,携你等入得魔穴,到了穴中之后,若是见得什么异象,莫要惊慌,也不要胡乱出手,可曾听得明白?”

    这十数名弟子哪敢不应,都是点头称是。

    张衍不再多说,一卷袖,道了声:“起!”

    霎时一股烟云放出,将这些弟子俱都带了起来,他们只觉身躯一轻,就感觉被一股浮力托起,身不由己往那海眼之中投去。

    一阵恍惚之后,再仔细看时,发现自己被裹在了一层烟气之内。

    这烟尤为奇特,不凝不散,薄如蝉翼,非但周围那是疾流海水看得清清楚楚”每个人还能彼此相望,待初时的不适过后,他们惊奇发现,彼此之间,居然还能清晰言谈。

    墨瑛暗暗吃惊,她乃是墨天华的后辈,平素也见过几名化丹修士,不是没见识的,似这等丹煞变幻,说明运使之人,至少已是到了变幻由心,刚柔难测的地步了。

    有一名弟子忍不住〖兴〗奋言道:“来此之前,小弟可未曾想到,竟是张师伯来护持我等。”

    接话的便先前那名姓包的粉衣女修,也是惊叹言道:“是啊,早就听闻闻过张师伯的名声,今日看他,虽是毫无架子,但我站在他面前,却是有些喘不过气来呢。”

    众弟子都是深以为然地点头,张衍言谈之中虽带着几分笑意,但往那里一站,却感觉威严刚毅,他们不自觉就会收敛举止,小心翼翼。

    张衍在低辈弟子之中现在算得上是名声远播,毕竟他是百年来唯一一名自下院而来,而又并非世家门下出身的真传弟子。

    后来他大破斩神阵。一剑斗百人,再到夺得十大弟子之位,桩桩件件都能被引为谈资,甚至发人奋进。

    张衍一路向下,破浪前行,神色间轻松平静。

    当年他顺那海流而下,用了大约半个时辰方才到得底下,但如今他已是化丹二重,破了壳关的修士,便是带了十余名弟子。也是用不着这许多时间。

    不过一炷香的功夫,就望见前方有一道明亮光华,知是到了海眼入口之前,便喝了一声,鼓起丹煞,撞入其门之中。

    这十余名弟子只觉轰隆一震,眼前光线一亮,惊奇发现自己已是到了一处明朗广大。雄伟奇阔的洞窟之中,头顶不停有海水如瀑冲下,只是到了那裹住身体的薄雾上,却如同撞上了什么壁障一般,都是往两旁而去,不由惊叹连连。

    张衍目如冷电。来回一扫,不觉双眉微微挑起,这里的灵气比昔日更为浓郁了。

    这却不是什么好事,而是魔劫欲发,天地变幻口气数流转,是以这魔穴亦是在一日复一日的壮大。

    而他当年因来过此处,是以今番感受更为深刻强烈。

    他念头一转,大袖摆动间,落下地来,先把那丹煞收了。将众弟子放了出来。

    回头一望,却见有二人已经有些神思不属,似是迷迷糊糊,要入睡一般。

    他摇了摇头,陡然大喝了一声,那两弟子名乍闻此音,顿时一个激灵,清醒来了过来。

    张衍看了他们一眼。淡淡言道:“此处魔头众多,尤其是那阴魔,无形无影,擅侵入心窍为恶,我虽是护持尔等来此,但也只保得你等不被那行魔,真魔所伤,若是心魔作怪,我不可能时时看护,只能靠你等自己小心提防了,若过不得这一关,也不配为我溟沧弟子。”

    这十二名弟子听了这话,都是心头凛然,不得不小心谨慎起来。

    张衍负手而立,打量着四周。

    他来此之前,便一直在想,当年之事,究竟是血魄宗所为,而是其门下弟子所为?

    这表面上看起来似是相同,但其实大为不一样。

    若是贸然对上一个宗门,他自问还没有那份本事,但若只是对上一两名同境界的修士,那他却是丝毫不惧。

    根据他的推断,昔日那一股血魄宗弟子,应该只是无意中发现此地,而并非血魄宗知晓了这里。

    他这么想并非没有理由。

    首先,魔门弟子其门内结构甚为松散,并不像是玄门大派一般众弟子聚在一处,往往同门弟子也并不相识,只要彼此功法相同,就可以说得上是“同门”了。

    之所以如此,那是由其功法特点所决定的,魔门讲究的就是掠夺杀戮,若聚在一处的弟子过多,反而要彼此抢夺,直至某一方占了上风,将同门驱逐出去,或者杀死为止。

    是以魔门六宗中,占据六大魔穴的,只是其宗门之中六股最大的势力,而并非此宗门全部。

    张衍暗想,若是自己是那血魄宗弟子,发现了这一处小魔穴,那定是欣喜若狂,无论是出于什么考虑,都绝对不会让同门知晓,甚至会千方百计阻止这个消息流传出去,这也符合当日那些魔门弟子的举动。

    至于那血魄宗弟子的人数和修为,他也有所判断。

    当年齐云天派遣来此的元婴长老并没有发现另一处入口,恐怕是因为线索太少,人手不足,但却也说明那处地界距此较远。

    若是血魄弟子稀少,只在入口近处就能找寻魔头,就根本无需往里深入,定是弟子众多,扫平了近侧魔头,方才来到此处。

    但若人数过多,却又容易走漏消息。

    故此,他大胆推断,当年那一股血魄宗修士,有七成以上可能是由一至三名化丹修士及其所带领的门下组成。

    但这么些年过去,情况或许有变,而且也不能完全排除有更高修为的魔宗修士在此,那就要小心应付了。

    张衍思索了许久,眼中渐渐有精芒开始闪动,脸容上也流露出一股冷意。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