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东方之星娱乐 > 第九十二章 丹煞绝顶 少清门人
    张衍在小壶镜竹楼之上坐定,先是放了一船真砂扔在楼前,默坐片刻之后,他把那霍轩赠与他的“素岚纱”拿了出来,把手一抖,使了个法诀祭在空中。

    只见一道精光放出,那氤氲之气中似乎托出了一道薄纱,往那一船真砂上转上一转,就将其尽数磨成碎屑,化为一缕缕精纯无比的精气飘了出来。

    他虽早知此物厉害,待见了其效用后,却还是不免一喜,有此物相助,他每日便不必花费太多时间去熬磨真砂了。

    霍轩给他这件法宝,若是放在先前,倒也用处不大,原因是一人一日可所能吸食的精气有限。

    精气入体之后,还需不停转动金丹,似他眼下,要是吸了一船真砂精气,差不多要用一日夜功夫,方能尽数化为己用,最后再运炼为丹煞,多则无益。

    正如凡人一日餐饭,虽可多食,但总有限度,否则只会撑死自己。

    但是现今却是不同,原因全在那齐云天借与他的那件法宝身上。

    此宝名为“金尘炉”,点燃之后,能散发出一股玄妙非常的异香。

    在吸食真砂精气之时,若是裹了这缕异香咽下,比之寻常炼化精气的速度却是要快上数倍不止。

    这即是说,他一日能吞二船,甚或三船真砂精气。

    宁冲玄丹成二品,但却能在二十年不到的时间内就破了壳关。就是仰赖此宝相助。

    此物对张衍来说用处更大,若要突破壳关,共是分为两步,第一步,先要将体内丹煞磨练至增无可增,而这第二步,方是尝试如何破开这层壁障。

    而他丹成一品,这就意味着,他所要积累丹煞的时间远比寻常修士要多得多,而有此物相助。却是能省下更多时间。

    他仔细一想,现在手中有助于他突破窍关的宝物除了这两种之外,还有那严长老送来的六口“蓬莱气”。

    此物极为稀罕,竟能大增修士突破境界的成算,不过既然如此珍贵,若只用在突破壳关上,那倒是可惜了,因此他想过之后。决定先将此宝收起,留待日后再用。

    把此物往袖囊中一收,随后趺坐不动,往身躯中内视而去。

    如今随着张衍丹煞积累愈多,已能看见在那金丹之外,那撑起的一层清光也似的膜壳。似氤氲流转,珠玉放彩,此物之上生有九窍,丹煞便是从中出入。

    此物便是那窍膜,是随那丹煞一起共生而出。乃是金丹之中所逐浊气所化。

    丹煞积累的越是雄厚,这膜壳就越是厚实,直到丹煞增无可增之时,便凝集成最为坚厚的一层壁障,限住了那丹煞奔涌之势。

    如此一来,化丹一重修士运使自身丹煞时。就不能将其一气放出关门,只能自九窍之中徐徐而出,再驭其对敌,且只要出得半数,便被这层壳膜阻住,再也不出来一丝半毫。

    因此无论运转法力还是演化神通,化丹一重修士都是远不如二重境修士,唯有打破其门。震碎壳关,方能进出无碍。

    门中大比时,封臻那一门功法之所以称得上是神通,便是因为暂且能开得那壳关孔窍,将那丹煞一气了放出来,能够任意运使。

    可他这神通乃是杜德摸索而出,只是为了印证心中某个想法,还未曾得以完善,终究是个取巧法门,丹煞出来容易,回去却难,每次运使下来后,不但要徐徐收敛,还会损伤精气,因此这门神通只适合与人搏命之时使用。

    张衍内视了片刻之后,又把心神逐渐收拢,眼下尚不是考虑破开这壳关的时候,而是要先行增长丹煞才是。

    他趺坐榻上,先是点燃了那金尘炉,随后把那一船船真砂放出,将那素岚纱祭起,就开始慢慢熬炼。

    他这一闭关,眨眼间,就是七年过去。

    这一日,他忽然感到自己无论怎么吸食精气,那原本缓慢增长的丹煞却再也不多出一丝半点了。

    他眼眸中有闪过一丝亮光,缓缓吐出一口长气,知是自己已是到达了那个顶点了。

    不过,还没有结束。

    他伸手入袖,将那块“离源精玉”拿了出来。

    此是当日他自品丹法会上所得,此物天下间少有能助长丹煞的宝物,他本身已是丹成一品,得了千古罕见的雄厚丹煞,若是再有此物相助,也不知最后能增长到哪一步。

    只是却也需考虑,炼化了此物之后,怕是他那层壳关也要变得更为坚厚了。

    不过既然此物有增长实力之用,他又怎会因为畏惧突破不了壳关而舍弃不用呢?

    想到此处,他把那“素岚纱”祭出,往那“离源精玉”上一个绞磨,却发现其居然纹丝不动。

    张衍不觉讶异,未曾想此物如此坚固,他仔细想了一番,过得片刻,面上微微一笑,一抬手,就把这块“离源精玉”吞食下去,置入那腹中运炼。

    他运转丹煞,缓缓转磨,将精玉一丝一丝化去,再运炼入体,转化为自身精气。

    这一番打磨,过去了大约百日,方才将其彻底炼化。

    这个时候,他只觉身躯似沉似飘,大喝了一声,把肩膀一抖,霎时把整个小壶镜带得震动起来,此刻腹中丹煞已是磅礴如海,浩瀚似云,比之前不知强盛了多少。

    再观那壳膜时,只见其形似一块通透的琉璃金玉,将那金丹牢牢裹住,只有一丝丝白烟也似的丹煞在那九个孔窍中缭绕飞旋。

    到了这一步,他已是需考虑如何破开这层滞碍了。

    正他在陷入深思中时,却听得外间有钟音猛响,悠悠荡荡,直入耳中。

    他不禁一怔,这是洞府外有人急事要求见自己,方才会敲响此钟,沉声一喝,道:“镜灵何在?”

    他语声一歇,就有一名黑衣书生转了出来,恭敬一揖,道:“老爷,小的在此。”

    张衍指了指外间,问道:“府外发生了何事?”

    镜灵弯腰言道:“回老爷,是那范长青来到府上,似是有要事求见老爷。”

    “哦?”

    张衍心中寻思,范长青既然来到这里,应该知道自己正在闭关,绝不会无缘无故为一点小事惊动自己,定是有什么重要事情要商谈。

    他一转念,索性自己方才收功,倒是可以出去一行。

    想到这里,他就把袖一振,出了小壶镜,再往阵门中一走,顷刻间就到了大殿之中。

    范长青正在殿中走来走去,皱着眉头,似是遇上了为难之事,忽觉背后有动静,回首一看,不觉松了一口气,拱了拱手,面带歉意道:“张师弟,打搅了你闭关修行,却是为兄的不是了。”

    张衍呵呵一笑,还礼道:“无妨,倒是师兄显得如此焦急,不知究竟所为何事?”

    范长青“嘿”了一声,道:“既然师弟业已出关,那也不急在这一时半刻了,此事当要与你说个明白,否则还真是难以理出头绪。”

    张衍笑了笑,命左右侍婢去端了茶水上来,随后道:“来,师兄且先坐下,慢慢说。”

    两人分宾主落座后,范长青偏过头来,突然嗤笑一声,道:“师弟你可知,那方振鹭与人切磋赌斗,却差点被人斩去了一条手臂。”

    张衍不觉惊讶道:“怎么回事?谁人动的手?”

    方振鹭为门中十大弟子之一,一身本事张衍也是见过的,虽不如杜德,萧傥二人,但也是远在寻常弟子之上。

    既然与他切磋,那定是修为相去不远,可平辈之中,少有能胜过他的,便是能做到之人,看在陈氏面上,也不会下这等狠手。

    范长青看了看张衍,叹了一声,道:“说起来,此事与张师弟你也不无关系啊。”

    张衍挑了挑眉,奇道:“此话怎讲?”

    范长青沉声道:“那斩伤方振鹭之人,乃是少清派一名弟子,据闻与其几名门中上长老亦有关系,此子名为英敏长,他乃是跟随其师兄仇昆而来,原本是听得你为那十大弟子,是以特来造访于你,而那英敏长听闻你乃是丹成一品,因此动了好胜之念,是以执意要与你讨教切磋赌斗一番,怎奈……”

    他露出了苦笑之色,“却不想张师弟你正巧闭关,这金敏长寻不到对手,他大约思索你是排名第九,就欲去寻宁师弟交手,可宁师弟偏巧为凝聚那法力真印,也是出得山门去了,许是他估摸着自己不是洛师兄和韩素衣的对手,所以又转而去寻了那方振鹭。”

    张衍目芒闪动,手指动了动,道:“那少清派弟子果真如此厉害么?”

    范长青摇了摇头,嘲弄道:“非也,这英敏长其实不过十四岁的年齿,论修为远不是方振鹭的对手,只不过仗着手中一把长辈赐下来的真器飞剑而已,可方振鹭并不知此时,本把他所作所为当做顽童胡闹,对斗之时也并未放在心上,只想虚应一番就过去了,嘿,却不想一个不慎,丢了好大的脸面。”

    张衍听得也是摇头不已,此事要怪也只能怪方振鹭自家不小心,轻视对手因而翻船的修士还嫌少么?

    随即他又微一皱眉,很是奇怪道:“范师兄,既是那方振鹭与那金敏长之事,又怎会牵扯到我的身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