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九十章 再收奇宝 经罗书院
    PS:明天三更。

    张衍连杀九人之后,当即立下数条重规,条条严厉,稍有不慎,就是逐出下院的下场,苍梧山三观一片哀鸿遍野。

    需知张衍如今不仅仅是三观学院,还是跃天阁掌阁,下赐由他一手把握不说,便是你能从下院开脉出去,赐下何等样的洞府也是由他说了算,可以说是自上而下拿住了真传弟子的晋身之路,叫他们不得不乖乖听话。

    待世家得了这消息后,已是一日之后了,就在他们还迟疑不决之时,张衍又有了后续动作。

    二十多年前,他在下院之时,弟子名额才得二十八人,就是后来算上他,也不过是二十九人而已,便是如此,门中下赐也还是捉襟见肘。

    而如今,想是那三泊湖妖已灭的缘故,是以下赐宽裕了一些,扩至了三十六人。

    现下被他剔除了九人,当要补齐。

    张衍当日就写了一封飞书往齐梦娇处,后者自是会意,不动声色送来四名弟子。

    这四人皆是自九城之中选出,一个个都是资质过人,眉眼通桃,张衍也不去问他们老师是谁,将汪氏姐妹与他们一起安置入下院,一样列为真传弟子。

    非但如此,他还放出话去,允许世家名门,盛族及寒谱弟子来下院之中修行。

    这些小世家与五大族和十二巨室不全然无法相比,尤其是那三千寒谱,皆是没落世家弟子,若是没有什么难得机缘,几乎不会有什么出头之日。

    以往下院弟子名额全让这十七个世家占去,根本没有他们的份,可是如今张衍却开了这个先例。

    听得这消息后,有不少小世家出身的弟子先是吃惊,再是蠢蠢欲动。

    人人皆能看出,如今师徒一脉复振在即,此大势已是不可阻挡,既然愿意给他们这个机会,又何必坚辞不受呢?

    如今张衍是执掌,敢有如此动作,若是换得一个人去做学院,谁又能保证有此胆魄?

    是以尽管有许多人顾忌大族反应,仍在观望,但确有大胆之辈跑了过来。

    张衍挑挑拣拣,又补了三人上去,其中一名出身名门,两名出身寒谱,没多久就又将三十六弟子名额补满。

    此一举动,似是卡了一根刺在五大族和十二巨室喉咙之中,吞不下去,也吐不出来,甚至难受。

    商议了一番后,便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来了个不了了之。

    一晃过去三日。

    这一日,张衍正查验一名弟子功课,检视其蚀文造诣,几句话便问得其汗流浃背,脸色发白。

    忽然之间,他心有所感,向外张望了一眼,起袖挥了挥,那名弟子如蒙大赦,忙不迭退了下去。

    张衍起身向殿外走来,到了宫观之前,瞧了过去,婴见那里站着一名双目深邃,两颊消瘦的灰袍道人,正在那里看着满山青绿。

    他神色一动,不慌不忙上前稽首道:“原来是霍师兄到此,师弟有失远迎了。”

    霍轩回转身来,和蔼一笑,还礼道:“张师弟多礼了。”

    张衍见他眼神之中蕴含无数丰富情感,却偏偏又给人极其孤独浩渺之感,倒也颇觉奇异。

    那日在大比之上,对方也未曾给这般感觉,心中转念,想来这是此人突破元婴境界之后,功行有所增进的缘故。

    霍轩侧首看了看山下,感慨道:“两百余年未曾来此,山中景物依旧,不免睹物思人,多看了几眼,张师弟,为兄也是寒谱出身,知道这些弟子修行不易,你此举倒是给了他们一条出头之路,为兄心中是极是欣慰。”

    张衍淡淡一笑,道:“霍师兄如此说,那定是有人不满了。”

    霍轩笑了笑,声音转沉,道:“我那爱妻,听闻你在下院那些行事之后,一心想让我来压一压你,说来可笑,似她这等碌碌之徒,又怎知我辈心中之念?”

    张衍听他言语中对自己那道侣毫不客气,说到“爱妻”两字时,也是语气冷漠。

    休看霍轩是那十大弟子之首,今日又练就元婴,但终归是以寒谱身份入赘陈氏,怕在族中地位也是不高。

    此刻长空之上,忽然传来一声清长雁叫,两人不觉抬眼看去。

    霍轩看了一会儿,忽然叹道:“张师弟,大道难寻,为兄我便是入得元婴境界,也不过得享千载寿数,入得此门,并不觉如何喜悦,反而更感如履薄冰,三大重劫,魔劫在先,一个不慎,便是灰飞烟灭之局,不得不慎。”

    张衍倒是第一次听闻三大重劫之说,只是见霍轩似是无意深言,心中转念,待到闲暇之时,定要去问一问周崇举,看他可知。

    霍轩又把目光落下,看了他一眼,伸手入袖,将一物拿了出来,递过来,道:“此物名为‘素岚纱”乃是当年我突破壳关之时所用,为兄我为陈氏赘婿,几个徒儿也皆是陈族弟子,并不和我心意,此宝留之无用,便赠与师弟你吧。”

    张衍微微一笑,坦然收下,拱手道:“那就谢过霍师兄了。”

    他人送上门来之礼,他从来不辞,至于他收下霍轩之物会否让人误解,那只是无能之辈才会做此想。

    如今他为十大弟子,名分已立,只有他人反过来想着怎么结好于他,而不来计较这等小事。

    霍轩也是一笑,道:“张师弟,你好生修炼吧,如今我为十大弟子之首,你若是功行上有甚不明之处,可来为兄处讨教,未来你之成就,当不在为兄之下,告辞了。”

    他拱了拱手,便纵身而起,化一道金红耀芒破空飞去。

    张衍心中忖思,霍轩今日来此,必定与他接掌下院有关,不过此人手段高明,并没有用那凌迫之势,反而温言和语,从头到尾,也没有劝说他哪怕一句。

    他不禁笑了笑,即便此人不来,他也不会再有所动作了。

    他如今有这下院司职,那是因为他乃门中十大弟子之一,而能得入此位,那是因为他这一身修为摆在此处,是以唯有修为方是根本,他自不会本末倒置,失了本心。

    他负手背后,眼望远峰,下来一段时日,当要苦心修行,以求早日突破壳关,踏入化丹二重境界。

    又是三日过后,张衍将诸事理顺,就将后续事宜交予三位执掌,而自己则取了那昔日埋在此处的那龙商星鼎,便潇洒出得下院,驾云而起,驰奔东南,往经罗院而去。

    此院为门中九院之一,是一座在云海之中的浮州,此处规矩森严,除却门中十大弟子之外,只有为门下立下大功的弟子可入,便是如此,他们也要有师长相陪,方能来此。

    张衍剑遁神速,行不了多久,就见前方有一座碧水清清,琼huā香树遍布的飞屿自云中露出真容来。

    这飞屿之上有一座山岳,上有土台,高入云巅,乃是一处观星楼,两侧有三座九重馆阁,均是以玉石垒砌,门做拱形,并无匾额,靠在崖壁之上,周围引流植huā,台材清雅,玉、泉综涂,不染杂尘。

    张衍剑光一敛,落在那楼阁之前,自一条碎石小径迈步拾阶而上,耳畔不知从何飘来渺渺筝音,侧耳细听,只觉杳然深远,心境静谧,一片空明。

    山道口上有一名执事道人一摆拂尘,走上前来,稽首道:“张师叔到此,有失迎迈。”

    张衍目光一转,微微颌首,跨步入了禁门,抬头一看,见密密麻麻,不知计数的洞金出现在眼中,其中摆满了一捆捆的玉简,齐整排列,环壁而上,一眼望不到尽头,皆是放出莹莹光华,照彻此间。

    另在东南西北四个方向上各开一座拱门,想是去往他处塔窟。

    正要举步,却见一长裙粉衣的女修正站在左手抄廊中,露出无限美好的侧影,正手捧香卷,翻阅道册,似是觉察有人看来,她回眸一瞥,细眉微动,道:“原来是张师弟来此,有礼了。”

    张衍也是稽首还礼,道:“韩师姐有礼。”

    韩素衣轻点螓首,这时从跑出来一个粉妆玉琢女童,手里拿着***册,欢呼道:“师傅,师傅,徒儿找到啦。”

    韩素衣蹙眉叱道:“有师长在此,怎可这般不成体统,还不快些来给张师叔见礼。

    那女童瞪大了圆溜溜的眼睛,好奇地看了一眼张衍,学着大人的模样万福道:“碧馨见过师叔。”

    张衍笑着点了点头。

    韩素衣一把挽过那女童,牵住她手,神情淡淡言道:“张师弟想来是要寻那五功三经的吧?这倒也是不难,北塔窟中便能寻得,但若是别家功法,却是难觅,此处道籍浩如烟海,数不胜数,我只为徒儿寻一本合用道功,就用去了三日,颇是费神,师弟当也需一些耐心了。”

    张衍一笑,拱手道:“多谢革姐提点。”

    韩素衣不再多说,万福一礼,携那女童飘然而去。

    张衍心中一转念,笑了笑,就把那执事道人唤来,道:“此处可有适合女修所学功法?”

    执事道人面露为难之色,道:“回禀张师叔,小道只在这里看守书阁,对于那道册一事,委实不呢”…”

    张衍并不多言,只是自袖中取了一壶灵珠递了过去。

    这道人先是一怔,随后眉开眼笑,将这灵收了起来,神情登时热切了许多,弯腰道:“张师叔,学院闭关有日,这里杂事都由师侄我来招呼,师叔请稍候,我这就去为师叔寻来。”

    张衍等了不过一盏茶的功夫,这道人就匆匆跑了回来。他递上一根玉简,点头哈腰道:“张师叔,这玉简中有三百册女修合用道功,分为上中下等,师侄皆已分门别类,加以注释,适才韩师叔师徒二人所选功法,也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