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八十六章 法榜之上今有名
    守护大阵被破之后,千余修士一齐冲入深津涧洞府之中。

    因五名元婴修士俱已不见,生死不明,再加上苏奕鸿败亡,诸多门客又倒戈一击,不过是小半日的功夫,整座洞府便被荡平,除却仆役婢女外,苏氏门下修道之士,皆被杀戮一空。

    随后又传来消息,苏闻天已被宁冲玄亲手斩杀,苏氏位于山门中的各处洞府亦是已被清剿干净,弟子被尽数杀绝,其所占陆洲灵岛,奇峰秀府,俱被山门收回。

    自掌门下得法旨之后,不过区区一日多的功夫,苏氏便自溟沧派中除名。

    数千年门第,一朝风流云散。

    齐云天命心腹之人将此行所获清点一番,随后录笔造册,分作正副两本,便携众弟子回返浮游天宫。

    一行人浩浩荡荡回得天宫之上,齐云天令众弟子在殿外等候,自己独入殿中缴命,将那谱册呈上。

    秦掌门听得详细奏报下来,先是褒奖几句,再命他退去一旁,齐云天一揖之后,便去孟真人身后站了。

    颜真人轻皱眉头,言道:“掌门师尊,那几个逆徒竟将真龙府挪移去了他处,倒是不可不防。”

    秦掌门轻摆拂尘,清声道:“真府仙遗,自有缘法,无需多虑,苏氏气数已尽,些许余孽不足为患。”

    殿中诸真人皆知掌门真人功行高深,既如此说。定是早有思量,因此也不再多言。

    孙真人此时看了一眼秦真人,朗声开口说道:“掌门师尊,如今苏氏已除,苏闻天,苏奕鸿二人业已诛除,十大弟子当可重定。”

    秦掌门笑道:“前日在此,你等几人曾言,谁人能拿下那苏奕鸿,便可补上其位。云天,你来说说,此战那苏奕鸿为何人所败?”

    听得掌门真人问询,齐云天忙躬身道:“启禀掌门,今番败得苏奕鸿者,为周掌院弟子,张衍!”

    掌门微微颌首,赞道:“好。此佳徒耳。”

    此语一出,张衍成那十大弟子已是板上钉钉,不容置喙。

    彭真人美目一亮,朱唇边泛起一丝涟漪。

    秦真人却是脸色有些不好看,她虽然连番使计,想要阻碍彭真人入局。甚至最后不惜把水搅浑,但即便如此,最终却还是没能压得住张衍,事情到了如今这一步,她也是无力阻止了。

    孟真人沉吟片刻。开口道:“只是这十弟子座次排序,当要重议了。”

    他稍稍转首,道:“彭真人,不知你意下如何?”

    齐云天去位后,其后弟子座次排序自升,如今十弟子以霍轩为第一。宁冲玄与苏闻天战至平手,因后来并未与苏奕鸿分出胜负,是以排在第九,而苏奕鸿则排在第八。

    而眼下苏奕鸿被张衍除去,若是按此排位,张衍当在宁冲玄之前。

    彭真人对着孟真人欠了欠身,稽首道:“孟师兄,张衍虽是修为不差。但他毕竟乃是后进,宁师侄既先入此榜之中,依师妹浅见,当列在张衍之前,方才为妥。”

    让宁冲玄在前,那是要照顾孙真人的颜面,传达善意。

    孙真人也是心知肚明,当下生受了这份好意,不过他身为洞天真人,自然也不会白占张衍便宜,笑道:“张衍这弟子确实不差,不枉我当日看重,当做褒赏。”

    他是说到便做,把手一点,就有一道光华飞出大殿。

    张衍正坐在殿外,却见一道光华直奔自己而来,便伸手接了。

    摊开掌心一看,却见是一枚光润无暇的玉碟,心中一动,灵机入内探了一番,发现竟是那下半卷《澜云密册》便起身稽首,心中微喜,高声道:“多谢真人赐法。”

    在他看来,这十大弟子的座次倒没什么好争的,虽是关系到修道外物多寡,但只要入了此位,哪怕是排名最末,所得好处也远远不是寻常弟子可比。

    他自身有昭幽天池在手,又有周崇举,彭真人等人在背后支持,些许损失根本无需计较,反而得了这下半卷密册,却是实打实的好处,若是认真研习,当可平添不少手段。

    秦掌门拿过手边那张法榜,将苏奕鸿之名勾除,重新换上张衍之名,用印之后,言道:“自今日始,此十人便为我门中十大弟子,云天,你且亲去,将此榜挂于功德院中,昭示山门。”

    齐云天应了一声,站了出来,上前接过法榜,再拜了一拜之后,就出殿而去。

    掌门与众位真人之言,殿外诸弟子也是听得清楚明白,不由齐齐朝张衍看来。

    忽然,离得张衍较近的两名弟站起身来,恭恭敬敬对他执礼,道:“见过张师兄。”

    他们这一站,近处数十弟子也醒过身来,纷纷起身见礼,最后竟是引得数百名弟子站起,都是大声言道:“见过张师兄。”

    声音隆隆,震得外殿之上一片大响,远远传了出去。

    方洪等人在一旁看着,却是又羡又妒,恨不能此刻受诸弟子见礼的是自己。

    张衍也是起身,微笑还礼。

    他心下也是感慨,三年辛苦筹谋,如今终得功成!

    自此溟沧派门内,他之地位便是寻常元婴真人也不可相比,独占一府更是名正言顺,不容指摘,若是能在此位之上安坐三百六十载,便可入渡真殿,为上长老。

    除此之外,他还可从灵机院中选出几条上好地煞种入洞府之中,经罗院中所藏五功三经,任其翻阅,门中十二神通,亦可择选一门修行,诸般好处,说之不尽。

    听得门外响动,亲真人脸色更差,恼道:“师兄,浮游天宫重地,岂可任由弟子喧哗?”

    秦掌门微微一笑,却是不以为忤,道:“师妹太过苛责了。”随后不再理她,转首对身旁侍童儿言道:“去把苗坤唤上殿来。”

    童儿忙领命去了。

    不一会儿,只见那身形滚胖,脸容滑稽的道人又一次来到殿上。

    秦掌门看了他几眼,温和言道:“你且走近一些。“苗坤忙再上前几步。

    秦掌门道:“苗坤,你当日奉我之命,入苏氏潜身二十余年,劳苦功高,如今苏氏已除,我当要给你一个出身。”

    说到这里,他微作停顿,随后缓声言道:“今日我便收你为记名弟子,你回得山门后,别无洞府,那苏奕鸿原先所居住深津涧,就转赐予你。”

    苗坤闻言大喜不已,慌忙跪下,叩首三遍,道:“弟子必好生修行,不负掌门师尊所托。”

    几位世家真人相互看了看,皆是摇头,本来那深津涧他们也有意染指,只是正寻思一个机会开口,可偏偏秦掌门收了此人为徒,却堵上了他们的嘴。

    以掌门弟子的身份接掌此府,谁都不好说什么。

    秦掌门又拿过方才齐云天呈上的谱册,命童子送下去与诸真人传阅。

    苏氏数千年积累,非同小可,修道之物难以计数,几位世家真人观览过后,细细一思。便知晓这本谱册之上所写定然不是全部,不过是其中少许,齐云天定然还有一本正册在手,但眼下师徒一脉得势,因此他们也只能当做不知。

    诸真人看过之后,秦掌门便传下法旨,按此一战功劳大小,分别赏赐弟子。

    张衍如今跻身十大弟子,此行又立下了大功,亦是得了不少。共是得了丹药万数,法宝法器三十余,七处洞府灵岛,其中福地一座,真宫两座,气府三座,外加一座种有上百年地煞的陆洲。

    除了此行诸弟子,各府各院也是各有所获,便是世家门下也得了些许好处,但与师徒一脉所得相比,却是相形见绌了。

    待分赐完毕,只闻一声钟磬响,随后一名童子走出殿外,道:“掌门真人法旨,今日诸事已毕,众弟子无需恭候,可自行散去。”

    张衍起得身来,飞身空中,正想与齐云天和宁冲玄等人打过招呼后便自离去,忽听后面有人言道:“张师兄,且慢行一步。”

    他回首一看,却见是方洪驾云追来,诧异道:“原来方师弟,何故在下?”

    方洪上来一个稽首,尴尬言道:“张师兄,小弟寻你,乃是为那‘汲罗金锥’而来。”

    张衍讶然道:“师兄何出此言,我并未见过此宝。”

    见张衍有意拿捏,方洪心中暗骂一句,悻悻道:“适才小弟用此宝伤了苏奕鸿,只是临走之时退得急切,却是落在了此人手中,此宝乃是小弟恩师所赐,不敢丢弃,如今此人以为师兄所擒,是以请师兄看在份属同门的脸面上,将此宝还来,小弟感激不尽。”

    张衍皱眉道:“方师弟你也太过不小心,此物既是师长所授,又怎能轻易遗失?”

    方洪平白被教训了一顿,尽管心中憋屈,但却也是无可奈何。

    张衍如今已是那十大弟子,除却掌门和几位洞天真人,门中再也无需特意看谁脸色,他也只能恭恭敬敬称呼一声“张师兄”。

    此番为了拿回这宝物,只得委曲求全,低声下气地言道:“师兄说得极是,却是小弟疏忽了,还望师兄行个方便。”

    张衍淡淡言道:“我并未见得此物,若果真在苏奕鸿身上,定是在那袖囊之中,待我回去之后,将袖囊炼开,如见得此物,当会还你。”

    方洪无奈,只得言道:“那,那还望师兄稍作留心,小弟必有重谢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