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七十七章 浮游宫中金钟起
    次日大比,师徒一脉并无一人出战,张衍心有成算,稳坐钓鱼台,当然也不必再上场了。

    至于玄门世家那侧,此番只为维护原先利益,本也处在守势,是以并无出挑行止。

    如此安稳过得七日之后,只闻天空中悠悠磬声一响,此次大比就此歇止收场。

    齐云天率众弟子按法仪焚香祝祷之后,就有一卷法旨自云端飘飘降下,落在案头。

    荀长老身为大比裁正,亲自上前将法旨接了。

    他拿至眼前,启开一看,见其上圈点各个弟子名姓,除却十大弟子之外,但凡大比之上表现卓异弟子,皆有下赐。

    此榜右下角,有师徒世家八位洞天真人玉印,按辈分齿序依次排下,一目了然。

    其上名姓由他宣读之后,若是无人有所异议,便要写下自己名讳,再亲手交于掌门真人,待掌门用印之后,高挂于功德院中,直到下回大比,这二十四年之中就再也不可更改。

    他稍稍看过之后,便对照此榜,大声宣读,其音朗朗传出,十峰山上每一处皆是清晰可闻。

    众弟子皆是竖耳听着,发现此番除了苏闻天去位,换了苏奕鸿坐上那十大弟子之位外,倒也与原先格局并无什么太大变化。

    一众师徒门下弟子不免失望,原本今次大比,正是师徒一脉复振而起后的大好时机,本以为总有一人能坐上十大弟子之位。却不想仍是未曾如愿。

    荀长老一番诵读下来后,也是心下暗叹了一声,随后高声言道:“十大弟子名姓俱已宣知于诸弟子,若无异议,贫道便要转呈去掌门真人处……”

    他说这话,本也不过是走个过场而已,这十人能在放法榜之上,乃是八位洞天真人共议,早已是盖棺定论了,是以说了一遍之后。就打算收起法旨,准备离去。

    可偏偏就在这时,却听有人喝了一声:“荀长老,且留步!”

    荀长老身形一顿,错愕望去,看见到说话之人,更是愣怔,诧异道:“齐师侄。你这是……”

    开口的竟然是齐云天,众人皆是神色有异,不禁看了过来,不明白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齐云天纵身到了半空,对着云端之上一揖,高声言道:“恩师在上。弟子齐云天,在十大弟子之位上已然安坐三百三十六年整,今日愿意去位,以成全门中后进俊才。”

    齐云天身为三代大弟子,一举一动莫不引人瞩目。此语一出,众皆哗然,顿时闹哄哄的一片。

    原本坐谷中的宁冲玄原本神色冷峻,面色平静,此刻闻言,却也眉头挑起。不由站起身来。

    张衍脸上露出微笑,心中大定,齐云天这话一出口,可谓大事已成!

    不说齐云天这举动和大势并无冲突,就算几位真人从照拂他脸面的角度考虑,也不会驳了他的请求去。

    高处祥云之中,孙真人听了这话,不禁神色动容。道:“云天他这是……”

    孟真人感叹了一声,缓缓抚着长须道:“也难为他一片苦心了,罢了,我身为其师,当要成全于他。”

    他一摆袖,将云头拨开,露出真容来,朝下言道:“云天,此既是你之意,为师不会阻拦,但你需想清楚了!”

    齐云天再向天一拜,大声言道:“恩师,徒儿此意已决,再无更改!”

    孟真人点头道:“好,那为师便遂你之意。”

    他也不迟疑,把拂尘一摆,朝着云中深处说了一句,道:“几位真人,意下如何?”

    他声音远远传了出去,世家四位真人俱是听得清楚。

    韩真人性格多疑,闻言不免皱起眉头,冷声言道:“齐云天居然愿意去位,这究竟何意?内中定有古怪!”

    萧真人笑了笑,道:“拿一个齐云天来换宁冲玄,孟真人他们倒是舍得啊。”

    杜真人却一板脸,语声森然道:“此举必不会无因,当提防后手才是!”

    萧真人仔细想了想,齐云天退位,对世家来说好处太大,他们实在难以拒绝,就转过首来,道:“陈师兄,你意下如何?”

    陈真人晃动头上白发,眼皮微微开,出言道:“不必阻,不可阻,不能阻。”

    言罢,他又把眼闭上,一副不理身外之事的模样。

    三名真人细细咀嚼他语句中之意,皆是暗暗点头,都道:“师兄说得极是!”

    他们此次阻止宁冲玄的目的是什么?不就是为了在齐云天去位之前仍旧要维持先前师徒玄门之间的格局么?

    在他们看来,莫说一个宁冲玄,便是两个,三个,也抵不过一个齐云天!

    他要去位,那是最好不过!求之不得!

    萧真人咳嗽了一声,好言对着远处回应道:“孟真人,我等虽身为师长,但门下愿做何事,只要不犯了门规戒条,也便由得他们去吧,你觉得如何啊?”

    孟真人又问道:“既然小徒去位,却还要问上一句,那十大弟子缺漏一名,该由谁人替过?”

    萧真人呵呵一笑,道:“宁师侄天资聪慧,在门下弟子之中也是出类拔萃,贫道看他就不错,当可补上。”

    孟真人不再与他言语,伸手一指,就收了那法旨上来,他起袖在上一抹,须臾之间,就改换了其上名姓,用过印后,又轻轻一拨,发了出去。

    待此物从几位真人手中一一传阅,再次用过印章之后,便又丢下十峰山来。

    荀长老接过法旨,扫了几眼之后,又一次起声宣读,此番再也无人出声阻扰。

    如此三遍之后。他把法旨一收,不再耽搁,就化一道剑虹,须臾飞去无踪。

    待他走后,师徒门下低辈弟子皆是私下纷纷言道:“齐真人高义!”

    似他们这些弟子,不明门中两派势力暗中交锋,但在表面之上却是看到一点,此次大比虽则未如他们想象中一般扬眉吐气,可齐云天为了同门师弟能够上位,不惜主动从十大弟子首座之位退下。他们心中皆是感佩不已。

    此刻世家弟子俱都是喜上眉梢,他们简直不能相信,齐云天竟然如此轻易就退下了?

    这人已是牢牢压在他们头上三百余年了,如同无法逾越的巍峨山峦一般,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来,今日终于搬去了,心中顿时颇有拨云见日之感。

    那边第四峰上,封臻自败战之后。一直是一副半死不活的模样,此刻却忍不住笑了起来。

    莫道人不解,看了过来,低声道:“师弟何事如此高兴?”

    封臻冷笑一声,道:“我是笑那张衍,空有一身本事。又费了偌大功夫,到头来却仍是一无所获,如今他仍是与我一般,还是一个寻常弟子,我岂能不笑?”

    莫道人嗯了一声。道:“那张衍身后并无洞天真人撑腰,此事当也在预料之中吧?”

    封臻连连摇头,道:“师兄且莫小看他,不过此次他确也翻不起什么浪花来了,哈哈……”

    而此刻十峰山外,张衍几名徒儿也是得知了今番大比结果。

    汪氏姐妹并不知道张衍心中打算。是以也并不觉得如何,只是看大比落幕,心中都是松了一口气,觉得自己师傅安然无恙,那就是最好不过了。

    刘雁依却有些奇怪,此来大比之前,张衍曾对她明言要夺十大弟子之位,在她看来。自己恩师一直以来都是算无遗策,从无疏漏,尤其是和杜德,萧傥等人一战之后,她更是坚信此点,心中不由暗忖道:“难道恩师还有什么后手不成?”

    可这已是八位洞天真人议定之事,又怎容更改?

    便是掌门真人也不会出言阻拦,她实在想不出,自己这位师傅还有什么手段能施展出来,除非……

    蓦然间,她神情一动,发现的确还有一个可能,只是这想法太过荒谬,只是稍稍闪过,便即从脑海中掠过。

    齐梦娇见她深思不语,以为她心中失望,轻轻踱步过来,挽上她玉臂,出言安慰道:“师妹,张师叔此次也是竭尽所能,并非实力不济,乃是大势所在,待到下回大比,师叔定当能有所作为。”

    刘雁依“嗯”了一声,却有些心不在焉,敷衍式地点了点头。

    黄复州望着十峰山,心中既有怅然,也有解脱,对那倚在身边的女子言道:“师妹,尘埃落定,有如此结果,秦真人那里,想必也可有个交代了。”

    那女子声音柔柔言道:“妾身这就去修书告知恩师,想她定是高兴的。”

    她移步来到桌案旁坐下,拿出一封飞书,提笔写下一行娟秀字迹,随后从香囊中取出一枚金章盖上,嘴中喃喃念了几句法诀,纤手一指,此飞书便离案而起,化一道清光飞去,转瞬不见。

    这飞书如流星电闪一般,须臾飞过茫茫龙渊大泽,直入琳琅洞天之中,一路飞过重重银壁云楼之后,便到了一处冰帘珠璎,罗帷琼账垂挂之地。

    秦真人正端坐在玉莲花上,察觉飞书过来,凤目一睁,起两只玉指将飞书夹住,拿下打开,细看了一番之后,玉容之上稍露思索之色,轻点螓首,道:“宛英何在?”

    立时有一名身着鹅黄襦裙的俏丽女子步了进来,万福道:“徒儿在此,不知恩师何事传唤?”

    秦真人抬手拿起一枚碧色如意,道:“你去浮游天宫之中,把此物送至掌门真人处。”

    女子正要上前接了,就在此时,却突然听闻外间钟声大响,此音不止宏亮悠远,且更有威严肃穆之感,远别于寻常。

    秦真人不由蹙眉,暗道:“此是那浮游天宫金钟之声,是掌门师兄在唤聚门下徒众,奇怪,门中大比适才收尾,他又有何要事要弄出这般动静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