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七十四章 千里飞炎箭
    张衍也是干脆,并不与杜德客套,驱剑来到了上风之处,指拿剑诀,心意一起,就发了一道甚是爽利的剑光,化虹飞来,依旧是以飞剑开道试探。

    杜德面上淡然,双手一搓,指隙间就有一道淡淡飞烟化出,细细一缕,约莫指头粗细,似蛇一般,倏地窜出,在五丈之外与那剑光一碰,就将其阻止。

    见这道剑光落不下去,张衍也不坚持,算了下彼此距离,他大喝了一声,那剑丸得了神意驱策,一个抖颤,如串珠断索,活泼泼跃出来一十六道圆润无暇的剑光,在天空之中大放光明,寒气飙溢。

    “一气十六剑……”

    远处洛元化复杂的目光盯着。

    方才他便是听说张衍在剑术一道上颇有造诣,因此才想逼得对方出手剑招与自己相斗,尤其是那分光离合十六剑,更是难得。

    他自己不过能分化十二道剑光出来,因此十分想要看看,自己剑术与其到底孰高孰低,可偏偏对方并不给他这个机会。

    这一十六道剑光化开之后,并不似寻常那么疾驱飞驰,而是围着杜德缓缓旋动,吞吐犀利剑芒,刺骨生寒,隐隐威慑于他。

    杜德虽是面上不见表情,但眼眸之中却多了一丝慎重之色,那一道飞烟在出去更远,到了七八丈外,在前后环绕飞旋,将上下四方圈护在内,不漏一丝破绽。

    一十六道剑光,便等若是一十六道心眼。在四周游荡回旋,只需窥得一丝破绽,就会破空斩来,随后其余剑光一齐杀至。守御者一旦被一点杀破,下来便会被如倾盆暴雨一般的剑势缠住,那时想要翻盘那是难之又难。

    若是换了一个不明其中底细的弟子过来,乍逢此术,不免会手忙脚乱,顾此失彼,疲于奔命。

    但杜德今日能坐在这里,也是身经百战。厮杀而出,也曾与不少剑修交过手,自是知道该如何应对。

    休看这十六道剑光俱都别无二致,却也是各有取舍。有主有次,有强有弱,便是洛元化这等浸淫剑术已久之人,也还不能做到尽展其中之威,而且运使之时。需立在一处,心神不得有丝毫分散,按照寻常方法,只需小心守御。不为那来去剑光所惑,必能守御的住、

    待到对方气机稍弱后。然而再寻机反攻,能奏奇效。

    但杜德身为十大弟子之一。一旦被破迫在下风,哪怕只需少许时间,就足以让他大丢脸面,因而此法为他所不取。

    他唇角流露出一丝森然冷意,将那飞烟驱得的越发急了,几乎是旋舞不停。

    他自身在默然立在其中,单手掐了一道法诀,不多时,从鼻中喷出一缕白色滚烟,往顶门上一聚,只见其中隐隐有一道碧绿火花一闪,就放出莹亮光华来,形如一盏灯烛悬在顶上,在这黑夜之中驱退阴霾,将自己周身五丈之地俱都照亮。

    在峰上观战的萧傥拍了拍扶手,眯眼道:“哦,是‘碧气白玉灯’么?不想杜师兄竟出法宝相争,倒是颇为看得起张衍。”

    这灯光闪动,对着那些盘旋在周围的剑丸,不时放出一道道飞光来,只要被这灯光照住,剑丸便似遭到了极大阻力,仿若陷在了粘滞的泥膏之中一般。

    张衍微微挑眉,没想到对方这么快便使出了法宝,显是要与认真对斗一场了。

    想到此处,他也是把精神抖擞,捏了法诀,把玄黄大手自顶门之上运了出来,照着那灯火闪烁处,往下就是一拍。

    这大手此时得了他全力催发,眨眼间就扩至百丈大小,似小山一般缓慢压下来。

    张衍嘴角含笑,他料定杜德不会去躲,适才萧傥面对此大手之时可是任他拿捏,而杜德好歹也是排名在萧傥之前,若是见之即闪,岂不是自承不如?

    果然,杜德眼神一厉,凝神以对,他把顶上灯芒催开,现了一朵朵碧色火焰,如莲绽放,熠熠生辉,呼呼出声往上一托,竟将玄黄大手稳稳架住。

    张衍就是要其如此,长笑一声,竟是尽情恣纵,把腹中丹煞源源不断催发出来,使得这大手越来越沉,越来越大,不断膨胀,似要将其一气按下去方才肯停。

    与此同时,他心意一催,如骤雨织出一片绵密剑光,也不按什么章法套路,只是不管不顾往那护持灯光上击去。

    这两下夹攻,围着杜德发动攻势,也愈发激得他顶上灯火闪耀不停,时隐时黯,似在风中飘摇一般。

    在外人看来,此刻像是张衍一出手,就把他压在了下风。

    杜德薄唇紧抿,目光之中寒气大盛,哼了一声,把大袖一挥,就见一团橘红色的飞火倏尔飞出,只闻一声大响,那玄黄大手就轰然粉碎,便连那一十六道剑芒,也似是被一股巨力催动,弹去百丈之外。

    半空之中,尽是震散开的黄色烟岚,将视线遮去,峰谷外众弟子一时也不辨两人身形。

    萧傥从座上站起,向前走了两步,目注下方,饶有兴致地言道:“难得见杜师兄如此认真,有好戏看了。”

    张衍见杜德轻易就将攻势化解,倒也不觉讶异,反而轻轻一笑。

    此也在意料之中,杜德在十大弟子之中排名第四,所修炼的功法,为五功三经之一,名为《赤霄瑞玦书》,亦是一门威力宏大的法门,若是轻易被他压服,那才是奇怪之事。

    他往后稍退半步,一掐功诀,将那漫天黄烟一拢一合,不过顷刻间,就将玄黄大手复聚而起,那散在四处的剑光也是齐齐一聚,重化为一,又入了他怀抱之中。、

    他心下稍作思忖,“此人用法宝护身,适才那般迅疾的剑光都奈何不了,需另使他法方能相斗……”

    他正思索间,忽觉热风袭来,知道不妥,把头稍稍侧过,就见一道灼火飞烟从耳旁擦过,脸颊之上亦被擦出一道浅浅红痕,只是须臾之间便黯淡了下去,不多时就彻底隐去不见了。

    那飞烟出去之后,尾后拖出一道灿霓长虹,望去绚烂无比,在空中绕了一匝后,再次飞来。

    张衍神色不变,顶上玄黄大手往下一遮,谁知这飞烟灵活无比,竟凭空一绕,从大手指缝之间穿过,又奔他面门而来。

    他把手一按,将击剑丸震起,闪动之间,已是敌在了飞烟上,但闻一声闷响,对方面那物烟气去了不少,露出了本来面目来,竟是一支三寸大小,浑身黝黑闪亮的铁箭,只是尾羽乃是一团灼火,燃动不休,芒烟激射,咻咻作响。

    张衍来此大比之上也曾对十大弟子有所了解,虽不详尽,但这物事倒是知晓一二。

    此物名为“千里飞炎箭”,如他手中剑丸一般,乃是杜德随身对敌之宝,其余十大弟子也是甚少看见。

    此物一出,不管杜德承认与否,都是把张衍视作可以与其一战的敌手了。

    只是此时,正面那支飞炎箭虽被张衍架住,却又有一支飞箭无声无息自他身后而来。

    张衍手中飞剑与心意合一,心眼所至,能观四方景物,自是暗算不了,微微一笑,身化长虹而遁,登时避开了这支飞矢。

    只是此物似是还不肯罢休,仍在身后追逐不止,尾芒在空中划出一道道彩烟轨迹,煞是炫目。

    张衍避了几圈之后,便自一定,眼下他与杜德这一战,与寻常争斗不同,虽不求胜,但却也不能弱了气势,一味躲避,徒然令众弟子小看了去。

    因此也不使得飞剑,而是一运玄功,震动金丹,自顶门之中飞起一道丹煞,似岸头冲浪一般,往那飞箭之上一撞,轰隆一声,竟将其掀飞了出去。

    场外众弟子看到这一幕,都是惊呼不已,要知这千里飞炎箭可是法宝一流,张衍竟是纯以丹煞之力便将其震开,虽早知其丹成一品,丹力甚大,但如今亲眼见到,却未免也太过惊人。

    便是那云端之上,孟,孙两位真人也是对视了一眼,略显感慨之色,丹成一品,毕竟得天独厚,古今难见,换做他人,哪里能做到这一步?又哪里敢这么做?

    其实若是细细想来,此举却是得不偿失,张衍本不必用丹煞,只消使得飞剑招架,那要轻松许多。

    但他心中目的不同,自然对敌手段也是不同,今日他就是要让云上诸位真人知晓他的本事,用飞剑对敌哪里有用丹煞守御法宝那般令人记忆深刻。

    且他腹中有的是丹煞供自己挥霍,自是无需去计较那许多细节之处。

    就在这时,忽然天空中有一一丝丝光亮逐次闪起,张衍眼梢一拐,从自己身周往外看去,见四面八方,前后左右又多数十支飞烟箭,一时热火腾腾,烟气弥漫。

    这千里飞炎箭可并不止一支,总数共是三十六支,虽不能似飞剑一般如臂使指,在空中穿梭由心,但却能布下一道阵法。

    似眼前这景象,分明是杜德知晓他剑遁之能,是以方才只是用一二支飞箭来牵制于他,随后暗中布下了箭阵将他围困,断绝了他的去路。

    如此一来,他便可随心所欲左右战局了。

    张衍见状,不由哈哈一笑,道:“我战至如今,却不想倒是杜师兄有些诚意,如此,在下倒也不能藏私。”

    他奋起精神,大喝了一声,全身上下骨节震响,这十峰山上,就闻哗哗潮声大响,疑似天河倾覆,洪流漫陆,自他背后便有一道弥天极地的水色光华升腾而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