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东方之星娱乐 > 第七十三章 覆云之中磨精气
    ?张衍只觉一股玄奥感觉游入脑海,似是多了什么一般,神思轻轻一动,便能去得这片云雾每一处角落之中,细微之处,皆是历历在目,变化之妙,莫不了然于心。

    先前他只是把幽阴重水当作是死物来运使,并不太过看重。

    可如今,这些重水一入那云雾之中,却仿佛是如鱼得水,活了过来一般。

    彼此之间紧密相连,力结一处,旋转滚动间,发出嗡嗡沉闷震颤之声,气雾中时不时有一道道惊电流火窜过,跳跃不定,数里之内,皆是此起彼伏的闪烁金蛇,来去不绝,如梭飞驰。

    远望过去,只见这片天地之中,峰谷之下是一块形如白璧,粉烟素裹,上下电光缭绕,发出噼啪雷震之音的茫茫雾霭,而上方却是火屑飞扬,热浪蒸腾,烟尘弥漫的火云。

    场外众弟子原本甲张衍在烟火之中左躲右闪,见识稍欠的,只以为是他落在了下风。

    谁知一眨眼间,他竟然弄出这般阵仗来,瞧这片飞举云岚,简直称得上喧天之势了,顿时都看得愣住了。

    张衍在这飘渺云雾之中坐定,细细一体会,无需文字言语,便有诸般妙悟从心田流淌而过,仿佛翻手之间便能聚云生电,指点雷霆,不由道了声:“妙!”

    起手轻起法诀,拿动真力,宽大袍袖跟着微微一晃,只这一个动作,仿佛惊动了什么庞然凶物,轰隆一声,整片巨云一起挪动,搅起气旋流风,轰轰发发向上升腾而来。

    封臻见张衍忽然布出片茫茫云雾来,也是不由怔住,看那声势,甚至能压过他一头去。

    眼见得对方悍然往上逼来,似是要与自己正面硬撼一般,他想起先前张衍手中诸般莫侧手段,心中不免有些虚怯,只是到了如今,他也没有什么退路,唯有硬着头皮直上了。

    咬牙一催,嘿然一声,整个人自那团火烟穿过,跃至其上落定。

    随后咬破舌尖,连连喷了几口精血上去,那火势一盛,似是更旺了几分。

    接着起了周身法力,全力将这神通运转,最后把手一按,底下这烟云似是挂了万斤重担,陡然一沉,全力向下压去。

    张衍哂然一笑,手指轻捏法诀,那身下重云之中,三百六十五滴幽阴重水隆隆一转。只闻喀喇一声惊雷响,就有数十道疾电窜起。

    黑夜之中,似是有无数金蛇狂舞,往那黑红烟云之中就是一噬,即刻将其一层精气削了去。

    封臻顿时心头一颤,似是那疾电劈在了自家身上一般。

    随着那飞电不停飞腾绞杀,那一团原本尚算厚实的黑烟灼火便东一块,西一块被啃噬而去,不多时,就变得如同漏气之袋,千疮百孔。

    自外看去,那两块烟云还未真个碰撞,其上那块黑云便大块大块散失缺漏,不断塌缩下去,似是支撑不了多久了。

    封臻惊怖欲绝,张衍这举动,分明是要将他苦心修炼数十年的外功磨去!

    这些丹煞精气在外施展,固然能运使不少高妙手段,但却也并非没有代价,此乃是他以本身精元之气寄托,若是被削个干净,那和被功行被废又有什么两样?

    只是星火往那云雾中落去后,却如石沉大海,了无音讯,半点浪huā也无法激起。

    眼见对方施为,自己却眼睁睁看着,没有办法阻止,他也是心头滴血,知道此次定是讨不了好去,念头一转,转而拼命收摄,妄图将在外散逸的精气取回一部分,好歹也留下些老底来。

    只是这法门使出来简单,回去却难。

    此神通他也是练成之后第一次施展,若是来此之前和莫道人演练过的话,他便会知晓,这门功法收回〖体〗内之时,需寻一处僻静之地,将金丹摩弄半个时辰,再缓缓搬运,徐徐敛气,方能将精气无一遗漏的收聚起来,如今急切之间哪里能够做到此事?

    一察觉此事后,封臻顿时心中一慌,觉得大事不好。

    他此时气势颓弱,此消彼长之下,却被张衍被敏锐察觉到了。

    他立时抓住这个机会,将腹中一品金丹转动,鼓荡磅礴丹煞一催力,三百六十五滴幽阴重水一起大震,只见这团厚重云层似被什么牵引了一般,骤然向上一拔,直直撞向了顶上悬烟。

    只闻一声惊天震响,两团烟云霎时撞在了一处!

    这一瞬间,围看众弟子只觉群山皆颤,回响连连,不知从何来起了一卷旋风,舌得衣袂贴身,发中飞扬,无数细密沙砾飘飘荡荡,需起了玄功,方能斥在身外。

    天空中此刻雷电大作,霹雳惊空,这隆隆一声震响过后,封臻那整团烟云已是被撞得爆散开来,店点烟烬散落尘埃,黑絮纷飞,彻底星流云散,而下方那片蒙蒙白雾,却是纹丝未动,孰高孰低,一眼可辨。

    然而张衍却眉毛扬起,封臻这烟云崩塌的如此之快,这并非全然是自己所为,而是对方在紧要关头忽然主动将烟云散去的缘故。

    封臻此举,也是不得已而之。

    那团烟火被消磨去越多,他也越是虚弱,可古怪的是,此刻他的头脑反而被之前清明了不少,在最后一刹那间,他也狠得下心,忍疼将那维系神通的法符震散了。

    此符一去,等若三年苦功尽数化作乌有,日后就算想要重练回来,也是威力大不如前,但比起生生被废去全身功行,却要好上太多了。

    他虽则元气大伤,却也从这门功法中摆脱出来,不至于把老本也赔了进去。

    此时他也顾不上其余,拼命吞吸收摄那些飘散在四方的精气。

    这些精气俱是养炼丹煞的根本,寻常修士都是深藏金丹之中,从不轻易挪用,若是一气损折得多了,则功行必是一落千丈,那便需温养金丹,用几十年时间调养,方才能慢慢缓过劲来。

    可他因驭使神通的缘故,精气几乎是全部转到了身外,因此他眼下也是发急,驾烟到处乱窜,指望着能收回一点便是一点。

    张衍身形隐在云中,冷眼看着他举动,又怎会容他如此如意,任其收容精气?

    他一催幽阴重水,立时〖激〗射出一道道电芒,在空中往来穿梭,就将那一团团精气打至虚无,眨眼间就扫去了一大片。

    封臻看得目眦欲裂,几欲吐血,只是他也知眼下已无力与张衍相抗衡,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一边狠狠咒骂着张衍,一边闷头收敛着剩余精气。

    张衍手指在袍袖之下暗中一点,就有一缕如刺气芒混入那精气之中,封臻急于收摄,也是不察,随之一起吸纳入了〖体〗内。

    张衍微微一笑,此一道异气乃是他丹煞所化,这乃是《定真逍遥篇》上一门匿气算人的法诀,若是不及时驱除,便会往内腑之中潜去,逐渐透入经脉窍穴之中。

    封臻初时还雷要调养金丹,怕还察觉不到,到得其功行逐渐恢复,再行运转玄功之时,虽未必有什么大害,但必会感到〖体〗内痛苦不堪,难以御气。

    这时想要除却此气那便难了,除非能请动门中长辈出手,但也似那雪上加霜,要再打磨去其一层功行方可完全驱逐干净。

    张衍心知肚明,众目睽睽之下,自己至多也只能施展这般暗手了,日后等自己坐上那十大弟子之位,有的是办法收拾此人,因此暂越不去与其计较,只是将那雾气散了,召了幽阴重水回来,默默细察〖体〗内,这一看之下,却是觉得有些意外。

    那幽阴重水似是缩水了一圈,好像耗损颇多。

    略略一想,他也没有放在心中,幽阴重水便是有所缺损,也只需寻一处阴寒闭塞的深壑幽泉,再炼化回来就是了。

    这些重水乃是他先前寻找魔藏之时,迫不得已在冥河中修炼而出,可如今他之洞府乃是昭幽天池洞府,此乃是号称直通幽冥之地,去那幽深之处转上一圈,便自无虑了。

    荀长老在旁笑了笑,向第四峰上瞥了一眼,随后起了剑光上前,立在两人之中,指着面色灰败,全无血色的封臻呵斥道:“封臻,此局乃是你输了,还不快些退下去!”

    封臻尚有一些残余精气未得收拢,嘴巴一张,想要开口就什么,荀长老小脸之上却似乎现出一丝不悦,鼓腮对其吹了口气,霎时有一股清风拽住了封臻,眨眼就将其送回了峰上,只是落下之时,那清风陡然一散,将他丢了下?

    封臻本也是虚弱不堪,猝不及防之下立足不稳,顿时跌坐在地,弄了一个狼狈不堪。

    莫道人赶忙上前将其搀扶而起,低声道:“快快站起,小心老师责罚。”

    封臻脸色一白,勉强起身,只是浑身摇摇欲坠,似是随时可能倒下一般。

    索性杜德并未来理睬他,坐在那处,似是在沉思之中,良久,他问身旁捧炉童子,道:“什么时辰了?”

    童子欠身答话道:“禀老爷,已是人定时分,还有一个时辰便是子时了。”

    杜德“嗯”了一声,不置可否,他先是一扫门下诸弟子,随后一振衣袖,就化一道流火青烟自峰上飞下,顷刻间已是站在张衍面前,双手负在背后,淡淡言道:“张衍,你出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