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七十二章 烟火之下悟妙心
    在外数万弟子见张衍突然叫阵杜德,顿时一阵骚动,他们先是惊诧,再是恍然,皆以为是他不服气与萧傥战成平手,是以要从杜德身上扳回一局。

    尽管有许多世家弟子认为他未免有些不自量力,但不少师徒门下心中却是隐隐有些激动起来。

    不说张衍适才与萧傥赌斗,出人意料的斗了一场平局,便是其入得场中之后,连战三人,尚不见丝毫疲惫,依然神完气足,便可看出其元气之充沛,后力之绵长,远在同侪之上,不愧是丹成一品,力能拔动九鲸之人。

    登时,有无数双目光都紧随在他身后。

    然而似萧傥等人,却是想得更深,皆是在暗中思索,猜测他此举动真正用意。

    洛元化捂着胸口咳了几声,愤然言道:“师兄,这张衍方才若不是伱暂且放他一马,又岂能在师兄手中逃过,居然还妄想挑战杜师兄之位,真是骄狂自大,太过目中无人了。”

    萧傥见其语气如此激愤,一反平时那冷静从容的模样,心中不免诧异。

    随即一琢磨,立时明白他心中所想。

    原来洛元化是怕杜德胜了张衍,对比之下,显得自己这边落了下风去,这样他这败于张衍手中之人,未免有些抬不起头来。

    萧傥脸上浮起一丝莫测笑意,语带深意道:“师弟且宽心,这却也不是什么坏事。”

    他又伸手指了指。道:“我方才已觉察到。这张衍身上有宝衣护身,伱且看着吧,他若是一心求稳,杜师兄未必能拿他如何。”

    张衍与萧傥赌斗之后,又去寻了杜德叫阵,看似令人难解,但他自有其用意所在。

    先前宁冲玄不去招惹他人,而偏偏只是针对苏闻天而去,他便看得出来,以宁冲玄的脾气。这必非他的本心,而定是出自那几位洞天真人的授意。

    宁冲玄在背后有孙真人支持之下,尚且如此,显见得自有其顾虑和底线。

    这底线便是大势。若是一旦越过,所要承担的压力便是那几名弟子背后的洞天真人。

    张衍此次来得大比之上,背后虽有彭真人撑腰,但双方到底只是利益相合,彭真人能在关键时刻能顺势推他一把,助他上位,可却未必会为他火中取栗。

    是以在此情形下,暂且求得一个平局,既能证明自己实力,又不至于挑动世家的神经。此方是最好选择。

    不过与一人战是平局。与两人战也可是平局,虽则过程相同,但结果却完全不同。

    与萧傥以平手收场,但两人乃是赌斗,恐怕诸弟子并不认为他真实本领能及得上前者。

    既然这个分量还稍显不够,那他便再寻一人便可。

    若能与杜德也战个旗鼓相当,则门中又有何人敢小看于他?

    就算不认为他能胜得这二人,怕也无法否认,他之实力已足以挤入那十大弟子之列了!

    杜德端坐峰上,听得张衍叫阵。却并不做声,神情喜怒不显,只是目光略沉,抬起一只如女子一般白皙的手,对着座下封臻挥了挥。

    封臻自解其意。自成就小神通以来,他就总想着与张衍一斗。此时正是得遂所愿。

    他站出来对着杜德一揖,就要下峰,莫道人站在众弟子之中,见他走得急躁,怕他有失,冲着他背影说了一句,“师弟小心,万不可小视此人!”

    封臻恍若未闻,头也不回,急飘下山,眨眼到了峰下,昂然道:“张衍,似伱这等后进之辈,何需老师出手,我便可收拾了伱。”

    张衍见是封臻过来,他与此人虽只有过一面之缘,但也知此人在曾在后背弄鬼,这大比之上下不得杀手,但却可令这人多吃些苦头,便笑道:“口舌之争无益,伱我手下见真章。”

    封臻一声冷笑,瞪视着张衍,把玄功一运,霎时之间,胸中灼火翻沸,被那火气一激,他眼前血红一片,嘿然一声,将大袖挥动,即刻就有大团橘火黑雾从卤门之上爆起,间中夹杂着的点点耀眼火花,似散星飞灰般,飞飏飘散。

    这团火雾黑红相交,缠绕搅动,似一根烟柱般,直往上冲,越攀越高,须臾到了百丈之上,似要射穿云头,此时再听得一声爆响,这烟柱炸散开来,不过是几个呼吸时间,就有一片黑红色的浓云笼在天中,足足出去了有数里方圆,将皎月之光俱都遮蔽。

    封臻哈哈一笑,将身一拔,就去了这片雾云之中,眨眼隐没不见。

    他弄出这番声势来,场中弟子也是吃惊,未曾想他居然有这般手段,有不认识他的纷纷打听起他来历来。

    张衍目注那片浓烟,沉吟片刻,起了手指一点,发了一道剑光入内试探。

    剑丸在烟尘之中转了一圈后,心眼所察之下,却觉周围俱是灰茫茫的一片,找不见其人踪影,显是对方这门功法能掩去自身行迹。

    既然寻不见,他也不再坚持,心意一动,那剑丸随之回来,重又回了眉心之中。

    那烟火之中这时一阵波动,似是有一只手在其中搅动,随后封臻从中现出身形来,只是半遮半掩,浅浅一道,连他人影都看不清楚,只听他声音从隆隆传出,道:“张衍,伱剑术法宝再是了得,我看伱又怎能来伤我!”

    他大喝了一声,顷刻间浓烟震动,立时就有无数星火纷纷扬扬洒落下来。

    张衍虽有宝衣护体,但不必要时,也无需逞强硬捱此术,把剑光驾起,化一道遁光飞驰,就轻易避了开去。

    只是那点点星火却似不依不饶。追逐在他身后。不过他去得甚疾,根本沾不得他身。

    封臻把头从云烟中探出,眼角渐渐有一圈火纹浮起,显得面容狰狞,便是情绪也激动起来,他狂笑道:“张衍,伱尽管躲,我看伱能躲到哪里去!”

    他将法诀一个掐动,就见那星火不再飞舞,而是噼啪乱响。不停爆开,如爆竹一般连绵不断,响彻天际,响声过处。就又多出来一片烟尘雾天来。

    只是如此,他似还不肯罢休,嘴中嗬嗬连声,手中法诀不停变换,只听响声不绝,似是炉膛炸开,轰轰大作,火屑乱飘,炽烈热气四溢,不停侵占空间。映得这一方天地通红如烧炭一般,若照这般下去,怕是用不了多久,他就能能把数里之内尽数变成浊火阴霾笼绝之地。

    封臻把这功法催发后,只觉浑身火热,似有破坏眼前所见一切的**,头脑变得越发不清醒了。

    他见张衍所驾驭的那道剑光在火星之中不停穿梭,自以为已是占得上风,不禁得意起来,只觉杜德所赐法门颇为神妙。就连张衍也不是对手,日后依仗此法,也足以在同辈之间横行了。

    他这门小神通其实也的确有令人称道之处,能将自身丹煞之威发挥到极致,就算化丹二重境修士也能一拼。但若是真个对上后者,因其中还有不少变化。却也未必能压得下他。

    化丹一重修士若不开窍关,无法将自身体内丹煞之威全数化为法力,能得五六成便已不错,是以到了二重境后,修士所能驭使的法力几乎是暴增一倍,远胜一重境的修士。

    可他这门小神通,虽不能将他功行提升,但却能将腹内一口丹煞俱都转至外间,靠一道法符牵引其气,定住关门,使得不得流散,随神意任意驱使往来。

    就是往常许多因功行不够不能施展的法诀,如今只需一个念头,便自生出,等若眨眼之间便拥有化丹二重之能,他怎能不兴奋癫狂。

    张衍遁芒飞驰不定,不断闪躲那炎云上而来的星火,但却并不急于出手。

    封臻此等功法虽是声势浩大,且真身也能隐去敛藏,不叫人轻易寻得,但张衍见多识广,却也吓不住他,只是一边驾剑游走,一边寻找其中破绽。

    他心中忖思,封臻与自己一般,不过是丹成一品,根底终究不稳,能弄出这般大的场面来,定也有其缺陷所在,只需对症下药,找出关键所在,便有方法破之。

    到底他眼尖,绕场几圈之后,不多时便看出一桩异处来。

    那星火虽是不停爆开,但独留烟气在了原地,却有一缕缕精气回到那片大片烟火之中,不多时才会才会再有星火生出,显然此法并不是可以肆无忌惮挥霍的,怕是容不得半分损折,这才要吝惜精气。

    既是如此,只需要对症下药便可。

    张衍心中琢磨了一番,微微一笑,就有了主意。

    他把《澜云密册》上一道法诀运转,顿时从他脚下涌出一团团浓郁雾气,霎时周遭俱是白茫茫的一片。

    他当年与王盘相争时,能此术罩定方圆百丈,叫人目不能视物,而今,他以化丹之能全力运转,顷刻之间雾霭滚滚,野旷尘昏,气势更见恢弘。

    不多时,这十峰山下就有蒙蒙大雾蒸腾而起,飘渺来去,氤氲混沌,灵光冥昧,遮星蔽月。

    张衍本意也只是想起了云雾遮掩,再运使水行真光将那片烟火削去,不叫人看出他的手段来。

    只是才散出这片云雾后,他心中却陡然有一股强烈感觉,似是告知他这片云中还缺了些什么。

    这感觉时时袭来,着急催促着他要做些什么。

    他眉头微微一皱,思索了片刻,倏尔间灵光一闪,顿时了解因由,一声长笑,大喝了一声,将那三百六十五滴幽阴重水尽数放出。

    这些重水一出,不待功法催动,便仿佛得了驱使一般,纷纷往这蒙蒙白雾散去,各据一地,在其中分列而布,定在各方。

    张衍吸了口气,把法诀一个运转,霎时,那三百六十五滴重水彼此牵引,齐齐震动,竟有一道道如金蛇夭矫般的电光在雾下飞闪窜动,生出轰轰霹雳声响来。

    坐在云上观战的孙真人却“咦”了一声,面现几分讶异之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