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七十章 九岳清音断魂声
    在场众弟子只见张衍突兀不见,待再出现时,洛元华所化那一道剑光已是破碎崩溃,便是人也吐血而落。

    幸得荀长老见势不妙,出手及时,立刻将其抓住,否则必定掉落尘埃,落个粉身碎骨的下场。

    洛元化想不明白为何会如此,而在峰上观战的萧傥却是看得清清楚楚,面色一沉,凝声道:“小诸天挪移遁法?”

    只是他也没有弄明白,张衍究竟是用何法,将洛元华那护身剑光撞破的。

    张衍方才只是设下了一个陷阱。

    他故意在北,东,南三面设阻,独留西面一处空门,就是为了引那洛元化来此。

    战阵之上,雄兵围城之时,有“围三阙一”的说法,而他此举也是效法故智,不过却是反过来布置,打了一个埋伏而已。

    张衍自己也是擅长剑遁,料定修士在驾驭剑光飞驰之间,根本来不及去想其他,惯性会使得其看见哪里有破绽,就往哪里钻来,因此他才有把握设下了此局。

    在洛元化绕场飞转之时,张衍便在暗中运起小诸天挪移遁法,只等对方往那西角之上飞去。

    果然,洛元华窥见破绽,便毫不犹豫往此而来。

    这却也怪不得他,寻常来说,他有剑遁开道,就算是出了什么意外,也能及时抵挡。

    可是遇上了张衍,却不能以常理度之。

    几乎是洛元化飞纵的同时,张衍将遁法一运,于瞬间横身飞出,截在此人去路之上,身上土行真光当场就将他遁光撞碎,给予重创。

    荀长老提着洛元化,往第五峰上一扔,他也无需再多说什么,此战结果很是明显。

    萧傥哼了一声。一挥手,就有两名弟子上前,将昏迷不醒的洛元华接了回来。

    一名弟子取出丹药用水化了,又拿了一只金杯过来,掰开洛元华下颚,喂他服下。

    萧傥等了片刻之后,见其还是昏迷不醒,不见好转。显是伤势极重,怕是差一点便被夺了性命去,不由摇了摇头。

    他早就提醒过洛元化,切勿轻视对手。

    可适才对敌之时,他还是能看出,自己这位师弟有些许卖弄之嫌,还想逼张衍出剑术与自己相斗,结果一着不慎,落败当场,空有许多上乘剑招未得施展便被反制。

    幸好这只是门内大比。若是在外与邪魔相斗,怕是死得就极其冤枉了。

    萧傥转过首来。眼望下方,看向张衍的目光中,微微带了几分凝重之色。

    那“小诸天挪移遁法”虽只是门中一门小神通,却乃是从十二神通之一“五行遁法”中演化而出,门中会使此法者寥寥无几,十大弟子之中,唯有齐云天会的。

    因此他心中怀疑。张衍很可能是师徒一脉推出来的棋子,至不济也是得了齐云天的支持。

    如是这样,他便需小心了。不定对方身上还藏着什么能与他相斗的手段。

    萧傥思虑停当,就抖开袍袖,自飞车上站起,缓缓行至峰下,双目凝视张衍,缓声言道:“张师弟,听闻我族中有一名侄儿落你手中,我与你打个商量,若是今日你赢了,则一切休提,若是师兄我侥幸赢了一招半式,且请你把我那侄儿交还过来如何?”

    萧翮被张衍擒去,他作为族中长辈,于情于理要问上一句,不能当作不知。

    张衍稍作沉吟,便点头道:“既然萧师兄开口了,那好,无论此战胜败,大比之后,我便将萧翮放了。”

    萧傥倒没想到张衍答应的如此爽快,不过人能放回来就好,也算对族中有了一个交代,至于是否遭了什么损伤,就不在他考虑之内了,他一个稽首,道:“张师弟潇洒大度,为兄在这里先谢过了。”

    张衍淡淡一笑,拱手还礼道:“不敢,萧师兄客气了。”

    萧傥手抚长髯,微笑言道:“张师弟,既然你欲要向我讨教,我当应下,不过你先前斗了两场,我也不来占你便宜,这样吧,我在此处不动,以半个时辰为限,由得你放手来攻,你若伤我,便算你赢,如何啊?”

    此语一出,底下众弟子都是窃窃私语,惊声赞叹道:“萧师兄好气魄!”

    张衍眉毛一挑,见萧傥目光微微闪烁,念头稍稍一转,便知其作何想法了,不禁暗暗冷笑。

    萧傥哪里是什么怕占自己便宜,分明是认出他会使那“小诸天挪移遁法”,唯恐一旦争斗起来,自己施展这门神通躲闪游斗,这样一来,纵然胜不得他,至少也能拖个平手,到时候面子上就不好看了。

    张衍猜得一点也不假,萧傥的确是作此之想。

    他自思张衍有剑遁相助,又有小诸天挪移遁法傍身,若是上场相争躲个不停,他根本没有合宜手段将其拿下。

    若是换了他人也就罢了,这门遁法极其消耗丹煞,大不了多拖上几回,怕就后继无力。

    可张衍偏偏还是丹成一品,丹煞雄浑绵长,如无底深潭,难窥全貌,想要在一二个时辰内将其耗尽,无疑痴心妄想。

    要知道,若是萧傥被张衍逼了个平手,不但是他自己颜面无光,就是座次排在他身后的世家弟子,诸如韩素衣,苏闻天,方振鹭等人,怕也是要遭人质疑诟病,声望受损,是以他才想出来了这个主意。

    此举乍一眼看起来像是他吃亏,但实则却是限制住了张衍遁法神通,去了其最大优势。

    试问若张衍最后尽出手段也奈何不了他,事后又有谁会说三道四,说他不如张衍?只会赞他雅量宽宏,不与后进之辈较真。

    十大弟子之中,以萧傥最是看重自己的身份脸面,尤其注重名声,平时坐卧行走,都是一副风度不凡模样,如是此番非但能拿下张衍,还能赢得诸般赞誉,那是最好不过了。

    张衍稍作思忖,就笑着言道:“萧师兄此议不差,少了些许惨烈杀伐之气,还能免得同门之间伤了和气,不过你我乃是在诸位同门面前公平较量,当应有来有还才是。”

    萧傥讶道:“哦,那依师弟之意?如何才算是有来有还?”

    张衍微微一笑,道:“师弟我也站在此处,以半个时辰为限,由得师兄你放手来攻,若你伤得我分毫,我便算输。”

    此语一出,四下里都是惊震不已,萧傥乃是十大弟子,说那话理所当然,众人不疑,然而张衍有何底气,也敢说此大话?

    萧傥也是颇为奇异地看了张衍一眼。

    他说出那番言语,不是逞强为之,而有十足把握的。

    他之所学,乃是五功三经之一《宝金云箓》,若是一心固守,当真是金城汤池,牢不可破。

    尤其他只需支撑半个时辰,自是能催发全身丹煞抵御,就算厉害法宝下来,一时三刻也休想能将他如何。

    可张衍凭什么这么说?莫非有什么厉害法宝抵御么?

    他略一琢磨,愈发认定张衍是师徒一脉暗中棋子,定是几位真人给了他什么宝物护身,方才有如此信心。

    他暗中冷笑不已,莫非当真以为自己有了几件法宝,就能为所欲为为了么?

    不过他面上却越发温润和煦了,缓声言道:“张师弟当真如此决定么?可要思量清楚了。”

    张衍然慨道:“自是言出无悔。”

    萧傥心中一喜,正要开口,那旁侧荀长老却是双眉一耸,冲上来对着张衍呵斥道:“张衍,你休得不知天高地厚!萧傥师侄功法修为远胜于你,又有上乘功法护身,这才敢出此言,你才修炼了多少年?敢夸下这等海口?还不快快弃了这个念头!”

    荀长老虽然说得严厉,但其实是出自一片好心。

    他也略微知晓萧傥的底细,有些手段一经使出,若是着了道,可是要伤断道基的,回去再怎么调养也是无用。

    前面两场他也是看出张衍天资不凡,又是丹成一品,颇堪造就,若是再等二十四年,不定就是能将十大弟子之位夺来,但是眼下,他却认为张衍尚还差了些火候,还需再加磨练才是。

    他也是师徒一脉中人,自是不忍心这么好的良质美材白白被毁,因此言语中暗含规劝之意,指望张衍能听他之言,收回这等无稽想法。。

    张衍只是当做没有听明白,皱眉言道:“荀长老,此乃我与萧师兄之事,还望你不要插手才是!”

    荀长老嘿了一声,暗道:“倒是老道我枉做好人了。”

    他倒也不恼,而是摇头叹息,极是惋惜地看了张衍一眼,往一边退了开去。

    在外观战的汪氏姐妹等人通过银镜,自是把此处情形看得清楚,先前见张衍连胜了两场,都是兴高采烈,此刻见自家恩师又要与萧傥相斗,自是屏住了呼吸,紧张地盯着。

    可是听得张衍与萧傥那番话,她们还觉如何,齐梦娇却是面色大变,脚下一跺,急声道:“不好,张师叔怎能如此不智!”

    汪氏姐妹都是吓了一跳。

    刘雁依也是心头一紧,只是面上仍是镇定,道:“齐师姐,怎么了?”

    齐梦娇神情凝重,深深吸了口气,沉声道:“你们是不知道,这萧傥擅长一门神通,名为‘九岳清音’,此乃是门中十二神通之一,此音若出,江流断,行云遏,鹰雁齐落,山石俱崩,当日此人曾凭借此法,将一座山丘震成齑粉,与他斗阵之人,若是被此神通及身,立刻骨裂筋断,破腹而亡,从无例外!”

    ……

    …….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