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六十五章 毒言乱心 假痴不癫
    方振鹭自峰上一步踏下,脚下飞浪托体,翻滚不休,顷刻间便到了场中。

    任名遥一怔,本以为与方振鹭门下斗个几场,让孟真人能留意到自己功行精进也就是了。

    可却万万没想到,此人居然亲自下场,不禁一时有些错愕。

    不过他转念一想,能与十大弟子相斗,自己只要能撑过几个回合,能在诸位真人目注之下露上几分脸面,却比与此人门下相斗还要好上不少,因此他很快又振奋起来,上来稽首,道:“方师兄请了,还望多多指教小弟。”

    方振鹭大刺刺一挥袖,脸上一副漫不经心之态,道:“任师弟不必拘礼,你有什么本事,尽管使出来吧。”

    虽然任名遥明知自己远不如此人,可是这句话还是刺得他一阵不舒服,勉强挤出一丝笑意,道:“那便恕师弟稍候得罪了。”

    远处那荀长老站于半空之中,眼睛半开半闭,并不出言相扰。

    门内弟子大比,各展神通手段,有时斗至酣处,收手不及,受些小伤也是难免,但若是战况激烈,一旦有了性命之忧,便需他及时出手相救了。

    张衍凝目看去,他事先也做过一番探究,这方振鹭乃是丹成三品,所习功法亦是源自五功三经之一的《玄泽真妙上洞功》。

    不过此人虽与萧翮所习功法相同,但却已是突破窍关,凝聚了法力真印早把丹煞练得收发由心。

    修士真印一旦凝聚,便是功法所学一样,但所使手段却是千变万化,各不相同。

    任名遥喝了一声,脚下飞鹞一声啸叫,便带他冲在晴空。

    他把袖一挥,就有一只剑盘飞出袖囊,在半空中盘旋绕转。放出一缕缕细若游丝的光华,灿灿生辉。

    他骈指一点,道了声:“疾!”

    这一声出,便从剑盘中杀出一道粗如儿臂的剑光来,继而一震,爆散出万条剑气,如烟火迸射,乱洒下来!

    方振鹭笑意依旧。站在原地不动,似是并不当做一回事,只是却从他身后浮出一只只大小不一,如珍珠冰玉般的水团来。

    这水团大有一拳,小似米粒,如琥珀透明,晶莹剔透,环绕于他周身上下,彼来此去,飞旋不定。被那朝阳一映,竟散发出七彩虹光。色彩斑斓,绚烂夺目。

    那万余条剑光奔杀下来,与这水珠一撞,竟似撞在万年坚冰上一般,发出叮当响声,金光爆散,纷纷弹开。

    方振鹭站于其中。似是丝毫不受影响,笑了笑,宏声出言道:“你这法门。乃是取巧,类似元阳剑派之法,假托外物,但却未得真传,功法不合,看似威力宏大,百年之内,争斗起来或许他人不如你,但过得百年,你在修为之上必定弱于同辈,此乃舍本逐末之举,我若是你师长,必定弃你如同敝履。”

    他身为玄门世家弟子,口舌之中自不会给任名遥留下任何情面,把他短处全部掀了出来,贬斥得一无是处。

    但却也不好说他不是,毕竟他所言句句直指要害,坦言说出了任名遥眼下功法之弊端及日后危害。

    任名遥也不是不知道其中的害处,原本他所学的功法也是按部就班,可孟真人传了功法后便对他不闻不问。周围与他一般拜入门下的弟子,却一个个法力超过了他。

    他怎甘心在洞府中日复一日苦磨?求成心切之下讨了这门功法来,后来愈修炼愈是察觉到了其中不妥,但如今他凝丹六品,再想回头已是难了。

    此刻他被方振鹭说得心烦意乱,如同被重锤一锤锤敲打在胸口,情绪有些失控,愤然一声大叫,一点那剑盘,此物一震一转,霎时〖激〗射出十数道犀利金华。

    这光华凝如金束,一出现时,便发出嗖嗖之声,如飞星疾电一般,眨眼便至。

    这些金芒俱是他炼化神兵所成,与那些寻常剑气截然不同,原本是想与方振鹭斗上几个回合之后,再作为自己杀手锏所用,但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他被言语一激,免不了有些进退失措,便想用此法来找回几分颜面。

    方振鹭神情略讶,点头道:“这却还有点样子。”虽如此说,那他却仍是没有任何躲避动作。

    那金光一落,将那水珠撞碎一串,飞溅出去,竟然只一冲便杀入内圈之中。

    任名遥不禁面上一喜,然而下一刻,他却又神色一僵。

    那一道剑光不过才入得数寸,就见那成百上千的水珠一滴滴飞将起来,接踵而至,不断击打在那光华之中,似珠玉落盘一般,不停发出清脆震动,剑光立时被其震得东倒西歪,溃不成形,不旋踵,便破碎崩裂而去。

    但此次任名遥大吃一惊,这剑芒每一道皆是huā费了不少心血练成,却不想在此被彻底毁去,他把牙一咬,把法诀一引,剩余十多道剑光接汇成一道如掌宽,长有丈许的剑虹,再度杀将下来。

    方振鹭面上稍稍认真了少许,心意一动,主动将水珠迎了上去,与剑虹碰撞在了一处。

    这晶莹水珠纷纷爆裂,然而却并不散失,而是随碎随聚,随灭随生,像无数冰晶将那犀利剑光包裹住,随着时间推移,渐渐被其消磨而去,直至彻底消失不见。

    任名遥脸色大变,他还不及心疼那十数道剑气,脚下那只飞鹞突然悲鸣一声,便被冰珠洞穿,随后便见无数冰珠玉雹如雨而至,他惶急之下忙召那剑盘过来,激起一轮剑光抵御,哪知毫无半点作用,轻而易举便被穿透击散,直射过来。

    眼见他似是再也无法阻挡,那边似是正在打瞌睡的荀长老突然一抬眼,伸出食指一点,一道清清剑气横过,刹那间,如烈阳融雪一般,将那些水珠泯灭而去,他瞧了一眼方振鹭,淡淡言道:“此战。是方师侄胜了。”

    方振鹭暗叫一声可惜。

    任名遥灰心丧气,不得不弃盘认输,没自己苦练多年之法,却被他人轻描淡写破去,颓然稽首道:“多谢方师兄指教了。”

    方振鹭看了他几眼,忽然一笑,道:“你也与我斗过一场,也算有些缘分。我便再赠你几句良言,你资质原本不差,修道也不过数十载,若能将所走歪门邪道的功法尽数废去,或还有被你恩师再重新看重的一日。”

    说完,他一拂袖,就踏烟云而去,回了峰上坐定。

    任名遥听了他这一番话,失魂落魄回到了崖下,坐在那里一语不发。

    在山壁崖阁之上观战的黄复州看了他这模样。似乎想到了当初自己,心中也是感同身受。不禁摇头道:“可惜这任名遥了,资质功法皆是不差,若他能定下心来与方振鹭周旋,定还能再周旋上几个回合,不致如此毫无还手之力。”

    他身边那女子闻言转过首来,柔声言道:“黄师兄,那又如何?他再挣扎。终究还是要输的,不明大势者,便是与其一般下场。”

    黄复州听完之后。默然半晌,终是忍不住问道:“秦真人为何非要我去阻那张师弟?”

    此女轻轻一笑,道:“真人之意,奴家怎能知晓?但只需师兄依言去做,无论胜败,终是有你的好处的。”

    黄复州不觉点了点头,他也是心知肚明,此一步走出,从今往后,怕是得不到齐云天的信任了,若不是顾念养悦岛上同门,也不会就此答应了秦真人的条件。

    不过他并不似任名遥这等心志不坚之人,既然已有了选择,便不再去多想其他,那只会徒然乱了自己心境。

    这时那云天之中,宁冲玄也是望了眼任名遥,摇头叹道:“任师弟原先倒尚有几分锐气,但如今被那方振鹭几句话夺了心神,落于孟师伯眼中,今后怕是难堪大用了。”

    张衍赞同点头,师徒一脉弟子,首重心性,其次才是修道资质。

    而当年之所以宁冲玄欲要引他拜入齐云天门下,也正是因为出于这个缘故。

    而任名遥急于求成,一遇挫折又丧魂落魄,也难怪孟真人当初只收他做了记名弟子,便不再来理会了。

    任名遥与方振鹭退下去后,此时又有一人踏一道飞烟入了场中,此人发髻歪斜,胡须未加修饰,衣袍上尽是污渍油腻,看起来落魄已极,他拿起酒壶往嘴里灌了一口,扯开衣襟,向着第八峰上喊道:“洛清羽,洛师弟,我来会你!”

    张衍见其并非是从谷中闯阵而出,也不是自那十峰山上下来,倒能大模大样站在那里叫阵,不觉微微一讶,问道:“宁师兄,不知此人是谁?”

    宁冲玄冷声言道:“此人名为周用,师弟该是听闻过的他的名字。”

    张衍恍然点头,不由打量了此人几眼。

    这周用本也是入赘陈氏,只是后来听闻曾与一女妖纠缠不清,甚至诞下一子,致使陈氏大怒,命他亲手杀了那女妖及那亲子,周用迫不得已手杀了这对母子,但自此之后,却是自暴自弃,后来更是从十大弟子之位上退了下去,这才轮到那方振鹭出头。”

    洛清羽听到叫阵,目芒一闪,也是自峰上站起,纵了一道青芒下去。

    周用见他下来,却是微微一笑,将手中酒壶一扔,随后手一招,竟将全身丹煞汇聚一处,激发出道道浑厚如膏的黄芒,扩至百丈大小,竟是不待其站稳,便悍然撞了上来。

    洛清羽见状哼了一声,霎时碧芒大盛,漫空皆是绿意,眨眼之间,两者便毫无huā巧地撞在了一处,随后一声爆裂震响,平地旋起了一阵风暴,压得满山草叶低伏,山外数万弟子听得此声,皆是胸闷气短,头晕目眩。

    两道人影从中一分,周用嘴角挂着血迹,踉踉跄跄退了开去,喘息道:“洛师弟,是师兄输了。”

    荀长老眼神波澜不惊,沉声道:“此场比斗,乃是洛师侄胜了。”

    谁也未曾想到,竟然胜负分得如此之快。

    洛清羽身上有半只袖子也是支离破碎,手臂露在了外间,只是他皱着眉头道:“周师兄,你明知我有神通护身,却还用此等蛮横之法,明明是在求败。”

    周用吐了一口鲜血出来,然后仰起脸,对着天上那数个朦胧光影喊道:“若论修为,我也不差,但神通不敌,却是输得心服口服。”

    说完,他大笑一声,驾烟而去。

    洛清羽身脸色微微一变,似乎想到了什么,暗道了一声不好。

    张衍看了看那周用远去身影,脸上却是若有所思。

    就在这时,宁冲玄眼中骤然射出一道冷芒,一振衣袖,飘至场中,向那第九峰上抬首看去,冷声喝道:“苏闻天,我来会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