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六十二章 迷阵轻过不沾尘
    张衍寻着金钟响处往前飞腾,他剑遁迅疾,须臾之间去了百里,便远远望见一处枝繁叶茂,草木葱绿的谷地。

    只是从那谷地四方升起一根铜柱,有四个老道人盘膝坐其上,手上都拿有一面幡旗。

    铜柱下端时不时起一阵烟雾,往中路汇去,似网结罗织一般,凝结一团,绵延出去百里,横亘在去路之上,竟是设下了一个大阵。

    张衍把遁光一止,目光一扫,见谷地之前,竖有一块石碑,想必定有用意,因此便把云头按落下来,行至那碑前。

    这其中文字奇异,似是施过什么禁制,远一点就无法看清,因此他走近些,细细看来。

    待把其中文字看过一遍,他方才知晓此间来由。

    原来山门中化丹修士大比,为防弟子找寻漏子,因此次次比斗之法皆是不同。

    可能是讨伐三泊之时最后是那破阵之战,是以近两次大比,门中都是接连设下禁阵,由得弟子去闯。

    唯有过得这阵关者,方能至那十峰小下。

    上次大比,只需找到出路,闯过那由门中长老驻守的阵关便可。

    然而此番却没有这么容易了,闯阵之人,需要踏过足足十六道门户,方可出得阵门。

    这还不算,每一座门户一次只可过得一人,若是闯阵弟子在其中相遇,便要互相争斗,败者则退出阵门,随阵势转动去往他处,若是运气不好,又要重头来过。

    如此一来,入阵弟子,人人都有可能是对手,且败阵愈多者,则愈发无有破阵可能。

    张衍自是不惧,微微一笑,一甩袍袖,大步入了阵中。

    他看这石碑时,亦有几名化丹修士说说笑笑落下,也欲来看这石碑。

    只是看了一眼张衍,见他负手站在那里,却都是脸色一变,低呼一声,竟是踌躇不前,待他走后,方才敢上前细看。

    看完之后,有人苦着脸道:“不想此人竟在我等之前,若是此煎入阵,怕是要与他照面。”

    另有人立刻道:“不如等上片刻,待这人去得远了,再入阵不迟。”

    同异之人都是深以为荒张衍步入阵中之后,见飞一阵迷雾,似眼前蒙了一层纱帐一般,看不真切,他纵起云烟,往前飞遁,须臾阵势又见变幻,他倒也不急,每行出一里,就凝神推算。

    未有多久,他便看出其中端倪。

    这阵法洌是不难,只要肯费心推算,稍通阵理之人,若无人阻拦。十有八九都能闯过阵去。

    但若是有人争夺门户,那便大为不同了,门户转换自有定时,稍一耽搁,便会错过。

    这意味闯阵弟子必须在短时间内击败对手,方能过关。

    如此一来,却是逼得入阵之人不得不尽出手段。

    不过阵法之上有四名元婴修士护持运转,随时可出手施援,根本不虞弟子真正伤了性命。

    张衍不由暗咐,此阵对心性和修为都是一番考验,倒是筛选弟子的好办法。

    他再推算片刻,对这阵法之变化已是了然于心,放心按照破阵方位转动穿梭起来。

    未得几息时间,就听一声锣钵声响,一座阵门凭空拔起,滚出道道烟霞。

    他方欲驾烟飞遁入内,忽然间人影一闪,就有一个人从旁侧骤然穿出,似要抢在他之前穿过那阵门。

    如果一旦让此人过去了,那么阵势便会随之变化,张衍尚垂新推演一遍,白费一番功夫,因此他放声一笑,道:“这位怀兄,何必如此急切,且留步。”

    他心意一动,就有一道剑光划空而过,拦在阵门之前,若那人执意往前冲去,就要被其斩中。

    这人也是暗吃了一惊,他自恃有隐身遁影之法,不叫他人能察知,本以为出其不意定能闯过阵门,却没想张衍剑光如此之快,因此急急一个转身,匆忙避开剑光,方要反击,张衍起手一指,剑光又急骤一跃,直逼他面门而去,那人受迫不过,侧身一闪,狼狈退了一步,却不想那道门户已是被他让开身位。

    张衍微微一笑,也不与他纠缠,起了遁光往门户中一冲,顺势收了剑丸,一闪之间便穿过了过去,只听身后轰隆一声,阵势变化,那门户就不见了踪影。

    他也不去多看,算定下一座门户方位,再往前去。

    行了不到一里,就见一道绿光浮动,似地涌碧泉,往两旁一分,又有一座门户徐徐升起。

    那阵门还未全现之时,那巽位之上忽听一声鼓响,开了一道阵门,有一个道人从中跨出,与他照了个对面。

    此道人一身八卦衣,发髻上纠结一团黄泥,满身污渍油腻,须发稀稀落落,面容极其苍老,见了张衍,稽首道:“这位师弟有礼了,你我之间只可过得一人,请把。”

    时间紧迫,双方无需自报家门来历,只需斗过便是了,张衍笑道:“这位师兄小心了。”

    他手一指,星辰剑丸化作流星飞驰,直驱而来,往那老道人头脸上杀去。

    老道人显然未曾想到他是剑修,不觉大吃了一惊,不过他似是有应对之法,忙袖一抬,就有一团冷光四射的冰雾飞出,试图挡住剑光。

    只是那剑芒与此物将沾未沾之时,却灵巧一折,在这一转一绕之间,却已是遥开了此宝,自老道人耳旁杀来工见这剑光如此灵活,这老道人不觉骇然,这极近距离之内,已是来不及躲避,只得急起丹煞阻挡。

    哪知丹煞方才运起,但见这剑丸骤然一窜,他眼前一花,只觉耳旁一凉,方才见鼻端处飘处飞过一缕发须,方知这剑光之快,实是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他叹了一声,后退一步,稽首道:“是老道败了,这位师弟请过。”

    张衍起手一拱,飞遁入内,往下一关杀去。

    此番倒是顺利,他连过三关,也未曾遇到一个对手,只是这阵法似是内中另有奥妙,冲得越快,每次寻访下一道阵门的时间便越长。

    他心中怀疑是主持阵法之人见他闯得太快,为防他一路下去再也遇不到一个对手,是以在那里运转阵势,不让他轻易过关,是以他索性放慢了脚程,悠悠前行。

    兴然,如此一来,他未费得什么功夫,就找到了第六座阵门。

    这时坤位上一震,出来一个峨冠博带的中年道人,他见了张衍,眼珠一转,一语不发,就把法诀一掐,背后两把法剑腾空而起,化作两道金光,朝下杀来。

    张衍冷喝一声,自顶门上现出玄黄大手,只往下一捞,就将两把法剑拿住,一捏之下,就搓成了一堆烂铁。

    那中年道人不觉失色,急切间又取出了一只金铃,尚要祭起,却突觉一抹飞光斩来,肩头一阵疼痛,金铃便落在了地上,知道不是对手,忙捂住了伤口,化一道烟云遁去。

    张衍收了剑丸,也不去追赶,把袖一摆,径自踏过阵门。

    此后一路之上,他手段频出,但凡遇见敌手,先把飞剑祭起一斩,若是对方反映不及,立时要被他逼得手忙脚乱,迫退开去,不得已让开了那去路。

    若是对方及时祭出了法宝抵挡,他又立刻催动那三百六十滴幽阴重水,如雹雨一般急落下来,也不需拿对方如何,只消逼得其片就不能动弹即可。

    待那门户一起,他便自穿门而去,走得极是潇洒。

    他这两下配合,一时间竟无人可挡,一路之上可谓势如破竹,又接连破了七道阵门。

    他这般生猛,连在阵外的元婴真人也察觉到了,有一名两眉长长的真人出声问道:“此子是谁?使得好一手飞剑之术,虽未得上乘剑经,但寻常弟子怕是已阻挡不得。”

    这几个元婴真人皆是从上明殿而来,平时苦心潜修,不问身外之事,是以并不认得张衍。

    另一名黑面黑肤的元婴真人略一沉吟,摇头道:“此法取巧,若是过得太过轻易,小辈难免滋生矜骄之心,却也有违此阵初衷,待老夫为他设置一点陛碍。”

    他这番话难免有绮老卖老之嫌,但其余诸人与张衍并不熟识,自是毫无异议。

    这位真人把阵势一动,就从阵中择了一名修士出来,去作那张衍对手。

    张衍正又到得一座门户间,忽间坎位中射出一团蓝雾,转出来一斤。长身玉立的年轻修士。

    此人剑眉星目,仪表不凡,身着水纹仙绶袍,反手扣了一把法剑,杏黄剑穗长长垂落,面带自信笑容朝张衍一拱手,傲然道:“在下周宣,玄水真宫齐真人门下,特来领教道兄高明。

    张衍回答鼻简单,道:“贫道张衍。”

    周宣听了这名字后,张了张嘴,面色一苦,上前打躬道:“原来是张师叔,晚辈有礼,张怀叔先请。”www.nuoqiu.com-诺秋第一时间更新张衍微微颌首,信步直入那门户之中。

    那几个元婴真人看得再面相觑,先前那位黑面真人叹了一声,道:“天数如此,罢了,可一而不可再,由得他去吧。”

    张衍之后这一路上,便再无阻拦,待过得第十六座阵门后,天顶一亮,金光洒落,阴霾密云尽散,眼前陡然出现十座峻拔高峰。

    而自己所站之地乃是一处挑崖而出的石台,因他是第一个闯出阵门的弟子,霎时间,峪上所有目光都落在了他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