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五十八章 一十九峰闯阵关
    峰谷之中华光乱纵,闪烁不定,一红一青两道遁光在空中激斗不止,时不时撞出绚烂彩芒,碧霓虹霞。....

    然而此刻,那一道青光已是岌岌可危,只是似还不肯放弃般,仍在苦苦支撑。

    片刻之后,那青光终是不敌,败下阵来,随后那红芒一展一敛,现出一名身形高大的道人来,他气喘吁吁地立在空中,尽管身躯轻颤,但眼中俱是兴奋之色。

    待把气息理定,他这才一转遁光,去到了一处山巅之上,其上正站有一名上明殿长老,冲着他点了点头,沉声喝道:“吴隐名,此局是你胜了,可自去拿了过关玉符,但需记得,最迟明日辰时便要往那嵘游峰上去。”

    吴隐名按下云头,对着这名长老恭敬一礼,道:“弟子记下了。”

    随后他向旁侧走了几步,那处有一块平整青石,其上摆放了十数枚奇形玉符,他瞧了一眼,不敢多看,手一招,便摄了一枚玉符上来,又对那长老一揖,这才急纵遁光飞去。

    此番玄光弟子比斗,倒是不似明气弟子那般捉对相争,而是在这鸿烈陆洲一十九座绝峰之上设下阵关,门中弟子需一路闯杀过去,夺取那峰上玉符,方有资格闯入下一座山峰之中,若累数三次败绩者,则斥出此间,再无比斗资格。

    而每一座山峰之上,皆有上明殿长老坐镇,安排弟子比斗相争。

    只是每名长老性情喜好皆是不同≡是花样百出。若是遇上那些脾气古怪的,便将四五人安排在一处争斗,更有甚者,一气点了数十名弟子乱斗,能否过关,只能看(书书屋www.shushu5.com最快更新)自身运数了。

    在那第十九峰之上,只有三枚玉符存于山巅,也即是说,那门中最为丰厚下赐,最后唯有三人能得。

    吴隐名尚算是运道不错。一连四日,他连续过四关,每次都只遇上了一名对手。

    他自那绝峰之上下来,远远望见有一座道宫嵌在山壁之中。此是那供闯关弟子歇脚休憩之处,便运使遁光往里而去。

    到得大殿之上,就有执事道人上来验看玉符,查验无误之后,冷然一挥手,方才允他入内。

    吴隐名松了口气,快步踏入楼中之后,目光一扫,见宽敞大殿之上已是端坐了数十名弟子,众人彼此之间分得极开。*.**/*他吸了口气,来到一处无人角落,蒲团之上坐下,先是取出几枚丹药服下,随后便凝神端坐,调息吐纳起来。

    他不敢有丝毫松懈,今日他已是应付的极为吃力,后面山峰之中所遇对手只会愈来愈强,若是明日辰时之前,他还不能恢复至巅峰状态。就很有可能以落败结局收场了。

    此刻周围弟子皆是与他一般,无人分心他顾,也没有人来多看他一眼,都是在抓紧每一点时间恢复元气。

    到了日出时分,众弟子方才一个个恢复了精气神采。从入定之中醒来,有几个相熟之人便互相打起了招呼。

    吴隐名这时精力尽复。也是睁开眼皮,就听得有人言道:“钟师兄,你可曾听说,昨日有人闯入了前五峰中,如今一夜过去,说不定已是杀到了那前三峰上了。”

    那名钟师兄显然并未听说过此事,极为吃惊道:“什么?戚师弟哪里听来的?左右也不过是过去了四日,何人如此厉害?”

    有人忍不住插言道:“还有谁?不外乎是那几个真传弟子罢了。”

    “非也,非也,”先前说话那人把头摇得似拨浪鼓一般,“除了那几名真传弟子,我师徒一脉中有几名了得人物,亦是不落人后。”

    有弟子好奇问道:“不知是哪几位师兄?”

    他这话一问出来,登时有一名女弟子不服气了,出言道:“听这位师兄之言,像是只有你等男弟子方能破阵闯关?师妹我便告知你,那袁燕回袁师姐,头一日便连闯八关,第二日连闯五关,第三日又闯过三关,今日已是第四日,恐怕距那第一峰已是一步之宜,还有那张衍张府主弟子刘雁依,听闻每日只过四阵,但每次皆是无人可敌,想必过了今夜,明日也可踏入那前三峰上。”

    听得张衍之名,吴隐名不由神色一动,当日三泊之战时,他曾在竹节岛上被张衍救了一命,一直暗怀感激之心,此刻听得其弟子也在这大比之中,不由得格外留意。

    却有那嫉妒之人冷哼了一声,道:“刚则易折,小心闯得越快,跌得越狠。”

    吴隐名咧了咧嘴,这人虽然言语中有一股子酸味,但说得也不是没有道理。

    若是弟子冲得太前,没有同辈弟子与其较量,那么阵关之上所要面对的,便是那些上明殿中长老了。

    这些长老纵然修为与他们一般也是玄光境界,然而个个都是修道百年之上,无论是争斗经验还是道法之圆熟,都远在他们之上,委实不好对付。

    那落在后方的众弟子,也不是没有那功行深厚之人,但都是竭力避免与上明殿长老交手,宁可慢上几日,也不愿意轻易蹈险。

    而此刻那第十六峰上,剑光腾飞绕转,刘雁依以一敌众,正与数名真传弟子战至酣处。

    她清叱一声,剑光一震,如玉珠脱链,散落而下,周围那几人皆是被那闪烁不定的剑光逼退开去,方欲再上,她将法诀一催,那借倏尔疾跃,便分出一轮光华来,这光华连连震动,继而又分化出五道如月清光,在半空之中旋绕不止,映出灿烂绚芒,看得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这几名真传弟子围战刘雁依一人,却始终不曾占得半点上风,反而被刘雁依借剑遁之妙,打得步步后退,气沮不已,此时不知这剑中又生出什么变化来,不得已又一次向后退去,足足去了百丈之外,方才定下身影,再看去时,见有六道剑影飞挪闪耀,跃动不止,皆是大惊失色,骇然道:“分光离合之法?”

    其中有一人见了,再也无心相争,索性掉头就走。

    剩下几个不甘心的,还妄图挣扎,互相对视了一眼,招呼之后,再度咬牙扑上。

    只是这分光离合之法又岂是那么好对付的?

    这几人在刘雁依犀利剑光之下都是败得极快,没招架几合便一个个跳出战圈,弃战认输。

    待将最后一名弟子迫下云头之后,刘雁依踏住玄光,收剑一立,连战数人下来,她仍是神色轻松,衣带无皱,纤尘不染。

    此峰镇守长老一抚胡须,感慨道:“倒是老夫小觑你了,你一剑在手,已是立于不败之地,偏偏又领悟了那分光离合之法,可进可退,可攻可守,便是再多上几人,怕也不能胜你。”

    刘雁依万福为礼,欠身道:“还要多谢这位长老照应。”

    那名长老摇头苦笑,道:“老夫可未曾照应你,后生可畏,你拿了玉符速去吧。”

    刘雁依皓腕轻轻一抬,将摆在青石之上的玉符摄入手中,美眸扫了一眼,又对这长老一礼,便飞空而去,到了云头之上,她旋了一圈,认准一处光霓映空之地,便催了遁光往那处赶去。

    张衍此时坐在一架飞榻之上,背靠着一面青玉雕兽石屏风,脚下白烟如雾,似仙云缭绕,他手中正端着一只琉璃酒杯,自斟自饮,不远处有几名化丹修士时不时对他举杯遥,他笑了笑,亦是举杯回敬。

    这几日观战下来,他也瞧见了几个昔日下院弟子的身影。

    二十余未见,他已是远远将这些人抛在身后了。

    刘雁依一道遁光向此处飞来,须臾落在榻前,她手按腰胯,微微低头,屈膝一礼,道:“徒儿见过恩师。”

    张衍微微一笑,一挥大袖,道:“徒儿免礼,且坐下说话。”

    刘雁依忙轻垂螓首,道:“恩师座前,哪有弟子座位。”

    张衍也不勉强,只是笑着言道:“雁依,前三日闯阵之时,你皆不曾来为师处,今日却来此,可是遇见了什么厉害敌手么?”

    刘雁依轻轻点头,道:“确实如此,徒儿正要向恩师请教,徒儿这几日虽也遇上几名真传弟子,但应对得倒也轻松。只是今日却见得一人,此人手持数十枚金钉,发出之时,震如雷响,十丈之内,快若疾电,发无不中,此人仗着此宝,一人连败了数十名弟子,几乎无人可敌,徒儿私下思忖,此人若只仰仗这金钉倒也不惧,但若他还有一件法宝护身,攻守兼备,那想要破他,却是极难了。”

    她这一路闯关过来,始终是用借对敌,并不曾借助任何法宝,那是因为在众目睽睽之下,她不愿意暴露所有手段,免得被对手窥看了去,提早有了防备。

    而此番大比,必定会在那最后一峰之上决出胜负,能闯到那里的,个个都是门中俊彦,没有哪个是蠢人。她能有此想法,其他弟子定也会暗中留下几手,不会将老底全数展现出来。

    张衍闻言,却是大笑道:“我知雁依你心中所虑,此人已有那金钉在手,若再有一件宝衣护身,想破他当真是不易,不过在为师看来,此乃小事耳,为师别得不多,法宝倒有不少,若要比较,又怕得谁来?你且多拿去几件去,若有人拿法宝来欺你,你尽管放手回敬就是。”